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译林世界名著:彼得?潘(学生版)[平装]
  • 共1个商家     6.40元~6.40
  • 作者:李心电(改编),詹姆斯·巴里(JamesMathewBarrie)(作者)
  • 出版社:凤凰出版传媒集团,译林出版社;第1版(2010年7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44712750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译林世界名著:彼得·潘(学生版)》:精选世界文学传世经典
    著名儿童文学家梅子涵倾力推荐
    全国中学语文教学研究会学术委员口俞旭初领衔,中学语文特级教师亲笔导读

    媒体推荐

    我从未像读《彼得·潘》这样强烈地体验到童心的喧嚣、天真的严肃与一本正经以及现实和想象自然交融在一起所形成的巨大而奇异的魅力。它散发出一种快乐美好的气息,悄悄地渗入人的心灵;它替我们说出了曾经感到却又不善于用言语表达出来的想法和念头。
      ——豆瓣读者

    作者简介

    作者:(英国)詹姆斯·巴里(James Mathew Barrie) 改编:李心电

    詹姆斯·巴里(James Mathew Barrie,1860~1937),英国小说家,剧作家。自幼酷爱读书写作。曾任圣安德鲁斯大学校长。1928年当选为英国作家协会主席,后受聘为爱丁堡大学名誉校长。他一生为孩子们写了许多童话故事和童话剧,而《彼得·潘》则是他的代表作,获得广泛赞誉,被译成多种文字流传到世界各地。

    目录

    第一章 彼得·潘闯进来
    第二章 影子丢掉了
    第三章 出发啦
    第四章 学会飞行
    第五章 永无岛醒来了
    第六章 孩子们有了新妈妈
    第七章 房子的秘密
    第八章 美人鱼的礁湖
    第九章 永无鸟
    第十章 快乐小家庭
    第十一章 准备回家
    第十二章 孩子们被抓住了
    第十三章 口丁当铃救了彼得
    第十四章 海盗船
    第十五章 激烈的战斗
    第十六章 回家
    第十七章 大家庭

    序言

    成年人总是热心。他们得为孩子们想很多事情,而且还会努力地去落实。这成为他们很多人白天的项目,接着还在梦里探讨。他们知道,这是属于他们应当有的一个大良知,因为他们既然有了后代,如果不日以继夜负责任地安顿、引导,那么家园怎么荣茂,这个世代的地球又如何安稳?
    他们把这个大良知搁在肩膀上,挑成了一副最美丽的担子,他们自己也翩翩的了。
    这是一个无穷多的人都喜爱参加的担子行列。
    无穷多的担子里有各样的货色,各种的鲜艳和用处,它们不止
    是吃的,不止是穿的,不止是琳琅满目清清楚楚看得见的,它们还有浪漫和飘逸的,属于童话属于故事属于聆听和荡漾的。这所有的被挑了来的爱和美好都给了孩子,孩子们就算是隆重地接受了生命的大方向,接受了生命昂贵的分量,也接受了诗意的轻盈。

    文摘

    插图:





