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鬼吹灯之牧野诡事[精装]
  • 共1个商家     28.10元~28.10
  • 作者:天下霸唱(作者)
  • 出版社:金城出版社;第1版(2012年1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802516205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怒晴湘西》中的怒晴鸡到底是什么?关东军地下要塞有什么秘密?精绝古城的尸香魔芋的来源,《龙岭迷窟》中鱼骨庙的秘密,胡八一的半本《十六字阴阳风水秘术》是真是假……天下霸唱的《鬼吹灯之牧野诡事(典藏版)》中皆有解答!本书是完善《鬼吹灯》系列的重要环节,揭秘了大量该系列中读者感兴趣的疑点,对整个《鬼吹灯》系列而言意义重大。可以说,这本书能够给之前留下的诸多问题作出很好的解释,这将是《鬼吹灯》系列作品的完美里程碑,是对这个系列的一次总结。

    媒体推荐

    《鬼吹灯》丰富饱满的想象力,成为它最让人刮目相看的地方。
    ——美国《时代周刊》
    它包含了中国民间文化,在风俗迷信与不迷信间徘徊,在存在与不存在间漂移,很有吸引力。
    ——杜琪峰

    作者简介

    天下霸唱,本名张牧野,天津人。2006年,天下霸唱这个名字首先在网络上蹿红,随之出版的悬疑探险小说《鬼吹灯》系列成为读书界持续5年的畅销神话,天下霸唱从此成为国内最畅销最令人瞩目的作家之一。此后,《谜踪之国》系列与《贼猫》相继出版,又以他天才般的非凡想象力及驾御文字讲述故事的完美技巧与文字张力,持续畅销热销并受到海内外千万读者的追捧。

