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葬礼之后的葬礼[平装]
  • 共2个商家     19.30元~20.40
  • 作者:鬼马星(作者)
  • 出版社:浙江文艺出版社;第1版(2009年3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33927332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葬礼之后的葬礼》是鬼马星继“莫兰系列”《风的预谋》之后的又一力作,在这部充满着悲怆与爱的挣扎的小说中,她雕琢人物的笔力越发老辣,让人在对扑朔迷离的情节欲罢不能的同时,也对人物的悲欣交集难以割舍。这是一场智力激荡之旅,更是一趟情感洗涤的征途。
    蓄谋已久的谋杀,才是最正宗的谋杀,而且最完整、最合理,也最无法逃开。
    我就像一部次品机器
    因为少了一个零件,所以怎么都不对头……
    我想,少掉的那个零件,应该是——幸福
    蓄谋已久的谋杀,才是最正宗的谋杀,而且最完整、最合理,也最无法逃开。
    “我觉得推理小说家都是令读者疯狂的,鬼马星尤其是。”
    实力媲美日系推理大师东里圭吾/华丽残酷本土新本格派天才之作。
    天涯鬼话悬疑推理点击率回复率NO.1作者/被称为中国阿力口莎的超高人气诡才作家

    媒体推荐

    我觉得推理小说家都是令读者疯狂的,鬼马星尤其是。她能写出任何一个故事,任何形式,任何情感,但就是不告诉你——我是说,“到了最后一页你才能弄明白”。而且,除了情节非同凡响,她对人物的性格与心理刻画也是入骨三分。
      ——莲蓬鬼话版主莲蓬
    一直觉得自己是个很理性的读者,是小说就绝不会把它当成现实,陷入进去,尤其因为它是推理小说,因此我曾将更多目光放在那些错综复杂的线索和人物上,把它当成解魔方一样痴迷不已。可今天我突然发现我不再纠结于那些线索暗示推理本身,情感的暗流早已汹涌成河……
      ——sunny7103
    没有一颗悲悯细腻的心,写不出这样的小说——事实也证明了,作者所有的书里,都流淌着作者的感情。就像我们小时候玩的拓硬币的游戏,把纸覆盖在硬币上,用铅笔轻轻涂,慢慢地,硬币的花纹全都细致地展现了。我很爱这本小说。
      ——甜蜜的牛虻
    能把侦探小说写到这份上的,我还是第一次看到昵。一方面是紧张的情节让我一直很迷,另一方面,感觉这几对情侣的爱情太可爱了。高竞和莫兰有点像郭靖和黄蓉。郑恒松和乔纳就是“傲慢与偏见”了。
      ——monk0128
    默默心思巧妙的悬疑布局和环环相扣的严密推理一如既往地遵从了“鬼马出品,必属精品”的原则,让人好像在玩一场刺激又紧张的游戏,每每在觉得接近真相的时候,却又不得不痛苦地推翻以往做出的判断,重新开始一场惊心动魄的猜谜游戏,每每如此,却又每每欲罢不能。
      ——素心蓝眉

    作者简介

    鬼马星,本名马雨默。生于70年代初,曾在房地产公司工作,2005年因罹患尿毒症,从此在家专职从事推理小说创作,目前是天涯社区“莲蓬鬼话”炙手可热的推理写手。由于其文风活泼生动,情节引人入胜,文章中不仅有丝丝入扣的逻辑推理,还有细腻动人的感情描写,所以她的小说被网友们誉为“最有人情味的推理小说”。
    目前该作者已出版的作品有三大系列
    莫兰系列:《猫的复生》《风的预谋》《葬礼之后的葬礼》《宴无好宴》
    简东平系列:《暮眼蝶》《淑女之家》《纽扣杀人案》
    迷宫蛛系列:《迷宫蛛》三部曲

