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岭南王国(南越王墓搜寻之谜)/考古中国[平装]
  • 共1个商家     19.60元~19.60
  • 作者:岳南(作者)
  • 出版社:万卷出版公司;第1版(2013年1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47021668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岳南编著的《岭南王国:南越王墓搜寻之谜》用纪实文学的手法,叙述了南越王墓发现、发掘以及学者们对出土竹书研究考释破译的全过程,对所涉及的著名历史人物的人生轨迹,作了不同程度的描绘,展现了中国风起云涌、波澜壮阔的历史场景,读来令人耳目一新,嗟叹不已。

    作者简介

    岳南,1962年生,山东诸城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华考古文学协会副会长。自20世纪80年代末开始研究中国自由知识分子与重大考古事件,有《陈寅恪与傅斯年》、《南渡北归》三部曲等作品问世,同时创作出版有《风雪定陵》(合著)、《复活的军团》、《天赐王国》等考古文学系列作品十余部。其中数部作品被译为日、韩、英、法、德、意等多种文字在海外出版,全球销量达两百余万册。现为台湾新竹清华大学驻校作家。

    目录

    序章 千年隐秘
    第一章 端倪初露
    石板下,一个黑乎乎的洞穴
    地宫内,一扇倒塌的石门
    夜幕中,一个身影钻出墓室
    速向北京拍发电文
    第二章 进入地宫
    国务院领导的批示
    考古人员云集象岗
    解开木车移动之谜
    大音有声
    宴乐场所神秘的主人
    第三章 南征百越
    血战岭南
    史禄与灵渠的开凿
    岭南“通衢”
    第四章 珍宝灿烂
    悬空发掘与虎节面世
    造型独特的铠甲
    象岗纸——蔡伦之前的纸
    第五章 秦汉兴替
    平地起惊雷
    猛士如云唱大风
    丧钟为秦而鸣
    四面楚歌动垓下
    第六章 千年容颜初露
    第二道石门轰然洞开
    墓主棺椁今安在
    玉器之最
    发现丝缕玉衣
    墓主的死亡年龄
    镇墓之宝
    第七章 南越称王
    岭南割据
    犄角之势
    划岭而治
    出使南越
    南越国臣服
    第八章 来自岭南的震撼
    神奇的龟钮金印
    凄惨的殉人制度
    七名女人之死
    “蕃禺少内”与乘舆之谜
    南越王墓的形制
    第九章 南越国的兴亡
    五岭起烽烟
    血溅长安城
    汉越罢兵再言和
    南天支柱轰然倒塌
    危机四伏南越国
    历史的终结
    第十章 余波不绝
    令人费解的谜团
    最后的秘境
    鸣谢

