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九州:澜州战争[平装]
  • 共2个商家     18.30元~21.30
  • 作者:塔巴塔巴(作者)
  • 出版社:新世界出版社;第1版(2010年12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10414152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九州:澜州战争》:九州与我而言,最大的乐趣就在于,它填满了每晚我临睡前的脑海。

    媒体推荐

    我不会写波澜壮阔的王朝更迭,更写不了让少年男女流干红泪的悱恻恋情,目前为止,只写过普通人在动荡的时代里随波逐流的故事;以后的话,会写普通人在随波逐流中不经意推动历史车轮的故事。
      ——塔巴塔巴

    作者简介

    塔巴塔巴,非典型80后,非著名低产写手,现役军官。
    科幻小说译者。
    2004年接触九州题材,很快成为忠实拥趸和新生代创作力量,是贲朝史纲补完计划的最早参与者和主力作者之一。
    代表作《九州·南药的雪》、《九州·清人》、《九州·弯刀之夜》等。

    目录

    冲锋
    弯刀之夜
    天河水
    公主列传及其他
    附录一:九州纵览
    附录二:九州六族考·羽
    附录三:羽族源流考·贲朝时期
    附录四:羽族军制考·贲朝时期
    附录五:浅析人羽战争的基本模式

    文摘

    版权页:



    插图:



    走马山纹面羽斯特兰城的巡城官,白鸟团第一副团长哈斯·克鲁·艾格瑞特极其讨厌这种湿漉漉的天气,他简直烦透了。在最近的一段时间里,他的全部生活都在与他为敌。除了他之外,澜州羽族第二大城邦的所有首脑,也就是纹面羽的所有高层人士,已经统统赶往北澜州的神木园,参加五十年一度的泰格里斯神光辉典。他们甚至可以看到泰格里斯天圣女的光芒之舞!据说在整个典礼的高潮时候,天圣女三天三夜不停的光芒之舞最终会照亮整个北澜州的天空,让日月星辰都黯然失色。可是他,纹面羽的第五号人物,艾格瑞特家族克鲁系的正宗继承人,却一个人孤零零地守在空旷阴冷的高塔中,看着窗外绵延不绝的淫雨,悲慨人生。
    窗外的细雨让人心烦意乱,但他宁愿把头探出窗户,永远不缩回来。他面前桌上有堆积如山处理不完的公文,各式的纸张上涂抹着各种不同颜色的笔迹,散发出桦树、花椒树、杨树以及龙爪树的味道,内容也五花八门,应有尽有。他素不知道,城市的政务官原来是这么可怕的差事,只代理了八天,他就已经接近崩溃的边缘。
    这些天最让人头疼欲裂的问题,是城市污水处理系统重建工程。他的代理政务官生涯开始不到三天,西澜州走马山地区就遭逢一场特大暴雨。这场暴雨对整个斯特兰城周边地区的农业和交通状况都造成了极其恶劣的影响,但最为可怕的后果是:城市污水处理系统遭到了严重的破坏。据不完全统计,全城共有四十二处下水道淤塞,十九处被冲毁,毫不夸张地说,斯特兰城的污水处理系统已经完全瘫痪,而城市卫生状况也因此大受影响,市民生活质量严重下降。在斯特兰城这样一个推崇自由的城邦,民意的力量绝对不能忽视。现在他面前的信件中,三分之一是市民寄来的措辞强硬的抗议信。不过他目前也无计可施,重建工程需要大量的人力、物力和资金,做为一个权力有限的代理政务官,他没有办法在短时间内调集足够的行政资源,开始大规模重建工程。但他也不能无所作为,那样的话,民愤积聚,事态可能会演化到无法收拾的地步。所以他~边派遣城市环卫和建设机构的人员,在各处下水道口装模作样或者零敲碎打地开工,一边躲在斯特兰塔中,处理各种各样的抗议信。
    当然,除了抗议信,还有许多其他种类的公私信函,其中他唯一稍微感点兴趣的是求爱信。其实他处理信件的一半以上精力和时间都花在阅读求爱信上。这是轻车熟路的活计,自从成年礼之后,英俊的副团长大人每天都会收到数量不等的求爱信,以及一些思春少女寄来的奇怪的小礼物——当然了,也有少妇寄来的,只是他从来不予理会。心情好的时候,他会拣几封纸张质量较好、气味也比较芬芳的求爱信,给予最简洁的回复——哈斯·克鲁·艾格瑞特副团长是个粗人,他看不懂其中的文采高下。
    在翻拣求爱信的时候,他突然在纸堆里找到一封样式独特的信件,淡黄色的桑皮纸封面,角落处火漆鲜红。他拿起信封闻了闻,味道很淡,而且没有特定树种的气息——这是中州人大规模造纸业的产物。他警觉地看了看封面,那上面用通用语和羽族语两种文字工工整整地书写着:永恒王朝斯特兰城白鸟武士团团长大人启。落款是:菸阳陆。
    对于古老而优雅的羽族文字,副团长大人其实一窍不通,他唯~能掌握的就是自己名字的拼写;当然了,对于简洁明了的通用语,他的研究也不是很深。艾格瑞特家族的族姓在通用语里应该是“经”,而与中州人打交道的时候,他的名字应该叫做经夏。幸好,信件的内容完全以通用语写就,创去繁文缛节寒暄客套,内容只有-点:
    艾格瑞特王家白鸟武士团有史以来最大的一笔采购——一千匹北陆马将于本月底到货,负责押运的则是马商从菸阳路护团聘请的-百二十名路护,都是骑手。
    哈斯觉得很振奋。白鸟团纹面骑兵的实力即将得到极大的补充,而他正是这三千锐骑的直接统领。澜州羽族十大城邦中,纹面羽的斯特兰城是唯一拥有骑兵的,甚至在秋叶城的青羽眼中,骑兵本身就是离经叛道的产物,它代表着羽人离开了世代繁衍的森林,走向无遮无拦的平原。“那些腐朽的脑袋,就该烂死在夜沼腐臭的水草里。”哈斯不屑地想道。菸阳路护团,一百二十名骑兵,这是哈斯从军三十年来第一次见到中州人的骑兵。想到这一点,他的心中就有些不安的躁动,还有点隐隐的兴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