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QQ群谋杀案[平装]
  • 共1个商家     19.60元~19.60
  • 作者:郑太守(作者)
  • 出版社:重庆出版集团,重庆出版社;第1版(2012年7月9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229052973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QQ群谋杀案》是由天涯社区受追捧作家完成的长篇小说。“你加入的每一个QQ群,都可能是死亡陷阱。”网络+悬疑+推理,超真实的生活共鸣和阅读体验,超具逻辑性的故事述说,虚构和真实完美的结合在一起,是网络人气作品。

    作者简介

    郑太守,作家、学者,“作家村”村长。20世纪70年代生于安徽怀宁。先后服役于中央警卫部队、北京军区某特种部队。历任国家科技部《跨世纪人才》杂志编辑部主任、老舍文艺基金会副秘书长、母语先锋教研机构董事长等职。
    以不同的笔名发表了千余篇各类作品,出版著作十余部,内容涉及小说、历史、经管、诗歌及教育等。
    见解独到尖锐,文笔老辣大气,风格亦庄亦谐,对于历史与当代都有与众不同的解读,是一个低调而深刻的思考者。
    18岁发表作品;19岁被《北京晚报》举为“文学新人”隆重推介;23岁加入北京作家协会;32岁被权威媒体选为“非常人物”。
    现居北京,一边写作,一边从事低碳生活的体验式研究。开拓经营千亩新农业试验场,致力于打造中国首个“作家村”。

    目录

    引子
    第一章 她死了,黄飞杀死了她
    第二章 黄飞该怎么办
    第三章 回忆与搜寻
    第四章 冰,或者火
    第五章 11月8日
    第六章 日记
    第七章 罗盘
    第八章 踪迹初现
    第九章 刘小阳
    第十章 绝地反击
    第十一章 毒药,真的毒药
    第十二章 游戏开始
    第十三章 也是大结局

    文摘

    版权页:



    第一章 她死了,黄飞杀死了她
    1
    我下面要讲一个故事。
    是我的战友亲身经历的,但你千万别以为我是在骗人--如果不是我而是你在讲这个故事,我一定也会这么想。
    但它是真实的。太过于真实有时就会太接近虚构。这是由于我们芸芸众生的生活太过平淡,几乎一辈子都碰不到像这个故事这样的曲折离奇。
    所以,我用我的人格担保,你所看到的这个故事绝对真实。但你如果还是不信,就请趁早合上这本书,去吃饭、上网、闲聊或者就只是发呆。
    但你会错过一个迄今为止最好的故事。
    忘了告诉你,我的战友叫黄飞。