    文摘

    地宫内,一扇倒塌的石门
    邓钦友借助中国大酒店的电话,首先拨通了广东省政府办公厅值班室,值班室负责人得此消息,立即做了“严加看护,不要使之受到任何破坏,并速向广州市文物管理委员会报告,建议他们派人前去调查”的指示。根据这个指示,邓钦友拨通了市文管会考古队的电话,在报告了象岗发现的情况后,又转达了省政府办公厅值班室的指示。值班的考古人员黄淼章接到电话后,未作半点迟疑,立即同考古队员陈伟汉、冼锦祥等骑自行车赶到象岗施工工地。此时工地上的民工已停止了手中的工作,将洞穴围得水泄不通,邓钦友守在石板缝隙的旁边,正焦急地等待考古人员的到来。
    黄淼章等人挤进人群,立即对现场进行勘察,发现这既不是“文化大革命”期间部队修筑的防空洞,更不是侵华日军构筑的秘密军火库,而是一座石室古墓。从整体看上去,这座古墓构筑在象岗腹心约20米的深处,墓顶全部用大石板覆盖,石板的上部再用一层层灰土将墓坑夯实,以达到封闭的效果。在过去30多年的考古调查和发掘中,凡广州郊区发现的石室墓都是明代之后建造的,就在此前不久,考古人员还在广州铁路局附近发掘了一座石室墓,经考证是明代一个叫韦眷的太监的墓葬。正是由于先前的经验,黄淼章等人在勘察后,作出了“此墓有可能属于明代的结论”。
    外部的情形勘察完毕,黄淼章从怀里掏出装有两节电池的手电,俯身石板的缝隙,透过手电射出的光向下观看,由于下面的墓穴过于庞大,加之外部光线的干扰,射到墓穴中的手电光显得极其微弱,如同萤火在黑夜中晃动。尽管如此,黄淼章还是窥到了墓穴前室的石壁、石门等较明显的建筑物。稍后,随着手电光的不断移动,黄淼章又在室内散乱的一堆杂物中看到了一件类似铜鼎一样的器物,从这件器物的外部造型看,当是汉代之前的葬品。看到此处,黄淼章站起身对同来的陈伟汉、冼锦祥激动地说:“哎呀,里边大极了,以前没见过这样大的墓室,不得了啊!”
    “看到什么东西没有?”陈伟汉问。
    “看不太清楚,不过我看到一件很大的器物,好像是个大铜鼎,从外形看是汉代之前的,这个墓看来不是明代的,可能是汉代或者汉代之前的……”未等黄淼章说完,站在旁边的冼锦祥很有些不以为然地打断道:“别胡扯了,你肯定是看花了眼,要不就是想南越王想疯了,你想想看,我们什么时候发现过汉代的石室墓?再说即使你看到的那件器物外形是汉代的,也不能说明这个墓就是汉代的,明代有许多器物就是仿照汉唐制造的,我看这还是一座明代墓。”
    听了冼锦祥的话,黄淼章点点头,继而又摇摇头,略作沉思,说:“不,我有一种感觉,这不像是明代的墓葬,不像。”说着将手电筒递给了陈伟汉:“你们再看看。”
    陈伟汉和冼锦祥以及另外两名考古队员相继窥看了墓室后,也感到有些不同寻常,但对此墓到底属于汉代还是明代仍难以下确切的结论。黄淼章望着大家有些疑惑的脸说:“我看这样吧,你们在这里等着,我打个电话叫老麦来看看再作结论吧。”说着转身向山下走去。 约20分钟后,广州市文管会副主任、广州博物馆馆长、著名考古学家麦英豪来到了象岗山,这位新中国成立以来广州第一代考古工作者,曾率领考古队员几乎踏遍了广州地区所有的山山水水,调查、发掘了近千座墓葬,从而积累了丰富的考古经验和广博的学识,每当有较大的墓葬发现,必定由他亲自主持发掘。在广州地区现代田野考古的历程中,麦英豪始终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今天,听到黄淼章的电话汇报,他在惊喜的同时也存了些疑惑,在自己30多年东奔西跑的考古生涯中,汉代的石室墓的确尚未见过,所见的石室墓均属于明代之后。如果这次黄淼章所看到的墓室中的大铜鼎确属汉代而不是明代的仿古器物,那么,这座墓的考古价值就非同寻常了。当然,这时的麦英豪尚没有想到他将要面对的就是他和他的同伴苦苦探寻的那个千年隐秘的处所。或许,30多年的奔波,已使他对那个千年隐秘的追寻热情渐渐冷却,或许那久久积蓄在脑海中的幻想,在岁月的淘洗磨炼中已失去了当初的锋锐;或许,他不相信幸运之神会在这个极为平凡的日子向他招手并悠忽降临到自己的面前。此时的他断然不会想到几十年来只在梦中经常看到的南越王墓已显露端倪,他甚至连“汉代”这个词都不再去想,几十年的考古经验告诉他,对一个墓葬或一件器物的断定,绝不能先入为主,这样很容易误入歧途,他甚至喜欢从否定走向肯定,以逆向的思维态势和严谨科学的态度使自己对纷繁杂乱的事物或事件,作出更准确、更经得住历史检验的判断。他反对先入为主的工作和科研态度,当然更反对那不着边际的哗众取宠。为此,面对迎上来的几位年轻的考古人员,他第一句话问的是:“是不是防空洞,这里在过去可修造过不少这类的东西!”当他听到大家几乎异口同声地说“不是,绝对不是,肯定是一座石室墓”时,便轻轻地点了点头,拨开围观的众人,走向石板的裂缝处。
    “麦老师,你看这个墓是汉代的还是明代的?”冼锦祥走过来问道。
    麦英豪在四周查看着,轻声说道:“现在还说不准,待我看一看下面的情况。”说着从腰里掏出装有五节电池的大号手电筒,身子半趴在地下,借着手电的强光从缝隙中向下窥视。这个大号的手电筒是黄淼章打电话时特意请麦英豪带来的,由于光的亮度明显加强,墓室中的景物看上去比先前清晰了许多。随着手电筒光柱的不断移动,麦英豪先是看到了用石块砌垒的墓壁,然后看到了硕大的石制墓门,接下来看到了散落在墓室中的一堆零乱不堪的器物,在这堆零乱的器物中,有一个大号铜鼎和几件陶器格外显眼。麦英豪将手电的光柱在这几件器物的上下左右反复晃动,并从形制、特色等多方面观察判断,终于在脑海中形成了一个较为正确的结论——这确是2000多年前汉代的一座石室墓葬。尽管墓葬的主人是谁尚不知道,但仅从墓室的形制、规模以及随葬的器物来看,当是岭南考古史上一个前所未有的新发现,这次偶然的发现,将为岭南考古史增添新的极其光彩的一页。想到这里,麦英豪激动异常,心脏加快了跳动,一阵火辣辣的燥热传遍了整个身心。在激动与亢奋中,麦英豪想立即将自己看到的一切和判断告诉众位考古队员,与他们共同分享这喜悦。然而,当他即将关闭手电筒起身时,一个念头又让他不寒而栗:就他所看到的墓室现状,这座古墓很明显地分成了前后两部分,用两道大石门封闭隔开,借着较强的光线可以看出,第一道大石门有一扇已经倒塌,无规则地斜躺在墓室之中,这扇石门的倒塌,无疑是个不祥之兆,这个不祥之兆明显地提醒正沉浸在兴奋之中的麦英豪,此墓很可能被古代的盗墓贼光顾过,就以往的考古发掘经验来看,广州发现的古代砖室墓,凡规模稍大一点的,几乎都被盗墓贼盗掘一空,保存完好的寥若晨星,而面前这道石门的倒塌,难道意味着这座藏匿在象岗山下20米深处的大墓也惨遭不测?想到这里,麦英豪如同冷水泼头,刚才还激动兴奋的心情顿时沉静下来。他关闭手电,缓缓站起,转身对眼含期待的几名考古队员说:“黄淼章的判断没错,是一座汉代的墓,只怕是……”说到此处,瞥了一眼围拢上来的民工,将欲说出的话又咽了回去。
    停顿片刻,麦英豪转身来到邓钦友的身边,心怀感激之情地说:“邓科长,你可是又做了一件大好事呵,这是一座很有价值的古墓,是个重大的考古发现,没有你及时报告,说不定要遭到破坏,我们需要马上组织力量发掘,如果这个墓是完好的,恐怕你们的楼在这里就盖不成了,你还是早一点向省政府打个招呼吧,我们回去研究一下,看如何发掘。”
    邓钦友听罢麦英豪的话,顿感意外,遂焦急地说道:“这,这怎么能行,我们在这里苦苦干了三年,费了多大的劲,好容易将这个山头刨凿平了,怎么又要盖不成了?”
    P1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