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穿"动物园"的女编辑[平装]
  • 共1个商家     14.90元~14.90
  • 作者:赵赵(作者)
  • 出版社:长江文艺出版社;第1版(2012年2月16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35452474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穿"动物园"的女编辑》编辑推荐:文笔最IN、台词最哏的京味女作家赵赵调侃了中国的山寨时尚,火爆犀利;更以细腻之笔呈现老中青三代人的种种感情模式,嬉笑怒骂,文采飞扬。同时这也是一本北漂族低成本生活指南,并有创业族变金领的实战攻略。

    作者简介

    赵赵,作家,编剧。
    作品小说:《内衣》、《动什么,别动感情》、《结婚进行曲》
    散文集:《春暖花痴》、《命犯桃花》、《浪漫的浪》、《随喜》等。
    电视剧:《动什么,别动感情》、《结婚进行曲》、《我爱你,再见》。
    电影:《青春期》。

    目录

    001 一、有梦想谁都了不起!
    023 二、咱们!都是大尖果儿!
    041 三、国产山寨时尚杂志
    059 四、都在我的演技面前颤抖吧
    073 五、公事儿私事儿无一漏网
    087 六、谁再提和好谁是孙子
    101 七、全是恐怖片
    125 八、死也要死得high fashion高level
    141 九、别当我不知道你们也一身假名牌
    165 十、表演型人格都这样
    177 十一、输什么不能输素质
    189 十二、撕心裂肺,满地打滚儿,这才是爱情
    201 十三、千万别玩儿相忘于江湖的范儿
    213 十四、听从你的心,或者你的腿
    229 十五、人人是狗仔,八八更健康
    247 十六、浪漫一般都比较辛苦
    267 十七、loser都愤怒
    279 十八、不在场就输了
    291 十九、走哪儿都能给人掀起人生最高的高潮
    301 二十、这吃素的果然不是吃素的
    311 二十一、您说纯情就纯情
    325 二十二、我可不觉得我这样是贱
    337 二十三、我不想把周围的朋友都混成恩人
    347 二十四、我也想有新鲜生猛的感情
    359 二十五、我可以把我最好的时候给你

    文摘

    1秀蜜去早市买完菜,刚进电梯,外头有人喊“稍等”,赶紧伸脚把门拦住。崇文跑进来,叫声“阿姨”,秀蜜问:“找女朋友来啦?”崇文说:“我帮您拿吧。”
    到家门口,崇文退了一步,秀蜜掏钥匙进来,听见葛一青屋里震天动地地放着摇滚。秀蜜抢过菜,说声“谢谢你”,麻利儿溜回自己屋里。
    葛一青屋地上一片狼藉,所有的CD都掰成了两半儿,她正在衣柜前往外扔东西,床上摆着已被剪得乱七八糟的男士衣物。崇文冲上去抓住她手腕子大骂:“又疯了吧你!”葛一青剧烈挣巴,尖叫道:“我没疯!我很正常!”直到失去重心倒在床上,崇文才把剪子夺过来。他问葛一青:“那你这是干吗呢?又生理期了?!”葛一青道:“你不是不跟我过了么?那就都甭过了。”崇文翻着那些珍贵的CD,手直哆嗦,颤声道:“我这都是正版的!”葛一青故意道:“老帮子才听CD呢,你到网上下呗。”崇文“刷”地把剪子举起来,葛一青一激灵,刚要骂,见他把剪子深深扎到沙发里,才闭了嘴。也没剩什么整东西了,就桌上的狗证完好无缺,崇文问:“你怎么不把狗证剪了啊。”葛一青连忙抢过来塞裤兜里说:“狗是无辜的!”隔壁的秀蜜听得直摇头儿。
    过没多久,外面一声门响,秀蜜这才拿了菜出来。葛一青房门大开,里面跟凶杀现场似的。她光了脚进去拾掇,一会儿葛一青牵着狗回来了,喝道:“干吗在我屋啊!怎么这么无礼啊!”秀蜜解释说屋里太乱了,连站的地方都没有。葛一青说:“我愿意!乱的地方多了,你都管啊。”秀蜜恋恋不舍地放下手里的东西,本想再说两句,看葛一青眼瞪得贼大,只得磨磨叽叽走了。
    刚坐下,响起了敲门声,她问是谁,葛一青阴沉地答:“还能是谁?开门!”她带秀蜜巡视各处,立下规矩,诸如洗衣服需提前一天请示,洗完后洗衣机内壳要清洁。每天她指不定什么时候洗澡,没事儿别占着洗手间。最后进了厨房,葛一青说:“厨房麻烦点儿,我很少做饭。”秀蜜巴结道:“那哪行?身体再坏了。”葛一青白她一眼说:“死不了。”秀蜜说以后她做饭的时候多做些,大家一起吃,葛一青并不领情:“用不着!我虽然很少做饭,但厨房的家伙什儿你不能用我的。那些作料瓶子都贴上橡皮膏了。”她掏出笔在橡皮膏上画了一道儿:“别让我发现你用了我的。”秀蜜板起脸道:“我不用你的。”葛一青说:“那谁知道,记住了吗?”秀蜜答:“记住了。”她才扭身回屋摔上门。