    自2009年在《南方都市报》开设了“牧野之章”专栏,那是另一个闲笔随心也能讲述精彩传奇故事的既传统又超越时代的作家张牧野。

    目录

    第一章 墓中寻龙
    第二章 镜里乾坤
    第三章 云中古都
    第四章 如是我闻
    后记 讲故事的人
    特别收录篇

    后记

    讲故事的人
    “如果家中突然发生火灾,你只来得及带上一件物品逃生,会是什么东西?”记得曾被朋友问到这样一个问题,然而我当时想了许久,都没有找到确切答案,似乎我家里根本没有什么收藏品和传家宝。考虑到最后,我还是选择了“电脑硬盘”,因为里面装着“存稿”。大概对于一个作者而言,最重要的身外之物,就是尚未完成的“稿件”了,一旦损毁丢失,说心疼吐血都是轻的,恐怕跳楼卧轨也干得出来。就像没有顶着炎炎烈日在田间地头辛勤劳作过的人,永远无法真正体会粮食来之不易;没有写作经历的人,也很难想象其中的艰难。
    这几年写作的体会,带给我最大的感触就是“痛苦”,感觉前半辈子都没这么苦过。从2005年10月份,我开始写《凶宅猛鬼》至今,将近五年的时间,眨眼就过没了,出版的实体书也有十几本,好几百万字,偶尔也能有些成就感,但仔细回想起来,留下最多最深刻的印象还是“痛苦”。
    之所以说我写作的过程“痛苦”,很大的原因,在于我个人的性格与能力,都不适合从事专业写作。首先不能忍受孤独,没有持之以恒的毅力,更达不到心无旁鹜的专注境界;其次不是科班出身,没受过系统培训,缺乏必要的理论指引。
    在2005年底,我看到公司里有个女孩整天上网看小说连载,就问她要了网址,发现原来网上有很多人,在以各种各样的方式,给大家讲述他们的故事,内容五花八门,题材广泛,路子很野,水平则是参差不齐,与我印象中摆在新华书店里的小说,有很大区别。其中最吸引我的地方,还是网络连载中与读者形成的互动氛围,我喜欢热闹,哪儿人多就往哪儿扎,时下流行的东西都有兴趣尝试尝试,所以当时就动了心,打算混进去玩几天,也没想过要有什么追求。
    谁知这种网络连载的形式,看似轻松愉快,其实将会面临许多意想不到的困难,比如每天连载的内容,字数虽然不多,却完全属于现炒现卖,都是即兴发挥,在没有故事大纲的情况下,“灵感、逻辑、创造力、精神状态、叙事节奏”差一点都不行,已经发出去的部分即成定局,再也无法修改,我想写的故事类型又必须充满悬念和张力,稍有疏漏就无法自圆其说。
    那时候也从没想过,要把自己放网上的作品出版实体书,因为我很清楚,各行各业都会有相应的规则,而我的作品很可能达不到审查要求,面临的困难会成倍增加,后来与出版商签了合同,才知道果如先前所料。
    不过这一写就没收住,除了周末和国家法定节假日之外,每天都用半天时间,写三干字左右的故事,就像是写日记一样,成了我这几年一成不变的习惯,从业余写作转变成了半职业写作,有人问我是不是想改行当作家或网络写手,我回答不是,并没有考虑过把写作当职业,顶多算个“票友”。
    在此透露一些秘密,我此前听过几条关于大师级作家的传闻:“一、真正的大师都不是亲自用手写作,而是通过口述,由助理在旁边打字记录,所以只要躺在摇椅上动动嘴就好了,科学家也承认——躺着会比坐着更能调动想象力。二、名家身边,都有个智囊般的秘书负责提供信息,可以随便问她世界上古往今来所有的事。三、说什么每天熬夜工作,完全是骗人的鬼话,实际上赚到钱就会立刻跑去娱乐场所,所以才有很重的黑眼圈。四、以采风或寻找素材为借口,到各地旅行,并且白吃白喝白玩白住。”这其中到底有几项是真实的呢?嘿嘿,不告诉你。 我想如果真能享受这些待遇,那么把写作当成终生职业来奋斗也不错,可直到我真正接触过许多大师之后,终于知道现实与传闻相去何止十万八千里,写作确实是件非常孤独的事情,也许只有创作自己感兴趣的题材,并且完全沉浸到故事当中,才能享受这种寂寞。
