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唐镇三部曲?麻:麻风病和拆迁都是瘟疫[平装]
  • 共3个商家     18.60元~21.00
  • 作者:李西闽(作者)
  • 出版社:上海文艺出版社;第1版(2011年8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32142217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唐镇三部曲”(《酸——一个太监的皇帝梦》、《腥——苦难年代的情爱异味》、《麻——麻风病和拆迁,都是瘟疫》)是恐怖大王李西闽花费六年时间潜心创作的最新作品。从清朝末期年,到民国时代,再到当代,“唐镇三部曲”在惊悚文学的面具下,再现了一个南方古老乡镇的百年孤独,深刻揭示了潜藏于民间社会、纠缠不去的内在恐惧。
    本书为其中的《麻——麻风病和拆迁,都是瘟疫》分册。这是一个发生在当代的神秘传奇。2010年炎热的夏天,辞掉大都市高薪工作的英俊青年宋淼来到唐镇,寻找许多年前离家出走的爷爷——画师宋柯的遗骨。神秘的力量引导者他,使他发现了许多秘密……

    作者简介

    李西闽,1966年11月生于福建长汀。1984年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在空军部队服役21年。现居上海,自由写作。1984年开始发表小说,在《解放军文艺》《昆仑》《收获》《天涯》等刊发表大量文学作品,出版《好女》《死亡之书》《蛊之女》《血钞票》《尖叫》《黑灵之舞》《拾灵者》《崩溃》《诡枪》《血性》《狗岁月》《腥》《救赎》等长篇小说二十多部。有六卷本的《李西闽文集》出版。2000年开始恐怖小说创作,是中国恐怖文学的先行者和代表人物。在汶川大地震中,被埋76个小时,获救后著有长篇纪实散文《幸存者》,引起巨大反响。

    目录

    第一部 夏天的愤怒 2010年
    第二部 无边无际的哀伤 1952年
    第三部 夏天的浮云 2010年

    文摘

    大清早,刘西林就开始擦枪。
    他喜欢擦枪,在擦枪的过程中,会获得一种安全感,还有安慰。自从
    他当上唐镇的派出所所长,每天早上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从枕头底下摸
    出手枪,细心擦拭。枪是他的命,没有枪,腰板直不起来,说话没底气。
    活在这个世界,恐惧不是一个人的事情,他也不例外,好在还有枪。
    刘西林把手枪分解了,书桌上摆放着枪管、套筒、套筒座、复进机、
    击发机、弹夹等部件,他把每个部件都擦得锃亮,然后组装起来。这是一
    把五四式手枪,握在手上,沉甸甸的,他喜欢这种感觉,充满了力量。他
    把枪装入枪套,别在腰间,穿上制服,戴上大盖帽,该去吃碗泡面了。
    唐镇派出所在镇政府院里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那是一排平房,在镇政
    府大楼的衬托下,显得寒酸。镇政府所在地原来是片偌大的老宅,旧时是
    个妓院,前几年把老宅拆了,建了三层的镇政府大楼。 刘西林不喜欢镇
    政府大院,总觉得这里鬼气森森,一直想在镇子外头给派出所建栋楼,改
    善一下办公环境,也让自己和弟兄们住得舒服些,可是没钱,想来想去,
    还是一声叹息。
    刘西林在镇政府门口碰到了镇长李飞跃。
    李飞跃站在那里,用牙签剔牙,口中不时啐出食物的残渣。他看到刘
    西林,说:“刘所长,早呀!”
    刘西林朝他笑了笑:“李镇长早,昨天晚上没有打麻将?”
    李飞跃说:“哪能天天打,囊中羞涩呀,况且,最近工作太忙,顾不
    上。”
    刘西林说:“别哭穷,你要没钱,我们就不要活了!”
    李飞跃说:“最近没有回家?”
    刘西林的家在汀州城里,基本上周末回去住个晚上。他说:“你知道
    的,近来唐镇不稳定,怕出事,有家难回啊。你们搞的拆迁什么时候才能
    完?弄得鸡飞狗跳的,也不让人过安稳日子。我们派出所才几个人,真要
    出大问题,怕是很难应付。”
    李飞跃说:“该回家还是要回家,否则夫人有意见。拆迁很快就收尾
    了,不就还有三两个钉子户嘛,没几天就可以解决问题。你们不要担心,
    我们不是还有保安队吗?不是特殊情况,我们是不动用你们警力的。”
    刘西林打心眼里瞧不起这个肥头大耳的家伙,更烦他的口臭,要不是
    在唐镇工作,连话也不想和他说。刘西林说:“你得好好管管你的保安队
    ,不要动不动就打人,出人命了就是天大的事,到时还得我们擦屁股!”
    李飞跃说:“放心吧,刘老兄,翻不了天的。”
    刘西林说:“但愿没事。好了,我得去填饱肚子了。”
    李飞跃说:“那好,去吧,知道你好那口。抽空我们好好喝两杯。”
    刘西林嘿嘿一笑,转身离开。
    李飞跃目视他的背影,脸上浮现出古怪的笑容。
    李飞跃说得没错,刘西林的确好那一口,就是刘家小食店的芋子饺,
    皮薄柔滑,馅多汁美。刘家小食店在镇东头山脚下的汽车站旁边,刘西林
    必须穿过镇街才能到达那里。走在镇街上,刘西林皱着眉头,镇街靠唐溪
    那半边搞拆迁,要在这里开发商品房,拆得七零八落,满目疮痍,还剩下
    几栋没有拆掉的房子,落寞地矗立,忧伤而又凄凉,像是风烛残年的老人
    ,等待着死亡来临。这个历经劫难的明清古镇失去了往昔的风情,显得不
    伦不类。 其中一栋二层的小楼在晨风中摇摇欲坠,随时都有可能倒塌。
    那是游武强的家,游武强是这次拆迁过程中,最强硬的钉子户。这个八十
    多岁的老头,有着硬朗的身板,声音虽然沙哑,却中气十足,刘西林听过
    他暴怒时的吼叫,雄狮般的吼叫,那时,刘西林会想象他年轻时的模样,
    一定杀气腾腾。
    镇街另一边的房子暂时还没有拆的计划,据说以后还是要搞开发的。
    那些房子里住的人和小店主忧心忡忡,提心吊胆,生怕自己安稳的生活遭
    到破坏。
    刘西林发现街上人们的表情都十分怪异,有几个人见到他欲言又止。
    剃头店的游缺佬正在打开店门,他也看见了刘西林。P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