    2伊娜和Tommy去给电视剧一哥挑衣服,一会儿小王也来了,插着兜耸着肩膀,二流子样。伊娜给两人介绍:“化妆师Tommy,司机小王。”小王也不解释,低头看衣服。伊娜问怎么样,他说:“真娘。”被Tommy瞪了一眼。小王指着衣服领子上一块儿脏,伊娜细看,是粉,肯定是别的媒体借时蹭上的,她擦了几下,擦不大掉。Tommy不放心道:“出了事儿你兜着啊。”伊娜让公关记下,别她还的时候说是《尖果儿》弄的,又问小王怎么不买几件。小王说:“我不在国内买,比国外贵三分之二,不值当的。”伊娜让他别给富二代丢脸,到底有钱没钱啊,小王刚说钱又不是天上掉下来的,伊娜又嫌他话多。
    三人拎了衣服到地库,伊娜问车呢,小王指向一辆保时捷911,Tommy相当的意外,却听伊娜破口大骂:“你丫缺心眼儿吧,拉衣服能用这种中看不中用的车么?这车里地儿这么小。”Tommy低声道:“这车你还嫌啊。”小王有点儿慌,问:“那那那那应该开什么车来啊?”“'金杯'啊!”伊娜吼道:“你们家没'金杯'啊?!”小王让她下回早点儿说,他好去借。伊娜骂骂咧咧钻进车里,Tommy不禁从头又打量小王一遍,觉着这俩关系不大正常,问:“你俩处对象呢吧。”“就他?别做梦了。”伊娜啐道。小王乜斜她一眼,猛踩油门,“嗡”一声,Tommy前后忽悠一下,讪讪道:“矮呀妈呀起飞了。”
    拍摄那天,棚里的人格外多,程昕在楼下见几辆好车停在盲道上,知道是“一哥”的排场。跟班四五个,都不像好惹的。一哥在化妆,倍儿丧,跟谁欠他的似的。程昕跟伊娜说楼底下盲道都给占了,伊娜以为是小王,高声把人从化妆间叫出来,小王说没这回事,都停车位上了。程昕看着眼生,伊娜介绍道:“司机小王,励志姐程昕。”程昕问哪儿的司机,伊娜说她雇的。程昕这才问老艾呢,伊娜说外屋睡呢,听说昨儿又喝多了。程昕纳闷儿,便往外屋去了。
    里面容萱顶着“一哥”爱理不理的脸,吃力地沟通。那种把自己当艺术家的演员话都少,回答不过“嗯”、“是”、“对”,要五个字以上的话,简直太给脸了。容萱各种被噎,仍笑着找话题。问到从新合作的导演身上能学到东西否的时候,“一哥”不耐烦地吐出一堆字:“我觉得你们记者这些问题问得都是废话,特别没挑战性——我能从他身上学不到东西吗?”当然他也不是那么不会做人,如果他想做的话。见容萱实在下不来台,接下来的话婉转了些:“就算跟你,我也可以学到东西啊。”容萱赶紧说:“您太客气了。”“一哥”说:“但具体学到什么,这都很难说,这都是只可意会的东西,你懂么?”容萱使劲点头,问道:“那您接一个戏,最看重的是什么?导演?编剧?角色轻重?女演员?还是投资公司?”
    这还真把“一哥”被问住了,半天方道:“这个嘛,怎么说呢,当然对这个戏来说,最重要是能和张导合作,我很珍惜这个机会,另外也得本子好,我很看重本子的质量,我把剧本都当文学作品来要求的,因为我是个知识分子。”正给他画眼线的Tommy手一抖,赶紧找棉签。“一哥”强调:“我的父亲是大学教授。”
    程昕见崇文冲墙躺着,慢慢走了过去。刚到床边,崇文突然翻过身来,她定在那儿,两人像动物世界里随时要交战的天敌,你要敢动我也敢动。半天,程昕松下劲儿,讪讪问:“你醒着呢?”崇文麻利儿坐起,几乎在她耳边“嗯”了一声,问道:“里面差不多了?”他站起来,程昕一下变成仰望他,觉得不大对劲,退开几步。
    化好妆,众人往外退,留“一哥”换衣服,Tommy没动。“一哥”看着他,他还问:“不用我帮你吗?”一哥冷淡道:“不用。”Tommy碎嘴唠叨地嘱咐:“那行,那你小心点儿,别把粉蹭衣服上。我就在门口儿,有事叫我。”带上门出去了。
    “一哥”拿起衣服刚要往身上套,突然眼中杀机四起,倏地拉开门,Tommy正抱着两臂溜达,直接被“一哥”把衣服摔脸上,骂道:“干他妈什么呢!别人穿过的衣服还拿来给我穿?!”说完脱了缰似的往外走,助理们“呼啦啦”沉默相随。程昕跑过去把Tommy脸上的衣服拿下来,平时他虽然聒噪,此时竟一声没吭。
    容萱急问这衣服谁穿过,崇文说:“谁穿过也不能这样啊,又没在上面拉屎!找打呢吧。”说完往外就冲,被程昕死死拽住,他见是她,便停住了。Tommy拿起衣服,轻叹了口气,容萱数落伊娜:“你也是的,这样的衣服为什么要借啊?”伊娜急道:“根本拍不出来啊,这都保不齐别家借过啊,咱们首穿的别家也借啊。”
    “一哥”吩咐把外套取回来走人,助理抹头往里跑,和容萱走个对脸儿,不高兴地说:“你们胆儿也忒大了。”容萱一路道着“对不起”,到“一哥”面前说:“真的非常抱歉,这是服装编辑的责任,借衣服的时候只顾着这衣服您穿好看,没注意到细节。”“一哥”一张死人脸,翻着白眼儿不说话,容萱又道:“这是我们工作的失误,很对不起,您还是把封面拍完吧。”“一哥”一字一顿地说:“不!可!能!”助理把外套递上,“一哥”披上就走。容萱仍做最后的努力:“给我们一次改正的机会吧。”“一哥”一只脚门外一只脚门里,恶声恶气道:“我最恨这种不男不女的娘娘腔。讨厌!”容萱惊回头,见Tommy与众人都在身后,不禁呆了。

