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红楼梦的版本及其校勘[平装]
  • 共1个商家     34.20元~34.20
  • 作者:郑庆山(作者)
  • 出版社:北京图书馆出版社;第1版(2002年5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01318711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本书是研究《红楼梦》版本的专书.上编是现存所有抄本和程甲本等各个本子的分别研考;下编系综述总结,以及校勘问题的探讨。使读者深入了解《红楼梦》版本的源流和系统,并对阅读和校点有所借鉴和帮助。尚有考证曹雪芹和批者脂砚斋和畸笏的文章。

    媒体推荐

    自序
    我早就想给自己的《红楼梦》版本论文集写一篇序言,可是千头万绪,一时不知说些什么。1997年家遭丧乱,书的出版也没找到出路,也就无心动笔了。 “存者且偷生,死者长已矣。”苟活一天, 总要做事。书要读,文章也要写。未竟之事,难免耿耿于怀。为了把事做
    完,这才拿起笔来。1973年以来,费去半生心血, 总算把《红楼梦》的版本关系搞清楚了;写了不少文章,基本上也算是说清楚了。但仍然觉得意犹未尽,要说,仍然不外乎版本源流以及校勘。从前的文章太繁琐,我也该学习写一篇简短的了。
    曹雪芹于悼红轩中披阅十载、增删五次过程中的本子,一个都不存在了。裕瑞说都传抄出来了,是不可靠的。如果相信了他的话,就会认为现存各本的改文有曹雪芹的手笔在内,发生极大的错误。但是,舒本第九回末多出“贾瑞遂立意要去调拨薛蟠来报仇”一节,确是删改“秦可卿淫丧天香楼”以前的旧文;靖本的“西帆楼”自比“天香楼”还早。然而从总体上看,靖本并不是《石头记》的初稿,舒本也不是《风月宝鉴》。因此,它们只能是早期书稿的断简残篇的遗存。关于西帆楼已有脂批,最早也是初评文字。舒本的第九回比现存之己、庚、杨、列要早,但已有蒙、戚、梦、程的改文。
    脂砚斋抄阅评点此书,一共进行了四次,今存只有甲戌再评本和己卯、庚辰四评本,而且都是传抄本。
    甲戌本残存十六回,终止在二十八回。庚辰本的朱批起于第十二回,止于第二十八回。可见甲戌本曾一度以二十八回之数流传过。虽然二者的批语彼此没有过录关系。这两个本子的批语都有移录汇抄性质。 甲戌本的批语有的改变了原来的种类,删去了署名和纪年。它还改变了原本的行款。原本每半页十一行,每行二十字;今本每半页十二行,每行十八字。但是,其正文很早,极少改动。如林黛玉的眉目描写, 下半句尚未成文,虛位待补。有独出的“凡例”和第一回僧道与石头对话那四百二十九字。 甲戌本的原本是“至脂砚斋甲戌抄阅再评”的脂砚自用本。靖藏本不缺这四百余宇,可算作甲戌本系统。其底本是立松轩藏本。立松轩的批语写在戊子年。今存批语一百六十八条。靖本批语证实了第六十四回和第六十七回早有原稿。第六十七回, 只有列本、戚本、梦本的繁本才是真本。它还提供了“秦可卿淫丧天香楼”有“遗簪”、“更衣”的细节, 以及后三十回佚稿的一些情节,如“证前缘”, 贾芸仗义探庵和妙玉流落镇江瓜州渡口等。它的批语中有畸笏丁丑和辛卯的纪年,这是脂批中最早和最晚的两个年度。靖本是少数带朱墨批的早期抄本之一, 它的迷失,使我们损失了一个珍贵本子。
    庚辰本第七十五回批语页有这样一条记录:“乾隆:十一年五月初七日对清。缺中秋诗,俟雪芹。”这个对清本就是丙子三阅评本。是跟甲戌本对清。此页录有本回回目:口口口 开夜宴 发悲音,口口口 赏中秋 得佳谶。尚未成文。庚辰本已补全了。 己卯以下诸本与甲戌本的共同异文有三百八十七条, 它们就是丙子本对于甲戌本的改笔, 而为己卯等本所因袭。所以丙子本是这些本子的祖本。此本已佚,从己卯本和庚辰本还可以看到它的面貌。如“凡例” 已被删去,其第五条并入第一回“楔子”。脱漏僧道与石头谈话那四百余字。以“来至石边,席地而坐,长谈,见”等十一字补缀。第五回末宝玉、可卿出游, 有较大修改等等。有人否定丙子本的存在,说是没对清, 改坏了。改“幽情密约”作“幽期密约”, 改“恰便似活神仙离云霄”作“恰便似活神仙离碧霄”, 改“看仙鹤”作“看鹤舞”,还是不
    错的。 “凡例”是脂砚斋所改;这些文字, 改好也罢,改坏也罢,到底是何人所为,颇难断定。
    己卯本的底本是清怡亲王弘晓的抄本,其原本是“脂砚斋凡四阅评过”的“己卯冬月定本”。庚辰本与已卯本有共同底本,其原本是“脂砚斋凡四阅评过” 的“庚辰秋月定本”。盖脂砚斋己卯冬评定了前半四十回。庚辰秋评定了后半四十回,本来应是一个本子。 己卯本
    ……

