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紫铃[平装]
  • 共1个商家     17.70元~17.70
  • 作者:红娘子(作者)
  • 出版社:长江出版社;第1版(2011年8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49205165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滴答…滴答……滴答………
    当神秘闹钟莫名出现,灵异的危险和痴心的守护开始较量。
    这本《紫铃》由被称为“惊悚女皇”的红娘子所著。面对死亡,一段可歌可泣的自我牺牲和救赎正在上演!

    作者简介

    最喜欢吃巧克力的作者红娘子,本是人称“鬼场人见愁”、“文场千面杀手”的俏女郎(作者自己在一旁脸红)。她发表过《红缎》、《绿门》两本吓得读者晚上睡觉都要她出电费的超级恐怖小说现在,她在继续“七色恐怖小说”创作之旅的同时,为我们带来了这本任谁看了都要笑道满地找牙的恋爱魔法小说,让我们拭目以待,看她在恐怖的另一面呈现上什么样的视觉大餐。

    目录

    第一章 相亲
    第二章 回家
    第三章 绝舞
    第四章 探秘
    第五章 暗示
    第六章 魂归
    第七章 秘密
    第八章 谜团
    第九章 虚幻
    第十章 好人
    第十一章 守护
    第十二章 紫铃
    第十三章 孤儿
    第十四章 幻境
    第十五章 诀别
    尾声
    后记

    后记

    纵然很艰难,幸好还有你
    红娘子
    编辑今天在线上问我,《紫铃》的后记,你什么时候交?我忽然有一种大梦初醒的感觉,真正地相信《紫铃》就快面市了。
    记得2005年的时候,第一次在天涯鬼话上连载《红缎》,一晃已经过去了六年,很多读者给我发短信说:“红娘子,我上初中的时候看你的《红缎》,现在我都上大学了,“七色”怎么还没有写完啊?”
    有时候会很内疚,内疚于我的读者,人非草木嘛。确实,现在看书的你,还有很多和你一样的入,都在等着红娘子“七色恐怖”小说的完结。我也不止一次地幻想过自己可以拥有一套“七色”的合集,看着七本书整整齐齐地排成一列。曾想象过那封面是七种色彩,设计得非常漂亮,放在书架上,像一道彩虹——一道藏着许多奇异梦想的彩虹。
    每个作者都会做这样的梦吧!就算我现在出书已经到了十七本,七色依然是我心里最亮丽的那道彩虹。
    人对于自己越看重的东西,就越小心翼翼。跟着我多年的读者都知道,《紫铃》是有几个版本的,其中一个校园借尸还魂的版本,后来被写成了另一本书,叫《渡灵师》,而你现在手里的这一本,是《紫铃》的最后定稿版。
    这是一个关于守护者的故事。
    或许我是一个很想得到守护的人,所以总会在脑子里构想一个个很奇怪的故事。如果在现实里没有守护的人,那么可能在我眼睛看不到的地方,有人会守护着我。
    你不能说这是自欺欺人,人活着,总得有一些支柱,在旁人看来很幼稚,可是对我来说,这是一种希望。
    《紫铃》是一种希望,一个人想爱一个不能爱的人,用尽所有的力量,去制造的一种希望。
    这里的每一个主角,都不是完美的,但是,可以肯定的是,他们勇敢而坚强。
    执著于对爱的向往,却不一定要拥有。
    写了这么久的恐怖小说,很多人说我故事里的恐怖成分越来越少,而感人的成分越来越多。
    其实,我总是想给大家带去不一样的恐怖体验,在惊悚中感受到人生的一种温暖,就算是在绝境里,就算是完全没有了希望,我们也可以再努力一把,去和命运拼搏一下。
    我知道很多人在等这本书,我不知道你们看完了书,会是什么感觉。
    不管是喜欢,还是失望,还是终于看完了这个故事,或者,你们在比较,都没有关系。其实,我更想你们能感觉到,我还在这里继续写东西,而你们都还在看,这种感觉很奇妙。
    《紫铃》这个故事是把最美好的时光凝结在一起,把时光凝住,人停在那里。
    可是,我没有那个把时光凝结的本领,我们的时光不快不慢不受任何阻碍地往前走。那个六年前第一次拿起我的小说的你,早已经是另一个模样,但是,我希望,这“七色”系列的书,你们拿起来的时候,能想到你们当初看书的时光。
    那些单纯快乐的时光。
    而我在写作的时候,也总是在回忆着那些美好的青春。
    我和书中的人物一样强烈地渴望着时光不要走,如果一定要走,我就用文字来记录那些梦想。
    过多的话我已经不懂得怎么说,写着后记的我,眼眶一阵阵地发酸,窗外已经是黄昏,人生多么的艰难,却又充满了各种乐趣。 有绝望、无助、挣扎、困惑、怀疑、背叛、歇斯底里;同样,也有爱、友情、牺牲、等待、守护、无怨无悔。
    这些美好和痛苦的交织,才是真正的人生。
    如果你是第一次看红娘子的“七色恐怖”小说,那么,我希望你有机会看看已经出版的《红缎》、《青丝》、《绿门》和《橙子》,我不敢说你会获得如何大的惊喜,但是,你可以看出一个作者的真诚和努力,看出她在书里倾注的所有生存的勇气。
    放心,那里没有扭曲的人性和压抑,就算是在最绝望的时候,总会生出爱的温暖,让你爱这个世界。
    如果你已经追了好几年,我先说声“对不起”,让你们等得太久了,但在等的这个过程中,我们已经是很好的朋友了,是不是呢?你喜欢《红缎》里的黑宝,你想到《橙子》里的小太阳会笑,你曾经很为《青丝》里的平安抱不平,你认为明朗应该选择她,当然,也有人会说,我就是喜欢《绿门》,里面的大路就是我想要的男友款。
    那么,这些都曾经和你一起同行过,在你的时光里,它们都存在过。
    就让这本《紫铃》也一起存在吧!
    让我们共同期待《蓝眼》和《黄石》。
    经过这么多年的挣扎,我从来没有大红大紫过,但是,纵然很艰难地走着,因为有你,没错,就是正在看后记的你,我感觉自己其实也蛮好。
    所以,我想说,幸好有你!
    最后,我要感谢知音书局和长江出版社,感谢筱妖,感谢晴雨,感谢编辑和美编们,感谢红粉,感谢所有关心“七色”的读者们,虽然很”CCTV”,但是,这些话是很真诚的。
    好了,后记就这样吧!不太正式,但写得很开心,就像与老友写信,放松又随性。
    下本书,我们再见!