    2
    8年前,黄飞从部队退役。
    做过很多事,赔了不少钱,黄飞才和一个朋友叫张伍的合伙开了一家公司。
    说实话,只有当你和一个朋友合伙开公司,你才真正了解这个朋友各方面都真正地不如你优秀。
    公司一直在赔钱。黄飞快懒得管了,便一切放手让张伍去干。黄飞下午3点左右才来上班,然后上网。
    在网上,黄飞用过许多的网名。比如“如果一切可以重来我一定好好去爱”,这算是怀念当年的一个女朋友。她在和黄飞交往了一段时间后离黄飞而去,黄飞从此便没再交女朋友。但以她的美丽,到现在男朋友应该不止一个两个了。
    黄飞还用过一个网名:“早起的鸟儿”。
    黄飞在办公室一上网就到天亮,来一杯热茶,换一个聊天室时就用这个网名。
    这个网名很受欢迎,往那儿一挂,就会有无聊的人来打听:“有虫子吃吗?”
    当然,“沉默深情的男人”,基本上常用。
    其它,如“醉里挑灯数钱之事业男人”,倒也亦庄亦谐。
    今晚8:12,黄飞又上了网。
    263全国聊天室。
    进入“欢乐紫禁城”,电脑显示共有289名网友在线。
    黄飞给自己起了个网名--黄飞差不多每上一次网都重新瞎编一个网名。
    这当然也只有聪明人才能做到,每个网名都闪烁着它主人的智慧或愚蠢之光。
    “爱情刀狼”。
    这就是黄飞今晚的名字了。
    “爱情刀狼”对“大家”说:
    大家好,有北京的妹妹聊聊?
    没有人应对。
    “爱情刀狼”又对“大家”说:
    大家好,有北京的不忙的妹妹聊聊?
    黄飞开始为自己续茶水。
    当黄飞重新回到他的笔记本电脑前时,在私聊空间有人对黄飞悄悄地说:
    爱情刀狼--公狼母狼?
    当然是公的。还是温情脉脉极其有味的公狼。
    呵呵:)
    黄飞一看对方的名字挺怪--
    “今晚你不要来”。
    爱情刀狼悄悄地说:今晚我去找你吧。
    今晚你不要来悄悄地说:我不是说了今晚你不要来嘛:)
    爱情刀狼悄悄地说:为什么?
    今晚你不要来悄悄地说:不为什么。
    爱情刀狼悄悄地说:你多大,在哪?
    今晚你不要来悄悄地说:22,在北京。
    爱情刀狼悄悄地说:我32,叫我哥吧。我在朝阳,你呢?
    今晚你不要来悄悄地说:我在海淀。哥做什么的?
    爱情刀狼悄悄地说:呵呵。我自己办公司,但是是给员工打工。
    今晚你不要来悄悄地说:你一定很优秀噢?
    爱情刀狼悄悄地说:一般般吧。
    爱情刀狼悄悄地说:今晚一起坐坐?
    服务器提示:今晚你不要来已经离开或不存在。
    黄飞有些失望地喝一口咖啡。
    此前,黄飞已见过五位网友。
    有一位虽已成年,却身高大概130厘米。
    还有一位,在网上称自己26岁,还直喊黄飞哥。黄飞去找她才发现明明是黄飞姐,一问才知道是1968年生人,比黄飞大N岁。还非要黄飞买红酒喝。黄飞意识到她或许是个酒托--跟酒吧有协议,带网友来喝酒然后提成。黄飞一看这儿一瓶红酒500元,便带她走:
    “我一回能喝三瓶干红,在这儿喝就要1500。不成我俩去超市,现在不到10点,超市还营业,买3瓶才100呢!”
    大姐直翻白眼,勉强同黄飞喝了杯啤酒,然后他们假装极高兴地分手了。
    黄飞一直渴望交个女网友。漂亮的、性感的,这个月黄飞几乎就全泡在263全国聊天室了。
    预感告诉黄飞,自己该和网友有点事了。
    黄飞一看屏幕,“今晚你不要来”又出现了。
    今晚你不要来悄悄地说:哥,我刚去办了点事,对不起。
    爱情刀狼悄悄地说:去哪了呐?
    今晚你不要来悄悄地说:嘻嘻,不告诉你!
    爱情刀狼悄悄地说:说吧,还保密么?
    今晚你不要来悄悄地说:妹妹去洗手间了……
    爱情刀狼悄悄地说:呵呵……
    ……
    黄飞心陡然一动。这“今晚你不要来”的话分明带有点不痛不痒的挑逗性。
    黄飞决心今晚一定去和她见一个面。但不能急,好几次就是因为催对方太紧,使网友直接跑掉不理黄飞了。
    爱情刀狼悄悄地说:有男朋友么?
    今晚你不要来悄悄地说:有过。
    爱情刀狼悄悄地说:什么叫有过?
    今晚你不要来悄悄地说:就是曾经拥有,但现在没了。也叫过去时。
    爱情刀狼悄悄地说:哦。明白了。
    今晚你不要来悄悄地说:你这个名字怪怪的。是不是喜欢刀郎的歌啊?
    爱情刀狼悄悄地说:也许吧。但我是个爱情刀客,与我打交道的女孩都很受伤。
    今晚你不要来悄悄地说:那么厉害!那你是用什么武器呀?
    爱情刀狼悄悄地说:刀啊!这是七种武器之首,它无形又有形,能使人在不知不觉之间受伤,却心甘情愿倒在我怀里死去。
    黄飞呵呵地笑了。黄飞一直为自己的急智而自傲。在网上,曾有三四个家伙同时与黄飞聊,一番唇枪舌战,最后都差不多是晕头转向逃走。
    今晚你不要来悄悄地说:你这么酷,那我害怕怎么办啊?
    爱情刀狼悄悄地说:别怕,我其实在冷酷的外表下有一颗温柔似水的心。
    今晚你不要来悄悄地说:哥,见个面吧?
    黄飞一拍大腿,有戏!
    但这时候,千万不能急躁。
    黄飞喝一口浓茶,略一沉吟,便哔哩啪啦又在电脑上敲字。
    爱情刀狼悄悄地说:你在哪?
    今晚你不要来悄悄地说:海淀黄飞。
    爱情刀狼悄悄地说:你不怕我吗?
    今晚你不要来悄悄地说:嘻嘻,我不怕你……你能喝酒吗?
    爱情刀狼悄悄地说:那看什么酒--我从不喝白酒。
    今晚你不要来悄悄地说:那喝点红酒吧,你能带一瓶来吗?在我宿舍喝。
    爱情刀狼悄悄地说:可以啊。你喝什么牌子的?
    今晚你不要来悄悄地说:张裕,别的不喝。
    爱情刀狼悄悄地说:呵呵,我俩一样啊!交换一下电话吧。我的137……501。你的呢?
    今晚你不要来悄悄地说:86868866。
    爱情刀狼悄悄地说:好号!是小灵通吧?
    今晚你不要来悄悄地说:是啊。你现在就动身吧。
    爱情刀狼悄悄地说:好啊,我现在就下了。88:)
    今晚你不要来悄悄地说:88:)
    黄飞披上皮夹克。
    天真的凉了。
    黄飞走下楼,拐到附近超市买了瓶张裕干红。
    今晚有故事。想起刚才她说自己去“洗手间”,黄飞不禁在冷风中有些昂然。
    黄飞打了个车,看也不看司机就说:“去黄飞。”
    黄飞捏着冰冷的红酒酒瓶,什么都不愿去想--或许这次不幸又是个丑女,那又如何?
    黄飞自嘲地想,如果把恐龙都见完了,该轮到美眉了吧?
    这么一想,黄飞竟笑了。
    城市的灯光,渐渐地疏离开去;郊区特有的压抑与黯寂,开始笼罩黄飞坐的这辆起步价1.2元的旧出租车。
    黄飞想给她发个短信,告诉她自己已上路。但她是小灵通的,不兼容。
    但黄飞已记下她在网上留的的门牌号码。
    黄飞以前来过好几次。
    在最穷的时候,张伍就住在这,黄飞时常来和他用电饭煲涮羊肉--这是两个穷极无聊又不乏小聪明的男人的发明。

