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邪城箴言[平装]
  • 共1个商家     11.34元~11.34
  • 作者:李?恰尔德(作者),文敏(译者)
  • 出版社:湖南文艺出版社;第1版(2006年12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40438418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李·恰尔德是全球公认的惊悚小说大师。1954年出生于英国,与《魔戒》的作者托尔金读同一所高中,拿同样的奖学金。从法律系毕业后,他曾在一家英国电视公司任职十八年,担任主持人和导演。年届不惑之时他才开始动笔写第一本小说,也就是“杰克·雷切尔系列”的首曲——《邪城箴言》。这本书出版后进入了英国《泰晤士报》的畅销书排行榜,在美国则获得安东尼奖和巴瑞奖的最佳新人作品奖。
      我觉得这就像是在孩子的故事书里,某个人掉进了一个洞里,发现自己到了一个奇异的世界,所有的一切都很古怪,跟自己的世界完全不同。就像爱丽丝在仙境里。她不是掉进一个洞里了吗?抑或她搭乘灰狗长途车来到了一个错误的地方?

    媒体推荐

    书评
      我们敢说:李·恰尔德是你迄今尚未见过的最出色的惊悚小说家。
                    ——蓝登书屋
    “杰克·雷切尔系列”线索错综复杂,而其首曲《邪城箴言》选取了一个合适的开场地点……赢得了成功。
                     ——斯蒂芬·金
    (杰克·李契尔)不是个成天自我怀疑的家伙,而是秉持善念、以行动打抱不平的角色。同时恰尔德先生又赋予他惊人的逻辑推演能力,严肃的道德良知和不时闪现的温柔。
                     ——《纽约时报》著名书评人珍妮特·马斯林
    《邪城箴言》是我多年来读过的最好的惊悚小说。
                     ——《新政治家》

    作者简介

    作者:(英国)李?恰尔德 译者:文敏

    李?恰尔德是全球公认的惊悚小说大师。1954年出生于英国,与《魔戒》的作者托尔金读同一所高中,拿同样的奖学金。从法律系毕业后,他曾在一家英国电视公司任职十八年,担任主持人和导演。年届不惑之时他才开始动笔写第一本小说,也就是“杰克?雷切尔系列”的首曲——《邪城箴言》。
    这本书出版后进入了英国《泰晤士报》的畅销书排行榜,在美国则获得安东尼奖和巴瑞奖的最佳新人作品奖。
    在“杰克?雷切尔系列”中,李?恰尔德塑造的杰克?雷切尔这个当代惊悚小说中最亮眼的人物,被评论家形容为现代的西部英雄,荟萃美国精神的游侠骑士。蓝登书屋集团总裁和美国前总统克林顿都是他的拥趸,称之为“二十一世纪的詹姆斯?邦德”。
    迄今,“杰克?雷切尔系列”已出版10本,每一本都将李?恰尔德的成功推向新高,版权已售至43个国家,被翻译为29种语言。
    系列中多部作品的浓缩版权由《读者文摘》买下。派拉蒙影业和汤姆?克鲁斯的制片公司C/W已签下全系列的电影版权。