    作者简介

      郑庆山,笔名正苍山,黑龙江省绥棱县人。祖籍辽宁盘山。生于一九三六年。毕业于哈尔滨师范大学中文系,任黑龙江省克山师专中文系教授。黑龙江省师专《中国古代文学大纲》主编,东北五省区师专《中国古代文学》副主编。中国红楼梦学会暨黑龙江省红学会理事,中国金瓶梅学会会员。专攻《红楼梦》版本,研究《金瓶梅》,发表论文五十篇,出版专著《立松轩本(石头记)考辨》、《红楼梦的版本及其校勘》、《金瓶梅论稿》;完成新著《金瓶梅新考》,已编《青山文集》十三卷。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

    目录

    上 编
      论甲戌本
      孙桐生与甲戌本及其他
      谈靖藏本《石头记》 
      谈己卯本和庚辰本
      再谈己卯本和庚辰本
      谈己卯本和庚辰本的批语
      《立松轩本<石头记>考辨》序
      试辨有正本《石头记》的总评
      论戚宁本《石头记》
      红学与哲学
      ——《立松轩本(石头记)考辨》跋
      文章千古事 得失寸心知
      ——答赵建斌
      文章之道 理得心安
      ——再答赵建斌
      论杨藏本《红楼梦》
      列藏本《石头记》底本考
      列藏本《石头记》四题
      《列藏本<石头记>管窥》漫评
      谈舒序本《红楼梦》
      谈郑藏本《石头记》
      郑藏本《石头记》抄后记
      论梦序本《红楼梦》
      梦觉本《红楼梦》批语辨
      程甲本源流辨略
      论程高本后四十回的作者
      ——纪念程甲本诞生二百周年
      艳情人自说红楼
      ——再论程高本后四十回的作者
      《红楼梦》第六十七回考评
    下 编
      《红楼梦》的回目与版本源流
      《红楼梦》版本简说
      《红楼梦》版本源流概说
      《红楼梦》汇校本前言
      《红楼梦》汇校本校勘叙例
      论《红楼梦》的版本与校勘
      再论《红楼梦》的版本与校勘
      略谈《红楼梦》的版本源流
      曹雪芹·畸笏·脂砚斋
      百花齐放 欣欣向荣
      ——纪念《红楼梦学刊》创刊二十周年

