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天机3:大空城之夜[平装]
  • 共5个商家     9.24元~16.60
  • 作者:蔡骏(作者)
  • 出版社:陕西师范大学出版社;第2版(2008年5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61342015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天机3:大空城之夜》是蔡骏最新的突破之作,首部长达八十万字的超长篇,分四季以飨读者,中国悬疑的史诗级作品!

    媒体推荐

    《天机》,东方式救赎的尝试
    目击道存
    《天机》第三季就要上市了,很多人都在盼着。
    我一直很不理解《天机》是畅销书,读者是悬疑发烧友,因为蔡骏写的根本不是悬疑,也不应该给那些十七八岁的少年看;蔡骏本人也不是一个具有文化明星气质的人,这一点,从他的文字里看得出来。
    《天机》用书中的宣传语来说是一本80万字的超长篇,这在文学作品里确实很长,但蔡骏本人曾说过,《天机》的故事不会持续一周。相比那些影视剧,简直是小菜一碟,没办法,图书的容量就这样。这一周中,当叶萧们还没来得及仔细想想现在的处境时,就不得不面对绝处逃生、意外死亡、人格分裂等等,每个人背后都有无形的力量在推动着,他们的活动有时显得不够自发,总像得了某种“神示”,甚至有斧凿的嫌疑。
    我记得《天机》第一季上市时,就有人在怀疑蔡骏“跟风”,跟早前热播美剧《迷失》的风。蔡骏一再解释自己的作品不同于美剧,他是一种东方式的救赎,是一种有别于西方思维的佛教救赎,于是,我们看到,佛教的意向和有关佛教的情节在这部作品里层出不穷,他把故事设置在靠近泰国的神秘山谷中,设置在古老的罗刹国故址边,是他的匠心独用。
    《天机》本质上要解决一个问题,那就是人的归属,由归属生发出阶层区别、身份认同危机、民族差异、宗教信仰分化等,人类在脱离母体后就必须面对这些选择,在千百年的人类社会发展中,我们已经不能回避,特别在当下,网络让人们无比亲密又无限遥远,不同文化没有融合的迹象反而更加格格不入,都市成了“生存场”,乡村被遗忘,追求现代性的进程让我们迷失了自己,我们不能以独立的个体存在,我们害怕孤独,我们渴望保护……
    可是,如果有一天人类发生了像电影《后天》中发生的世界灾难时,我们该怎么办呢?当我们在物质极度膨胀面前如行尸走肉生活时又该怎么办?蔡骏就是要带着旅行团的人去寻找他们曾经失去的精神家园,要找回那些真正可以赖以生存的东西:爱情、信仰和生的希望。从这个意义上说,它远远超越了一般意义上的悬疑惊悚题材。
    蔡骏用佛教来拯救,这一点不用赘述,读者从小说中很容易读出来。毋庸讳言,我们的民族性格中缺少宗教精神,儒教可治世却不能渡人,神性的光辉暗淡,而信奉宗教的人,则能够超越自我,在更高层面上实现自我关照,完成救赎。从这一点上说,蔡骏把厄运安排在以“中国人”为主的人群身上,是能够实现他的初衷的。
    可惜,蔡骏在整体行文中没有让主人公们自己去寻找终点、获得拯救,他过分强化了作者的功能,人物在他笔下显得有些单薄和羸弱,像一堆玩偶在牵引下活动,虽然他力图把人物错综复杂的关系和背后那些不为人知的秘密揭示出来以丰富形象,但却超越了人物自身行为的可能性。我们在跟随主人公命运辗转时,也会发现被莫名地带入到某个场景,仿佛受了神的指示。
    蔡骏用宗教来示人前行,却如天神一样干涉了小说中的人物命运,这是他创作初衷的需要,也是他的笔力所致。

    世界之门
    评蔡骏老师《天机》