    文摘

    书摘
      我是在那家名叫埃诺的小餐馆里被逮捕的。十二点钟。我正吃着鸡蛋喝着咖啡。不算是午餐,是把早餐挪到这时候了。在大雨里跋涉了好长一段路,我已浑身湿透,累得够呛。沿着高速公路一直走到这个镇子边上。
      这家餐馆不大,却干净明亮。新开张的,布置得像是一节铁路车厢。店堂窄窄的,一边是一溜长餐桌和兀然凸出的厨房,靠墙那边则是一个个分隔的厢座。中间那条通道也可以算作一个隔间。
      我坐在一个靠窗的厢座里,拿起不知什么人扔在那儿的一份报纸,瞧着上面的大选报道,那家伙我上一回投票就没选他,这次也不打算选他做总统。外面,雨停了,玻璃窗上还滴着一串串亮闪闪的水珠。我看见两辆警车驶入满地沙砾的停车场。车子开得很猛,轮胎嘎吱作响地扑向停车位。灯柱一闪一闪,红蓝交织的灯光映在我窗前的雨珠里。车门突然打开,警察跳了出来。每辆车下来两个,手里都有武器。两把左轮,两把滑膛枪。这可是重家伙。一个拿左轮枪的和另一个拿滑膛枪的包抄到后面去了。其余那两个便从门里冲了进来。
      我就坐在那儿看着他们。我知道餐馆里都有些什么人。后边有一个厨师,还有两个女招待,剩下是两个老头,还有我。这个行动是冲我来的。我到这镇上还不到半个钟头。这儿其他那五个人也许一辈子都生活在本地。如果说他们有什么麻烦的话,无非是让警察觉得有点碍手碍脚罢了。他得向他们表示歉意,还得含糊其辞地跟他们解释一通,把他们带到警察局去做证词。于是这重武器就冲着我来了。我三口两口地往嘴里塞着鸡蛋,把一张五块钱的票子塞在盘子底下,把报纸四四方方折好塞进外衣口袋。两手搁在桌子上,一口喝干杯子里的咖啡。
      那个拿着左轮枪的在门口停了一下。他弓着身子进来,两手攥着枪,瞄着我的脑袋。端着滑膛枪的家伙封堵在那儿。这是两个精干强壮的小伙子。动作利落而准确,教科书上的招式。那左轮枪把守门道,其位置可以精确地控制整个屋子。那滑膛枪近距离射击能让我脑浆溅满窗口。要夺路突围显然没戏。在近距离肉搏中左轮枪手也许会失手,可远处的滑膛枪从门道里轰过来,准能把上来抓捕的警察和我一块儿干掉,还捎带后面厢座里的老头。到现在为止,他们做的一切都正确无误——毫无疑问是这样;他们局面占优——这也毫无疑问。仄逼的厢座把我的身子卡在里面,我根本施展不开手脚。我摊在桌面上的双手活动了一下。端着滑膛枪的警察更挨近了。
      “不许动!警察!”他高喊。
      他尽量扯高嗓门,想吓住我。教科书上的招式。那些大呼小叫多半是想把围捕目标吓得趴下。我举起双手。拿左轮枪的家伙从门口走进来。那滑膛枪离我更近了,太近了。这是他们的第一个错误。如果真要动手的话,我会猛然扑过去攥住滑膛枪管,迫使枪口朝上。轰出去的子弹会射穿天花板,也许,我该用肘弯猛击那警察脸部,滑膛枪没准就能到我手里。拿左轮枪那家伙会调整枪口角度对准我,却又不敢贸然开枪伤了同伴。也许这就该他们倒霉了。但我仍坐在那儿,两手高高举起。拿滑膛枪的警察仍扯着嗓子叫喊,跃动着身子。
      “从座位上起来,站到地上来!”他喊道。
      我慢慢站起来离开厢座,把手腕伸向那左轮枪手。我不想趴在地板上。不想让这些乡下小子弄得灰头土脸。就算他们拉来整支带榴弹炮的警察部队也不干。
      拿左轮枪的是个警官,挺沉得住气的。拿滑膛枪的见他的搭档把枪插进枪套,便从皮带上解下手铐,把它铐在我手腕上,手里那管枪还一直瞄着我。后援组的人从后边厨房进来了。他们绕过长餐桌,卡住我身后的位置。他们过来把我全身上下拍了个遍。我瞥见那警官在摇头暗示,没有武器。
      后援组的人一边一个拽住我胳膊。持滑膛枪那人仍将枪口对着我。那警官走上来。这白人男子有着运动员的身胚,瘦长,结实,皮肤晒得黢黑。跟我年纪差不多。衫衬口袋上方的化纤胸牌上标着他的姓氏:贝克。他抬脸看我。
      “你因谋杀罪被捕。”他说。“你有权保持沉默。你说的任何话都可能被作为对你不利的证据。你有权聘请律师辩护。如果你请不起律师,佐治亚州政府将为你免费提供一名律师。你明白这些权利吗?”
      真是一篇出色的米兰达宣言。他说得很清楚。他没有拿着卡片照本宣科。他说这些话就像是知道这里边的意思,也明白它对于我对于他的重要性似的。我没有回答。
      “你明白自己的权利了吗?”他又问了一次。
      我还是不吱声。多年的经验教会了我,默不作声是最好的回答。无论说什么都有可能被误听、误解、误读。搞不好让你蹲大牢。甚而搭上小命一条。沉默会使逮捕你的警察犯嘀咕。他不得不告诉你沉默是你的权利,可你真的行使了自己的权利却又让他恼恨不已。我因谋杀的罪名而被捕,但我什么也不说。  P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