    文摘

    书摘
    欧阳又声称刘氏“在作者身上大做文章,化名脂砚斋,并宣称:‘脂砚与雪芹同时人,目击种种事,故批笔不从臆度。’这不是‘今则写西法轮齿,仿《考工记》’的最好注脚吗?”——所引前一则跋语完全是实话,是颇有眼光的收藏家鉴别自己的宝藏古本,从中窥得的实情,而欧阳健同志却偏说是刘铨福化名为脂砚斋的托辞。雪芹生活在雍乾年代,家遭巨变,所写《红楼梦》有其自传性;铨福写跋语在同治年间,何从目击曹家事故。如此牵合,移花接木,岂非白日说梦。果然如欧阳健同志所说,那么刘铨福自欺欺人的目的又何在呢?——这般诬妄古人,可真是考证杂以“臆度”了。
    从批语看,甲戌本上有“甲午[申]八月泪笔”和“丁亥春”之纪年。刘铨福生活的嘉庆、光绪年间固然有两个甲申(道光四年、光绪十年),两个丁亥(道光七年、光绪十三年),然而
    皆不在他得到抄本写下跋语的同治年间(据周汝昌先生考证,刘氏得此本不会晚于咸丰十年。)它们分别是脂砚斋于乾隆二十九年和畸笏于乾隆三十二年的纪年。难道刘铨福化名一个脂砚斋,又化名一个畸笏吗?况且脂砚、畸笏的批语散见多种《石头记》抄本,是他们分别评点了四五次才形成的,由甲戌(再评)至辛卯长达十七八年以至二十年之久。这是一个漫长的历史过程,哪里是刘铨福一个人数年之工可以完成的。
    进一步说,脂砚和畸笏所作之批语是任何人也撰写不出来的。欧阳健同志说:“刘铨福化名脂砚斋,假定自己同曹雪芹关系极为密切,感情非常深挚,不但熟悉曹雪芹的家世生平、思想性格,而且深知小说所写的人物事件,还亲自参与了小说的创作与修改,用这样的角度来切人对小说的评点,可以说是别开生面的创新。”这的确是所谓“脂批”的特异之处。正是因为具备了这样的特质,所以如果不是曹雪芹的本家父兄之辈(脂砚斋当是曹雪芹的堂兄曹天佑),要撰写出这样的批语是根本不可能的,这是任何人都无法冒充的。特别是感情这个东西,是无法搀假的。再比如有关已经散佚的原著后三十回的人物结局、故事情节、个别回目和零散文字的记录,更是没读过佚文的人无从措手的。高鹗补作了后四十回,宣称是原著,虽然也蒙蔽过一些一般读者,最终还不是被文化人给看破了:这就叫做假的真不了,真的假不了。
    1980年以来,我从事《红楼梦》的版本研究工作,所做不过二事:一是此书版本源流和系统的分析,二是“脂批”之考辨。源流系统问题已如前文所述;“脂批”真伪,则有立松轩八
    百三十三条批语和梦觉主人四十四条批语之发现。甲戌本楷体小字朱批和墨批亦出于后人之手(列藏本眉批、旁批亦非“脂批”,则为潘重规先生的发现)。至于真正的脂砚斋、畸笏和棠村的批语(包括靖本一百六十条批语,其中有立松轩批语三条),尚持保守态度,不敢轻疑。
    因兄大札催弟作速来函,故仓卒命笔,定有不当之处,尚祈明鉴。
    1992年4月18日至25日
    1999年11月6日校阅
    谈靖藏本《石头记》
    靖应鸥藏本《石头记》八十回,缺失第二十八和二十九两回,第三十回末残失三页。竹纸抄写,抄手不止一人,字迹不及有正本工整。未标书名,也没有序文,中缝并无页码。每页行数和每行字数未察。全书有三十九回为白文本,余者有朱墨两色批语。此书本来每四回一册,蓝纸封面,钤有“明远堂”及“拙生藏书”篆文图记。已被合装成十册。很是敝旧,多处遭蛀蚀。书页黄脆,每页骑缝大多断裂。据目验者毛国瑶同志追忆,“抄本大小约在20×28厘米左右,就书品及抄写情况判断。当不晚于乾隆年代”。