    ——江南

      我的朋友蔡骏是一个很沉默的人,这是我认识他那么多年以来的感觉。
      我和他见面经常在餐桌上,看他双手交叉,笑笑,目光微微下垂,说话不多,有时候又在歌厅里,看他点了很多的歌,一连串的唱下去,有时候周围的人在窃窃私语进进出出,甚至已经没有太多人关注他的歌声,但他依旧这么一首首的唱下去,用他的气息和真意。   我很少能够听到他评述自己的作品,更不像很多文化人那样只要打开一瓶芝华士,混合绿茶喝上几杯,就可以侃侃而谈,从塔可夫斯基到罗马尼亚新浪潮电影,上下五千年,纵横数万里的侃开去。蔡骏总是那么低着头,淡淡的笑笑,别人说喝点什么,他就点一杯喝的,别人说我们走吧,他就起身拿衣服。他也不是有着多深的城府,甚至他会向朋友坦言他的版税数字,这对于一个作者,是多大的秘密啊。
      有时候觉得蔡老师是一个学生,他其实还在探索,并未在蒙蒙红尘中完全睁开他的眼睛。
      我唯一看过的蔡骏的书是《天机》,翻开这本书,读它的文字,字里行间,却全然不是一个懵懂的少年的气,那股喷薄出来的气息,凶锐、狰狞、颓唐,却也美艳,竟然是出人意料的哥特风格。
      这时候我会觉得蔡骏竟不是我一直以来都认识都熟悉的那个人,当他开始动笔的时候,隐藏在他心底深处的灵魂雀跃起来,欢呼鼓噪,捶击胸膛,对着读者发出吼叫。哪一个是真实的蔡骏,我就分辨不出来了。是那个对人总是微笑的年轻人?还是那个在文字中携着重重压力,仿佛推着钢铁巨轮而来的猛将?
      这部《天机》让我认识蔡骏更多,或者说,让我明白我还不曾真的了解他,了解他的心。他的心,隐藏在极深的平静的海中。
      作为悬疑小说的评论,大概是没有必要过于纠缠于向读者描述情节纵情剧透的,其实没有人会觉得理解这个故事很难,或者追着这个故事往下看很吃力。蔡骏的长处,在于他始终坚持用最犀利明锐的语言,华丽而简练,余韵不绝,而他不在自己的文字里留丝毫的晦涩和遮掩,这个正如他坐在餐厅和歌厅里坦坦荡荡简简单单的说话一样。
      蔡骏是一个真正看重自己作品的悬疑小说家,他从未,也不屑于在市场面前低头,用某种感官的刺激和巧妙的小花招来吸引眼球,他始终看高自己的作品,也看高悬疑小说这个门类,这是这个门类可能得以发展的契机。
      我猜测在那些时刻,他沉默的向我笑笑,其实内心里飞旋着一个黑色的灵魂吧?那是他的世界,文字是通往他的世界的唯一的门,在那里,他沉默而微笑着坐于黑暗里,等待着去拜访他的人。

    作者简介

    蔡骏,生于上海,摩羯座。中国作家协会会员。至今在海内出版《地狱的第19层》《荒村公寓》《旋转门》等长篇小说十三部。2007年8月,划时代的中国悬疑史诗《天机》四季始发……截至2008年3月,蔡骏作品在中国大陆累计发行达230万册,连续四年保持中国悬疑小说畅销纪录。

    目录

    第一章 罗刹昙花
    第二章 沉睡别墅
    第三章 南泉斩猫
    第四章 罪恶之匣
    第五章 鬼美人
    第六章 蝴蝶公墓
    第七章 催眠
    第八章 洛丽塔
    第九章 亡命空城
    第十章 大空城之夜
    第十一章 毒
    第十二章 死而复生

    序言

    命运总是捉弄人
    一个来自中国的旅行团,在泰国北方的清迈旅行,一切都再平常不过,可冥冥之中他们的命运已被改变。
    在陌生的村寨赶上当地人的“驱魔节”,吃了从未品尝过的美味“黄金肉”。然而,这顿美餐让他们惹上了鬼影般的山魈。太平的日子从此一去不再,恶魔时时刻刻纠缠:在大雨之中迷失方向,误入一条深深的隧道,发现一座群山围绕中的城市。
    然而,整座城市竟空无一人!
