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血在烧:中日长沙会战纪实[平装]
  • 共1个商家     29.90元~29.90
  • 作者:高军(作者)
  • 出版社:湖南文艺出版社;第1版(2012年4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40453466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血在烧:中日长沙会战纪实》正是通过大量事实描写了历史上具有重大意义的中日的长沙之战,而长沙三战,成为七七事变以来中国军抗战史上最确实而得意之作。
    早在上世纪二十年代,有“中国战略之父”美誉的蒋百里将军就明确指出,一旦中日开战,抗战是个持久战的问题,而湖南将作为决战之地。湖南,这个地处中国中南的战略要津,从中日开战伊始,就注定要在这场关乎民族存亡的殊死较量中,被推到战略麈战的风口浪尖上……

    名人推荐

    拖垮日本。具体做法为将日军拖入中国地理第二棱线,即湖南、四川的交界处,和日军进行相持决战……
    ——国民革命军上将 蒋百里
    诸君如忆及日军之活跃,即知中国抵抗敌人至五年之久,并予敌人以打击为如何不可思议之事。
    ——英国首相丘吉尔评薛岳第三次长沙会战
    此次湘北大捷,全国振奋,诚是为最后胜利之佐证,而对于人民信念、国际视听,关系尤钜。骏烈丰功。良深嘉庆。
    ——蒋介石评第一次长沙会战
    日军此次在长沙的败仗,是日本作战以来最无效的一次策动;日方事后所发表的谈话,较之过去尤为滑稽与矛盾。
    ——英国《泰晤士报》社论第二次长沙会战
    中国军队攻势的规模很大,其战斗意志之旺盛,行动之积极顽强,在历来的攻势中少见其匹。我军战果虽大,但损失亦为不少。
    ——日本军部关于第一次长沙会战的总结报告

    媒体推荐

    诸君如忆及日军之活跃,即知中国抵抗敌人至五年之久,并予敌人以打击,为如何不可思议之事。
    ——英国首相丘吉尔评薛岳第三次长沙会战
    此次湘北大捷,全国振奋,诚是为最后胜利之佐证,而对于人民信念、国际视听,关系尤钜。骏烈丰功,良深嘉庆。
    ——蒋介石评第一次长沙会战
    日军此次在长沙的败仗,是日本作战以来最无效的一次策动:日方事后所发表的谈话,较之过去尤为滑稽与矛盾。
    ——英国《泰晤士报》社论第二次长沙会战
    中国军队攻势的规模很大,其战斗意志之旺盛,行动之积极顽强,在历来的攻势中少见其匹。我军战果虽大,但损失亦为不少。
    ——日本军部关于第一次长沙会战的总结报告
    拖垮日本。具体做法为将日军拖入中国地理第二棱线,即湖南、四川的交界处,和日军进行相持决战……
    ——国民革命军上将 蒋百里

    作者简介

    高军,国家一级编剧。文学博士。总后勤部电视剧艺术中心副主任。1990年开始文学创作,出版长篇小说《血在烧》等100余万字的作品。1993年转入影视创作,创作并组织拍摄了《天路》、《红十字方队》、《光荣之旅》、《向前向前》、《李大钊》等10余部数百集电视剧,多次荣获“全国五个一工程奖”、“飞天奖”、“金鹰奖”、“中国人民解放军文艺奖”,并被评为全国、全军最佳编剧。