    我写过的《谜踪之国》《鬼吹灯》《贼猫》《死亡循环》等小说,涉及的时代背景各异,从北宋、清末、民国直至现代几乎都有,尝试用不同的语言去描述不同的地域和年代特征,是件有趣的事情,而冒险题材,则是我比较偏爱的类型,不过这类故事悬念强,情节惊险刺激,却也存在着很大的瓶颈,大致就是“一群人,深入一个与世隔绝的地方,遇到一些神秘的现象,随后揭开谜底,幸存者逃出生天”的模式化套路,这是类型化作品客观存在的瓶颈,看多了或写多了都会产生厌倦情绪,而且中国不是好莱坞,读者和观众都对“解释悬念”的接受范围有个尺度,包括我个人,也很不喜欢那类将一切超自然现象,都解释为外星人或鬼怪作祟。闹鬼太迷信,外星人太遥远,完全没有技术含量,就连长生不死和时空穿越之说,都显得幼稚,没有真实感。如何能在狭窄的瓶颈之中,写出不落俗套的内容,将出人意料的天大悬念,解释得合情合理,是我给自己定下的目标。
    其实只要有足够的想象力和灵感,注重细节描写,逻辑清晰,这个目标不难实现,我感觉单是在写作中最大的难点,在于人物的“对话”,文字与电影画面不同,观众看电影,一看人物出场,不用开口,已经能直观感受到角色的相貌和气质,可书里的角色不行,不论怎么强调外表,没有符合他性格特征的话语,就很难使其跃然纸上。如果我一天写作四个小时,大约是三干字左右,也许一个小时就能写完两干九百字,其余不到百十来字的篇幅,都是从角色口中说出的语言,却往往需要花费几个小时。从内到外,是我习惯刻画人物的方式,也是常常觉得自己力不从心之处,有时候一句话反复改个几十遍都不满意,真是急得抓耳挠腮,坐立不安。
    另外我还有一个很严重的心理障碍无法克服,就是难以接受编辑对我作品的删改,手机钱包丢了我都不太在乎,曾经在一星期之内,家里的x360接连坏了两部,我眼也没眨,可是如果我发现出版的实体书中少了一两句话,或者被改掉了几个词,就会耿耿于怀,我至今对自己的作品出版后,在哪一页被删改了哪个词哪句话,都记得一清二楚,恨不得找上门去刨根问底。我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具有双重人格,可我又不是双子座,总之这大概不是一种好现象。
    眼看着写过的文字已经印成了一册册图书,码起来能有半人多高,有时候在机场等飞机,瞧见候机楼的书店里卖我的作品,心里就觉得跟做梦似的,倒不是觉得出几本书是件多了不起的事,而是自己纳闷自己是怎么坚持写下来的?为什么我一想起写作的过程就是痛苦和折磨,全是倒不完的苦水,创作过程中遇到的阻碍,远远超出了我的预计,却为何连续不断地码了几年字都没半途而废?
    我一度深信这是金钱的力量,是出版商付给我版税我才有动力,但往深处想想,也不完全是这么回事,我从事金融期货行业,整天跟钱打交道,如果我能全身心投入本职工作,买游艇倒不敢奢望,买车买房娶媳妇生娃却肯定不是问题,可是我发现我对工作的态度,已经变得越来越麻木和懈怠,甚至对赚钱都失去了应有的欲望。
    究竟是什么维持了我对写作的这份“热情”?我一直试图为自己寻找一个真正的答案,可脑子里只是模模糊糊有个影子,始终说不清楚。去年春节放假,我出门旅行,途中和别的游客闲聊,话题是“最古老的职业”。在这个世界上,人类最早的职业是什么?据说现在比较有说服力的观点是“娼妓”。我对这种说法感到十分意外,我本来以为会是“猎人”,正要和他们接着侃下去,可脑海里突然出现了一个奇怪的念头——世界上最古老的职业会不会是“讲故事的人”?
    大概在每个人的记忆中,都会有童年时代,一边围坐在火炉前,一边听长辈讲故事的难忘经历。越是那种神秘古老的旧事,就越是听得津津有味。虽然有些害怕,更多的却是好奇,总是急切地想要追问: “接下来发生了什么?”直到讲故事的长辈说:“今天太晚了,就讲到这里为止,赶快上床睡觉。”但我们却仍是舍不得离开:“求求您了,再讲一点吧。”
    这种情景已经不知重复了多少年代,就连那些裹在襁褓中还不会说话的婴儿,似乎也能听瞳简单的故事。大概讲故事与听故事,是人类与生俱来的原始本能,也许从洪荒时代起,出去打猎摘果子的猿人,晚上回到洞穴里就会象这样对小猿人讲述白天的经历。不过考古学家都无法证明,谁是世界上第一个讲故事的人。这比人类文明的起源还要难以考证。我更是没有办法证实“讲故事的人”是世界上最古老的职业,但我相信,这个职业一定足够古老。
    如果宽泛些看,写小说的作者、拍电影的导演等,都是这种古老职业的继承者,可能我在骨子里,也希望能够成为一个“讲故事的人”。虽然写作时遇到的困难和压力很多,但最终将自己的故事完成,并且传递给读者,从中收获到的那份“感动”,绝不是任何事物可以替代的。

