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鲁迅选集(套装共3册)[精装]
  • 共3个商家     63.10元~76.80
  • 作者:鲁迅(编者),瞿秋白(编者),朱正(编者)
  • 出版社:海南出版社;第1版(2013年1月25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44345576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鲁迅选集(套装共3册)》为鲁迅精华之作的普及本。

    作者简介

        鲁迅,文学家,思想家。瞿秋白,翻译家,革命者。朱正,鲁迅研究专家。

    目录

    《鲁迅杂感选集》目录:
    序言
    一九一八年
    随感录(二十五)
    随感录(三十八)
    随感录(三十九)
    随感录(五十六)“来了”
    随感录(五十七)现代的屠杀者
    随感录(六十四)有无相通
    一九二一年
    智识即罪恶
    事实胜于雄辩
    一九二二年
    所谓“国学”
    一九二四年
    论雷峰塔的倒掉
    论照相之类
    一九二五年
    再论雷峰塔的倒掉
    春末闲谈
    灯下漫笔
    杂忆
    论“他妈的”
    论睁了眼看
    论“费厄泼赖”应该缓行(一九二六)
    写在《坟》后面
    青年必读书
    忽然想到(三、四)
    论辩的魂灵
    夏三虫
    忽然想到(五)
    北京通信
    忽然想到(十一)
    并非闲话(二)
    十四年的“读经”
    这个与那个
    碎话
    一九二六年
    学界的三魂
    古书与白话
    一点比喻
    送灶日漫笔
    谈皇帝
    无花的蔷薇
    无花的蔷薇之二
    纪念刘和珍君
    空谈
    马上支日记
    记谈话
    一九二七年
    略论中国人的脸
    革命时代的文学
    答有恒先生
    谈“激烈”
    扣丝杂感
    “公理”之所在
    新时代的放债法
    小杂感
    革命文学
    卢梭和胃口
    文学和出汗
    文艺和革命
    拟预言
    怎么写
    在钟楼上
    一九二八年
    文艺与革命


    太平歌诀
    铲共大观
    一九二九年
    现今的新文学的概观
    叶永蓁作《小小十年》小引
    流氓的变迁
    新月社批评家的任务
    一九三○年
    非革命的急进革命论者
    对于左翼作家联盟的意见
    “丧家的”“资本家的乏走狗”
    一九三一年
    中国无产阶级革命文学和前驱的血
    黑暗中国的文艺界的现状
    上海文艺之一瞥
    “民族主义文学”的任务和运命
    中华民国的新“堂·吉诃德”们
    “友邦惊诧”论
    一九三二年
    二心集序言
    《鲁迅自选集》目录:
    自序
    《野草》七篇
    影的告别
    好的故事
    过客
    失掉的好地狱
    这样的战士
    聪明人和傻子和奴才
    淡淡的血痕中
    《呐喊》五篇
    孔乙己
    一件小事
    故乡
    阿Q正传
    鸭的喜剧
    《彷徨》五篇
    在酒楼上
    肥皂
    示众
    伤逝
    离婚
    《故事新编》两篇
    奔月
    铸剑
    《朝花夕拾》三篇
    狗·猫·鼠
    无常
    范爱农
    《鲁迅后期杂文选集》目录:
    第一讲从神话到神仙传
    第二讲六朝时之志怪与志人
    第三讲唐之传奇文
    第四讲宋人之“说话”及其影响
    第五讲明小说之两大主潮
    第六讲清小说之四派及其末流