    这不是座被人遗弃的城市,更不是一座废墟,这是个华人居住的城市,街上的商店和楼房一应俱全,居民住宅里有各种家具和生活用品,甚至还有刘德华的巨型广告在对着旅行团微笑。整座城市的居民,就像突然被外太空入侵者劫持一样,消失得那样干净,那样匆忙。他们到底去哪儿了?为什么会消失?什么力量在导演这出悲剧?没人知道。
    我们的旅行团就这样被抛弃到陌生的城市里,每个人的命运被联系在一起,不管是警官叶萧还是他的好朋友——大学历史教师孙子楚;不管是歌手还是美国的留学生;更不管是赫赫有名的私企老板还是自由自在的摄影师。
    天黑了,再加上暴雨滂沱,大家被迫在空城暂住一晚。
    次日清晨,地狱的大门如期开放,导游小方神秘死亡,躺在天台上全身糜烂。恐惧刹那笼罩着人们,司机决定开车带领旅行团离开这神秘的不祥之地,但他在给汽车加油时,加油站却突然爆炸……
    叶萧等人侥幸捡回性命,找到一辆汽车想离开空城,却在隧道里碰到塌方,出城的道路被完全阻塞。无奈,旅行团只好分成几个小组去寻找生路,这是他们最后的希望。
    让人吃惊的是,整座城市虽空无一人,却应有尽有——银行、邮局、商店、警局、医院……这个名叫“南明”的城市原是个繁华和平的城市,但现在这里一片死寂。
    最大的问号浮出水面:2005年的9月,南明城遭遇了什么变故?
    原因只有一个,但这里天机,不可泄露。
    几个小组的“探险队”虽然都没找到逃出的路,但也不是一无所获,他们遇到了各种各样的离奇事件。
    叶萧等人遇到一个神秘的年轻女子,她身边跟着一条凶猛至极的狼狗——这唯一能了解这个城市历史和变故的线索,当然不能被我们的警官放过,美女与狼狗吸引着叶萧等人来到一座巨大的体育场,可就在这里,屠男——叶萧小组的成员走散了。
    就在那一夜,屠男在回到“大本营”后离奇死亡,成为这出悲剧的第三个受害者,绝望和恐怖再度笼罩在所有人头上,谁会是下一个?这天杀的地方什么时候能出去?
    荼蘼花开的小院里,神秘女孩再度出现,叶萧与顶顶将她捕获带回。谁都不知道她从哪里来?她也不肯说出自己的名字,只有她那美丽忧郁的眼神,让人既怜悯又怀疑:也许她是空城唯一幸存的居民。
    子夜,楼下响起狼狗凶猛的嚎叫,那是神秘女生的“宠物”,没人敢驱赶它。亨利、顶顶与黄宛然分别陷入恶梦与回忆中,这也是所有人的不眠之夜。
    第三天,旅行团到城市周边探路,发现一座山间水库以及隐藏在山洞内的军火库,什么人在这里藏了军火?另一组人来到南明城西侧,竟是一大片中国人的墓地。他们再次遭到山魈突袭,这鬼魂一样的威胁什么时候可以离去?
    下午,在城市中央发现一个巨大的广场,矗立着一座故宫太和殿式的“南明宫”,宫中有豪华的办公室,难道这里是一个君主制社会?成立等人辗转至山间水库,食人鱼不失时机地攻击正在游泳的玉灵,幸好得到杨谋救援,她才死里逃生。
    当晚,当其他人回到暂住地,奇迹竟然发生,电力供应瞬间恢复,光明重新降临沉睡之城,可这光明能否指引旅行团走出绝地?那些消失的人还会回来吗?一切都是谜!