    3
    车停下。
    黄飞到了。
    高村西街80号。门牌虽然有些破损,却仍清晰可辨。
    黄飞敲了敲门,没有人应。
    一推,门便开了。
    屋里,似乎挺暖和。
    她面朝里,坐在沙发上,只露出后脑勺。头发乌黑乌黑的,在灯下颇有光泽。
    一台普通台式电脑屏幕,正对着门,所以黄飞一进来,就看见上面仍在跳跃着一行行字幕--
    北极狼狗说:你算哪根葱?
    航天桥男护士说:别叫唤,是饿坏了吧?
    北极狼狗说:呵呵,老兄理解就成。
    航天桥男护士说:打过疫苗了么,别伤及无辜啊!
    北极狼狗说:我绝对健康,您老就别操这份心了……
    多情妹妹说:明儿来了吗?明儿来了吗?明儿来了吗?
    聊吧聊吧早晚会聊出事说:??????
    ……
    仿佛有什么不对!
    静,死一般静。
    一瓶红酒,立在茶几上。已经被打开,浸过酒液的血样红的木塞,歪在一旁。
    两只高脚酒杯,里面残存着些许红酒。
    那酒正和黄飞手上一样,是张裕牌!
    她斜倚在沙发上。
    但是!--
    一柄尖刀,插在她的左胸!
    漆黑的血,浸染了她胸前的衣服。
    刀柄上,隐隐刻有四个字:
    爱情刀狼。
    她极美。
    她本来叫”今晚你不要来”。
    这是一句谶语。
    但黄飞来了,黄飞他妈的傻B似地打车赶来了!
    黄飞知道,是自己杀死了她……
    黄飞双手开始如同在冰水浸泡太久,发抖。
    发抖。
    黄飞的汗水,浸湿了内衣。屋外仿佛有警车在呼啸!
    屏幕仍在跳跃……
    多情妹妹说:明儿来了吗?明儿来了吗?明儿来了吗?
    聊吧聊吧早晚会聊出事说:??????
    ……
    黄飞知道,不是自己杀死了她……
    但是所有人,都不会相信黄飞的话。
    黄飞猛擂自己的脑袋,使这已锈蚀了的机器重新转动,我没有杀人!
    但她死了,是自己--爱情刀狼杀死了她!
    黄飞想去拔刀,想毁掉一切。但黄飞停在那儿,半天不动。这一切都是设计好的,那么天衣无缝!
    在天际,黄飞仿佛听见有慈悲的声音在对自己低语:
    只有自己救自己。