    目录

    第一部 旷世之火
    第一章 1938:锋尖上的长沙
    1.面对湘江,张治中神思飞越
    2.蒋介石说:统统烧掉,免资敌用!
    3.锋尖上的逃亡
    第二章 漫长的一天
    1.酆悌累得靠在椅子上睡着了
    2.百姓无处可逃,竞有在水缸里被煮熟的
    3.毁灭的历史文化名城
    第三章 炼狱之篇
    1.陈诚恳请委座亲临处理
    2.卫士们最先看到蒋介石的杀机
    3.文重孚死于一念之差
    4.40年后张治中仍叹息:大错铸成,力余死矣!
    5.酆悌刚烈的生命句号划在35岁,他至死只有两句话
    第四章 历史,如何评说?
    1.当年的文字记载
    2.告别湖南时,张治中泪流满面
    3.20年后的一场笔墨官司
    4.该是盖棺论定的时候了
    第二部 锋芒初试
    第五章 孤独的中国
    1.蒋介石让何应钦、陈诚研读“茅厕文学”
    2.曾仲呜替汪精卫做了军统刀下鬼
    3.“老毛子太可恶!”
    第六章 难舍长沙
    1.薛岳与冈村宁次:战端未开,谋略于先
    2.“长沙不守,军令职责何在?”
    3.薛岳向共产党建议:把蒋介石抓起来
    第七章 血战新墙
    1.罗卓英拍案大怒:“丢了阵地要你脑袋J”
    2.张耀明要求部属,像血战台儿庄那样
    3.史思华、胡春华:大写的名字
    4.日军第一次越过新墙河
    第八章 汨罗罗网
    1.战场奇观:日军抢尸体
    2.汨罗江畔,日军开始举步维艰
    3.冈村宁次怅然若失地下令:全线撤退1
    4.薛岳想大战一番,对手却已消失
    5.中国特色:民众用锣鼓缴日军辎重
    第九章 中国笑容
    1.庆国庆暨湘北大捷的金字布满重庆
    2.“武穆”与“孔明”互相推诿
    3.宣传战是战场较量的继续
    4.中国乡村的墓碑和祭奠
    5.关麟征说:“我的一生是打日本鬼子的一生。”
    6.胜耶?败耶?
    第三部 悲怆时分
    第十章 大战前夜
    1.蒋介石亲率文武百官迎梓祭悼
    2.朱德、彭德怀的电报,让蒋介石又惊又喜
    3.阿南惟矶向南眺望,踌躇满志
    4.命名为“加号作战”
    5.薛岳骂陈诚:“真是可恶。”
    第十一章 最初的序战
    1.序战,在大云山拉开
    2.杨森说:“现在是我们赎罪的时候了。”
    3.吴逸志决意与薛岳共进退
    4.周恩来评价蒋介石的军事才能
    第十二章 悲怆抵抗
    1.阿南大叫:天助我也!
    2.日军将200多名伤员全部射杀。
    3.王牌军也难逃厄运
    4.“三李不如一王”
    5.刀光一闪,卫士排长身首异处
    第十三章 瞬间转机
    1.到了长沙城下,日军却欲占不能
    2.“中国是个大泥淖”
    3.将军政治家
    4.宜昌之战
    5.血染的风采:钉在墙上的营长
    6.进攻难,撤退亦难
    第十四章 还是大捷
    1.接待记者的,仍是赵子立
    2.第二次长沙会战导致近卫内阁垮台
    3.蒋介石说:要严惩,要检讨
    4.“国民党的材料比共产党好找。”
    5.国防大学研究生如是说
    第四部 辉煌篇章
    第十五章 辉煌前奏
    1.世界大战的转折期
    2.倘若中国投降,世界历史该是什么样?
    3.攻占香港引发再度长沙会战
    4.薛岳说:为它命名“天炉战法”
    5.阿南将军的一箭之仇