    3安妈前思后想,觉得可以大气一回,主动给老孙发个短信。戴上花镜鼓捣半天,也没弄清楚这拼音输入是怎么回事,把手机扔边上生了会儿闷气,决定还是直接打。
    可是,老孙竟然没接。安妈一直等到电话断,怒火中烧。
    孙大爷站窗口看路灯下面俩小孩玩儿,正入神,儿子急赤白脸开门进来,看他在屋,气道:“您在家哪,打您手机说无法接通,给我吓坏了,以为出什么事了呢。”孙大爷到卧室里拿手机一看,上面一片黑,按了几下,没反应,歉意地笑:“没电了。”又小心建议道,“你给家里安个直线呗。”儿子说现在谁还安直线啊,手机就是为了不管到哪都找得着人的,怎么不看着点儿。孙大爷自知理亏,默默插上电,坐在床沿上。
    第二天安妈收拾个小包袱,又从胡同搬到安这儿了,颠三倒四的,安都替她累得慌。问为什么又搬来,老太太说什么也不为,端起杯子喝茶,烫了嘴,茶洒在身上,“哎哟”一声,安赶紧找纸巾给擦,她手忙脚乱一阵,又恢复了不容侵犯的样子。安哄小孩似的说:“来,说吧,说实话。”安妈斜斜身子,笑着“哼”了一声。安鼓励道:“说出来吧,说出来就痛快了。”
    安妈这才把昨儿怎么给老孙打电话却不接的事说了,安说这有什么,老孙岁数大了,可能耳背没听见。安妈不信,掏出电话说:“问题是不都有未接来电显示吗,他看不见?为什么不回?”这是有点儿说不过去,安问:“您没打错?”安妈不高兴:“别把你妈想那么笨,他号儿是存在我手机里的,以前打得对,这回打错了?”安说那可能没注意未接来电,老年人对时髦电器掌握得不熟练,安妈说这明摆着就是甩脸子拿搪,安劝说孙大爷不是那人,每回安妈一叫他,哪怕吃着饭呢,放下碗就来。安妈说:“对啊,所以才是记了仇,因为我拒绝他了呗。”安让她再打一个,万一里面有误会呢,万一人家要解释呢。安妈倔犟地说:“偏不,所以我搬你这儿来了,不给他这机会。”敢情她想象了好多次人家跟她怎么道歉。安笑她妈是老小孩,任她闹去,过一阵肯定又憋不住了。这会儿她得赶紧去棚里看看。
    沉默中,司机小王先开口说:“你们这时尚杂志也忒惨了点吧。”伊娜瞪他一眼,他不服瞪,问:“不是吗?”伊娜想怎么再协调一下,好歹弄完算,可容萱绝意不肯再碰钉子,让她自己问经纪公司去。正说着安来了,爽利道:“谁也甭问,不给丫那脸。”俗腔一出,举座皆惊。安让容萱麻利儿再找一个,二线三线都没问题,然后抱着Tommy说:“委屈你了,你说怎么着吧,我补偿你。”Tommy自嘲道:“我这破碎的心灵。”便说不下去了。安笑道:“我给你捏上!请你吃顿好的。”Tommy说今儿没胃口,得减肥,算表示无大碍。容萱道:“这种烂人,就应该封杀。”伊娜赞同:“对时尚行业的人说出这么歧视的话,是不想混了。”小王问她们能怎么着,伊娜说要联合其他媒体封杀。安笑道:“我没听见,所以没意见。”
    “一哥”说Tommy的话,打击面儿确实太大,这行业里的人谁听谁急。看大家为自己出头,Tommy叹气道:“唉,我混得也太惨了。”程昕急道:“胡说,你是彩妆大师。”Tommy自嘲:“我们村儿的大师。”伊娜数落Tommy,哪能为一句话就自轻自贱呢。Tommy说谁让自己找不着女朋友,那就甭想堵别人的嘴,说完看了崇文一眼,崇文心里一颤。程昕许诺说:“要是十年以后你还找不着女朋友,而那时候我也单身,我就当你女朋友。”Tommy当场破涕为笑,追问道:“真哒?不骗我?”程昕说:“我不骗人,问题是你愿意么?”Tommy让在场的人作证,到那时候程昕不认可不行。伊娜笑道:“放心吧,我自己的事不记下来这事也要记下来。”司机小王叹息:“什么杂志啊你们,就会过嘴瘾。”
    伊娜想拉Tommy逛“动批”,被婉拒,说到那儿心里更堵,人生应“不求最好但求最贵”,只有贵的才能抚平心灵的创伤,伊娜便拉了程昕去。程昕想买内衣,被她教训了一顿:“内衣要买高级的。你得这么想,万一咱在街上遇上个车祸伍的,自己不省人事,衣服散了,露出里面,或者给送到医院,人要给咱做手术,一剪开衣服,一看咱穿的内衣这么次,多丢人啊。”程昕目瞪口呆,没想到伊娜考虑得这么全面。
    没走多远,伊娜碰上个以前的同事,叫马明,劈头就问“一哥”的事,可见任何事只要弄成八卦,就散播得快,有组织起来的可能。马明劝她,人家敢这么骂,是因为《尖果儿》档次低,伊娜何苦在那儿捱义气。伊娜不服气道:“他找死,怎么是我们不灵?”马明道:“人说你们倍儿没level,完全是给动物园办的。这不是我说的,圈里都这么说,时尚杂志应该是给上流社会办的。”伊娜听了不爽,问:“那母们下流社会就没人管了吗?”马明劝她心眼儿活泛点,没必要被这杂志拉低了身份,有那么熟吗。伊娜不爱听,说道:“你得了,你们身份高?别当我不知道你们也一身假名牌。”一指她脚上的PRADA,“就这个,你敢说不是你们秋姐在网上订的A货?人家说一个版型最少买十双,要不然不给做,她才命令你们一人买一双,对不对?”马明眼珠一转,跷起脚问:“跟真的有区别么?”伊娜道:“当然,那个'我在北京天气晴'的微博里早曝料了,明人面前就别打暗话。母们主编人好,不逼母们干这事儿。母们山寨,可母们不说瞎话儿。”马明摇头冲程昕笑:“得,你们最牛掰。我对她这种化悲痛为工作热情的精神甘拜下风。”她嘱咐伊娜别和人说她俩熟,省得人以为这些料是她爆的。人走了,程昕才问:“你们老提秋姐秋姐的,到底是谁?”伊娜说:“著名的秋姐啊,超自恋假装上流社会女。”程昕问:“姓邱?”伊娜说不是,姓梁,叫秋,秋裤的秋。
    程昕也一直不明白,以伊娜的工作经验和水平,为什么不去有版权合作的时尚杂志,就为了跟安捱义气吗?伊娜严肃地说:“你想听真话么?因为他们非要英语好的,我完全不会说英语。”