    文摘

    人生最悲惨的两件事情,据说是爱好变职业,相亲遇传销。这两件事情,颜茴总算是都凑齐了。
    她在那个咖啡馆里坐立不安,像得了难言之病,扭动着屁股,摆出很多不同的姿态对着蛋糕对面的那个男人。
    在他口沫横飞的扫射下,那个蛋糕已经千疮百孔,奄奄一息。
    “其实,像你这样高贵又充满时尚气息的女人,一定会明白这一种全新的销售模式。这种模式在国内因为刚刚引进,所以知道的人不多,但在国外已经发展了很多年,还得到了英国女王的认证。”
    颜茴惊讶地想,这帮人不就是传销吗,连英国女王都不放过。她那把年龄能认证什么,认证这种新型卫生巾充满了科学的基因?
    那个相亲的男人长得非常精英,小眼睛上戴着无边的眼镜,阳光下发出狂热的闪闪光芒。
    颜茴听到他说:“你看这个蓝芯,这可是卫生巾的CPU中央处理器,吸收量是普通的十倍。这种技术的保密程度和可口可乐的配方一样绝密。”
    终于,咖啡馆里那个已经趴在吧台后都要睡着的服务员,听到这个下午唯一的一桌客人中的那个女子站了起来,大声地叫道:“买单。”
    颜茴站了起来,指着那个做卫生巾传销的相亲精英男,一字一句地说:“买单,他付钱。”
    颜茴把那个精英男甩到了咖啡馆里,冲到了街头。
    于是路人看到一个剪着碎发的女子,化着精致的妆,半长不短的头发贴着头皮,让她有一点男孩似的调皮。她踩着一双九厘米的高跟鞋,穿着一套很淑女的精致套裙,不伦不类地走得飞快。
    “贝拉拉,我听你的,专程去购了一套看起来很温柔的裙子,为了让我看起来更高一点,还穿了最高的高跟鞋。我也没有对他说摇滚,说艺术,说文学,我根本没来得及发挥,他就和我说了三个小时的卫生巾。我现在已经是卫生巾权威了,你知道蝶形和弧形的本质区别吗?”
    “……喂,贝拉拉,你说什么?我这么倾国倾城的大美女会没有人要?会变成剩女?怎么可能,追我的人都排到了月球……”
    颜茴在发泄了一条街之后,挂上电话,一回头,才发现路人纷纷侧目,像看怪物一样看着她。颜茴吐了吐舌头,随手招了—辆出租车,跑了。
    颜茴这场相亲,是从前的同居密友贝拉拉介绍的。
    贝拉拉之前暗示自己已经到了需要更改同居对象性别的年龄了。颜茴开始一直不明白,后来才知道,贝拉拉其实就是年龄大了,开始发春了,想和男友同居了。
    于是,颜茴就一个人灰溜溜地搬家了。
    贝拉拉一直都心存内疚,便四处张罗着帮颜茴相亲。本着“宁可相错一万,不可放过一个”的原则,连这种卫生巾精英男有时也会误介绍。
    贝拉拉最后说:“行了,别叫了,你有一个快递,不知道是谁寄来的,看样子还不知道你搬家了。东西在我屋里放着,你自己去取,我还在上班。”
    颜茴只好自己去了曾和贝拉拉同居的家。密友总归要让出位置给男人,重色轻友是人之常情,但贝拉拉却一直没有换锁,意思是颜茴永远还有一个地方可以回来。