    第十六章 天炉初炼
    1.川军精血守新墙
    2.决战的兵力布防,在辞旧迎新中完成
    3.薛上将以必死决心发出世午忠电
    4.第10军的口号:“要回军长来!”
    第十七章 长沙喋血
    1.中国守军一个营在金盆岭与日军同归于尽
    2.“一纸虽轻,胜过万挺机枪!”
    3.“泰山军”长沙雪耻
    4.旧梦难温,阿南面对部属的群谏
    5.回望长沙,丰岛将军空怀终生遗恨
    6.突围无望,几百名日军自杀或互杀
    7.原始的最详细电文
    第十八章 泪血欢歌
    1.饮马湘江未果,遂成阿南惟矶的终生遗憾
    2.夫人含笑告诉蒋介石:“大令,你眼中流出的光都含着喜悦。”
    3.蒋介石南岳犒赏,李玉堂因祸得福,擢升集团军副总司令
    4.在蒋介石看来,吴逸志是教授、学者,但不是将军
    5.昔日战将今安在?
    6.露丝小姐十艮不能成为安息魂灵中的一个
    第十九章 辉煌之巅
    1.宋美龄声泪俱下的演讲,使她的名字大写在美国国会山上
    2.同样的困境,蒋介石有惊无险,山本五十六却毙命密林
    3.历史在这里掀开了新的一页,中国本该由此走向强国之路
    4.会战得失如是说
    第五部 难温旧梦
    第二十章 胜利前夜
    1.1943年:将世界大战推入一个新阶段的一年
    2.东条英机使出全身解数,也不得不面对玩火自焚的困境
    3.烟俊六大将看到,“一号作战”对于日本帝国生死攸关
    4.卓有战功的蒋鼎文上将命中注定的“走麦城”
    5.“血肉长城”不到两个月就坍塌了,蒋鼎文、汤恩伯被撤职
    第二十一章 未战已见高下
    1.吴逸志得到罗斯福的嘉许,却被蒋介石免了职
    2.赵子立官运亨通,每仗必升,但他只佩服另一个蒋校长
    3.薛岳傲慢地说:“自第三次长沙会战后,日军还敢向我战区进攻吗?!”
    4.长期从事中国军事研究的岛贯,被调到汉口制定作战计划
    5.战局未开,日军已经抛给了薛岳一个两难选择
    6.为守与不守长沙,薛岳、白崇禧重复着5年前的争吵
    7.这份原始资料,你能发现什么?
    第二十二章 夕阳古城
    1.战斗刚开始两天,薛岳的作战部署已成一张废纸
    2.蒋介石电令:“违者勿论何人,一律以连坐法处治!”
    3.浏阳围歼:最后的围攻反击失败,使中国军败局已定
    4.薛岳淡淡地对赵子立说:“我先去未阳几天……”
    5.大战在即,让张德能牵肠挂肚的,竟是一位女演员
    6.赵子立与张德能:谁说了算?
    第二十三章 失望的结尾
    1.横山勇被迫两度推迟攻城时间
    2.面对日军的重炮,中国守军的地堡成了活棺材
    3.岳麓山上,还有一群飘荡的魂灵……
    4.张德能说:“责任有多大就多大,全都由我来负。”
    5.张德能:又一个没死在战场上的将军
    6.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原档照录
    7.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8.飞临长沙上空,薛岳百感交集
    尾声:长沙,从此远离战争
    后记
    附录
    一、参考书目
    二、韵目代日
    三、第一次长沙会战中日双方指挥系统表
    四、第二次长沙会战中日双方指挥系统表
    五、第三次长沙会战中日双方指挥系统表
    六、长衡会战中日双方指挥系统表