    4晚饭后,安到电脑上收邮件,听见安妈在外面跟人寒暄,没想到老太太交朋友这么速度。出来一看,竟是跟梁秋手拉着手叙旧呢,桌上放着一条欧洲火腿,正儿八经的拜访来的。安没好意思甩脸子,只问:“有事啊?”安妈训道:“废话,串门!”安让着坐了,梁秋又夸了几百字这房子的布置,问安妈住不住得惯,安妈因道:“你还甭说,我就是觉得胡同好,接地气。你上中学那会儿,每天到我家吃午饭去,还记得吧?”梁秋笑得乖:“记得记得,我爸妈双职工嘛。”安突然说:“妈,您把这火腿收起来吧。”安妈知道这是有正事,起身道:“你们姐们儿聊,我看会儿电视去。”梁秋起来目送了,才正色道:“你知道那个抵制活动?”安问:“什么抵制?抵制谁?”梁秋道:“电视剧一哥啊。据我所知,是你们杂志发起的啊。”安只说:“是么?我们本来这期定的他封面,后来换了。”梁秋数出几家参加的杂志名字:“听说他的行为确实很过分,化妆师和造型师们反应很大。不过我来是跟你说一声,很抱歉我们集团的杂志就不参加了。”安问:“你们集团的事都归你管了?你不是就管一本吗?”梁秋稍尴尬,说道:“我们集团开了会,作了这个决定,我只是来告诉你一声。”安笑道:“又不是我发起的,不必跟我说。”梁秋知道她装傻,说道:“我这不是打出点儿富余,万一你首肯的呢。要是你不知道这事,成了一民间组织的,我就不费这劲了。”
    安起来送客道:“我明天问问下面的编辑。”成功者并不在乎loser的讽刺,梁秋边走边说:“我是好心多句嘴,杂志跟明星之间是鱼水关系,共荣共生,还是现实点儿好。真能抵制出什么结果吗?这不是个简单的事,他是有公司的人,你抵制他了,他公司还有别的艺人,一块儿再抵制你,有完没完啊。再说句你不爱听的,事出总有因,让人看出来你这衣服是别人穿过的,本身你们也有错,这很不专业啊。”安拉门道谢:“谢谢你跑过来一趟,早点儿休息,注意身体。”回来见安妈站屋中间纳闷儿,问她怎么把人轰走了,安说:“她自己个儿有事。”一会儿,安妈听见安在卧室里听于魁智的《空城记》。