    文摘

    武昌起义隆隆的枪炮声,使中国终于挣脱了封建帝制的沉重枷锁,进入了一个各种新锐思潮与遗风陋习激烈冲撞的大时代。民国初年的社会局势尤其混乱,不仅各路军阀之间的战事频繁,而且出现了百年不遇的“北旱南涝”灾情,使得许多省份颗粒无收,成千上万的人成了灾民,为了能有口饭吃,更有许多人铤而走险当起了土匪响马,或去做倒卖人口、走私烟土、贩运军火一类缺德到底的勾当。这正是“十年干戈天地老,四海苍生痛哭深”。
    常言道:“盛世古董,乱世黄金。”在兵荒马乱的年月里,只有黄澄澄的大黄鱼(金条)才是硬通货。但在盗墓者的眼中,如此时局之
    下,国家的法律已形同虚设,正是盗掘古冢、窃取秘器的大好时机。有经验的盗墓老手,当然不会放过这种机会。等到有朝一日政局稳定下来之后,古董价格必会看涨,届时再把所盗之物出手,便可轻轻松松地发上一笔横财。
    盗墓贼“马王爷”和他的两个老伙计——老北风、费无忌,就是瞅准了眼下的机会,打算趁着淤泥河附近军阀交战,附近村县老百姓逃得十室九空2机,动手盗掘河畔的一处无名古冢。
    马王爷本名叫马连城,只因盗塾经验丰富,做过不少大手笔的勾当,而且眼功极高,甚至有人传说他生了三只眼,不管地下有什么古墓,不论藏得多深,他只瞧一眼,就能看出其中端倪,所以才得了这么一个绰号。然而对马王爷的本领比较熟悉之人,自然都知道他并非生有什么三只眼睛,只尊称其为“观山马爷”。
    马王爷盯上淤泥河边这座古冢不是一两天了,地点就在离河边不远的一片密林之中。时移物换,丘陇渐平,那古冢的地面封土堆和石碑等标记早已消失多年,不是行家根本就发现不了。如果拨开那些枯黄的乱草,在半尺多厚的异色泥下,便可以瞧见一块块奇大无比的墓砖,墓砖的缝隙间铸有铁水加固,要想短时间挖开盗洞,就必须使用土炮炸出缺口。
    只是这附近离官道不远,地理位置虽然偏僻,但却是赶场的必经之路,昔日里人来车往难有机会下手,即使在夜里用土炮炸那墓墙,也有可能会惊动民团或保安队。所以马王爷虽然早就踩过几遍点儿了,却迟迟未敢轻举妄动。当前的战乱却使得这里突然变得人迹罕至,这对马王爷等人来讲那真是天赐的机缘,他立刻会台了另外两个盗墓老手一一善使火药术的“老北风”,与身大力不亏的开棺好手“费无忌”,为了掩人耳目,三人都装作道人打扮,带上一千应用器械,牵了几头用来驮东西的骡马,昼伏夜行来至淤泥河畔。
    “淤泥河”之所以得名,是由于这河中是半水半泥,也不管是涝是旱,这条河始终都有这么多烂泥。近年来河水流量逐渐变少。原本一条数丈宽的河流,又被淤泥分割成若干段,只有在雨水最大的时候,才偶尔连成一片。河床则全是一丛丛几尺高的乱草,有那些不明究竟的外地人,路过的时候想在河边喝口水、洗把脸什么的,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如果一脚踩到草下的泥潭,往往就陷在淤泥中丢了性命,谁也说不清这淤泥河陷死过多少人,只是这条河由于死人太多,除了河道最中间极窄一段的水质还算说得过去,大部分河道中一年四季都流着黑水,散发着一股股强烈的腐臭。
    马王爷他们到达淤泥河边之时,已经是夕阳西下,暮色黄昏。由于事先已经多次看过地形,马王爷和老北风等人几乎不费吹灰之力,就将古墓那铜浇铁灌的砖墙掘了出来。老北风一马当先,在硕大的墓砖上用手指敲敲打打,勘察下手的位置。马王爷同费无忌二人都蹲在一旁等候,马王爷神色悠闲地吸着旱烟袋,而费无忌则神情专注地盯着老北风脸上的表情变化,有几分担心携带的土炮药量不够。
    老北风不慌不忙地探明了砖层的薄厚,对马王爷和费无忌说道:“两位老哥,这寿穴造得好个石椁铁壁,恁般结实坚固,咱们虽然带的火药不多,但我估量着若用土炮落力打它最薄弱之处,就算擂不开也差不多了。”
    马王爷听罢,不动声色地点了点头,吩咐道:“这淤泥河附近的人早就跑光了,动静闹得再大也不打紧,只是需把药量掐算得恰到好处,别损伤了寿穴中值钱的器物便是。”
    马王爷是这伙人中的首领,他发了话之后,老北风才敢动手,三下五除二便安装了土炮的药引,土炮轰然炸响,别看是土制炸药,但配比高明,爆炸的威力着实不小,直炸得土石横飞、浓烟升腾。老北风早年间在北洋火器局做过火药师,这些年来跟随着马王爷盗过不少古墓,土炮破墙正是他的拿手好戏,待烟雾散去之后,只见这座无名古墓被来了个大揭顶,已经给崩出好大一个缺口。
    土炮打出的缺口,位置刚好在墓道铜门的顶端,绕过了最为坚固的铜门铁壁,可墓墙露出的缺口后并不是墓道,里面竖着一块青条石墓碑,三人不免有些奇怪,盗了这么多年的墓,还没见过谁家的墓碑放在坟墓内部,这唱的又是哪出戏?于是并肩走到近前定睛观瞧,都忍不住想要看看这无名古墓里藏着的石碑上究竟写了些什么。
    那墓碑又扁又长,造得甚是奇特,石头便是普通的大青石,上边顶端雕了一个鬼头,当中歪歪斜斜地刻着一行大字,笔画怪异潦草,透着阵阵邪气。
    P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