    后记

    酷暑8月,吉普车在新墙、汩罗、捞刀河之间颠簸着,一名年轻军人于毒热的日头下漫无边际地独自穿行着。郊外的山水间虽不似城市那般高温,但他的军衣依然被汗水浸湿着贴于后背。
    时而是一掠而过,时而是久久凝神,驻足青山绿水之中,他是在寻找当年的古战场,寻找那消逝了半个多世纪的疆场厮杀。
    他找到了。短短的几天行程,在战火痕迹早已荡然无存的荒郊野外,他找到了他所想找到的一切,甚至他听到了隆隆的炮声,看到了汩汩的鲜血……
    神奇的潇湘大地给了他无尽的想象,使他融进了企盼已久的昨日战争的氛围之中。
    这个青年军官就是我——陆军少校高军。
    写这部抗战题材的作品,是偶然又不是偶然。偶然在于偶然的机缘得到湖南文艺出版社之约,必然则在于我一直想以一部抗战题材的作品,作为我就读的解放军艺术学院文学系的毕业作品。
    我的祖母病逝于1979年,那一年,我正好上军校。祖母是我见过的我们家族中唯一的一个辈分高于我父母的长辈。
    父母的居室里几十年一贯地悬挂着一张烈士证书,以前是有毛泽东手书签名的,这几年换成了民政部新印制的。
    烈士是我的外祖父,叫高芳耀,死于1945年。烈士证书上显示:“死于革命战争。”
    外祖父死时母亲尚幼,因此很少谈起。我想象中应当很英勇的外祖父,对我一直很神秘。
    直到不久前,我找到了半个世纪来母亲一直没有找到的高方荣,才知道了外祖父的牺牲经过。
    高方荣是外祖父的弟弟,1952年从部队转业到长春第一汽车制造厂,现在是副总会计师兼财务处长。
    高方荣给我的是安徽省南陵县《山乡志》中的记载:
    “高芳耀(1915—1945),乳名‘小闩子’,住梅花山。民国四年(1915年)出身于一个贫农家庭,刚满周岁就给乡绅高风台作养子,取名芳耀。在芜湖读中学时,积极参加反蒋活动,被校方开除,后即投身革命,两次被捕,但革命意志坚定不移。出狱后继续从事革命工作,并说服其父高风台开仓放粮,救济贫苦农民。1943年6月任连城乡乡长时,将步枪2枝、子弹百余发交给中共工山区小队负责人魏鹏,支持武装斗争。民国三十三年(1944年)4月,发动群众砸开高村胡朱云谷堂粮仓,放粮达40多万斤。3天后又率领群众从郭孝先家运走县政府田粮稻80多万斤,解决本乡农民的春荒。民国三十四年(1945年)春,策划夺取汪伪皖南独立方面军新屋园团部的枪支,事虽未成,但震惊了敌人,因此,敌区长徐延年遂派人秘密监视高芳耀。同年4月,高芳耀在腰山冲张丙南家召开西乡游击队和地下工作人员会议(对外则称设香坛收兄弟),被叛徒出卖被捕。同时被捕的有游击队长陈天久等十多人。敌营长管西辉和区长徐延年(土改时镇压),恐高风台出面营救,当场将高芳耀同志杀害,时年仅30岁。墓地在工二村四甲三头。”
    读完这段文字,我才知道自己在写了多部小说之后,产生写抗战题材作品的强烈愿望,是我的血脉所定。
    冥冥中外祖父的亡灵引导我必定要走进这一段历史。
    历史是什么?
    前些年有人说:历史是婊子。
    我在写作本书时,海峡对岸的一位女作家对我说:“中国的历史是一部谎言,都是备朝各代为自己夺取天下找的借口与搽粉的手段,可信度不高,有些甚至应从反面印证。中国历史,尤以近代史最不可信。”她对我这部书寄予的希望是:“自这本书开始,是树立中国历史正确性的一座指标,我期待你能写下没有谎言的真实历史……”
    关于历史,以我现今的年龄、阅历和知识构成,我不敢乱发什么议论。
    我在题记中的那段话,就是我的历史观。如今在经过三个多月的劳作,作品就将付梓的时候,我最感汗颜的,是我竭力想在作品中表现的那种历史感。而对于海峡那边那位对我寄予厚望的女作家,我是更加地汗颜。
    尊重历史,尽可能多地占有资料,客观地分析特定环境下的人物、事件。能做到的,我都尽力去做了,而没能做到的,则是写作的匆匆和我力所不能达的。
    因此,我更企盼读者的不吝指教。