    第二章 黄飞该怎么办
    1
    黄飞杀人了。
    黄飞杀死了一个女网友。
    她的网名,叫”今晚你不要来”。
    但黄飞不仅来了,而且把自己陷入了万劫不复的境地。
    黄飞没有杀人--可是普天之下,除黄飞自己,谁也不会相信这句话。
    这是一个圈套、一个陷阱。
    但黄飞已然被绳索套住了脚踝,黄飞已成摆上餐桌的祭品。
    黄飞给张伍打电话,对方已关机。
    打通也没用,告诉他这一切?
    黄飞告诉他今晚的遭遇,他会把牙笑掉几颗,以为黄飞又喝醉了在发神经。
    明天,晚报社会新闻版会在醒目位置刊出关于黄飞的消息--这将是黄飞第一次上报纸。
    如果编辑追求一点图文并茂的效果,会把杀人者与被杀者的照片同时刊登,黄飞会一跃成名。
    黄飞摸出钱包,里面只有326.52元钱。
    妈的,张裕干红冰凉,仍在手中。
    黄飞走在寂静的街道,提着一瓶黑乎乎的红酒,这样子典型的惶惶如丧家之犬。
    黄飞该去向何方?
    潜回办公室!
    在黄飞的书柜后面,有个隐蔽的小保险柜,除了张伍没有人知道。
    但里面的钱,只有黄飞一个人知道:
    5万元整。
    黄飞将亡命天涯。
    今晚你不要来。但黄飞来了。
    黄飞将为此付出代价。去往何方?有5万在手,全国各地该可以任意挑选一下了吧?
    黄飞举起这瓶酒,想使劲朝一根沉默不语的电线杆砸去。但黄飞很快重新恢复理智,把它轻轻地放入一堵墙的下面。
    黄飞拦了一辆车。
    黄飞要趁所有人仍在熟睡之际,取出自己的钱!--5万块钱!
    公司所在办公楼一点灯光没有。
    大铁门开了一半,一个保安穿着毛领制服大衣,脑袋趴在胳膊上,已沉沉入睡。
    黄飞看看表,已是凌晨2:30。
    不能进!或许,整栋楼已被控制,就等黄飞自投罗网!
    在部队时,黄飞是优秀班长。
    有一次执行任务,中队长对黄飞讲了一句话:
    在最危险的时候,你所做第一件事应该是隐藏在最暗处,然后--观察!

    2
    黄飞使劲拍打那扇铁皮门。
    半天,屋里灯开了。
    再半天,门打开了。
    一个蓬头垢面的中年人,嘴里嘟囔着,把黄飞让进屋。他的眼红红的,眼角还挂着令人恶心的稀屎。
    黄飞看见在一角的地铺上,一个肥胖的女人还有一个小女孩,在肮脏的被子里蜷伏,这个小卖铺黄飞以前来过。但黄飞有一百个放心,他们绝对不认识黄飞--更重要的是,这桩凶杀案,在深夜里至少还不会被通知到这家小店。
    “来一箱方便面,康师傅的。”
    黄飞递上去50元钱。然后又抽出一张10元的票子,在中年男子狐疑中对他说:”我就是对面楼上的。我们公司员工现在仍在加班,这是他们的夜宵。麻烦你送上去,我吃不消必须回家了。这10块钱,是辛苦费。”
    10块钱,对小卖部部长来说,是个数目了。他用黑的手背擦去眼角的脏物,挺爽快地说:
    “成!”
    “2单元401室。你直接去吧,他们正在等。”
    “成!”
    中年人端着纸箱走进风中。
    黄飞立在一个电线杆下。
    冷风像鞭子,抽打黄飞的脸孔,还有灵魂。
    男人走进大院。一会儿,黄飞看见2单元从一层开始,楼梯的感应路灯一一亮起来。
    4层到了!
    突然,黄飞看见有三个人在灯光下,把中年人围住!
    一个穿警服,两个便衣。
    中年人十分紧张的样子,不时四处张望地解释着什么。
    那三个剪板寸的,不时向黄飞站的方向望。
    妈的!
    全控制了!
    这中年人若是黄飞,就死定了!
    黄飞再不敢去想那5万块钱,只有一个念头:
    逃命天涯!
    黄飞转身向不知名处疾走。一块断砖,绊了黄飞一下,黄飞差点摔倒。
    那个保安猛地抬了一下头,又沉重地伏下去--他可以在这空旷的夜无拘无束地做梦,黄飞呢?
    黄飞没有杀人!

