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恐怖部[平装]
  • 共2个商家     20.50元~20.63
  • 作者:格雷厄姆·格林(GrahamGreene)(作者),秦文华(译者),钱满素(译者)
  • 出版社:上海译文出版社;第1版(2010年4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32750146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恐怖部》:英国大师级作家“消遣小说”名篇
    英式间谍小说经典之作
    德国战轰炸下的伦敦。一个无意中对上的暗号,一块暗藏玄机的神秘蛋糕,给他引来杀身之祸。恐怖事件接踵而至,招魂术、苦肉计轮番登场,直至一枚炸弹,让他失去记忆。
    疯人院里,记忆在复苏,疑惑痛苦愈加深重。谁是阴谋策划者?谁在幕后装神弄鬼?空袭警报声中,有人扼紧亍他的喉咙……战争,让整个世界仿若一个恐怖部。

    媒体推荐

    “翻开格雷厄姆·格林的一本新书,就如同坐进了一辆GT跑车。不会出岔子。”
    ——《星期日泰晤士报》

    作者简介

    格雷厄姆·格林(1904-1991),英国大师级小说家。他悲观厌世到极点,却又最关注灵魂的挣扎和救赎;他作品中“恶”无处不在,暴力、犯罪、背叛、堕落比比皆是,可最惊心动魄的却是个人内心的道德和精神斗争;他作品中的人物卑琐、绝望至顶点,可是污泥中却能绽放人性的光彩;他称得上是20世纪最严肃最悲观最具宗教意识的作家,可同时又是讲故事的圣手,是20世纪整个西方世界最具明星效应的大师级作家之一、英国20世纪读者最多的小说家之一。
    格林将自己的作品分为“严肃小说”和“消遣小说”两类,《恐怖部》是其最著名的“消遣小说”之一。作品在描写正邪之争的同时,探索了人类自身的深层矛盾:因怜悯而去毁灭,因理想而去造恶。理想若不以人道为基础,就可能为恶所用,直至把整个世界变成一个恐怖部。这些忧虑使小说在悬念迭生、扣人心弦的同时,处处流露出作者所特有的忧戚悲愤之情。