    2006年9月26日,当光明重返沉睡之城,法国人亨利却神秘消失,是那个预言吓倒他了吗——这个旅行团将进入一座奇异的城市,认识一个奇异的女孩,并受到永久的诅咒。
    恢复电力都要感谢成立,是他修好了水库的发电机。就当他立下大功时,却得知秋秋不是自己的亲生女儿。而妻子黄宛然竟和老情人——摄影师钱莫争在此重逢并旧情复燃。
    清晨,秋秋对妈妈的这个新男人——也就是她的生父无法接受,一气之下逃向城市边缘,意外栽入鳄鱼潭中。两位父亲争着救女儿,就当成立要抓住秋秋时,鳄鱼却死死咬住了他。成立,为了救他的女儿,用身体掩护了秋秋,就这样第四个人离他们而去。
    悲剧让这些人的求生欲望变得更强,叶萧等人再次组成小组出去探路。他们穿过结束成立生命的鳄鱼潭,踩到阴森的骷髅头骨,头骨尚未脱落的牙齿间,仿佛挤出几个字:“欢迎光临地狱”,更让人吃惊的是,骷髅头骨里藏着一把小匕首,上面雕刻着面目狰狞的女妖。
    而顶顶在这次探险中,仿佛得到了神的启示,要救身后的这些人走出地狱。她不顾叶萧的劝阻毅然走入石门,一个神话般的古老世界展现在众人面前。广场中央耸立着一座足以媲美金字塔的建筑,人们目瞪口呆地仰望千年前的高塔,拜倒在人类祖先的智慧脚下。
    而另一面,大本营留守的人们正焦虑地等待,失去丈夫的黄宛然不知该如何面对女儿,爱情和母性之间,到底哪一个更让人牵肠挂肚?杨谋的新娘唐小甜正等待她的爱人,但当她感到杨谋与玉灵之间的暧昧时,活下去的勇气顷刻去崩塌……
    叶萧他们还在继续求生之旅。大罗刹寺宝塔的背面,是深入黑暗的甬道,不知通向天堂还是地狱?石阶尽头竟然是分岔点——三扇门,每一扇门都意味着人类对命运的选择。生存还是毁灭成了未知数,生命就在这三道门中徘徊。
    最后,他们选择了象征“现在”的一扇门。门的尽头有一樽石棺,棺内是沉睡了八百年的灵魂——缺少头颅的白色骷髅。
    这又是谁?就在大家争论之时,顶顶又发现了一个密室……那是走出空城的密道吗?
    令人绝望的是,密室的石匣中却刻着“踏入密室者,必死无疑”。
    此刻,回去的路被塌落的石头堵死,还好众人发现石棺下的隧道通向另一个大厅。石柱上刻着:罗刹之国。
    当大家从石柱上得知罗刹国的历史时,没想到大厅顶棚的石块突然坠落,人群在慌忙逃生中被分开。
    几经辗转,其他人总算逃出宝塔。可叶萧和顶顶却仍在地下迷宫中转悠,他们在寻找出口时,成堆的尸骨连同盔甲挡在面前,他们也会在此化为白骨吗?
    大本营那,小枝的狼狗又堵在楼口等待主人,没人敢去驱走它。楼内,唐小甜对杨谋彻底失望了,她不顾一切地跑了出去,可等在门外的却是可怕的山魈。当空气中的血腥味渐渐散去时,这个可怜的女人也死了,她是第五个。
    在绝望中,厉书和伊莲娜度过了疯狂的一夜,可醒来的厉书却无法面对自己,进而发现了沉睡之城里惊人的秘密——他逃向黑夜的深处,没人知道他去了哪里。
    白昼来临,秋秋要把自己的亲生父亲钱莫争推下楼去,这是成立在另一个世界的报复吗?秋秋要动手时,母亲黄宛然及时喊住了她。黄宛然知道,现在是和女儿说出真相的时候了,但秋秋无法接受。
    在另一个世界,其他人终于找到叶萧和顶顶了。罗刹之国的王宫里,每个人都在思考生存的意义。他们按照前一天的路线,再次回到三扇门前。还是顶顶仿佛受了什么蛊惑,不假思索地推开左边的智慧之门,命运会在这扇门里改变吗?
    当叶萧他们在和命运抗争时,旅行团暂住的楼房却神秘失火,留守的人们命悬一线。秋秋趁大家慌乱时又逃跑了,冲向那神秘的罗刹之国。她的母亲黄宛然,为救女儿在第十九层坠落,地狱之门又向一个人开放了。

    文摘

    第一章 罗刹昙花
    16:13
    2006年9月28日
    罗刹之国。
    大雨如注。
    电闪雷鸣。
    黄宛然从中央宝塔顶上坠落,自由落体了数十米之后,在顶层平台上粉身碎骨。
    童建国、林君如、伊莲娜、玉灵、小枝,在塔底目睹了她最后的表演,她为自己打出了人生的最高分。
    鲜红的血被雨水冲刷,奔流着倾泻下大罗刹寺,顺着无数陡峭的石头台阶,挂出一道死亡的瀑布,直至冲入古老的广场,浇灌每一寸布满尸骨的泥土。
    没人敢走到她身前。模糊的脸庞和扭曲的身体,在死后经受神圣的洗礼。一朵朵红色的水花绽开,是否是她坟头不败的野花?