    第一章 彼得·潘闯进来
    所有的孩子都会长大,只有一个例外。聪明的你肯定知道,孩子们总是很快知道自己会长大。孩子们一般都是在两岁左右知道这一点的,两岁前的孩子永远不会知道。两岁,是长大的起点。
    温迪是这样知道的:在两岁的一天,她在花园里玩,她摘了一朵漂亮的花,拿在手里,兴奋地朝妈妈跑去,想送给妈妈。我想,她那会儿拿着花儿奔跑的样子,看上去一定可爱极了,所有的人看到都会笑着眯起眼睛,达林太太也是这样,她禁不住把手放在胸口大声地说:“哦,要是你一直这么大该多好啊!”事情差不多就是这样,愿望不留神就这么跑了。从此以后,温迪就知道,她一定会长大的。
    温迪一家人就住在门牌十四号的房子里,在温迪出生之前,就像我们所有没有孩子的家庭一样,妈妈当然是家里的主要人物,这样的情况会持续到孩子的降临,孩子取代妈妈的中心位置。达林太太可是个可爱的太太,脑子里总是充满各种迷人的幻想,有一张甜美的、爱嘲弄人的嘴。她那些迷人的幻想,就像是来自神奇的东方的魔盒,一个套着另一个,你打开一个,总还会有另一个,所以可以想象的是,以后她的孩子们肯定会幸福地每夜听着她的那些想象的故事入睡。她那甜美、爱嘲弄人的嘴上,有一个温迪永远够不到的吻,虽然那吻就在那里,就分明地挂在右边的嘴角。
    这样浪漫可爱的太太,在结婚前,肯定能够吸引很多男孩的追求。达林先生是个聪明的人。他是这样赢得他太太的:当达林太太还是个女孩的时候,在她身边有好多男孩。长大后,他们同时爱上了她,都朝她家跑去,向她求婚。达林先生的做法却别具一格,他雇了一辆马车,抢先来到她家里,于是赢得了她。
    达林先生常常自鸣得意地向温迪夸口说,她妈妈不仅爱他,而且也敬重他。他确实很有能耐,还懂得股票和红利之类的东西。这些事情可不是谁都能搞清楚的,可达林先生像是个行家,他老是说着股票涨了红利降了之类的话,说得头头是道,以至于任何女人听了都会佩服他。可也有他得不到的东西,那就是妈妈最里层的盒子和那个吻。他从来不知道那个小盒子,也最终不再想去得到那个吻。温迪有时候想,或许拿破仑能得到那个吻的。拿破仑是她从妈妈的话里常听到的一个名字。不过她能想象拿破仑试图求得那个吻,之后怒气冲冲摔门而去的样子。
    达林太太结婚的时候,穿着漂亮的白色嫁衣。最开始,她把家用账目记得仔仔细细,也开心于这样的事情,像是在玩着游戏,连一个小小的菜芽也不会忘记;但渐渐地,整个整个的大菜花都被漏掉了,账本上出现了一些没有脸的娃娃的图画。她在应该记账的地方,画下了这些小娃娃,像是在猜想着他们就要来了。
    第一个到来的是温迪,接着是约翰,然后是迈克尔。
    温迪出生后的一两个星期,达林夫妇不确定能不能养活她,因为又多了一张嘴吃饭。达林先生为温迪的出生感到骄傲,可他又是一个很实际的人,他坐在达林太太的床上,一边握着她的手,一边计算着各种开支。达林太太带着恳求的神情望着他,可达林先生还是坚持要用一支铅笔一张纸细心计算,要是达林太太的建议扰乱了她,他就得再次从头算起。
    “现在别打断我”,他恳求说,“我这里有一镑十七先令,在办公室还有两先令六便士;我可以取消办公室的咖啡,这样就又省下十先令,就有两镑九先令六便士了。加上你的十八先令三便士,一共三镑九先令七便士,我存折上还有五镑,这样总共八镑九先令七便士——谁在那儿动?——八——九——七,小数点进位七——宝贝儿,别说话——还有你借给找上门来的那个人的一镑钱——安静点,孩子——小数点进位,孩子——瞧,到底让你给搅乱了——我刚才是说九——九——七吗?对了,我说的是九——九——七;可问题是,我们能不能靠这个九镑九先令七便士过上一年?”
    “我们当然能,乔治。”她大声说。当然她是偏袒温迪的,但达林先生是两人中更权威的一个。
