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刘师培:中国中古文学史讲义[平装]
  • 共1个商家     14.30元~14.30
  • 作者:刘师培(作者)
  • 出版社:江苏文艺出版社;第1版(2008年4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39928357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刘师培:中国中古文学史讲义》具有极高的学术价值。

    目录

    第一课 概论
    第二课 文学辨体
    第三课 论汉魏之际文学变迁
    第三课附录
    第四课 魏晋文学之变迁
    甲 傅嘏及王何诸人
    乙 嵇阮之文
    丙 潘陆及两晋诸贤之文
    丁 总论

    第五课 宋齐梁陈文学概略
    甲 宋代文学
    乙 齐粱文学
    丙 陈代文学
    丁 总论
    (甲) 声律说之发明
    (乙) 文笔之区别
    附搜 集文章志材料方法
    汉魏六朝专家文研究
    弁言
    一 绪论
    二 各家总论
    三 学文四忌
    四 论谋篇之术
    五 论文章之转折与贯串
    六 论文章之音节
    七 论文章有生死之别
    八 《史》、《汉》之句读
    九 蔡邕精雅与陆机清新
    十 论各家文章与经子之关系
    十一 论文章有主观客观之别
    十二 神似与形似
    十三 文质与显晦
    十四 文章变化与文体迁讹
    十五 汉魏六朝之写实文学
    十六 论研究文学不可为地理及时代之见所囿
    十七 论各家文章之得失应以当时人之批评为准
    十八 洁与整
    十九 论记事文之夹叙夹议及传赞碑铭之繁简有当
    二十 轻滑与蹇涩
    二十一 论文章宜调称
    附录
    甲辰年自述诗

    文摘

    中国中古文学史讲义
    第一课 概论
    物成而丽,交错发形,分动而明,刚柔判象,在物佥然,文亦犹之。惟是捈欲通嚍,纮埏实同,偶类齐音,中邦臻极。何则?准声署字,修短揆均,字必单音,所施斯适。远国异人,书违颉诵,翰藻弗殊,侔均斯逊。是则音泮轾轩,象昭明两,比物丑类,泯踦从齐,切响浮声,引同协异,乃禹域所独然,殊方所未有也。
    此一则明俪文律诗为诸夏所独有,今与外域文学竞长,惟资斯体。
    《易大传》日:“物相杂故曰文。”《论语》曰:“郁郁乎文哉。”由《易》之说,则青白相比、玄黄厝杂之谓也;由《语》之说,则会集众彩、含物化光之谓也。嗣则汶长《说文》,诂道相诠;成国《释名》,即绣为辟。准萌造字之基,顾误正名之指,文匪一端,殊途同轨。必重明丽正,致饰尽亨,缀兆舒疾,周旋矩规,然后考命物以极情性,观形容以况物宜,故能光明上下,劈措万类,未有志白贲而訧翰如,执素功以该绩事者也。
    此一则申明文诂,俾学者顾名思义,非偶词俪语,弗足言文。
    文区科臬,流衍万殊:董贾搞词,未均羡绌;彦和综律,始阐音和。清浊周疏,间世斯审,后贤所阉,古或未昭。何则?人性之能,别声被色而已。声弗过五,而生变比音,弗可胜奏;色弗过五,而成文不乱,不可胜宣。故舞佾在庭,方员自形,蕤宾孔和,林钟遐应,因物而作,或秉自然。至若龙璪齐晖,上下异昭,笙镛节律,间代而鸣,彰彩谐音,率繇世巧。由是而言,前哲因情以纬文,后贤截文以适轨。故沉思翰藻,今古斯同,而美媲黄裳,六朝臻极。挽近论文,恒以后弗承前为诟,然六爻之位,皆繇左右,剪偶隆奇,曷云成列?况周冕玉藻,前后邃延,骤易夏收,必乖俯仰。至于律吕宫商,虽基沈沦,然锡銮失和,虽有金辂樊缨,末由昭其度,双璜错鸣,虽有媪韨幽衡,末由俯其娓。故文而弗俪,治丝以棼之说也;俪不和律,琴瑟转壹之说也。