    5黄广告出于职业病,追女的风格就是直接塞钱,竟然也屡试不爽。编辑部里扫量一圈,程昕阴阳怪气小萝莉,不是他的菜;伊娜太奔放,带出去保不齐得罪人;孙颖太俗,不考虑;他还真不是没打过安的主意,后来一想这是大哥的女人,不能碰。还有个常来的李败犬,那完全是花痴啊。就容萱好,长相好家世好前途好,待人接物也好,知情识趣懂进退,值得下点儿工夫。那天得了新车,他便主动要捎容萱一段,本打着被拒的富余,没承想容萱大大方方来了,上来就夸他有本事,刚来北京没多久就买了车,听得他心花怒放,还谦虚道:“朋友给的,不要钱。”容萱更赞了:“什么朋友啊这么大方?我怎么没这种朋友啊。”朋友说车开了不到四万公里,正是最好开的时候,容萱伸个懒腰问:“又什么事要求我啊?”黄广告说哪能老有事,就不能没事请她吃个饭吗。听话听音儿,容萱琢磨,其实这人除了有些欲盖弥彰的土,也没什么不好。她半真半假道:“我不随便跟人吃饭。”“那是那是,我知道。”黄广告反手从后座下面拽过个橘黄色的袋子塞给她,说是别人送的,千万得收下。容萱见是“爱马仕”,连连推却,太贵,不敢要。黄广告道:“这算什么呢,我看就你背合适,别人都不配。”容萱不好再推脱,客气地谢过,打开看了。黄广告说:“你要不背这包,这包自己都得哭。”容萱听得心花怒放,哈哈笑道:“有什么事你就说吧。”黄广告奓着胆子道:“以后有没有不知道,现在是真没有。非常单纯地送你礼物,我喜欢看你高兴。”容萱心里一阵麻痒,把脸扭向窗外,惊讶道:“呀,怎么下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