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周作人[精装]
  • 共1个商家     29.60元~29.60
  • 作者:余斌(作者)
  • 出版社:南京大学出版社;第1版(2010年8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305066597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周作人》是由南京大学出版社出版的。

    媒体推荐

    这部小书是不许(“通俗易懂”的体例限制),不甘(不愿只是敷衍事迹,重复“公论”),不能(做不到对传主的透彻理解)的“三不”产物。之所以还拿出来重印,一是因于那一点“不甘”,虽非出诸我喜欢的形式,七折八扣的,多少还是留下了一点自己的思考,就算半生不熟,也是一种理解。二是有些朋友读过之后以为还算可读,对周作人可知其大概。他们大多是周作人的读者,并非专家,其判断让我相信,以十来万字的篇幅,对周作人生平做尚不算公式化的交待,这书也许对传主不无普及之功。
      ——余斌

    作者简介

    余斌,1960年生于南京。1978——1989年就读于南京大学中文系,现任教于该系。著有《张爱玲传》、《当年文事》、《以怀旧的名义》等书。

    目录

    新版题记
    一 老人转世
    二 家变
    三 读书滋味
    四 走异乡,逃异地
    五 洋学堂
    六 求学日本
    七 归来
    八 告别绍兴
    九 教书北大
    十 成名
    十一 青春期
    十二 迷惘
    十三 “自己的园地”
    十四 兄弟失和
    十五 斗士
    十六 “两个鬼”
    十七 小品文家
    十八 失节
    十九 “寿则多辱”
    后记

    文摘

    版权页:



    他大不多少,不常见面的表兄妹们在一起,不知比自己的家里热闹多少。
    过了一段时间,因皇甫庄的房子租期已满,两兄弟随大舅父移居到小皋埠。周作人的快乐时光仍在延续,这里最让他入迷的是娱园,这园子的主人秦少渔是大舅父的内弟,大舅父一家寄居在厅堂西偏的厅房里,他和鲁迅也便常有机会在园中嬉戏。娱园建于咸丰年问,说起来也算是名胜之地,可这时已是荒废了,扶疏花木、通幽曲径皆已不见,他的印象中,也就和鲁迅笔下“百草园”那样的菜园差不多。可是对于贪玩的儿童,这废墟却非常有趣,鲁迅笔下的百草园不正是儿童的乐园吗?
    其实他身边的事并不都是那么令人愉快,鲁迅就知道有人背地里说闲话,说他们是要饭的,颇感得了一点世态炎凉。他因为年纪太小,或者如他后来自己说的,“浑浑噩噩”,全然不觉。无拘无束,而一切又是如此新鲜有趣,乡下避难在他遂成了一个漫长而快乐的假期。
    快乐的时光过得快,不觉间一年多的时间过去了。这时家里想风头已过,便接两兄弟回到家中。风头虽过,余波尚在。这一段时间里,周作人诚然是浑然不觉,家中的大人却一直在惊恐之中,四处设法探听消息,还要上下打点。为使周福清的罪案从轻发落,周家花了不少钱,还变卖了二十亩水田。周家原本家底就不厚,周福清在江西县任上被革职后,为谋朝廷重新起用,花钱捐了个内阁中书,这官是候补的性质,地道的闲官,没有什么油水,在京里的用度倒还要靠家中田庄上的出息维持。再有现在这一番折腾,周家的祖产也就抖落得差不多了。
    周福清犯的是科场案,在清朝是该当死罪的,往往是行贿受贿的双方都判死刑,有时要株连几十人之多。到清末,情形已有所不同,官场上多是敷衍过去,并不深究。周福清的案子原本也有可能从轻发落,一开始审他的苏州知府便是想含糊了事,说犯人有神经病,照例可以免罪。不想周福清倔脾气犯了,没一点人情世故,他在公堂上振振有词地说他并非神经病,有意思的是,还历陈某人某人,都是买通关节中了举的,也并未问罪。这下上面很尴尬,想含糊了事也不能了。只好向上汇报,依法办理。最后判的是“监斩候”,也就是判处死刑,缓期执行。周福清从此就一直押在杭州府狱中,八年后才总算获特赦出狱。
    直接受到牵连的,是周福清之子,也即周作人的父亲周伯宜,他被剥夺了当年参加考试的资格,而且还被革斥了秀才的名分,今后也不准参加科举考试。对于那个时代的读书人,这等于是宣布他永无出头之日了。
    家产荡尽加上名声扫地,前程无望,周家的经济与社会地位一落千丈,周家的子孙从此必须习惯在困顿与屈辱中度日了。
    糟糕的是,祸事一桩接着一桩。不知是否与心情的压抑有关,周伯宜突然病倒了。一日,他坐在北窗下,突然大吐起血来,正吐在北窗外的小天井里,也不知吐了多少,很是吓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