    此一则证明齐梁文词于律为进,弗得援后世弗逵程律之作,上薄齐梁。
    著诚去伪,从质舍文,两词颇似,旨弗同科。世儒瞀犹,以质诠诚。不知说而丽明,物睽斯类,明不可患,冥升奚贞?古入公门,必彰列彩,杂服是习,不愆安礼。火龙可贱,於昔蔑闻。夫蔑席之平,素衣之褥,犹必画纯铄其华,朱绣炜其裼,况于记久明远,经纬天地者乎?孔崇先进,旨主刺时,故有质无文,葛卢垂贬。质果可复,则是彪蒙匪吉,虎炳匪孚,子羽未可休,棘成未足绌也。又隋唐以前,便章文笔,五代而降,捋类翕观。裋褐在躬,袭蒙衮裳之名,土铡是饭,因云雕俎可齐。董仲舒有言:“名生于真,非其真,弗以为名。”背厥真名,此万民所由丧察也。
    此一则诠明沉思翰藻,弗背文律,归、茅、方、姚之伦,弗得以华而弗实相訾。
    文崇六代,惟主考型。若夫宣究流衍,撢引绪耑,习肄所及,两汉实先。譬之大飨,丹漆丝纩,庭实旅陈,蒲越稿鞣,兼昭贵本,于礼有然,庸伤翩反?况复娴习雅故,底究六籍,扬、马、张、蔡,各臻厥茂,伐柯取则,执一封域,率迪众长,或庶几焉。
    此一则明六朝以前之文,必当研习。
    第二课 文学辨体
    此篇以阮氏《文笔对》为主,特所引群书,以类相从,各附案词,以明文轨。
    《晋书·蔡谟传》:文笔论议,有集行于世。
    《宋书·傅亮传》:高祖登庸之始,文笔皆是记室参军滕演,北征广固,悉委长史王诞。
    《北史·魏高祖纪》:有大文笔,马上口授。
    《魏书·温子异传》:台中文笔,皆子异为之。
    《北史·温子异传》:张皋写子异文笔,传于江外。
    《北齐书·李广传》:毕义云集其文笔十卷。
    《陈书·陆琰传》:其所制文笔多不存本。
    《陈书·刘师知传》:工文笔。
    《陈书·徐伯阳传》:年十五以文笔称。
    据上九证,知古云文笔,犹今人所云诗文、诗词,确为二体。
    《南史·颜延之传》:宋文帝问延之诸子才能。延之曰:“竣得臣笔,测得臣文。”
    据上一证,知文之与笔,弗必两工,犹今工文者,弗必工诗也。
    梁元帝《金楼子·立言篇》云:夫子门徒,转相师受,通圣人之经者谓之儒。屈原、宋玉、枚乘、长卿之徒,止于辞赋,则谓之文。今之儒,博穷子史,但能识其事,不能通其理者,谓之学。至如不便为诗如阎纂,善为章奏如伯松,若此之流,泛谓之笔;吟咏风谣,流连哀思者谓之文。
    又云:笔,退则非谓成篇,进则不云取义,神其巧惠,(案:惠、慧古通。)笔端而已。至如文者,惟须绮毂纷披,宫徵靡曼,唇吻道会,情灵摇荡。而古之文笔,今之文笔,其源又异。
    刘勰《文心雕龙·总术篇》云:今之常言,有文有笔,以为无韵者笔也,有韵者文也。
    据上三证,是偶语韵词谓之文,凡非偶语韵词概谓之笔。盖文以韵词为主,无韵为偶,亦得称文。《金楼》所诠,至为昭晰。
    《汉书·楼护传》:长安号日“谷子云笔札”。
    《梁书·任昉传》:尤长载笔。
    《南史·沈约传》:彦异工于笔。
    《陈书·徐陵传》:国家有大手笔,皆陵草之。
    《陈书·陆琼传》:讨周迪、陈宝应等,都官符及诸大手笔,并敕付琼。
    《唐书·蒋偕传》:三世踵修国史,世称良笔。
    据上六证,是官牍史册之文,古概称笔。盖笔从“聿”声,古名“不聿”,“聿”、“述”谊同。故其为体,惟以直质为工,据事直书,弗尚藻彩。《礼·曲礼篇》日:“史载笔。”孔修《春秋》亦日“笔则笔,削则削。”后世以降,凡体之涉及传状者,均笔类也。陆机《文赋》,诠述诗赋十体,弗及传记,亦其明征。
    《南史·孔珪传》:与江淹对掌辞笔。
    《陈书·岑之敬传》:雅有辞笔。