    3
    黄飞把手机关了。
    然后,黄飞买了一张新号码充值卡,黄飞把原有的手机卡,小心翼翼地藏进钱包。
    一旦黄飞用原手机号与外界联络,必定会被监听。
    而且,黄飞已无人可以求助。
    趁着暗夜,黄飞买了一份晚报。
    黄飞的照片,同”今晚你不要来”并排在一起。
    奇怪的是,黄飞他们俩笑得都挺开心。黄飞那张照片,是从工作证上撕下来的,或许就是张伍协助警察干的。女网友的照片,使黄飞疑心那是一张大学毕业照。
    她的美丽,刺痛了黄飞的心。
    三天来,黄飞换了三个桑拿浴室。
    一家收费30元,另两家都是58。
    黄飞的钱已经不多。要命的是黄飞无法入眠。
    “今晚你不要来”,斜倚在沙发上,眼圈发黑。但眼睛似闭非闭,仿佛这柄刀子对她而言,早晚都是要发出致命一击。
    她死得平静而无声。
    但刀柄上,刻的分明是--”爱情刀狼”!
    晚11点,黄飞踱进这家地下室。
    这家店的招牌挺大而亮。
    “忘情水浴室”;服务项目:桑拿按摩足疗……
    进去才知道,其实挺脏。一个女服务员穿着艳红的旗袍,弯腰伏在前台木板上,正在一丝不苟地挖鼻孔。
    黄飞刻意留起了胡子。但下巴却刮得铁青,细心人可以看出上面有一道小血口,那是劣质刀片惹的祸。
    黄飞进去,先泡了个澡,冲了冲,便穿上浴衣进大厅躺下。
    大屏幕正在放某部枪战片,似曾相识。
    身边是个大胖子,已经沉睡,呼噜赛过老式蒸汽火车。
    黄飞太困。不是肉体,而是精神。
    迷迷糊糊,黄飞竟入眠。
    ……
    时续时断地睡着,大胖子的呼噜声时高时低,仿佛是种带和弦的奏鸣曲。
    突然!大概在凌晨2点左右,三五个汉子冲进来:
    “别动!警察!”
    而且有枪!
    黄飞毕竟受过严格军事训练,一片绝望之中,一骨碌翻身滚到肮脏的地毯,双手抱在头顶。
    反抗是徒劳的。
    完了。黄飞逃亡到第4天。终于要入网了。
    一个瘦子,在黄飞腰上踢了一脚。黄飞就势趴到了地上。
    大胖子被那两个人拎起来。他那腰上肥肉一颤一颤地,锃亮的手铐咔嚓锁上了他的肥腕。
    刚踢过黄飞的瘦子,在大胖子屁股上又是一脚;然后,他们匆匆撤去!
    险!不是来抓黄飞的。
    但黄飞的心,一下子空掉了。这桑拿浴室已不能再呆。而且这胖子做为一名被追捕的逃犯,竟能睡得如此之香,十足令黄飞受到教育。
    这几天,黄飞大脑一片空白。躲藏,躲藏,还是躲藏。
    但黄飞没有杀人!是的,今晚你不要来,但黄飞鬼使神差还是来了。这女孩不是黄飞杀的,黄飞完全是钻进了一个可怕又可鄙的圈套。
    但谁会信呢?
    天际,那慈悲的声音,仿佛又响起:
    我们只有自己救自己。
    黄飞找女服务员要了一包中南海香烟。
    黄飞从不抽烟。但这时抽根烟,或许能帮黄飞在迷雾中看清方向。
    甚至,黄飞还夸了那个其实挺显老的女服务员:
    你笑起来,像张曼玉。

