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喜乐与我(国际大奖小说升级版)[平装]
  • 共1个商家     9.80元~9.80
  • 作者:菲琳丝?那勒(Naylor.P.)(作者),吴祯祥(译者)
  • 出版社:新蕾出版社;第1版(2011年4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30750650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喜乐与我》不仅告诉孩子们关于狗及其他动物的故事,更重要的还有是非与对错。在这部小说中,没有完全的黑与白、对与错,即使是坏蛋贾德。在小说高潮处出现了一个令人印象深刻的场景:马提开始思考什么是合法的,什么又是道义的……
    所有的情节都充分展现了一个小男孩在关爱一只小狗的经历中,如何学会了成长、信任与尊重。
    对于弱者的救助与关爱,不仅把王蒙变得更加善良、勇敢、更让王蒙懂得了爱与生命的意义。

    媒体推荐

    这真是一本极棒的书!在十一岁儿子的强烈推荐下,我读了这本改变了我通常只阅读历史和传记类图书的习惯。小说文笔自然流畅,毫不矫揉造作,就好像马提在你耳边娓娓道来一般。读《喜乐与我》成为我一次心灵深受震撼的阅读体验。
      ——亚马孙网站
    这本书不仅告诉孩子们关于狗的故事,更重要的还有对与错。在这部小说中,没有完全的是非、黑白,即使是坏蛋贾德也如此。在小说高潮处出现了一个令人思考的场景:马提开始思考什么是合法的,什么又是道义的……
    所有的情节都充分展现了一个小男孩在关爱一只狗的经历中,如何学会了成长、信任与尊重。
      ——亚马孙网站

    作者简介

    作者:(美国)菲琳丝?那勒 (Naylor.P.) 译者:吴祯祥

    菲琳丝?那勒,到西弗吉尼亚参观时,遇见了书中的小狗喜乐。她说:“那是我所见过的最可怜的小狗。”回家后好几个礼拜,她还是无法忘却那只狗,于是决定采取往常的方式——在书中解决问题,写出了《喜乐与我》。该书为她赢得了1991年的“纽伯瑞金奖”。菲琳丝是一位多产的美国女作家,到目前为止,大约出版了70余本书,有适合儿童看的,也有给大人读的。她的灵感大都来自日常生活,其小说就像拼花被单一样,是由日常生活的所见所闻想象交织而成的。
    菲琳丝的嗜好很多,喜欢登山、游泳、唱歌和弹琴,不过,她最喜欢的还是写作。她说:“写作过程中,最快乐的就是看到熟悉的人物活现纸上,或是一向只存在于脑海的情景成真。创作历程虽然孤单——没有乐队伴奏,听不到观众的掌声,但却是我最喜欢的。”

    目录

    第一章 河边相遇
    第二章 忍痛送还喜乐
    第三章 送信路上
    第四章 藏起喜乐
    第五章 我和喜乐分享晚餐
    第六章 和贾德的谈话
    第七章 大卫的宠物
    第八章 撒谎带来的恶果
    第九章 妈妈为我保守秘密
    第十章 喜乐受伤
    第十一章 喜乐出院
    第十二章 可怕的贾德
    第十三章 迎战贾德
    第十四章 达成协议
    第十五章 终于留住了喜乐

