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我认识的鬼子兵[平装]
  • 共1个商家     18.80元~18.80
  • 作者:方军(作者)
  • 出版社:山东画报出版社;第1版(2009年11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47400142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我认识的鬼子兵》是由山东画报出版社出版的。

    作者简介

    方军,1954年生于北京,16岁进首钢当铆工,18岁参军,参加建设湖北襄樊到重庆的襄渝铁路和新疆的南疆铁路,受到过6次嘉奖。在军队里加入中国共产党。1980年开始,在北京朝阳职工大学日语系学习。1984年,在日本《读卖新闻》北京分社工作。之后,在日本国驻华大使馆领事部工作。后来,到日本留学。1997年回国,出版《我认识的鬼子兵》一书,获得由中国政府相关文化机构颁发的中国图书奖、优秀图书奖。2005年,出版图书《最后一批人》。
    多年来,方军致力于采访亲历抗日战争的“最后一批人”:老八路、老新四军、国民党抗战将士、侵华日军老兵、被日军强掳的劳工、强掳为性奴隶的老妇、当年归国参加抗战的华侨、东北抗联战士、美国援华飞行员等老人。方军认为,亲历中日15年战争的最后一批人,就是战争巨著的最后一页,亲历者自然消亡了,这本巨著就放回人类文明发展历史的文库之中了。

    目录

    吕正操将军序
    迟浩田将军来信
    2000年日文版序
    书前要说的话
    人肉馅饺子
    最后的军礼
    山西遗梦
    你爹是八路?
    轰炸重庆
    “土匪”马占山英雄马占山
    日本的情报战
    无知的日本姑娘
    耳环、鼻环、舌环
    驴、马、虾及山水画
    小林勇的影集及其他
    白雪红旗
    谢谢!伊桥彰
    侵华日军最后一名滞留中国的老兵——102岁的山崎宏
    1997年版编后记张守仁
    再版说明

    序言

    《我认识的鬼子兵》一书的作者方军,其父辈都是抗日战士,曾任抗日区长的叔父,就是被日军抓住后用刺刀扎死的。在日酋冈村宁次实行杀光、烧光、抢光“三光”政策期间,他的家乡变成了“无人区”。作者对日本侵略者怀有刻骨仇恨,利用在日本留学的机会,有意接触到一些还活着的侵华日本兵,根据他们所述亲身经历和提供的材料,写成一部纪实作品,既有极其珍贵的史料价值,更有警惕来者的教育作用。
    作为一名出生在东北的抗日老战士,我对侵华日军的残暴罪行,以及中国人民不堪忍受日军侵略的英勇顽强的反抗精神,更是有着切身的体验。在我的少年时代.曾经目睹和经历了日本侵略者对家乡人民的压榨与杀害。乡亲们常常挨日本人的打骂,我的祖父、伯父都被日本人砍伤过。我的老师过铁路人行横道,被日本人用战刀砍得头破血流。门前小河涨水,水深行人难以过往,日本人却不许中国人过桥。有个乡亲从桥上走过,碰到日本人,一刺刀挑死就推到了河里。我恨透了日本人,总想长大当兵打日本,报仇雪恨。正是怀着这样一个目的,17岁那年我参加了东北军。

    后记

    岁月悠悠。从1937年“七·七”事变至今,已经过去60年了。可是迄今为止,还没有一本描述侵华日本士兵回忆当年在华暴行及今日心态的纪实作品。方军写的这本书《我认识的鬼子兵》,填补了这一空白。
    作者的父亲是老八路,他的叔父被日本鬼子用刺刀扎死,他的故乡被侵略者焚为废墟。多年来,他一直想采访当年的侵华日军官兵。1991年他赴日留学,得偿夙愿。在日本留学期间为交学费做外卖工作,使他有机会进入成百上千个日本人的家庭,接触到许多侵华的鬼子兵。他千方百计地接近他们,从聊天中挖掘他们在中国土地上的暴行、他们难于启齿的隐私和今日的心情。
    作者根据鬼子兵的亲历、亲见、亲闻和他们提供的日记、照片、物证所写成的这部纪实作品,世所罕见,弥足珍贵。
    读者在本书中看到日本军国主义在华的屠戮和残暴,旷古未有,令人发指;日本法西斯给中国人民带来的伤害和破坏,罄竹难书,非笔墨所能尽述;大多数日本老兵对自己在华的秽行和罪恶的忏悔,情真意切,令人感动;某些阁僚和“学者”对侵华罪恶的_否认和抵赖,使人愤慨,促人警醒。
    本书每一章,都溶入了作者自己的身世、他在日本的经历以及他的人格、气质,读来真实亲切,令人深思。

    文摘

    插图:


    人肉馅饺子

    这个题目本来我是准备放在后面写的,谁知身在北京的父亲、姐姐看了我的写作提纲,都非常吃惊。父亲打国际长途电话跟我说: “日本人在东北的731部队用人体做实验,把马血注射到人身子里,把毒品放在炸药里,放在咱中国人身边引爆,这些事确实有过。但鬼子兵再坏也没听说过他们吃人肉。纪实作品要真实,一是一、二是二,千万不能有什么虚构。”父亲是少见多怪。日寇在青岛对中国婴儿挖眼、剖腹,他们的肝脏大部分被日本军官吃掉,这有照片为证。河北省阜平县罗峪村妇救会主任刘耀梅被日军抓去后,坚贞不屈,惨遭杀害。日军割下她大腿上的肉,剁碎了包饺子吃。这也有当时拍下的照片作证明。这促使我把“人肉馅饺子”这一章先写出来,写完把草稿寄给父亲他们,让他们过目。
    写“人肉馅饺子”这一章的立意,是从给侵华日军老鬼子包饺子而引发的,而我又是怎么认识老鬼子山下的呢?
    过去中国人去日本留学都要保人,现在这个荒唐的措施已经取消了。我6年前去日本时,遇上一位非常和善的老头儿当保人,他又介绍我认识了一群老太太。于是我一到大学放假时,就从北海道飞往东京再转道富士山住在他家里,然后去那帮老太太办的工厂里打工。
    那帮老太太开了一家食品公司,每天供应周围5家工厂和两所大学的午饭。她们才二十来人,要赶做出这么多盒饭,多忙、多累自不必说,连我这个小伙子都累得腰酸腿痛,眼前直冒小金龙。金龙舞动之时,屈指一算,以一盒饭一分利为计算单位,吃了一惊!这伙老太太喝棒子面粥——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