    昨晚,她没能将唐小甜从死神手边救回,今天她自己进入了死神口中。
    黄宛然是第六个。
    五分钟后,钱莫争搂着十五岁的秋秋,颤栗地从塔内出来了。他们早已浑身湿透,飞快地冲到雨里,扑在黄宛然破碎的身躯上。
    钱莫争将她的头轻轻捧起,仿佛一下子轻了许多,他低头吻了黄宛然的唇——还保存得完好无损。口中喷出的鲜血,就像最鲜艳的红色唇膏,令她依然妩媚动人,仍是十七年前香格里拉最美的医生。
    她的唇仍然温热,灵魂还不愿轻易离去,缓缓地纠缠在钱莫争嘴边,梦想与他融为一体。
    而秋秋将头埋在妈妈怀里,她所有的肋骨都已粉碎性折断,使得身体软绵绵的像一张床。秋秋的泪水打湿了床单,只愿永远裹在这张床里,再也不要分离半步。
    “妈妈!对不起!我不会再离开你了。”
    十五岁的少女抽泣着,但任何语言都是那么苍白——妈妈是为了救她而死的,只因为她的固执和冒险。她无法宽恕自己的冲动,只剩下一辈子的内疚和悔恨,并且永远都无法偿还。
    昨天清晨刚刚失去“父亲”,几分钟前又失去了母亲。短短三十多个小时,她从家庭完整的富家女,变成了“父母双亡”的孤儿。世界仿佛在刹那间崩溃,对自己而言已是末日?
    秋秋闭上眼睛任大雨淋湿全身,耳边只剩下哗哗的雨声,黑暗里仿佛见到妈妈的微笑。
    几秒钟后,一双手将她拉起来,拖回宝塔内躲避雨点。那是童建国的大手,温暖又充满力量,将女孩紧紧搂在肩头,不再让她看到母亲的尸体。
    天空又闪过一道电光,钱莫争绝望地抱起黄宛然,缓缓向顶层平台的边缘走去。脚下的血水几乎都被冲干净了,只有某些残留在雕像间的血痕,还发出惨淡的红光。
    “小心!”童建国把秋秋交给林君如,立即冲到钱莫争的身边,“你要干什么?”
    他仍面无表情地走了几步,才一字一顿地回答:“我要带她离开这里。”
    “你要抱她下去吗?这太危险了,那么大的雨,那么陡峭的石头,你自己都会送命的!”
    “我不怕。”
    钱莫争回答得异常平静,这让童建国更加着急:“我不管你和她到底什么关系,反正我不能让你这么送死。”
    情急之下他张望着四周,视线穿过茫茫的雨幕,落到西北角的宝塔上。他马上拉住钱莫争的胳膊,大吼道:“快跟我来!”
    钱莫争只得抱着死去的黄宛然,跟着童建国来到宝塔内。他们钻进狭窄的塔门,里面是个阴暗干燥的神龛,与外面的世界截然不同。
    “就把这里当做她的坟墓吧。”黑暗中童建国无奈地说,“让她与天空近一点。”
    钱莫争颤抖了片刻,便放下黄宛然的尸体,两行热泪滚落下来,他深呼吸了一口气说:“再见,我的青春。”
    他和童建国钻出洞口,随后从周围搬了些碎石头,迅速地把洞口填了起来,整座宝塔就此成为坟墓,矗立在大罗刹寺顶层的西北角,最接近那个极乐世界的角落。
    大雨坠落到他们眼里,钱莫争仰望高耸入云的中央宝塔,最高一层已被雷电劈毁,由十九层变成了十八层——地狱减少了一层,但并不意味着罪孽可以减少一层。
    正如悬疑也不会减少一层。
    顶层平台的下面一层。
    悬疑在继续。
    “世界上最快的速度是什么?”
    “光速?”