    4
    黄飞必须找个地方,真正地睡一觉。
    黄飞感觉自己的神经如同是绷紧的弹簧,已经到了极限。
    只要有陌生人--至此地步所有人,于黄飞而言都只能是陌生人--靠近黄飞还足足有一米多远,黄飞就浑身发紧,随时想逃。
    逃亡!逃犯!这些词汇,已使黄飞刻骨铭心。
    京城如此之大,黄飞只求一张木床。这床不在宾馆,不在桑拿室,不在任何营业场所,它应该摆放在一个普普通通、正正常常的家庭。
    对,是一个最普通不过,最不引人注意的住家。
    只有一个平平常常的家,才不会有警察随时随地来检查和骚扰。
    有这一张床,就够了。黄飞可以喘口气,然后去救赎自己。
    黄飞走在无人的夜街。
    没有一个人。
    偶尔有车擦过黄飞身旁,车轮碾过水泥路面,把寂寞与孤单丢给黄飞。
    黄飞仰脸望去,四面尽是高楼--居民楼,只有几户人家仍亮着灯光。
    谁会让黄飞进入其中任何一家,安安静静睡个觉呢?
    黄飞必须自己救自己!
    只要你去找,你总能在京城任何时间、任何地点,找到一家或大或小的网吧。
    目前,刚好有这么一家。
    黄飞选中它,是因为它的规模让黄飞判断收费肯定很低--它是为那些还没挣到什么钱的小男孩小女孩设置的。
    黄飞进去前,看了看钱包。103块,还有几角零钱。
    黄飞的任务是睡个真正有质量的觉,但这个任务的第一步,是要依靠网吧来完成的。
    黄飞进去。全是衣着廉价又新潮的男孩女孩。黄飞30多岁,足能当其中个别孩子的父亲。
    一小时3元。挺划算。黄飞填了单子,但并不急着上机--果然,很快,黄飞看见了她。
    黄飞相信自己的判断。便在她身边一台空机子前坐下。
    有人在网上打游戏,有人在聊着天。
    黄飞把台式电脑屏幕挪个方向,这样正好对她的电脑一目了然,而她恰恰看不见黄飞的脸。
    明天还要上班的小妹妹悄悄地说:可以呀,你把QQ号给我。
    哥哥话不多但会疼你悄悄地说:QQ1834725,你的呢?
    明天还要上班的小妹妹悄悄地说:我的QQ4345678。
    哥哥话不多但会疼你悄悄地说:你到底在哪上班啊?
    明天还要上班的小妹妹悄悄地说:在国贸20层,卖咖啡。
    哥哥话不多但会疼你悄悄地说:上回你不是说卖服装吗?
    明天还要上班的小妹妹悄悄地说:嘻嘻,骗你的……别生气哦。女孩子么,哪能第一次聊天全说实话?
    哥哥话不多但会疼你悄悄地说:现在几点啦?我该下了。
    明天还要上班的小妹妹悄悄地说:才3:56,再聊会儿吧!
    ……
    就是她了。上帝,请赐我好运吧!
    他妈的,如果真有上帝,你看你都把我弄成了这个样子!
    黄飞平静下来。在腾迅QQ上开始申请自己的QQ号。黄飞有自己的QQ号,但如今已是逃犯,还敢用么?
    电脑命令黄飞输入呢称。
    黄飞轻轻地键入一行字:
    哥哥话不多但会疼你……