    序言

    我做小说,是开手于一九一八年,《新青年》上提倡“文学革命”的时候的。这一种运动,现在固然己经成为文学史上的陈迹了,但在那时,却无疑地是一个革命的运动。
    我的作品在《新青年》上,步调是和大家大概一致的,所以我想,这些确可以算作那时的“革命文学”。
    然而我那时对于“文学革命”,其实并没有怎样的热情。见过辛亥革命,见过二次革命,见过袁世凯称帝,张勋复辟,看来看去,就看得怀疑起来,于是失望,颓唐得很了。民族主义的文学家在今年的一种小报上说,“鲁迅多疑”,是不错的,我正在疑心这批人们也并非真的民族主义文学者,变化正未可限量呢。不过我却又怀疑于自己的失望,因为我所见过的人们,事件,是有限得很的,这想头,就给了我提笔的力量。
    “绝望之为虚妄,正与希望相同。”
    既不是直接对于“文学革命”的热情,又为什么提笔的呢?想起来,大半倒是为了对于热情者们的同感。这些战士,我想,虽在寂寞中,想头是不错的,也来喊几声助助威罢。首先,就是为此。自然,在这中间,也不免夹杂些将旧社会的病根暴露出来,催人留心,设法加以疗治的希望。但为达到这希望计,是必须与前驱者取同一的步调的,我于是删削些黑暗,装点些欢容,使作品比较的显出若干亮色,那就是后来结集起来的《呐喊》,一共有十四篇。
    这些也可以说,是“遵命文学”。不过我所遵奉的,是那时革命的前驱者的命令,也是我自己所愿意遵奉的命令,决不是皇上的圣旨,也不是金元和真的指挥刀。
    后来《新青年》的团体散掉了,有的高升,有的退隐,有的前进,我又经验了一回同一战阵中的伙伴还是会这么变化,并且落得一个“作家”的头衔,依然在沙漠中走来走去,不过己经逃不出在散漫的刊物上做文字,叫作随便谈谈。有了小感触,就写些短文,夸大点说,就是散文诗,以后印成一本,谓之《野草》。得到较整齐的材料,则还是做短篇小说,只因为成了游勇,布不成阵了,所以技术虽然比先前好一些,思路也似乎较无拘束,而战斗的意气却冷得不少。新的战友在那里呢?我想,这是很不好的。于是集印了这时期的十一篇作品,谓之《彷徨》,愿以后不再这模样。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不料这大口竞夸得无影无踪。逃出北京,躲进厦门,只在荒凉的大楼上写了几则《故事新编》和十篇《朝花夕拾》。前者是神话,传说及史实的演义,后者则只是回忆的记事罢了。
    此后就一无所作,“空空如也”。
    可以勉强称为创作的,在我至今只有这五种,本可以顷刻读了的,但出版者要我自选一本集。推测起来,恐怕因为这么一办,一者能够节省读者的费用,二则,以为由作者自选,该能比别人格外明白罢。对于第一层,我没有异议;至第二层,我却觉得也很难。因为我向来就没有格外用力或格外偷懒的作品,所以也没有自以为特别高妙,配得上提拔出来的作品。没有法,就将材料,写法,都有些不同,可供读者参考的东西,取出二十二篇来,凑成了一本,但将给读者一种“重压之感”的作品,却特地竭力抽掉了。这是我现在自有我的想头的: “并不愿将自以为苦的寂寞,再来传染给也如我那年青时候似的正做着好梦的青年。”
    然而这又不似做那《呐喊》时候的故意的隐瞒,因为现在我相信,现在和将来的青年是不会有这样的心境的了。
    一九三二年十二月十四日,鲁迅于上海寓居记。

    文摘

    版权页:



    聪明人和傻子和奴才
    奴才总不过是寻人诉苦。只要这样,也只能这样。有一日,他遇到一个聪明人。
    “先生!”他悲哀地说,眼泪联成一线,就从眼角上直流下来。“你知道的。我所过的简直不是人的生活。吃的是一天未必有一餐,这一餐又不过是高梁皮,连猪狗都不要吃的,尚且只有一小碗……。”
    “这实在令人同情。”聪明人也惨然说。
    “可不是么!”他高兴了。“可是做工是昼夜无休息的:清早担水晚烧饭,上午跑街夜磨面,晴洗衣裳雨张伞,冬烧汽炉夏打扇。半夜要煨银耳,侍候主人耍钱;头钱从来没分,有时还挨皮鞭……。”
    “唉唉……。”聪明人叹息着,眼圈有些发红,似乎要下泪。
    “先生!我这样是敷衍不下去的。我总得另外想法子。可是什么法子呢?……”
    “我想,你总会好起来……。”
    “是么?但愿如此。可是我对先生诉了冤苦,又得你的同情和慰安,己经舒坦得不少了。可见天理没有灭绝……。”
    但是,不几日,他又不平起来了,仍然寻人去诉苦。
    “先生!”他流着眼泪说,“你知道的。我住的简直比猪窠还不如。主人并不将我当人;他对他的叭儿狗还要好到几万倍……。”
    “混帐!”那人大叫起来,使他吃惊了。那人是一个傻子。
    “先生,我住的只是一间破小屋,又湿,又阴,满是臭虫,睡下去就咬得真可以。秽气冲着鼻子,四面又没有一个窗……。”
    “你不会要你的主人开一个窗的么?”
    “这怎么行?……”
    “那么,你带我去看去!'’
    傻子跟奴才到他屋外,动手就砸那泥墙。
    “先生!你干什么?”他大惊地说。
    “我给你打开一个窗洞来。”
    “这不行!主人要骂的!”
    “管他呢!”他仍然砸。
    “人来呀!强盗在毁咱们的屋子了!快来呀!迟一点可要打出窟窿来了!……”他哭嚷着,在地上团团地打滚。
    一群奴才都出来了,将傻子赶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