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公民基本义务:原理规范及其应用(1个宪法学的视角)[平装]
  • 共1个商家     0.00元~0.00
  • 作者:梁洪霞(作者)
  • 出版社: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第1版(2011年6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62038979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公民基本义务:原理规范及其应用(1个宪法学的视角)》主要采用规范分析法、案例分析法、历史分析法、比较分析法等多种研究方法,层层递进、环环相扣,揭示了公民基本义务领域存在的一些重大问题,提出了很多具有创新性的观点,得出了一些全新而准确的数据和结论。例如,公民基本义务在一些国家和地区的宪法及相关规定中设立的理论依据,公民基本义务存在的正当性,公民基本义务条款在实践中是如何适用的,公民义务规范在世界各国和地区的宪法典及相关规定中是如何表现的等。

    作者简介

    梁洪霞,1978年生,辽宁铁岭人。曾就读于中南财经政法大学、西南政法大学获得法学硕士、博士学位。现为西南政法大学讲师,主要讲授中国宪法、外国宪法和人权法。在《法律科学》、《西南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河北法学》等期刊发表论文数十篇,曾被人大报刊复印资料转载,主持国家教育部课题1项。

    目录


    引言
    第一章公民基本义务的概念分析
    第一节 公民基本义务的概念
    第二节 公民基本义务的基本属性
    第三节 公民基本义务与公民基本权利的限制
    第二章公民基本义务的理论依据
    第一节 各国设立公民基本义务的理论基础
    第二节 公民基本义务的理论基础评析
    第三节公民基本义务设立的正当性
    第三章公民基本义务的规范研究
    第一节 宪法中公民基本义务规范的历史变革
    第二节 公民基本义务规范的存在形式
    第三节 公民基本义务的规范形态
    第四节 我国宪法中公民基本义务的规范形态
    第四章公民基本义务条款的适用路径
    第一节 公民基本义务条款适用的概念和内容
    第二节 公民基本义务条款的立法适用
    第三节 公民基本义务条款的行政适用
    第四节 公民基本义务条款的监督适用
    第五章几种主要公民基本义务条款的适用
    第一节 公民依法纳税义务条款的适用
    第二节 公民依法服兵役义务条款的适用
    第三节 公民受教育义务条款的适用
    参考文献
    后记

    文摘

    版权页:



    插图:



    英国新自由主义的代表人物L.T.霍布豪斯(L.T.Hobhouse)(1864~1929年)系统提出了整体与个体的“有机”与“和谐”的关系,并以此为基础阐述了发展福利事业的构想。他认为,既然国家作为社会和谐的调节者,那么国家就担负着为人的个性发展和能力发展提供机会的保障责任以及发展公共事业的责任,国家在社会生活中应该推行它的福利计划,来满足个人在生活、个人能力发展以及公共生活方面的需要。不仅不能离开社会来谈论权利和责任,也不能离开国家来谈论权利和责任,国家和个人之间是相互为权责的,这样国家和个人之间才能构成一种和谐的关系。[1]新型的国家与公民之间的关系就是国家不仅要消极保护公民的自然权利,而且还要积极创造条件实现公民的社会权利,国家权力逐渐增大,随之公民的义务也逐渐增多,但同时公民能够享受的权利也越来越多。
    对传统自由主义的批判和福利国家思想的传播形成了新的宪法观念以及新的公民基本义务类型。《魏玛宪法》明确规定“原则上,男女均有同等之公民权利及义务”的义务观念,并设立了受教育义务、劳动义务、所有权为公共福利之义务、担任名誉职、负担公共费用、父母抚育子女、土地之社会义务等多项义务。这种义务观和义务种类的制定同时受到社会主义国家权利义务观念的影响。例如,《魏玛宪法》第156条规定了企业社会化原则,即联邦政府在征得议会同意并给予赔偿后,可将某些私人企业收归公有。西方宪法学家称《魏玛宪法》的这条规定是所谓“社会主义”原则。[1]而德国制定公民基本义务也有着德国黑格尔权利义务观念的影子。传统德国受到黑格尔的国家学说影响较大,黑格尔主张国家是永恒理性的产物,现代国家的合理性在于它实现了“主观自由”(即个体意识,追求的是特殊目标)与“客观自由”(即实体的普遍意志)的统一。“特殊与普遍在国家中的统一是一切事物的基础。”这种“最终的普遍目的与个人特殊利益的统一”表现为这样的事实,即“个人对国家尽多少义务,同时也就享有多少权利”。这种权利与义务的相互性因而使国家构成了宁静的“整体”[2]。也就是说,个人的权利与国家要求个人履行的义务是一致的,权利与义务在国家中得其整合。“个人从他的义务说是受人制服的,但在履行义务中,他作为公民,其人身和财产得到了保护,他的特殊福利得到了照顾,他的实体性的本质得到了满足,并且找到了他成为这一整体的成员的意识和自尊感;就在这样地完成义务以作为对国家的效劳和职务时,他保持了他的生命和生活。从义务的抽象方面来说,普遍物的利益仅仅在于把它所要求他的职务和效劳作为义务来完成。”[3]因此,个人对国家尽义务在黑格尔学说中是一个必然的事情,它是个人与国家关系中的重要组成部分,并且与个人享有权利并不矛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