    “不,是念头的速度。”
    手电光线再度熄灭了,地宫仅存的狭小空间里,顶顶就像站在舞台上,用磁性的声音划破黑暗。
    “念头?”
    叶萧疲倦地靠着壁画,心里咯噔的颤了一下,他和孙子楚还有顶顶,仍然被困在壁画地宫内,残留的氧气已越来越少,就像小时候玩捉迷藏的游戏,躲进封闭的大衣橱里的感觉。
    “念头会支配你的动机和因果。”
    “你现在的念头是什么?”
    “命运——”近得能感受到她口中呼出的气息,带着微微的颤动,“命运让我来到罗刹之国,发掘尘封的秘密,窥视自己的灵魂。”
    “不单单是你,还有我!”
    沉默半晌的孙子楚突然插话,语气却消沉而低落,与平日生龙活虎的他判若两人。
    叶萧也补充了一句:“没错,我们所有的人,只要踏入这座沉睡的城市,都将看到自己的秘密和灵魂。”
    “只要对你的念头稍做分析,便可了解自己、充实自己、爱自己。”
    顶顶一口气连说了三个“自己”,仿佛感受到了那个人的痛楚,也在隐隐刺痛自己的神经。
    “也许吧。”
    “对于一个想深度找到自己的人来说,念头很重要!”
    她最后又强调了一句,然后站起来打开手电,照射着叶萧和孙子楚的脸。
    他们俩都用手挡着眼睛,孙子楚低声道:“省着点儿电吧。”
    “省到我们都成为枯骨吗?”顶顶忽然怔了一下,抬头看看昏暗的天花板,脸色凝重地说道,“你们有没有听到?”
    “什么?”
    “刚才,有什么奇怪的声音,就在我们头顶——重重的撞击声,但又隔了几层石板,到这里就很轻很轻了。”
    这种描述让孙子楚毛骨悚然,也立刻爬起来说:“我都快要被逼疯了,还是快点逃出去吧。”
    顶顶的手电扫到石门上,刚才是几人合力推开了门,现在这堵门又沉又重,再度嵌在门槛里面,不知如何才能打开。叶萧拖着孙子楚,两个人用力去推这道大理石门。顶顶也来帮忙,但无论三个人多么用力,大门却依旧纹丝不动。
    “该死!为什么进得来却出不去?”
    孙子楚拼命敲打着石门,仿佛祈求外面的灵魂为他开门。叶萧则接过顶顶的手电,仔细照射着门沿四周。
    忽然,他发现在石门右侧的墙壁上嵌着一座十几厘米大小的神龛,上面有个匕首状的凹处,就像正好有把小匕首被挖了出来。孙子楚也紧盯着这里,感觉这形状似曾相识,低头思索了片刻,猛然拍了拍脑袋。他立刻打开随身的包,取出了一把古老的匕首。
    就是它!
    昨天上午在森林中的小径上,发现了一个神秘的骷髅头,死者口中含着一把匕首——连刃带把不过十厘米,一头是锋利的尖刃,另一头却雕着个面目狰狞的女妖,虽然表面已经锈蚀,但历尽数百年依旧精美,乍一看就有摄人心魄的力量。
    “怎么会在你的包里?”
    叶萧立刻质问孙子楚。他只能红着脸回答:“你知道我是教历史的,特别喜欢这种小玩意,实在忍不住就偷偷藏在了包里。”
    “混蛋!”
    在叶萧骂完这句之后,顶顶从孙子楚手里夺过小匕首,昨天还是她最早发现这东西的。
    瞬间,她想起身边的第七幅壁画——仓央如同荆轲刺秦王,用“图穷匕现”的方法刺死了大法师,画里的凶器不就是眼前的这支匕首吗?
    她的心跳又一次快起来,不知什么原因,这把决定了罗刹之国命运的小匕首,被塞入了一个死者的嘴巴里,在森林中沉睡了八百年后,最终落到了萨顶顶的手里。
    她颤抖着将匕首放到眼前,匕首握柄处的女妖雕像,仿佛睁开了双眼,射出骇人目光。
    顶顶将小匕首缓缓举起,对准石门旁边的小神龛,小心地塞入那匕首状的凹处。
    就像是模子和模具,小匕首竟丝毫不差地安了进去,无论是锋利的刃口,还是锯齿状的女妖雕像,都与凹处的边缘严丝合缝,仿佛就是从这块墙上挖下来的。
    她深呼吸了一下,轻轻转动起小匕首。果然,神龛也跟着转动起来,就像钥匙塞进了锁眼里——匕首正是打开地宫大门的钥匙!