    本书的责任编辑李一安,是我见过的最优秀的编辑之一。写作构思凝结了他的心血,采访得到他的具体指点,没有他的督促和帮助,在如此短的时间里完成写作,几乎是不可能的。我永远感激他的帮助!
    感谢穿梭于长沙、北京之间的陈新文、唐明编辑。
    罗文浪老人是我采访到的唯一一位参加过三次长沙会战的老军人,年逾80的老人边擦汗边向我描述当年战争的情景,我至今历历在目。我至诚地祝愿老人健康长寿!
    我的同学、青年诗人辛茹,在我疲乏不堪的时候,为我撰写了本书第五部的第一稿,付出了大量心血,专此致谢!
    我的学长、著名青年作家孙泱、邢军纪,给了我不少具体的帮助;丁江、高原、肖天亮、张益辉、吕顺、段晓燕诸位为我提供了采访和查阅资料之便;而我的挚友周立武对我各方面的倾力支援,让我终生难忘!
    在此,我最虔诚地向他们致谢!
    本书所涉及有关资料,除采访和查阅档案馆原件外,还参考了附录中所录书目,谨向原作者表示衷心感谢!
    高军
    1993年元月10日于北京魏公村

    文摘

    版权页:



    插图:

















    初冬的长沙,一连几日天色阴沉。
    湖南省主席张治中在他宁静得如死寂一般的私宅里早早醒来,看看落地的座钟已指向5点,不觉无奈地摇摇头。
    他走到窗前推开窗户,东方微熹,若明若暗的天地间弥漫着一股潮湿的霉味。有阵阵北风吹过,风里夹着几丝寒意,令人不寒而栗。
    张治中揉揉眼极目远眺,湘江悄无声息地如银河般蜿蜒流淌着,偶尔闪几片鳞光。
    季节的交换,已经将这块土地送入了寒冷岁月,但张治中此刻的内心却有着五内俱焚的感觉。
    已经记不清这是第几个难眠之夜了,心头如灌了铅般地日甚一日地沉,让他寝食难安。
    离开硝烟弥漫的淞沪战场,成为湘省行政长官整整一年了。作为一名久经沙场的职业军人,他为自己过早地离开了战场,不能将一腔热血抛洒在抗日御侮的最前沿而抱憾,他更为战场上的节节败退而怀了满腹的惆怅。
    “七?七”芦沟桥事变,日寇占了华北; “八?一三”淞沪又响起枪声。
    想起“八?一三”,张治中的思绪不知不觉地回到了一年前的淞沪。
    还是在1936年2月,国民政府为了准备对日作战,把全国划为几个国防区,张治中奉命以中央陆军军官学校教育长的身份兼任京沪区的军事负责长官。那时,他在中央军校教育长办公室的旁边,设置了一个高级教官室,作为备战的实际司令部,进行了极为机密的备战工作。后来他将这个“高级教官室”以“中央军校野营办事处”的对外名义移驻苏州,在极尽园林之胜的留园中,他思考关于民族抗战的前途,拟制和决定对敌作战的方案。
    在他的一生中,他把这段深思熟虑的日子引为永远留恋的记忆。
    张治中不敢确切地断言,如果决断正确,淞沪抗战不会以失败告终,但至少,绝不至遭到如此惨败!
    “七?七”事变发生时,张治中正在青岛养病,忽闻芦沟桥战事起,他拒绝医生的劝告,第二天即抱病径返南京,受命担任京沪警备司令官。当时,他结合“九?一八”日本人占了东三省以来自己对抗战的潜心研究,有一个基本的看法:这次在淞沪对日作战,一定要争先一着。他常常对人谈起,中国对付日本,可分作三种形式:第一种他打我,我不还手,如“九?一八”的东北;第二种他打我,我才还手,如“一二?八”战役,长城战役;第三种我判断他要打我,我就先打他,这叫做“先发制敌”,又叫做“先下手为强”。这次淞沪战役,应该采用第三种。他将此意见并预定“先发制敌”的四种时机郑重地向国民政府提出,得到复电:“应由我先发制敌,但时机应待命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