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刘节日记(1939-1977)(上下册)[平装]
  • 共2个商家     69.80元~78.40
  • 作者:刘节(作者),刘显曾(合著者)
  • 出版社:大象出版社;第1版(2009年6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34754319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刘节日记(1939-1977)(上下册)》是由大象出版社出版的。

    作者简介

    刘节,我国现代著名历史学家,在古文学和古器物学、先秦诸子思想、史料学和史等诸多领域均有重要建树。

    目录

    刘节先生日记序——陈其泰
    整理说明
    刘节日记(1939—1977)
    一九三九年
    一九四一年
    一九四五年
    一九五二年
    一九五三年
    一九五四年
    一九五六年
    一九五七年
    一九五八年
    一九六六年
    一九六七年
    一九六八年
    一九六九年
    一九七○年
    一九七一年
    一九七二年
    一九七三年
    一九七四年
    一九七五年
    一九七六年
    一九七七年
    我之信条三则(附录)
    《刘节日记》编后记——刘显曾

    序言

    这几日,“非典”在北京肆虐。天上似乎总是罩着久久不散的雾霭。说是雾,却非雾;说是晴,也非晴,太阳遮遮掩掩地露出来,它也仿佛被某种莫名的东西压得喘不过气。
    生活仍在继续,但是一夜之间已与以往大大不同了。
    生与死、勇敢与怯弱、高尚与卑微、果断与无能……人性的诸多美好与缺陷,都在这一时刻呈现出来。
    对于生活其中的每个人来说,这些日子将成为终身难忘的记忆。未来的人们回望今天,也许会说:那一年中国的春天叫“非典”;正像今天的我们在回望一个又一个遥远或不遥远的年份时,会用特定的词汇来勾画历史的某一个环节一样。
    在这样特殊的时刻,有人在每日记下自己的经历和感受,就像我们的前辈们当年一样。
    日记就其本来意义来说,是最具个人色彩的一种文体——这里需要排除某些刻意写给世人阅读的日记。因为诸如此类的文字,看似个人化,其实早已串了味。那些为了迎合某一需要而写,或者被人为加工的日记里,很难看到记录者真实的思想和情感,它们的价值,无论是文本上的还是美学上的,显然是要大打折扣的——我所看重的是真正写给自己的日记。打开日记本,写下一行行文字,或是为了备忘,或是与内心交谈,把个人交往、行踪以及高兴、痛苦、愤怒诸多心绪均如实记下。

    后记

    2001年是我父亲刘节先生诞辰一百周年、祖父刘景晨(贞晦)先生诞辰一百二十周年。故乡温州市文化局、图书馆与社科联等单位组织了纪念会,当时许多亲属应邀到会。平时难得见面的亲属们在此聚会,并谈起“温州文献丛书”整理出版委员会已把祖父、父亲的遗著列入丛书预备选题之事,都很高兴。当时,我已退休几年,便自告奋勇挑头承担父亲著作的整理工作。当时确定内容有日记和论文集两部分。回到天津便在京津两地图书馆搜集资料。((温州读书报》主编卢礼阳先生提议由他们选登《刘节日记》,至今已连载六十一次。其间山西著名学者谢泳先生主动向礼阳先生了解日记整理情况,并热情推荐给“大象人物日记文丛”的主编李辉先生,因此有了这本《刘节日记》的出版。
    祖父刘景晨先生为永嘉学派后劲之一。父亲幼承家学,长入清华国学研究院,师从梁启超、陈寅恪诸名家,毕业后从事历史研究与教学。本来家居环境颇好,藏书及论著手稿甚丰,后在“反右”、“文革”等一系列政治运动中遭受迫害,而父亲始终坚持尊孔敬师,重道守节,不肯曲学阿世,故生活条件最后变得很恶劣。加上1977年父亲谢世以后,家业无人继承,大量的藏书顿成阻塞陋舍之余物。故不得不把大部分书籍以极廉之价被某图书馆选购,只留下少部分书籍和日记、手稿等。

    文摘

    刘节日记(1939—1977)
    一九三九年
    一月二日 星期一 晴
    早六点半起,至加拿大茶社早餐,遇杜衡君,多年未见之老友也。闻到<香港>已多年,现在正办一刊物,同樊仲云一班人合作。稍谈即出。至毕打行寻黄达权君不遇,出至前山乘Peak Tram上山,已十点左右。在山顶间眺一回,见香港海外的小岛甚多,星罗棋布,真有海上三山之概。山顶有一道向南山下的,名扑扶林道,望见山下有一水塘,澄碧可爱,道旁林木葱郁,枇杷花与红叶相映如画。下山经水塘至大道,远望海水湾环入峡,土人名之为浅水湾,湾中渔舟出没,如一点轻鸥,浮游山海间,为之心神爽然。乃乘车回旅馆。下午三点许过访虚心,稍谈;一同访喻洽尔,出至尖沙咀一同渡海。余即乘车访杜衡,谈话间,有一林君同戴望舒来,稍谈,余即出。与虚心仍返九龙,应陈观龙晚餐之约,至十一时半始返归旅舍。
    今日与虚心谈甚久,多年积郁,得以舒畅。当今之世,得一文人如虚心者真不易也。虚心留学海外七年,艰苦备尝,而笃厚之情至今不变,洵可爱也!
    一月三日 星期二 阴
    早六时起床,至东园早点。出访黄达权未晤。即至外交部驻港签证处领取出国护照。出,再访黄达权,与达权同至法领事署签照。明日上午始可得。返至旅馆,作函寄清之、仲博、朱右白。中午黄达权约在温沙餐室午饭。下午访郑亦同不遇,同胡公续至九龙访友,稍坐即返,与公续同至温沙餐室晚饭。九时虚心来谈。谈至十一时半,同出,至陶然茶室饮茶,至一时左右始回。是晚虚心兄住在旅馆。
    今日向法领馆签事,颇麻烦,连去三次,竟未取得。其实此事本易办,其病在我操心太急,我生平此病甚深,至今不能改除,颇为悬悬!自今以后,当先锻炼身体,身体强健,谅可改变心境也。晚与虚心谈,知此君为学之兴趣已转变,前途恐非我辈中人了!七年留学,所变如此,习惯环境之移人大矣!明日欲行,夜深就睡,心中如有一事,竟不能沉沉睡着。
    一月四日 星期三 晴
    早六时起床,检理行装毕,与虚心同至A.B.C饮茶,毕至法领署,仍未签得,乃与虚心同访伍尚武兄,得尚武兄之助,护照大约中午可得。回旅馆作函寄郑云性。复与虚心同访黄达权辞行。中午护照领到,即至法国邮船公司购票,得到四等舱位一张。中午伍尚武约在安乐园午餐,餐毕已下午一时半,即买小舟挈行李登轮,虚心兄一同送我上船,四等舱在下层,下舱黑如漆,至为凄凉,虚心兄颇为我担忧,其实我心中并不觉什么,水手敲竹杠,以贰元港币购得一大木柜上为睡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