    文摘

    9月3日,高竞终于搬出了他住了一个多月的莫兰家,看见他把两个大旅行包拿进后备厢,莫兰有些依依不舍。
    “你家打扫过了吗?”她问道。
    “还没有。”
    “那你怎么住啊?”
    “我现在就回去打扫。我今天请假了。”他笑着拍拍她的肩,好像当她是个小兄弟,“你爸什么时候回来?”
    “今天晚上。”她眼睛亮闪闪地注视着他,“你来吃饭吧。”
    “你爸知道我们的事了吧?”
    “那当然。”
    “他对我什么印象?”
    他觉得你像只流浪狗,十几年来站在我家门口,既不进来也不走的流浪狗,她心 道。“他对你没什么印象了,所以这次特地来看看你啊。”
    “瞎说,他对我印象不错,我知道。”他爽朗地笑起来,“那时候他还津津乐道地跟我 说训练你骑马的事呢。这可纯粹是男人之间的话题噢。”
    “他是训练我骑马来着,他说这样可以让身材更好。我爸自己也很喜欢骑马。”莫 兰不明白为什么骑马会是男人之间的话题。
    “你喜欢骑马吗?我知道有个公园里有骑马场,什么时候我们一起去吧?”他兴致勃勃地提议。
    “不要了,我已经好久不骑了,其实我一点都不喜欢骑马,虽然我骑得还行,但我怕 摔下来,而且每次骑完马,第二天我的腿就又酸又痛,马粪也很臭,我才不要呢。”她确 实不喜欢骑马。
    “我会保护你的。”高竞搂着她的肩膀,信心十足地说,“我可是骑马高手。”
    “以后再说吧。”她拉拉他领子,“今晚来的时候,别忘了买礼物。”
    “对了,该买什么?”他把本来已经拉开的车门又关上了。
    “要特别点的,我妈不喜欢化妆品,我爸是个美食家。”她朝他眨眨眼睛,欲言又止, “我就说到这儿,其他的你自己去想吧。我不能什么都替你拿主意,你得有独立思考能 力。”她说着就替他打开了车门。
    “你快点回去吧,我也得上去打扫房间,要不我爸妈回来该说我了。”她道。
    “我真不知道买什么。你爸是美食家,我总不能买把菜刀给他吧。”他一脸为难。
    “那就看你的了。我也很好奇想知道你会买些什么。”她笑吟吟地说,心里暗自庆幸,还好高竞是孤儿,不然她现在还得考虑该怎么伺候婆婆呢。
    “好吧,你等着瞧,我到时候一定让你们吃一惊。”他胸有成竹地说。
    莫兰焦急地又看了一眼墙上的挂钟,都快7点半了,高竞还没到,真不知道他在忙什么。莫兰现在都有些后悔了,她觉得让他独自去购买礼物很失策,他在这方面并不在行,真怕他会提着几盒保健口服液就进门,那还不得让老爸笑死。老爸这辈子最爱做的事就是嘲笑和作弄别人了。还好这会儿他们正忙着在房间里整理行李,还没觉察到毛脚女婿的迟到。
    她坐在窗台上往下张望,正准备打个电话给高竞,却听到身后传来用钥匙开门的声音,不用问,是在警察局当档案员的表姐乔纳回来了。
    “他们到了吗?”门一开,乔纳的粗嗓门果然就从外面直冲进来。
    莫兰还没来得及回答,她的母亲郭敏就匆匆从里屋跑了出来。
    “乔纳!见到你真好。”郭敏笑着跑过去跟乔纳拥抱了一下,动作极其优雅。
    “哇,姨妈,你可是越来越年轻了,是不是经常吃姨夫调制的独门还春丹?”乔纳兴奋地抓着莫兰母亲的胳膊,左瞧右瞧。
    “你这孩子还是这么爱胡说八道。”郭敏抿嘴笑道。
    “妈,乔纳经常欺负我。”莫兰趁机告状。
    “嘿,我这是在教育你,要没有我,哪来你今天的幸福生活?”乔纳摇头晃脑得意地说。她一直自诩是莫兰和高竞的大媒人。
    “才不是因为你呢,是他的真心感动了我。”莫兰争辩道。
    乔纳奉送了一个恶心的表情给她。
    “以后给你表姐也找个男朋友,这样她就欺负不了你了。”郭敏笑眯眯地向乔纳投去温柔的一瞥。