    据上二证,均辞笔并言,“辞”字作“词”,“词”与“文”同。《说文》云:“词,意内而言外也。”《周易·乾文言》日:“修辞立其诚。”又《系辞上》日:“系辞焉以尽其言。”修饰互文,系辍同情,是词之为体,迥异直言。屈宋之作,汉标《楚辞》,亦其证也。是知六朝之辞,亦以偶语韵文为限。
    《梁书·刘潜传》:字孝仪,秘书监孝绰弟也。绰常曰“三笔六诗”,三即孝仪,六孝威也。
    《梁书·庾肩吾传》载简文《与湘东王论文》日:诗既若此,笔又如之。
    《北史·萧圆肃传》:撰时人诗笔为《文海》四十卷。
    《杜甫集.寄贾司马严使君诗》:贾笔论孤愤,严诗赋几篇。
    赵磷《因话录》:韩文公与孟东野友善。韩公文至高,需长于五言,时号“孟诗韩笔”。
    据上五证,均诗笔并言。盖诗有藻韵,其类亦可称文;笔无藻韵,唐人散体概属此类。故昌黎之作,在唐称笔;后世文家,奉为正宗;是均误笔为文者也。
    《南齐书·晋安王子懋传》:文章诗笔,乃是佳事。
    据上一证,是笔与诗、文并殊。
    刘禹锡《中山集·祭韩侍郎文》:子长在笔,予长在论。
    据上一证,是笔与论殊。盖笔主直书,论则兼尚植指,故《文赋》隶论于文,于记事之体则否。
    合前列各证观之,知散行之体,概与文殊。唐宋以降,此谊弗明,散体之作,亦人文集。若从孔子正名之谊,则言无藻韵,弗得名文,以笔冒文,误孰甚焉。又文苑列传,前史佥同。唐宋以降,文学陵迟,仅工散体,恒立专传,名实弗昭,万民丧察,因并辨之。
    第三课论汉魏之际文学变迁
    建安文学,革易前型,迁蜕之由,可得而说:两汉之世,户习七经,虽及子家,必缘经术;魏武治国,颇杂刑名,文体因之,渐趋清峻,一也。建武以还,士民秉礼,迨及建安,渐尚通侻·侻则侈陈哀乐,通则渐藻玄思,二也。献帝之初,诸方棋峙,乘时之士,颇慕纵横,骋词之风,肇端于此,三也。又汉之灵帝,颇好俳词,(见杨赐《蔡邕传》)下习其风,益尚华靡,虽迄魏初,其风未革,四也。今摘史乘群书之文,涉及文学变迁者,条列如下:
    《文心雕龙·时序篇》:自哀、平陵替,光武中兴,深怀图谶,颇略文华。然杜笃献诔以免刑,班彪参奏补令,虽非旁求,亦不遐弃。及明帝叠耀,崇爱儒术,肄礼璧堂,讲文虎观,孟坚珥笔于国史,贾逵给札于瑞颂;东平擅其懿文,沛王振其通论,帝则藩仪,辉光相照矣。自安、和已下,迄至顺、桓,则有班、傅、三崔,王、马、张、蔡,磊落鸿儒,才不时乏,而文章之选,存而不论。然中兴之后,群才稍改前辙,华实所附,斟酌经辞,盖历政讲聚,故渐靡儒风者也。降及灵帝,时好辞制,造羲皇之书,开鸿都之赋,而乐松之徒,招集浅陋,故杨赐号为骥兜,蔡邕比之俳优,其余风遗文,盖蔑如也。自献帝播迁,文学蓬转。建安之末,区宇方辑。魏武以相王之尊,雅爱诗章;文帝以副君之重,妙善辞赋;陈思以公子之豪,下笔琳琅。并体貌英逸,故俊才云蒸。仲宣委质于汉南,孔璋归命于河北,伟长从宦于青土,公干徇质于海隅,德琏综其斐然之思,元瑜展其翩翩之乐,文蔚、休伯之俦,于叔(邯郸淳字,元作子傲)、德祖(杨修字)之侣,傲雅觞豆之前,雍容衽席之上,洒笔以成酣歌,和墨以藉谈笑。观其时文,雅好慷慨,良由世积乱离,凤衰俗怨,并志深而笔长,故梗概而多气也。至明帝纂戎,制诗度曲,征篇章之士,置崇文之观,何(晏)、刘(劭)群才,迭相照耀。少主相仍,唯高贵英雅,顾盼合章,动言成论。于时正始余风,篇体轻澹,而嵇、阮、应、缪,并驰文路矣。
    案:此篇略述东汉三国文学变迁,至为明晰,诚学者所当参考也。
