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风的预谋(完整本)[平装]
  • 共1个商家     20.70元~20.70
  • 作者:鬼马星(作者)
  • 出版社:浙江文艺出版社;第1版(2009年3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33927325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风的预谋(完整本)》是实力媲美日系推理大师东野圭吾/华丽残酷本土新本格派天才之作,作者以奇锋妙笔带你走入幽深黑暗的犯罪之国。她下笔举重若轻,语言简练内敛,文风沉稳有致,但是情节匪夷所思,布局滴水不漏,展现出同龄人中罕见的大家气象。
    他看见他干净的眼神,犹如看见自己必死的未来。
    真爱是什么?是无所求,
    我想我是要的太多了,
    你对我犯了爱的罪……
    你不能猜到我的谜。

    媒体推荐

    一本让我们看到痛和罪恶的书,一本让我们看到爱和宽恕的书。
      ——木头上的猪
    有爱就有恨,有欲望就有罪恶。《风的预谋》为我们揭示了爱欲和伦理、理性和罪恶之间的挣扎,在一步步接近答案的同时,将人物刻画得越发丰满,让人久久回味。
      ——xilin的西西
    鬼马星的推理,把冷静的理性与细腻的感性结合得天衣无缝,她的文字仿佛在说:有我,一双温暖的眼睛,在关注着你——我珍惜这世上的美好,也宽容这世上的罪恶。她的作品是独特的,人也是独一无二的。我很爱这位作者,由衷地敬佩她,想亲近她。
      ——qiucong1982
    全书我曾流泪三次,这种阅读过程中的情绪失控,前所未有。只能说鬼马星点到了我内心最柔软的地方,令人无法不为之动容。这样一个充满爱与执着的故事,值得一再品味。
      ——lesley_zj
    一直追默默的书,从最初的惊艳到现在的痴迷。《风的预谋》是作者臻于完美的作品,推理无懈可击,人物呼之欲出。对我来说书中的人物都是活生生的,都有自己的灵魂。这绝对是~本值得看值得收藏的好书。
      ——sywood0322
    不仅是凶手和警探的角力,还有错综复杂的各种感情,像是加了冰的可乐,很是爽口,尤其是默默各种精彩的比喻,贴切又幽默,绝对值得一看!
      ——清水溢香

    作者简介

    鬼马星,本名马雨默。生于70年代初,曾在房地产公司工作,2005年因罹患尿毒症,从此在家专职从事推理小说创作,目前是天涯社区“莲蓬鬼话”炙手可热的推理写手。由于其文风活泼生动,情节引人入胜,文章中不仅有丝丝入扣的逻辑推理,还有细腻动人的感情描写,所以她的小说被网友们誉为“最有人情味的推理小说”。目前该作者已出版的作品有三大系列莫兰系列:《猫的复生》《风的预谋》《葬礼之后的葬礼》《宴无好宴》简东平系列:《暮眼蝶》《淑女之家》《纽扣杀人案》迷宫蛛系列:《迷宫蛛》三部曲你对我犯了爱的罪……你不能猜到我的谜。