    郭敏一向就非常喜欢乔纳这个性情有些粗鲁的外甥女。因为每次看到乔纳,她都会禁不住想起那个比自己小一岁的妹妹郭涵。两姐妹虽然都出身于显赫的外交官之家,但个性却全然不同:姐姐郭敏性情温和,举止娴雅,万事循规蹈矩;妹妹郭涵却是个性子刚烈,做事不守规矩的小霸王。
    郭涵在大学里因为跟男朋友公然同居而被开除,之后两人私奔并结婚。乔纳就是在他们婚后第三年出生的。郭敏一直以为郭涵如此辛苦争得的爱情一定能天长地久,但谁知,在乔纳十岁那年,两人的婚姻因乔纳父亲的外遇宣告破裂。之后,郭涵一个人带着乔纳辛苦度日,好不容易盼到乔纳成了家,她却在同一年因罹患乳腺癌撒手人寰。从那以后,郭敏就发誓一定要好好照顾这个无依无靠的外甥女。只可惜,这个外甥女也是命运多舛,因为嫁给了一个缉毒警,年纪轻轻就成了寡妇。
    因为有了乔纳的先例,郭敏一直就不太赞成莫兰跟担任凶杀科科长的高竟谈恋爱。她很希望莫兰能再找一个像梁永胜那样既有经济基础,又知情识趣的男子。她觉得无论从哪方面看,高竞跟莫兰两人都根本不相配。她不明白老公莫中玉为什么会对高竞如此青睐有加。
    在法国的时候,两夫妻就为莫兰跟高竟的事讨论过好几回。最后郭敏还是做出了让步。虽然她在各方面都不满意高竞,但也不想成为女儿和老公的敌人,而且她也明白,在热恋中的女儿是根本听不进任何反对意见的。不管怎么样,她决定今天礼貌地招待这位新女婿。
    “高竞大概几点到?”郭敏问莫兰。
    “我不知道。我打个电话给他。”莫兰皱了皱眉头,心里又骂了一遍高竞。
    “他可能正忙着购物呢。”乔纳张大嘴傻笑道,“我听说今天他请假了,还听说他今天给好几个下属打电话,问人家第一次上门该送什么。”
    两分钟后,有人按响了门铃。
    莫兰打开门,眼前豁然一亮。啊!他今天还特意打扮过了,不仅穿着干净整洁的白衬衫,还特意换了新裤子和新皮鞋,那都是前几天他们逛街时,她为他挑的。他的头发虽然还没有来得及去理,但现在她忽然发现,略长的头发反而更能衬出他棱角分明的五官轮廓和成熟男人的味道。总之,他今天看上去神采奕奕,顺眼极了。
    “哥,你真帅。”莫兰忍不住又学之前某个杀人犯的调调调侃他了。
    他略带几分紧张地瞪了她一眼。
    这时她发现,他手里提着两个礼物盒子。“是什么?”她悄声问道。
    “你看了就知道了,我随便买的。”他说,“也不知道你爸妈喜欢不喜欢。”他的神情告诉她,他现在是强作镇定,其实内心紧张得要命。
    “你别怕,买错也没关系,我爸妈是最讲道理的人了。”她拉着他的手臂进了门。
    莫兰忐忑不安地帮高竞打开礼物盒子,看到里面的东西,她禁不住绽开笑颜。
    “爸,你看,高竞给你买大闸蟹了!”她知道旅居法国的美食家老爸最怀念的莫过于故乡的大闸蟹了,高竟这回可真是买对了。
    听说有大闸蟹吃,莫中玉喜出望外。虽然把大闸蟹放在漂亮的礼物盒子里有些夸张,虽然现在还没到吃大闸蟹的最好季节,但莫中玉觉得,像高竞这种向来不擅长讨好别人的家伙能不落俗套地想到买食物,已经非常难得了,至少比买保健品要强十倍。
    “高竟,买得好,大闸蟹我很爱吃。”他上前拍拍高竞的肩,以资鼓励。接着,他便兴高采烈地拿着那串每只超过三两的大闸蟹走进了厨房,现在对他来说,最重要的事莫过于斩姜末准备蟹酱油了,这也是他最爱做的事之一。
    看见未来的岳父大人露出笑容,高竞松了一口气。
    莫兰打开第二个礼物盒子,那里面是一面雕工精细的银制镜子。
    “你说你妈不喜欢化妆品,我想她一定看上去比实际年龄年轻,不需要化妆品,我想这样的人应该比较喜欢照镜子。我没买错吧?”他紧张兮兮地低声问她,看见她朝他妩媚地一笑,才放下心来。
    “亲爱的,你太棒了。”莫兰轻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