    序言

    一辈子的书
    梅子涵
    亲近文学
    一个希望优秀的人,是应该亲近文学的。亲近文学的方式当然就是阅读。阅读那些经典和杰作,在故事和语言间得到和世俗不一样的气息,优雅的心情和感觉在这同时也就滋生出来;还有很多的智慧和见解,是你在受教育的课堂上和别的书里难以如此生动和有趣地看见的。慢慢地,慢慢地,这阅读就使你有了格调,有了不平庸的眼睛。其实谁不知道,十有八九你是不可能成为一个文学家的,而是当了电脑工程师、建筑设计师……可是亲近文学怎么就是为了要成为文学家,成为一个写小说的人呢?文学是抚摸所有人的灵魂的,如果真有一种叫作“灵魂”的东西的话。文学是这样的一盏灯,只要你亲近过它,那么不管你是在怎样的境遇里,每天从事怎样的职业和怎样地操持,是设计房子还是打制家具,它都会无声无息地照亮你,使你可能为一个城市、一个家庭的房间又添置了经典,添置了可以供世代的人去欣赏和享受的美,而不是才过了几年,人们已经在说,哎哟,好难看嗽!
    谁会不想要这样的一盏灯呢?
    阅读优秀
    文学是很丰富的,各种各样。但是它又的确分成优秀和平庸。我们哪怕可以活上三百岁,有很充裕的时间,还是有理由只阅读优秀的,而拒绝平庸的。所以一代一代年长的人总是劝说年轻的人:“阅读经典!”这是他们的前人告诉他们的,他们也有了深切的体会,所以再来告诉他们的后代。
    这是人类的生命关怀。
    美国诗人惠特曼有一首诗:《有一个孩子向前走去》。诗里说:
    有一个孩子每天向前走去,
    他看见最初的东西,他就变成那东西,
    那东西就变成了他的一部分……
    如果是早开的紫丁香,那么它会变成这个孩子的一部分;如果是杂乱的野草,那么它也会变成这个孩子的一部分。
    我们都想看见一个孩子一步步地走进经典里去,走进优秀。
    优秀和经典的书,不是只有那些很久年代以前的才是,只是安徒生,只是托尔斯泰,只是鲁迅;当代也有不少。只不过是我们不知道,所以没有告诉你;你的父母不知道,所以没有告诉你;你的老师可能也不知道,所以也没有告诉你。我们都已经看见了这种“不知道”所造成的阅读的稀少了。我们很焦急,所以我们总是非常热心地对你们说,它们在哪里,是什么书名,在哪儿可以买到。我就好想为你们开一张大书单,可以供你们去寻找、得到。像英国作家斯蒂文生写的那个李利一样,每天快要天黑的时候,他就拿着提灯和梯子走过来,在每一家的门口,把街灯点亮。我们也想当一个点灯的人,让你们在光亮中可以看见,看见那一本本被奇特地写出来的书,夜晚梦见里面的故事,白天的时候也必然想起和流连。一个孩子一天天地向前走去,长大了,很有知识,很有技能,还善良和有诗意。语言斯文……
    同样是长大,那会多么不一样!
    自己的书
    优秀的文学书,也有不同。有很多是写给成年人的,也有专门写给孩子和青少年的。专门为孩子和青少年写文学书,不是从古就有的,而是历史不长。可是已经写出来的足以称得上琳琅和灿烂了。它可以算作是这二三百年来我们的文学里最值得炫耀的事情之一,几乎任何一本统计世纪文学成就的大书里都不会忘记写上这一笔,而且写上一个个具体的灿烂书名。
    它们是我们自己的书。合乎年纪,合乎趣味,快活地笑或是严肃地思考,都是立在敬重我们生命的角度,不假冒天真,也不故意深刻。
    它们是长大的人一生忘记不了的书,长大以后,他们才知道,原来这样的书,这些书里的故事和美妙,在长大之后读的文学书里再难遇见,可是因为他们读过了,所以没有遗憾。他们会这样劝说:“读一读吧,要不会遗憾的。”
    我们不要像安徒生写的那棵小枞树,老急着长大,老以为自己已经长大,不理睬照射它的那么温暖的太阳光和充分的新鲜空气,连飞翔过去的小鸟,和早晨与晚间飘过去的红云也一点儿都不感兴趣,老想着我长大了,我长大了。
    “请你跟我们一道享受你的生活吧!”太阳光说。
    “请你在自由中享受你新鲜的青春吧!”空气说。
    “请你尽情地阅读属于你的年龄的文学书吧!”梅子涵说。
    现在的这些“国际大奖小说”就是这样的书。
    它们真是非常好,读完了,放进你自己的书架,你永远也不会抽离的。
    很多年后,你当父亲、母亲了,你会对儿子、女儿说:“读一读它们,我的孩子!”
    你还会当爷爷、奶奶、外公和外婆,你会对孙辈们说:“读一读它们吧,我都珍藏了一辈子了!”
    一辈子的书。

    文摘

    版权页:



    插图:



    发现喜乐的那天,我们全家刚共享完一顿丰盛的周日午餐。吃饭时,大妹黛拉琳像平常一样,把面包泡在装着冷开水的杯子里,这是她最喜欢的吃法。小妹贝琪努力地把豆子全部堆到盘子边缘,想一口气把豆子吃光。
    妈妈不高兴地看着她们说:“你们这些小鬼,一定要把食物折腾一番才肯吃吗?如果有一天能看到你们规规矩矩地吃一顿饭,我这辈子就,心满意足了!”
    妈妈说话的时候,当然也蹬着我。其实我不是不喜欢吃炸兔肉,只是我担心会咬到子弹头,所以才把兔肉翻来翻去,仔细检查。
    “马提,我早就把兔子仔细检查过了,你大可放心。”爸爸拿起面包,边涂奶油边说,“兔子中弹的部位是脖子。”
    爸爸不说还好,一说我反而更吃不下了。我把盘子里的肉从左边推到右边,穿过马铃薯片,再从右边推回左边。
    “它中弹后是不是马上死掉?”如果不把这件事弄清楚,我一口也吃不下的。
    “没错,一弹毙命。”爸爸回答。
    黛拉琳兴致勃勃地阿:“你真的一枪就打中了它的头?”
    爸爸慢条斯理地嚼着兔肉,谦虚地说:“也没那么准!”我实在不想再听下去,就站起来,离开餐桌。
    一个星期中,我最喜欢的是星期天,因为这一天我们会提早吃一顿丰盛的午餐,肚子填得饱饱的6我几乎还有一整个下午的时间可以玩。这么长的时间,我差不多可以逛遍整个西弗吉尼亚,直到肚子又开始闹饥荒为止。平常的日子,要吃过晚餐才能出去玩,而且还得赶在天黑前回家,根本玩不过瘾。
    我带着一把点二二口径的来复枪出门。这把枪是去年三月我十一岁生日时,爸爸送我的生日礼物。其实我带枪只是为了好玩,通常我只会打树上的苹果,测试自己的枪法;不然就是把铝罐排列在铁路旁边的栅栏上,瞄准它们,一个一个地射击;我从来就没想过拿这把枪去伤害有生命的东西。
    我们的家位于友谊山的山坡上。只是这么介绍,大概没有人知道那是哪里。准确地说,友谊山靠近姊妹谷,刚好位于车轮镇和派克斯堡的中间地带。爸爸常常对我们说,姊妹谷是我们这个州最适合居住的地区之一。不过如果你问我,哪里是最舒适的居住地方,我也会毫不犹豫地回答,是我的家,一栋三面环山、有四个小房间的房子。
    如果让我选择的话,下午还不是上山坡玩的最好时光,早晨才是,尤其是夏天的早晨,越早越好。有一次,我在大清早上山坡,除了猫、狗、青蛙、牛、马之外,我还在那里看到另外三种动物:土拨鼠、母鹿和小鹿,还有一只头上有红斑的灰狐。当时我猜想,这只狐狸的爸爸可能是灰狐,妈妈则是红狐。
    我最喜欢的地方,是在旧桥那边。那里有一条小路,弯弯曲曲地绕过喜乐学校的旧校舍,路旁是一条清澈的小河,河边是青翠的树林.,还有稀稀落落的人家。
    今天下午对我来说,似乎很特别。我沿着小河,走了大约一半的路程,突然从眼角瞄到一样东西。那样东西正在移动,我侧头一看,距离我十五码的地方,有一只白中带黑、全身有棕色斑点的短毛狗,静悄悄地跟着我。它低垂着头、尾巴夹在两条腿中间,默默地看着我,样子非常卑微。我看它像一只猎犬,大约一岁或两岁。
    我停下来,这只狗也跟着停下来,好像遭遇到什么恐怖的事情。当我确定它只是想跟着我走时,就拍拍衣服对它说:“过来呀,小子!”
    但是这只狗却趴下去,用肚皮在草地上翻滚,我觉得好笑,便走上前察看。它的脖子上有一个很旧的项圈,看来好像已经用过两年了。我敢打赌,以前这个项圈一定是套在别的狗的身上。我伸出手说:“过来呀,小子!”
    但是它却马上站起来向后退。从刚才到现在,它连吠都没吠一声,好像是一只哑巴狗。
    有时候,看到这样卑微、畏缩的狗,会令人感到心痛,因为它可能常受到虐待,或被踢打,才会吓成这副德性。
    “别怕,我不会伤害你。”我又向前靠近一些,但是它还是不停地向后退。于是我只好拿起枪,继续沿着河边走。偶尔我回头看一下,这只猎狗依然和我保持一段距。离,我一停下来,它也跟着停下来。它看来虽然不是骨瘦如柴,但是肋骨清晰可见,显然营养不良。
    走着走着,我看到河边一棵树上,有一截树枝折断了一半,悬垂在河面上。本来我想试试自己的枪法,把那截树枝打断,但是我正准备举枪瞄准时,却想到枪声可能会吓跑那只狗,于是又把枪放下,同时决定今天不再动这把枪。
    这条小河的水流非常缓慢。沿着河边走,有时还以为河水是静止不动的,但你还是可以看到水面的落叶和漂浮的杂物慢慢地移动;偶尔还会有鱼跳出水面,那种鱼好像叫作鲈鱼。
    那只狗还是继续跟着我,尾巴低垂,没发出半点儿声音,真是令人感到奇怪。
    后来我坐在一段树干上休息,把枪放在腿边,等着看它会有什么反应,结果没想到它也在路中央坐了下来,把头靠在脚掌上。
    于是我拍拍膝盖,又对它说:“过来呀,小子!”
    它轻轻地摇了摇尾巴,并没有走过来。我心里想,它会不会是只母狗?于是我换成另一种叫法:“过来呀,小妞儿!”它还是没有动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