    当叶萧和孙子楚感到一线生机时,却听到脚下响起一阵奇怪的转动。还没等他们反应过来,脚底的石板已经碎裂,破开一个巨大的陷阱。地心引力如一双有力的大手,将他们彻底拉了下去。
    四分之一秒后,三个人都掉下了深渊……
    无底洞?
    叶萧、顶顶、孙子楚,他们脚下的石板突然碎裂,带着三个人共同坠入深渊。
    仿佛坠落了无数个世纪,在黑洞里时间被无限压缩,吞噬着宇宙中的一切物质,直到他们摔在一堆破烂上。
    黑暗中扬起亘古的灰尘,仿佛经历了一次重生,他们都感到身下一片柔软,这片柔软让他们没有被摔伤。叶萧第一个爬了起来,幸好手电完好无损,他打开光束照到一张灰色的脸——孙子楚脸上全是各种纤维,仿佛是个捡破烂的,再看顶顶也是差不多的样子,他再摸摸自己的脸,果然三个人都是同一副尊容。
    彼此都苦笑了起来,地下是一堆破布烂絮,孙子楚抓起几块看了看说:“这是古代的纺织品,大部分是丝绸和棉布,应该分别来自中国和印度,也许这里是布料仓库。”
    刚才顶顶转动小匕首,却意外触动了地下的机关,石板碎裂让他们都摔下来。还好摔到了这些破烂上面,就像掉到充气垫子上一样,大难不死。
    他们用手电照射四周,发现了一条深深的甬道。三个人立刻往下走去,脚下渐渐变成石头台阶,往下的坡度也在变大。此刻他们反而不再恐惧了,走了将近十分钟,他们感觉越来越接近地面了。
    忽然,前方显出一线幽暗的光,叶萧加快脚步跑了过去。甬道尽头传来泥土的气味,那是个不规则的椭圆形出口,只能容纳一个人钻出去。孙子楚第一个爬了出去,立刻在外面兴奋地大喊起来,第二个爬出去的是顶顶,叶萧是最后告别黑暗甬道的。
    爬出去便看到傍晚的天空,隔着一层茂密的树冠,枝叶上还残留着水滴。地面全是湿漉漉的,许多地方积着水,说明刚下过一场大雨。
    终于逃出来了!叶萧仰天深呼吸了几口,仿佛在黑夜里行走了许久,突然见到了光明——尽管此刻天色已经昏暗,晚风却送来隐秘的花香,三人重新回到了人间。
    回过头却见到一个树洞,在一棵大榕树的底下,他们正是从树洞里爬出来的。想必古时候是条秘密通道,以备受到进攻之时逃生所用。
    顶顶站在树洞外恍然若失,竟又把头探进了树洞。幸好她没有钻回甬道,只是面对树洞不停颤抖,肩膀上下耸动起来,嘴里发出轻轻的抽泣声。
    她怎么哭了?叶萧轻轻走到她身边,而她的脸几乎埋在树洞里,完全看不清她的表情——此情此景让他想起《花样年华》,梁朝伟跑到吴哥窟里,找到一个树洞倾诉并流泪……
    还有多少回忆?藏着多少秘密?树洞已被倾诉了千年,不妨再加一个多愁善感的灵魂。也许只有树洞里的神灵,才能知道我们心底的前生今世。
    当顶顶离开树洞之时,她已悄悄擦干了眼泪,和叶萧、孙子楚一起,走出茂密的榕树林子。前方又出现了小径,还有残破的佛像和建筑,回头借着傍晚的天光,可以望见大罗刹寺的轮廓。
    “这里是兰那精舍!”
    突然,某个黑色影子晃了过来,难道是传说中的守夜人?
    三个人的心都悬了起来,手电光立刻扫过去。只见那魁梧的背影,缓缓回过头来,同样一道手电光照到了他们脸上。
    他们眯起眼睛才看清那张脸——居然是童建国!
