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吹灯录2[平装]
  • 共2个商家     15.10元~16.80
  • 作者:天下霸唱(编者)
  • 出版社:现代出版社;第1版(2010年8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802447929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吹灯录2》:贺《吹灯录1》大获成功,畅销市场
    天下霸唱煌煌巨作独家尝鲜
    讲述《鬼吹灯》《明朝那些事儿》《藏地密码》传奇
    故宫物馆、社科院考古所、百家讲坛、凤凰卫视、北京大学、清华大学等名门学者及超级销书作家坐镇力挺
    挑战极度快感
    天下霸唱破天力作独家尝鲜
    雨夜聊斋人“人”都在讲故事
    劫 《碎脸》之后鬼古女惊悚归来!
    改变人类历史进程的100个考古大发现
    2012,你准备好了吗?
    100条盗墓笔记探秘失落的文明
    人作崇,“鬼吹灯”盗墓秘技大揭秘
    民国的枪声1928年的枪声,回荡至今
    好看上瘾
    笑杀 谁打搅了中层干部与女下属的约会
    洪公祠31号
    有事不由你不信
    列车行驶在1956看破不要说破
    够胆就来秀,你个天下霸唱,冠军只有一个!
    天下霸唱以煌煌大作《鬼吹灯》开启一代小说流派,模仿者如过江之鲫,然至今无人超越。现在,天下霸唱祭起MOOK《吹灯录》,你够胆就来秀!
    《吹灯录》恭迎各路好手:
    “独家首发”门派:发人所未发,迎迓一等一的高手,你写过空前绝后超畅销大作?要的就是你!
    “第一真相”门派,诚聘高手找准历史,文化、人类遗存、文物、考古矿脉深挖穷究,一探到低!
    “奇文共赏”门派,要九曲回肠,不要一招制敌,要深不可测,不要一通到底!勾人不是你的错!
    “好看上瘾”门派,未读先惊,读时无法罢手,越意外越揪心,越好看越上瘾!

    目录

    独家首发
    雨夜聊斋
    天下霸唱新开人文悬疑巨作,颠覆你的知识结构,撩拨你的各路神经!三个生意人,两个俏姑娘,药铺老者,亡灵,人“人”都在讲故事……

    《碎脸》之后,本土悬疑小说开山作者鬼古女携《罪档案》惊悚归来。

    第一真相
    改变人类历史进程的100个考古大发现11-20
    迎接2012年,你准备好了吗?
    100个考古大发现改变你认知世界的方式。
    100条盗墓笔记探秘失落的文明11-20
    人作祟,“鬼吹灯”,盗墓秘技,100条盗墓笔记逐一披露。
    奇文共赏
    民国的枪声
    枪是凶器,也是正义武器。1928年的枪声格外刺耳凌厉。

    好看上瘾
    笑杀
    中层干部与女下属的第一次约会,被一坨乌屎葬送。且看国刊《收获》名编如何分说。
    洪公祠31号
    老魏16年来从来没和人讲过这个故事,今夜为什么要讲给我听呢?
    列车行驶在1956
    有些事,还是不要说破。
    地质勘探队秘闻之找水
    地质勘探队入山找水救早,老村掩藏着说不出的秘密。
    天算
    守陵人讲故事——没有人是被吓死的,那么真相又是什么?
    戒僧之梵刀
    一把佛刀,一颗百年前的人头,推开厚厚的往事之门。
    保卫处卷宗1号
    人会平白无故消失吗?这事还真在警察眼皮底下发生了。

    文摘

    不知是我这套三连发的战地急救包扎术起了效果,还是他腿上的血已经流没了,总之血竟然被奇迹般地止住了。而且他能感觉到疼,昏迷之后呼吸平稳,说明暂时还没有生命危险。
    臭鱼红着眼圈对我说道:“如果天亮前送到医院,还能活命,不过这条腿怕是没了。”
    我点点头,没有说话,把阿豪嘴里的香烟取下来,狠狠地吸了一口,这才发现自己浑身颤抖,连站都站不稳了。
    见阿豪只是昏睡不醒,我和臭鱼在那房中翻出几件衣服,换下身上的湿衣,顺便也给藤明月找了一套女装。
    这些衣服都是二十几年前的老款式,穿在身上觉得很别扭。三个人商量了一下,准备让阿豪稍微休息一下,等伤势稳定一点,就参照地图找路离开。
    臭鱼刚才在书楼里打脱了力,倒在阿豪身边呼呼大睡。
    我腿上的伤也很疼痛,又想到阿豪的伤势难免继续恶化,还有当前的困境,不由得心乱如麻,坐在地上一根接一根地吸烟。
    藤明月坐在我身边又开始哭了起来。我心中烦躁,心想这些人真没一个是让人省心的,但是也只能好言安慰,说我刚才太着急了,不应该对你乱发脾气。
    藤明月摇摇头,说道:“不是因为你对我发脾气,我在担心阿豪和陆雅楠。”
    我发现她总揉自己的脚踝,问她怎么了她不肯说,我强行扒掉她的鞋子,发现她的踝骨肿起一个大包,我问藤明月:“你脚崴了怎么不告诉我们?什么时候崴的?”
    藤明月低着头说:“从书楼里跑出来时不小心踩空了。不要紧的,我不想给大家添麻烦。”然后取出挂在颈上的十字架默默祷告。
    我心里更觉得愧疚,对她说:“真没想到,你原来也信耶稣啊?咱俩还是教友呢。”
    藤明月看着我说道:“太好了,咱们一起来为大家祈祷好吗?”
    我说我出来得匆忙没带十字架,回去之后再补上,你先替咱们大伙祈祷着。心中却暗想:“我的信仰一点都不牢固,如果由我来祈祷,会起相反的作用也说不定。”
    藤明月说:“你就蒙我吧你,哪个信教的人会把十字架忘在家里?”
    我心想这要再说下去,肯定会被她发现我又在胡侃了,想赶紧说些别的闲话,但是我的嘴又犯了不听大脑指挥的毛病,想都没想就说:“咱回去之后结婚吧!”
    藤明月没听明白:“什么?谁跟谁结婚?”
    我想既然已经说出来了,干脆就挑明了吧,于是把心一横,郑重地说道:“我发现你就是我喜欢的类型,我打算向你求婚,我对自己还是比较有自信的,不过像你这么好的品貌,一定有很多男人追求吧?有没有五百个男人追求你?如果只有四百个竞争者我一定能赢。”
    藤明月本来心情压抑,这时倒被我逗乐了,笑着说:“嗯·…··跟你结婚也行,你虽然没什么文化,人品倒还不坏。不过,我们家历来有个规矩,想娶我们藤家的姑娘,先拿一百万现金的聘礼。”
    这可把我吓坏了,心想这小娘子真敢狮子大开口,该不是拿我当石油大亨了吧?
    藤明月看我在发呆,便说道:“看把你吓的,怕了吧?谁要你的臭钱啊,逗你玩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