    目录

    第一部 不幸的人
    第二部 幸福的人
    第三部 支离破碎的回忆
    第四部 健全的人

    文摘

    每年的游园会上都有某种东西以不可抗拒的力量把阿瑟·罗吸引过去,使他不由自主地成为远处乐队吹奏声和木球敲击椰子的咚咚声的俘虏。然而,这一年没有椰子,因为战争正在进行:从勃鲁姆斯伯里住宅区的断垣残壁中也可以看出这点——一个壁炉的凸出部分被炸掉了,留在墙壁中间的那部分看上去就像画在廉价玩具屋上的壁炉;墙壁上还残留着许多镜片和绿色糊墙纸,这是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从某个拐角处传出扫玻璃碴儿的声音,如同海水拍打着卵石海滩发出的懒洋洋的响声。广场倒是被一面面自由国家的国旗和许多彩旗装饰得格外绚丽;从节日那天起,显然有人坚持让这些旗帜在这儿一直飘扬。
    阿瑟·罗凭栏远眺,思绪万千。栏杆倒还没被炸掉。游园会在他的记忆中是无邪的,使他想起了童年,想起了牧师住宅中的花园,身穿白色夏裙的姑娘们,花坛中草木的芳香以及某种安全感。他不想嘲笑这些幼稚的、为某一目的而精心设计的赚钱方法。总有一个牧师在主持一种输赢不大的赌博;寻宝游戏摊后面则站着一位穿着拖到脚后跟的印花裙子的老太太,她那顶宽边软帽在旧货摊上方神气活现地抖动着(像儿童乐园那样大小的一块地方,四周立上界桩,标明为寻宝摊的范围)。夜幕降临了,由于灯火管制他们不得不早早结束,还有一些体力活,需要泥瓦匠去干。在游园会的一个角落里长着一棵梧桐树,树下摆着个算命摊,就像一个临时搭成的露天厕所。在这个夏末的星期天下午,一切似乎完美无缺。“我把自己的宁静献给你,这不是人所尽知的宁静……”人们好不容易请来的那支人数很少的军乐队,又奏起那支被人遗忘的上次大战中流行的曲子。“不论发生什么事,我将常常想起那个阳光普照的山坡。”阿瑟·罗听后,泪水涌进了眼眶。
    他绕着栏杆,朝自己的厄运走去:一便士硬币顺着一条倾斜的弯道,滚到一块方格板上——硬币并不多。游园会冷冷清清:只有三个小摊,人们都避开它们。他们如果非得花钱不可,便宁可往方格板上滚硬币,争取赢几个钱,或者在寻宝摊上赢几张储蓄券。阿瑟·罗沿着栏杆往前走,迟疑不决,既像一个不速之客,又像一个多年流放在外的人重返家园,不知道自己是否会受到欢迎。
    他身材细长,背部佝偻,黑发已在变灰,脸庞瘦削,鼻梁有点弯,嘴巴过于敏感。他的衣服质地很好,可是给人的印象是他对衣服并不爱惜。要不是那种仿佛是结过婚的样子,你准会以为他是个单身汉……
    “交费,”门口的中年妇女说,“一先令,不过这好像不很公道。你要是再等五分钟,就可以按减价票进来了。我每次看见人们这么晚才来,总觉得应该向他们提醒一下才对。”
    “你想得真周到。”
    “我们不想让人们感到受骗——哪怕是为了干好事,你说呢?”
    “我还是不等了吧。我要马上进去。到底是什么好事?”
    “为自由母亲们——我指的是所有自由国家的母亲们——募捐。”
    阿瑟·罗高兴地回想起少年时代和童年时代。当时,每年这个时候在牧师住宅的花园里总有一次游园会。花园离特兰平登路不远,在临时搭成的舞台那边是剑桥郡的平坦的原野,原野的尽头是一条小溪,溪中游着刺鱼,岸上长着修过枝的柳树,然后是几个斜坡,上面是石膏采石场。在剑桥郡,这些斜坡被人们称为小山。他每年都怀着一种奇怪的兴奋心情来参加这些游园会——似乎什么事都可能发生,似乎熟悉的生活方式即将在那天下午永远改变。乐队在暖和的夕阳下吹奏,铜管乐器发出的声音像烟雾似的在颤抖,一些陌生少妇的脸和开杂货店与邮局的特罗普太太、主日学校教师萨维奇小姐以及老板娘和牧师太太们的脸混在一起。小时候,他跟着母亲围着这些小摊转——童装摊,粉红色的毛衣摊,艺术陶器摊,最后见到的是游园会中最好的货摊——白象摊。在白象摊上好像总能找到一枚魔戒,它能满足你的三个愿望,让你称心如意。然而奇怪的是,他当天晚上回家时,却只带着一本旧的夏洛特·M·荣格的《小公爵》,或一本印有马扎华蒂茶广告的过时的地图册。但他一一点也不觉得失望,因为他还带回了铜管乐吹奏的声音、光荣感和未来自己将更勇敢的预感。到了少年时代,兴奋的根源就不同了:他想象着也许能在牧师宅邸中碰到一个从未见过的少女,他将向她大胆地倾诉衷肠;晚上,草坪上将举行舞会,人们将闻到紫罗兰的气味。不过由于这些梦想从未兑现,所以他还保留着一种无邪的感觉……
    同时,还有兴奋的感觉。他不相信当他进门来到梧桐树下那片草地上的时候,竟会什么也不发生。虽然他现在需要的不是少女,也不是魔戒,而是更加不可能的事情——抹去这二十年来发生的所有事件。乐队在演奏,他的心怦怦乱跳;这个消瘦的、饱经世故的人回到了童年。
    “过来试试你的运气吧,先生。”牧师说,他的声音显然是联欢会上的男中音。
    “但愿我能有些硬币。”
    “一先令十三次,先生。”
    阿瑟·罗投进的一个个便士顺着那条狭窄的斜槽滑下去,他看着它们在方格板上摇摆。
    “今天怕不是你的好日子,先生。再来一先令怎么样?为了做好事,再来试一下好吗?”
    “我想再到前面去试试。”他记得母亲总是一路赌下去的,她小心翼翼地把她的钱平分给各个赌摊,而把椰子和赢得的东西留给孩子们。在有些摊子上,简直很难发现什么东西,哪怕是送给佣人的东西。
    在一个有小遮篷的摊子上,放着块蛋糕,旁边围着一小群热情的游客。一位女士在解释:“我们把配给的黄油凑在一起,塔森先生弄到了小葡萄干。”
    她转身对着阿瑟·罗说:“你不想买张票,猜猜这个蛋糕有多重吗?”
    他把蛋糕举起,随口说:“三磅五盎司。”
    “猜得真准,你太太一定常教你。”
    他从人群里退了出来:“啊,不,我没结婚。”
    战争使摆摊人的任务变得格外困难了。一个摊子上摆满了供军人阅读的企鹅出版社印行的旧书;另一个摊子上零零星星地放着一些最奇怪不过的旧衣服——多年前的旧衣服:带兜的长裙,有骨撑的花边高领衫。人们把它们从爱德华七世时代的抽屉里翻了出来,最后给了自由母亲。还有上面缀着叮当作响的饰物的女用紧身胸衣。童装只占了很小一部分,现在毛线实行配给,旧毛衣在朋友问十分需要。第三个摊子是传统的白象摊,尽管说它是黑的可能更确切,因为许多在印度侨居过的英国家庭都交出了他们收集的乌木象。还有铜烟灰缸,绣花的火柴套——它们已经很久不放火柴了——几本放在书店里嫌寒酸的书,两本明信片簿,一套完整的狄更斯香烟画片,一只电镀煮蛋器,一个粉红色的长柄烟斗,几个来自梵纳那西。的雕花别针盒,一张上面有温斯顿·丘吉尔夫人签名的明信片,一盘各国铜币……阿瑟·罗翻阅着旧书,当他看到一本肮脏不堪的《小公爵》时,心中感到一阵痛楚。他花了六便士买下这本书,继续往前走。他觉得这一天尽管尽善尽美,但似乎有什么在威胁着他。透过为寻宝摊遮荫的梧桐树,他可以望到广场被毁的那部分。仿佛上帝专门领他到这个地方来,向他显示今昔之别。这些人可能在一场花费甚大、只对他一个人有好处的道德剧中扮演角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