    《魏志·王粲传》:粲字仲宣,山阳高平人也。献帝西迁,粲徙长安。左中郎将蔡邕见而奇之。时邕才学显著,贵重朝廷,常车骑填巷,宾客盈坐。闻粲在门,倒屣迎之。粲至,年既幼弱,容状短小,一坐尽惊。邕日:“此王公孙也。有异才,吾不如也。吾家书籍文章,尽当与之。”年十七,司徒辟,诏除黄门侍郎,以西京扰乱,皆不就,乃之荆州依刘表。表以粲貌寝而体弱通侻,不甚重也。表卒,粲劝表子琮,令归太祖。太祖辟为丞相掾,赐爵关内侯,后迁军谋祭酒。魏国既建,拜侍中。博物多识,问无不对。时旧仪废弛,兴造制度,粲恒典之。初,粲与人共行,读道边碑,人问日:“卿能暗诵乎?”日:“能。”因使背而诵之,不失一字。观入围棋,局坏,粲为复之,棋者不信,以巾巴盖局,使更以他局为之,用相比较,不误一道。其强记默识如此。性善算,作《算术》,略尽其理。善属文,举笔便成,无所改定,时人常以为宿构,然正复精意覃思,亦不能加也。著诗、赋、论、议,垂六十篇。建安二十一年,从征吴。二十二年春,道病,卒,时年四十一。始文帝为五官将,及平原侯植,皆好文学。粲与北海徐干字伟长、广陵陈琳字孔璋、陈留阮璃字元瑜、汝南应玚字德琏、东平刘桢字公干,并见友善。干为司空军谋祭酒掾属,五官将文学。琳前为何进主簿。进欲诛诸宦官,太后不听,进乃召四方猛将,并使引兵向京城,欲以劫恐太后,竟以取祸。琳避难冀州,袁绍使典文章。袁氏败,琳归太祖。瑀少受学于蔡邕。建安中,都护曹洪欲使掌书记,瑀终不为屈。太祖并以琳、瑀为司空军谋祭酒,管记室,军国书檄,多琳、璃所作也。琳徙门下督,瑀为仓曹掾属。玚、桢各被太祖辟为丞相掾属。场转为平原侯庶子,后为五官将文学。桢以不敬被刑,刑竟署吏。成著文赋数十篇。瑀以十七年卒,干、琳、玚、桢二十二年卒。文帝书与元城令吴质日:“昔年疾疫,亲故多离其灾:徐、陈、应、刘,一时俱逝。观古今文人,类不护细行,鲜能以名节自立。而伟长独怀文抱质,恬淡寡欲,有箕山之志,可谓彬彬君子矣;著《中论》二十余篇,辞义典雅,足传于后。德琏常斐然有述作意,其才学足以著书,美志不遂,良可痛惜。孔璋章表殊健,微为繁富。公干有逸气,但未遒耳。元瑜书记翩翩,致足乐也。仲宣独自善于辞赋,惜其体弱,不起其文,至于所善,古人无以远过也。昔伯牙绝弦于钟期,仲尼覆醢于子路,痛知音之难遇,伤门人之莫逮也。诸子但为未及古人,自一时之傍也。”自颍川邯郸淳、繁钦,陈留路粹,沛国丁仪、丁虞,弘农杨修,河内荀纬等,亦有文采,而不在此七人之例。玚弟璩、璩子贞,成以文章显。璩官至侍中,贞咸熙中参相国军事。璃子籍,才藻艳逸,而倜傥放荡,行己寡欲,以庄周为模则,官至步兵校尉。时又有谯郡嵇康,文辞壮丽,好言老庄,而尚奇任侠,至景元中坐事诛。景初中,下邳桓威,出自孤微,年十八而著《浑舆经》,依道以见意,从齐国门下书佐、司徒署吏,后为安成令。吴质,济阴人,以文才为文帝所善,官至振威将军,假节都督河北诸军事,封列侯。(摘录)
    附录
    《卫觊传》:觊字伯儒。少夙成,以才学称,受诏典著作,又为《魏官仪》,凡所撰述数十篇。建安末,河南潘勗,黄初时,河内王象,亦与觊并以文章显。
    《刘虞传》:虞字恭嗣,著书数十篇,及与丁仪共论刑礼,并传于世。
    《刘劭传》:劭字孔才。凡所撰述《法论》、《人物志》之类百余篇。同时东海缪袭,亦有才学,多所述叙。袭友人山阳仲长统,汉末作《昌言》。陈留苏林、京兆韦诞、谯国夏侯惠、任城孙该、河东杜挚等,亦著文赋,颇传于世。
    《陈思王植传》:撰录植前后所著赋、颂、诗、铭、《新论》,凡百余篇。
    《中山恭王衰传》:能属文,凡所著文章二万余言。才不及陈思王,而好与之侔。
    《王朗传》:朗著《易》、《春秋》、《孝经》、《周宫》传,奏议、论、记咸传于世。
    《刘放传》:善为书檄,三祖诏命,有所招喻,多放所为。
    《蜀志·卻正传》:凡所著述,诗、论、赋之属垂百篇。
    《吴志·韦曜、华覈传》:曜、覈所论事章疏,成传于世也。据以上诸传,可审三国人文之大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