    20:30
    沉睡之城
    旅行的意义。
    叶萧、顶顶、孙子楚、童建国正在没有月亮的黑夜旅行。
    几十分钟前,他们在大罗刹寺下遇到童建国,彼此都被吓了一跳。今晚总算人马会合了,迅速告别罗刹之国,穿过夜晚恐怖的森林,还有漆黑一片的鳄鱼潭,小心翼翼地回到了南明城。
    此刻,四个人走在寂静的街道上,两边的路灯忽明忽暗,宛如鬼火笼罩着他们。又累又饿的孙子楚,刚听童建国讲完黄宛然的死,在这样的夜里不免心寒,他哆嗦着说:“下一个又会是谁呢?”
    话音未落,前方传来一阵急促的跑步声,昏黄路灯下有个拉长的身影。几人都紧张起来,叶萧走到最前面打起手电。那人影越来越近了,似乎百米冲刺般狂奔而来,像个发狂的疯子。
    当手电直射到对方的脸上,看到的却是一双布满血丝的惊恐眼睛,杂乱的头发覆盖苍白的脸,衣服上都是污黑的痕迹,但叶萧还是喊出了他的名字:“厉书!”
    没错,他就是厉书,似乎完全没看见他们,依旧横冲直撞了过来。叶萧只能拦腰将他抱住,童建国和孙子楚也上前帮忙,像对付野兽一样将他制伏了。
    将厉书架到路灯明亮的角落,顶顶掏出手帕擦了擦他的脸,孙子楚又给他喝了几大口水,叶萧抓紧他的胳膊轻声说:“别害怕!你看看我们是谁?都是自己人啊,镇定!一定要镇定!”
    顶顶也盯着他的眼睛,那混沌而颤抖的眼珠里,藏着某个无法言说的秘密:“厉书,到底发生了什么?我知道你看见了!”
    厉书已不再挣扎,气息也渐渐平稳,仰头看着对面的路灯,还有同伴们熟悉的脸:“你们回来了?”
    “是的,早上你去哪儿了?”孙子楚着急地问道,“可把我给急坏了!”
    他总算恢复过来了,深呼吸几下说:“让我想一想……想一想……”
    叶萧示意别人不要再说话了,安静地等待厉书的回忆,直到他猛然睁大眼睛,惊慌地喊道:“对!我想起来了!想起来了!”
    “什么?”
    “我发现了……我发现了……惊人的发现……那是最最惊人的发
    现……”
    “最最惊人的发现?”
    孙子楚又复述了一遍,他盯着厉书的眼睛,发现有一种异于常人的红色。
    “是,我发现了沉睡之城的秘密!”
    这句话让所有人都怔住了,“沉睡之城的秘密”——不正是这几天来苦苦追寻的吗?也是眼前无数个悬疑中,最终极也最致命的那个,谁都想解开这个谜底,这是他们逃出空城的唯一办法。
    沉默,持续了十秒钟。
    对面的路灯突然一阵闪烁,叶萧感觉有些晃眼,急忙追问道:“是什么秘密?是在哪里发现的?赶快告诉我们!”
    “今天凌晨我就发现一些端倪,为了找到更多的线索,我就独自跑出了大本营,在南明城各个角落探访,果然又发现了不少秘密,直到今天下午才全部解开——天哪!你们肯定都不敢相信,任何人也无法猜到这个谜底,但这就是我发现的事实!天大的秘密!太不可思议了!也太疯狂了!”
    厉书越说越激动,几乎要手舞足蹈起来。而别人都听得云里雾里,反而觉得他故弄玄虚,孙子楚皱起眉头问:“喂,到底是什么秘密啊?”
    “沉睡之城的秘密就是——”厉书突然停顿下来,紧张地看着他们的眼睛,就像在观察一群敌人,随即摇头说,“不,现在的人还不够多,我得回到大本营,当着所有人的面来公布!”
    “切!卖什么关子啊,你难道还要防我们一手?”
    孙子楚露出极度厌恶的表情,也许旅行团里早已有了裂痕,彼此饱含着怀疑和不信任。
    “这是天机——不可泄露的天机!”
    厉书又一次强调,挣脱了他们的包围,走到大街上仰起头,像狼一样狂嗷了两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