    文摘

    居然有人在唱歌。
    “甜蜜蜜,你笑得甜蜜蜜
    好像花儿开在春风里
    开在春风里”
    有人在唱歌。不,不是唱歌,是有人在放录音,带着某种机械摩擦磁头“吱吱”的杂声,声音忽高忽低,好像时而来自遥远的地方,时而又近在咫尺。
    “谁?”罗正平低声问道。
    没有人回答,他只听到自己的声音在参差不齐的树林里回荡。
    安静。接着,那声音又出现了。
    “在哪里,在哪里见过你
    你的笑容这样熟悉
    我一时想不起
    啊……在梦里”
    是邓丽君的歌。
    邓丽君是罗正平喜欢的歌星。作为45岁的中年人,她的歌声曾经陪伴他度过了人生中无数美好的时光。只要一听到她那软绵绵的歌声,他就会忍不住想起自己的往昔岁月,那无忧无虑、心怀柔情的年轻时代。他对这首名叫《甜蜜蜜》的歌非常熟悉,不仅一下子能叫出歌名,还能从头唱到尾。如果在平时,听到这音乐他也许还会悠闲地抖动身子,跟着节拍唱起来。但是现在,夜晚9点30分,在空无一人的中山公园冷寂的湖畔密林中,突然听到这温柔甜美的声音,却只让他感到毛骨悚然。
    是谁在那儿放录音?他疑惑地想。
    “谁在那里?”他再次问。
    仍然没有人回答。
    十分钟前,罗正平正在公园外面的马路上巡逻,公园的保安跑来跟他说,有个逛公园的人隐约看见在公园的湖畔树林里有个年轻女孩倒在地上不省人事,因为听上去并不像恶性案件,他的第一反应认为那很可能是个离家出走的少女在公园里盘桓,所以他决定独自去中山公园跑一趟。他没有让搭档同往,只是承诺会保持联系。
    保安告诉罗正平,几分钟前,有个男人给公园保安室打来了电话,说在湖畔树林附近发现了一个昏厥少女。但当保安问起女孩的具体位置时,对方却支支吾吾,半天都说不清楚,只是强调自己是远远看见,什么都不能肯定,唯一比较确定的是那女孩似乎穿着白衣服。可接着这位目击者又改口说,因为是夜间,距离又太远,所以究竟那女孩穿什么颜色的衣服,他也说不清。听了保安的叙述后,罗正平开始怀疑是否真有那个昏厥少女存在。很可能是那个人看错了,也许过去一看,只是一块白色大石头、一块倒在地上的雕像,或者是别的什么无关紧要的东西。
    但罗正平还是决定亲自去看一看。他想,如果真的有那个昏厥女孩存在,如果她真的穿了件白衣服,如果她仍旧倒在那里的话,在黑暗中,那应该很显眼。因为那天晚上月光很亮。
    当然,如果只是一块石头,那就最好。
    到达公园后,他约上公园的两名保安一同前往湖畔树林区。由于区域广大,他们在雷锋雕像边的小亭子商量好各自的路线,随后分头行动。
    罗正平负责从雕像的左侧沿一条蜿蜒的小路,搜索那片密密的树林。他打着手电,徐徐前行。就在他进入密林深处后不久,那歌声就开始出现了:“甜蜜蜜,你笑得甜蜜蜜,”起初很微弱,后来渐渐变响,接着又骤然停止。
    真怪!谁会在这里放音乐。
    他的心脏开始猛烈地跳起来。
    怎么回事?是谁在搞恶作剧?
    他的腿有些发麻,下意识地去摸腰间的枪,经验告诉他,他周围有人。
    一定有人。
    但这时,他蓦然看见前面不远处有个白色的大影子,在地上非常显眼的位置,一动不动。他心头一阵紧张,难道这就是那个昏厥的女孩?她还活着吗?
    他放弃了拿枪的念头,小心翼翼地挨近目标。周围寂静无声,他只听到自己踩在树叶上发出的“沙沙”声。他走过去,走过去,走到跟前。接着,他松了一口气,原来那只是一件白色的外衣,他还没来得及仔细看清楚式样,刚才那声音再度清晰地响起。
    “甜蜜蜜,你笑得甜蜜蜜……”
    可现在他不怕了,因为他知道那声音来自他脚下,那里正躺着一只亮着红灯的手机。
    原来从头到尾,都是手机铃声在作怪。
    他长吁了一口气,心再度放下来,他甚至已经开始嘲笑自己刚才的紧张。
    他弯腰捡起手机。就在他直起身子的一瞬间,他忽然听到耳边传来“嗖”的一声,那声音强劲而短促。紧接着,他只感到他的背被什么东西碰撞了一下,一阵剧痛迅速在他身体里蔓延开来。他下意识地低下头,看见一个古怪的尖尖的东西穿过他的背从前胸口冒出头来,血液正从小小的伤口往外涌。
    有人竟用箭射穿了他的背!他骇然地想着,同时去拔枪,但身体已经不听使唤。
    “嗖——”
    又是一箭。正中他去拔枪的手。
    手机掉在地上。
    “嗖——”
    又是一箭,正中他的脖子。
    “嗖——”
    又是一箭……
    他没有去数究竟有多少箭穿身而过,他的大脑已经完全麻痹了,再也转不动了。他只是意识到自己已经被很多坚硬无比的箭钉在一棵树上,动弹不得。他就像被捕获的野兔那样,被挂在树上,马上就要变成盘中餐。但是,他实在想不通。为什么转眼之间,事情会变成这样?他简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他用残存的意识想要分辨自己是不是在做梦,但身体的灼热和麻木已经清楚地告诉他,这是千真万确的现实,他快死了。
    在弥留之际,他很想有人告诉他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他很想看看凶手的脸,那个躲在暗处的箭手,在哪里?究竟是谁?为什么要这么做?接着他看见一个黑影朝他走过来。他拼尽全力,从喉头发出一声呐喊,但声音却沙哑得不像他的:
    “你——是——谁?”他问道。
    但是,他没有听到回答,只听到一段熟悉的歌声:
    “甜蜜蜜,你笑得甜蜜蜜
    好像花儿开在春风里,开在春风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