    这个城市里最温暖的一个归港。颜茴站在屋子里,虽然家具换了不少,布艺沙发也换新了,但是无论如何,这个地方到处都充满着爱,在放着两只一样款式却不同色的牙刷上,在并排的两个心形水杯上,在床头那个长长的双人枕上。而自己和贝拉拉的合影,还放在床头柜上,里面的两个女子坐在海边,望着镜头,笑得没心没肺,阳光下的眼角都弯成了月牙儿。
    颜茴笑了笑,在贝拉拉指定的地方找出了还没有拆封的快递件。是一个小盒子,摇了摇,里面有东西撞得啪啪响。颜茴想找一个剪刀拆开来,寄件人的地址写得很潦草,根本无法看清楚。
    难道还有人暗恋我多年,给我送来初恋的礼物?颜茴又开始做白日梦了。她装出很无奈的样子,双手做扇子样扇了扇,不是我的错,都是春天惹的祸。
    颜茴坐在沙发上,懒洋洋地伸出手去,拿起茶几上果盘里的刀。
    快递的盒子包装得很严实,被胶带缠成死死的一团。颜茴拿着那把瑞士军工刀,刀口锋利得几乎可以吹毛断发。
    用这种刀削水果,贝拉拉的男友果然很MAN。
    颜茴笑了笑,拿起刀开始小心翼翼地割胶带。因为很专心,屋子里一时安静得只能听到平稳的呼吸声和刀割胶带的沙沙声。
    正在这时,忽然有一个奇怪的声音响起来,那声音似笑非笑,像是敲门声,又像是有人在打鼓,声音在寂静的空间里虽然不大,但还是让高度专心的颜茴抖了一下。
    那刀突然歪了一下,划到了颜茴的手指上,鲜红的血立马从指头流出,看得人剌目惊心。
    颜茴捂着流血的手指,忙跑去找创可贴。幸好贝拉拉没有把药箱乱放,找出创可贴单手用牙咬着给贴上了,伤口不深。
    做完这些后,刚刚那个让她手指流血的声音又不响了。颜茴差点气炸了,那其实是她的手机铃声。这个铃声是刚从网上下载的,那个似笑非笑像是人敲门又像是打鼓的声音,其实是一个英国乐手的非主流音乐创意。
    为什么昨天晚上感觉还很有个性,今天就被吓得割了手?颜茴没有反省自己的过错,她把手指受伤一味地怪罪到让铃声响起的人身上。
    她怒气冲冲地回拨了过去。不管是哪路神仙,让自己受伤都是不可原谅的。
    手机那边的声音比她的还要大:“那个破烂中年大妈穿个围裙,就是你的创意?”
    “什么?”颜茴完全蒙掉了。
    “你的脑子里装的是什么?都是懒羊羊的食物吗?”
    “啊!”颜茴那张无辜被迫张到了极限的嘴。
    “就凭你这种小学生水平,也敢专职?”电话那边的声音终于确定了,是个男人的声音。如果不听内容光听音质,一定会以为是电台午夜悄悄话节目的男主持。
    但是,颜茴现在却被这个自以为是的家伙气得要爆肺了。
    “大叔,你谁啊?你老年痴呆打错电话了吧?”P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