    “别忘了腮腺炎,”他几乎带点威胁地警告她,接着又算下去,“算它一镑在腮腺炎,不过我敢说,很有可能还要多花三十先令——别说话——麻疹用掉一镑五先令,德国麻疹用半个几尼,这加起来是两镑十五先令六便士——别摇手——百日咳,算是十五先令。”——他这样继续算下去,每次算出的结果都不一样。不过最后温迪还是通过了,腮腺炎减到了十二先令六便士,两种麻疹当作一种治疗。
    约翰出生后,也遭遇了同样的经历,迈克尔则更是勉强通过。不过,他们两个都活了下来。不久,我们就可以看到他们姐弟三个排成一行,由保姆陪着,去福尔萨姆小姐的幼儿园上学去了。你可以想象那是多么有趣的画面。
    达林太大喜欢事情还过得去就行,达林先生却喜欢事事都与左邻右舍攀比。所以,他们当然也得请一位保姆了。可是他们太穷了,孩子们牛奶又喝得太多,所以,他们家的保姆只能是一只庄重严肃的纽芬兰大狗。
    这个名叫娜娜的狗,在达林夫妇雇用她以前,没有固定的主人。不过,她总是把孩子看得非常重。达林一家是在肯辛顿公园里看到她的。娜娜的时间大多是在那里度过的,她经常把头伸进摇篮车张望。那些粗心大意的保姆很讨厌她,因为娜娜经常跟着她们回家,向她们的主人告状。
    要是你稍作比较,就会发现,娜娜是一位多么不可多得的好保姆。她给孩子洗澡时洗得一丝不苟。不管夜里什么时候,只要她看管的孩子有一个发出轻微的哭声,她都会一跃而起。当然,狗屋设在育儿室里。她有种天赋,知道哪种咳嗽要紧,哪种咳嗽该用一只袜子围着脖子。她一直都相信老式疗法,比如用大黄叶之类的;而听到那些细菌什么的新名词,她总是不屑地用鼻子哼上一声。她送孩子上学时候的情景,简直合乎极了礼仪。当孩子们规矩时,她就安详地走在他们身边,要是哪一个乱跑乱动,她就把他们推进队列里去。约翰踢足球的日子,她从不忘带着他的运动衣;天要下雨的时候,她就把伞衔在嘴里。福尔萨姆小姐的幼儿园里,有一间地下室,保姆们就在那里等候。她们坐在长凳上,而娜娜是卧在地板上,这是她唯一的不同之处。可她们觉得娜娜社会地位比她们低,就装出不把她放在眼里的样子,事实上,娜娜也瞧不起她们那些无聊的闲聊。她非常不喜欢达林太太的朋友们来育儿室看望孩子,可如果他们真的来了,她就先扯下迈克尔的围嘴,换上带蓝穗子的那件,把温迪的衣裙抚平,并匆忙地梳理一下约翰的头发。
    哪家育儿室都没有娜娜管理得这么井井有条,这一点达林先生非常清楚,不过他心里有时还是犯嘀咕,担心街坊邻居们会背地里笑话他。他也不能不考虑他在城里的职位。
    在另一个方面娜娜也使达林先生心烦,他有时觉得娜娜并不佩服他。“我知道,她非常佩服你,乔治。”达林太太向他担保说,然后她示意孩子们,要特别敬重他们的父亲。随后,他们就欢快地跳起了舞。所以你看,达林先生还是个特容易满足的人。有时候,他们唯一的女仆莉莎,也被允许和他们一起跳舞。莉莎穿着长长的裙子,戴着女佣的布帽,显得年纪很小,虽说最初雇用的时候,她一口咬定自己早就过十岁了。大家跳得多快活呀!而最快活的当然是达林太太,她踮着脚尖,疯狂地飞旋,你能看到的只是她的那个吻。如果这时你扑了过去,就一定能得到那个吻。再也没有比他们更单纯、更快乐的家庭了,直到彼得·潘到来。
    达林太太第一次知道彼得·潘,是在她整理孩子们头脑里的想法的时候。每一个好妈妈,晚上都有一个习惯,就是在孩子们人睡以后,仔细地检查他们的想法,使白天弄乱了的各种事物归位,为第二天把一切事情料理停当。如果你能醒着(不过,你做不到),你就可以看到你妈妈在做这些事,你会发现,留心地观看她做这些事是很有趣的。这就和整理抽屉差不多,我想,你会看见她跪在那儿,饶有兴趣地察看你的东西,纳闷你是打哪里捡来的这样东西,判断它是否可爱。她把一件东西贴在脸上,像捧着一只逗人喜欢的小猫,并把另一件东西赶快收藏起来,以免让人看见。当你清早醒来的时候,你临睡时揣着的各种顽皮的念头和坏脾气,都给叠得小小的,压在你心思的底层。而在最上面,平平整整摆着的,是那些在清新空气中晾过的美好念头,它们静静地在那里,等你去穿戴打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