    5
    真的是你么?
    她一脸的惊疑,但仍很热情地朝黄飞走来。
    黄飞立在网吧边上那堵墙下,好让阴影遮挡自己的脸。
    黄飞微笑着点头。其实,黄飞心极紧张--老天,千万别功亏一篑!这丫头,也是鬼精鬼精着呢!
    你的QQ号怎么变啦?
    她仍有些狐疑,但脸上开始有了笑容。看来她已经初步相信黄飞就是“哥哥话不多但会疼你”。
    “我有好几个QQ号呢。别站这了--几点啦?哦,4:25,去吃烤羊肉串吧,我请客--我一定在聊天时,答应过请你吃东西的吧?”
    “是说要请我吃东西,但可不是羊肉串哟。你一到现实中就变小气了。”
    一个新疆人站在冷风中,用破扇子扇着碳火。“养(羊)肉喘(串)啊--养(羊)肉喘(串)啊--”地道的新疆腔调。
    黄飞要了10串。这花去黄飞一半存款。
    羊肉串挺香,黄飞差不多两天没好好吃点东西了。
    “这么晚,怎么跑来找我啦?对了!你怎么知道我在这个网吧?!”
    “小丫头,我是我们学校最厉害的黑客,上回国防部的电脑我都进去遛了一圈,要查出你在哪上网还不小菜?”
    “哪……”她用洁白的牙扯着一串肉,眼里闪着光接着考问:“哪……你哪个学校毕业的?”
    “中国科技大,计算机专业。这些都没告诉你啊?”--黄飞信口开河。
    “哇塞!真棒!哦,对了:你不是才25吗?怎么看上去像35?”
    黄飞一惊,忙应付:“我是32岁。计算机专业硕士。网上嘛,哪能第一次就全说真话--我肯定是有一次跟你聊天说自己今年25岁的是吧?这就对了嘛。因为你说你才19,我怕说太老你不跟我聊了。”
    “你真坏!”
    她咯咯地笑了。
    黄飞的心里,涌上些许凄凉的寒意。黄飞是在欺骗她。但黄飞别无他法,黄飞必须自己救自己!
    “我们要点啤酒吧!”她在地上快活的蹦跳了一下,然后接着问:“对了,你真名叫什么?”
    她很快活地蹦到一边,自己动手去取那新疆汉子码放的燕京瓶啤。
    黄飞飞快地转动脑筋,决心冒个险告诉她黄飞的真名--黄飞不信,连她也能马上将已快过去一周的杀死女网友案牢记在心。甚至,以她的年龄,也许她对这类社会新闻从不关注呢。
    “黄飞。再加个鸿字,我就是武林高手,广东省十大杰出青年--黄飞鸿!”
    “真逗!黄飞鸿,来一瓶,算我请!”
    “瞧不起我是不?不就是一瓶酒嘛!哥还请不起啊?!”
    但黄飞还是小心地伸手去捏了捏钱包。仿佛仍有内容。
    黄飞必须在天真正亮起来之前把事搞定。
    “你叫什么?”
    “名字有个字,跟你的念法相同--林菲。”
    “哦,好听。我喜欢。”
    突然,黄飞放下啤酒瓶,极其痛苦地对林菲说:
    “小林,你看--”黄飞伸过左手背,上面有一道抓痕,有淡淡的血渗出来。这其实是黄飞自己右手刚刚的作品。
    “怎么搞的!”林菲吃惊地叫起来。黄飞怕惊动新疆人,忙示意她别太大声。
    “小林,我来找你……是因为我睡不着,我心里难受!就是因为老跟你聊天,我女朋友跟我闹翻了……临走,还弄成这样!”
    黄飞右手握住左手背,仰脸望着路灯,尽量使这一切更显悲壮。
    “是嘛……”林菲一下有些无措起来。
    疼吧?她放下酒瓶,把黄飞的手轻轻握住,眼里似乎噙有泪水—“她,漂亮吗?”
    “挺漂亮……”黄飞喃喃地说:“但是,跟你聊天我最开心!”
    “谢谢!黄哥。别说这不开心的事了,我们喝酒吧!”林菲和黄飞用力把酒瓶一撞,这是个透明的小女孩。
    “小林……我特烦--有个事,你能帮我吗?”
    “咱们是朋友嘛!黄哥,你说,只要我能做!”
    “你几点去上班?”
    “六点半就得动身……嘻嘻,白天困了就躲起来打嗑睡呗!”
    “我去你那儿迷瞪一会……就一会。我烦,不想见任何人--当然除了你。”
    “可以呀!一会我们去我宿舍。你睡到什么时候起来都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