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海明威全集:流动的飨宴[平装]
  • 共2个商家     11.00元~12.30
  • 作者:欧内斯特?米勒尔?海明威(ErnestMillerHemingway)(作者),王民生(译者)
  • 出版社:河南文艺出版社;第1版(2012年6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807655916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海明威全集:流动的飨宴》的书名意指巴黎这座世界艺术名都历久长青,人才荟萃,一些献身艺术的人在这里奋斗,也在这里成名。文人沙龙,歌台舞榭,真好似朝朝寒食,夜夜元宵,年复一年,而岁岁不同,像一个流动的飨宴。

    作者简介

    作者:(美国)欧内斯特·米勒尔·海明威(Ernest Miller Hemingway) 译者:王民生

    欧内斯特·米勒尔·海明威,1899年7月21日—1961年7月2日,美国小说家。海明威被誉为美利坚民族的精神丰碑,作为“新闻体”小说的创始人,一向以“文坛硬汉”著称。其早期长篇小说《太阳照常升起》、《永别了,武器》成功塑造了美国“迷惘的一代”。20世纪三四十年代,他塑造了摆脱迷惘、悲观,为人民利益英勇战斗和无畏牺牲的反法西斯战士形象(戏剧文学《第五纵队》、长篇小说《丧钟为谁而鸣》)。20世纪50年代,《老人与海》塑造了以桑提亚哥为代表的“人可以被消灭,但不能被打倒”的“硬汉形象”,并由此获得1954年的诺贝尔文学奖。海明威崇尚简洁的写作风格。对20世纪美国乃至世界文学的发展有着极其深远的影响。

    目录


    说明
    圣米歇尔广场的一家好咖啡馆
    斯泰因小姐的教诲
    “迷惘的一代”
    莎士比亚图书公司
    塞纳河畔的人们
    一个虚假的春季
    一项副业的终结
    饥饿是很好的锻炼
    福特·马多克斯—福特和魔鬼的门徒
    一个新流派的诞生
    和帕散在圆顶咖啡馆
    埃兹拉·庞德和他的“才智之士”
    一个相当奇妙的结局
    一个注定快要死的人
    埃文希普曼在丁香园咖啡馆
    一个邪恶的特工人员
    司各特·菲茨杰拉德
    鹰不与他人共享
    一个尺寸大小的问题
    巴黎永远没有个完

    序言

    基于尊重作者意图的原因,本书中省略了一些真实的地点、人物等内容。其中有的部分属于秘密,而另一部分则是世人皆知,很多人以前写过,以后还会有人继续提到。
    书中没有提到阿纳斯塔西体育场,有的拳击手在那儿兼职做招待,照顾那些摆在树荫下的餐桌生意,而就在那边的花园里,设有拳击场。书中也没提到我跟拉里·盖恩斯一起练拳,还有冬季马戏团那场了不起的拳击赛,打了足足二+个回合。同样没有提到像查利·斯威尼、比尔·伯德、迈克·斯特拉特、安德烈·马松和米罗这些好朋友。我们去黑森林的那几次旅行,还有一次我们最喜爱的巴黎近郊森林一日游,也都没有提到。当然,如果所有这些内容都能收进来,再好不过,现在看来,只能束之高阁了。
    如果读者喜欢,完全可以把此书看做是一部虚构小说。不过,无论如何虚构,总有一些事永远是真实的。
    欧内斯特·海明威
    于古巴圣弗朗西斯科·德·保拉

    文摘

    版权页:



    圣米歇尔广场的一家好咖啡馆
    坏天气总是免不了的。秋天过去,这种天气总会不邀而至。夜里,我们只好把窗户关得严严实实,免得雨水灌进来,而窗外凛冽的寒风则毫不留情地把壕沟外面广场上的枯叶卷走。浸在雨水里的枯叶颤抖着、翻滚着,风驱赶着潇潇落下的雨滴扑向靠在终点站的庞大的绿色公共汽车,业余爱好者咖啡馆里人头攒动,里面闷热的空气在窗户上留下一层薄薄的雾,玻璃模糊不清。这是家倒霉的咖啡馆,经营得很差劲,周边几乎所有的酒鬼全都拥挤在里面,反正我是绝对不去的,因为无法忍受那些人身上的臭气,他们浑身脏得要命,酒醉后更是发出一股股酸臭味儿。经常去业余爱好者咖啡馆的大部分男女总是醉醺醺的。只要他们还有钱买醉,就是这样,一瓶或者半瓶,总之不来点葡萄酒是不会罢休的。有许多名头稀奇古怪的开胃酒在做着广告,但毕竟喝得起的人不多,除非喝一点好酒垫底,然后再用葡萄酒喝个醉。人们管那些酗酒的女孩叫做Poivrottes,就是“女酒鬼”的意思。
    业余爱好者咖啡馆是穆费塔路上的污垢之所,乱七八糟的人都可能在这里出现,这条出奇狭窄、超级拥挤的杂货街直直地通向壕沟外的护墙广场。这里的老公寓都装着下蹲式厕所,每层楼的楼梯边上都有一间,在蹲坑两侧各有一个刻有防滑条的水泥浇成的鞋形踏脚,踏脚是凸起的,用来防止房客如厕时不慎跌倒,这些下蹲式厕所把粪便都引向污水池,而到了晚上,污水池臭烘烘的粪便便被抽到马拉的运粪车里。任何一个夏天,这里的窗户都是开着的,我们会听到抽粪的声响,扑面而来的臭气真让人受不了。运粪车要么是棕色,要么是橘黄色,当臭气熏天的运粪车在勒穆瓦纳红衣主教路缓缓行过时,那些装在轮子上由马拉着的圆筒车身,借着月色,看上去俨然是布拉克的油画。可是,我从没见过,谁给业余爱好者咖啡馆解除污秽后患,门口张贴的禁止酗酒的条款和惩罚的法令已经泛着黄斑,沾满蝇屎和蚊虫尸体,没人去理会,这门口的一切就像那些来找乐子的顾客一样,身上永远散发着难以消散的怪味。
    随着接二连三的几场冬雨,这座城市变得更加糟糕,眼前到处是令人沮丧的场景,高大的白色房子再也看不见顶端,你在街上无论走到哪里,看到的只是黑乎乎的泥泞路面,刚刚打烊的小店铺,卖草药的小贩,文具店和报摊。在那个二流的助产士诗人魏尔伦去世的旅馆,顶层有一间我处理事务的房间。
    到顶层去要走六层或八层楼梯,屋里阴气很重,我知道我需要去买一捆细柴火,再来三捆铅丝扎好的半截铅笔那么长的松木劈柴,它可以用来从细枝条上引火,当然,还需要一捆带着潮气的硬木,这样,火才能生起来,让屋里变得暖和一些,唉,这得花我多少钱啊。穿过马路,走到街对面,我抬头看着雨中的屋顶,看看烟囱是不是在冒烟,烟是怎么个样子。可惜的是,屋顶上没有一丝烟,我想也许烟囱是冷飕飕的,密不通气,当然,也有可能是另外一种情况,室内可能已烟雾弥漫,燃料白白燃烧了,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想到这里,我只好冒雨继续前行。我的步子一刻也没停,走过亨利四世公立中学、那因年久而陈旧的圣艾蒂安山教堂、寒风呼呼穿过的先贤祠广场。然后拐到右边去躲避风雨,一直转到圣米歇尔林阴大道背风的那边,沿着大道继续向前走,穿过克吕尼老教堂和圣日耳曼林荫大道,最后,我好不容易来到圣米歇尔广场上的一家咖啡馆,这是一家很棒的咖啡馆,我以前来过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