    “明远堂”是靖氏堂名,“拙生”则不详为何许人。靖应鸥祖籍辽阳,祖上立有军功,赐姓“靖”。后因故南迁江都,乾嘉间再移扬州。清末。家败落,约在1910年其父来南京浦口。靖氏所居街巷即称“明远里”。靖应鸥解放前在浦口火车站工作,1986年病故。《石头记》旧抄本是靖氏的先人所藏,后由扬州带来南京。
    1959年夏毛国瑶同志在靖家看到这部书,借阅抄录了有正本所无的批语一百五十条,秋末归还靖应鸥。1964年毛国瑶抄寄给在京的几位红学家,这时再查阅此书,靖家已经找不到了。同年夏,靖应鸥在一次晒书时,于《袁中郎集》中,发现一张墨抄夕葵书屋《石头记》批语残页,系从靖本散出。而靖藏本,时至今日,却杳无踪影。1965年周汝昌先生在香港大公报“艺林”上公布了夕葵书屋批语,并且发表了谈靖本的文章《红楼梦版本的新发现》。1973年周汝昌先生又在《文物》第二期上刊登《(红楼梦)及曹雪芹有关文物叙录一束》,“板本”一节,介绍了靖本及其批语。靖本全部批语最初载于南京师范学院中文系《文教资料简报》1974年第八、九期合刊上,后来又收人该校编印的《红楼梦版本论丛》。
    毛国瑶同志摘录靖本批语,用蓝墨水抄写在蓝格笔记本上。1964年4月俞平伯先生用朱笔校读一过。然而,迄今已发表者,皆为原抄,讹夺颠倒,不可卒读。原抄一百五十条,经与他本对校,亦非此数。笔者在此不准备校正全部批语,只对条目不清者作出分疏。靖本批语据《红楼梦研究集刊》第十二辑重刊者,为便于查阅,有关条文即采用原抄者编号。其后列举甲戌本或庚辰本批语。
    3.佛法亦须赏还况世人之债乎游戏笔墨。(侧)
    4.赖债者来看此句。(侧)
    甲:妙。佛法亦须偿还,况世人之偿[债]乎。近之赖债者来看此句。所谓游戏笔墨也。(侧)按:靖本析为两条,有删节。
    6.事则实事然亦得叙有曲折有隐现有带架有逆间有正辟空谷以至草蛇友线传声一击两鸣明修栈道暗度陈仓两山雾雨云龙对峙托月烘云背面传粉万柒千皱诸奇秘法亦复不少予以遥回搜别刹破明白以待高明批示开卷一篇立意真打破历来小说果臼阅其笔则是庄子离骚之亚。(眉)
    甲:事则实事,然亦敦得有阃架,有曲折,有顺逆,有暎[映]带,有隐有见,有正有闰;以至草蛇灰线,空谷传声,一击两鸣,明修栈道,暗度陈仓,云龙雾雨,两山对峙,烘云托月,背面傅粉,千皴万柒,诸奇书中之秘法,亦不复少。余亦于遥回中搜剔刳剖,明白注释,以待高明,再批示误谬。(眉)
    开卷一篇立意,真打破历来小说窠臼。阅其笔则是《庄 子》、《离骚》之亚。(眉)
    斯亦太过。(眉)
    按:靖本合并两条为一条,无甲戌本末条他人之批。甲戌本“亦不复少”,当作“亦复不少”。
    9.走罢:字如见如闻真悬崖撒手非过来人若个能行。(眉)
    甲:“走罢”二字真悬崖撒手,若个能行。(眉)
    如闻如见。(“走罢”之侧批)
    按:靖本合眉批、侧批为一条。又此条应在第八条“无是儿女之情,始有夫人之分”前。毛氏错简。
    25.绛芝轩诸事由此而生。(朱眉)多大胆量敢作此文。(墨眉)
    甲:绛芸轩中诸事情景由此而生。(眉)
    多大胆量敢作如此之文。(侧)
    按:此显为两条,墨色不一,岂能混合。
    35.五笑写风姐活跃纸上。(与刘姥姥对话眉批)
    甲:又一笑,凡五。(“凤姐笑道:‘也没见我们王家的东西都是好的不成”’句侧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