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每晚一个离奇故事超值套装(第2辑)(套装共2册)[平装]
  • 共2个商家     25.80元~28.00
  • 作者:王雨辰(作者)
  • 出版社:中国画报出版社;第1版(2010年4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802206373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每晚一个离奇故事超值套装(第2辑)(套装共2册)》由中国画报出版社出版。

    目录

    《每晚一个离奇故事之惊悚夜》
    第一夜 雪屋
    第二夜 戒指
    第三夜 我的惠美
    第四夜 相似的脸
    第五夜 四人电梯
    第六夜 死神
    第七夜 裂缝
    第八夜 父子
    第九夜 免费的商品
    第十夜 录像带
    第十一夜 换骨
    第十二夜 祛病井
    第十三夜 魔术师
    第十四夜 医生与刽子手
    第十五夜 搭错车
    第十六夜 人间喜剧
    第十七夜 货物
    第十八夜 复仇
    第十九夜 迟到的复仇
    第二十夜 13街区

    《每晚一个离奇故事(肆终结版)》
    第七十六夜 千目
    第七十七夜 冥河
    第七十八夜 捉迷藏
    第七十九夜 半根针
    第八十夜 羊吃人
    第八十一夜 面具
    第八十二夜 怀梦草
    第八十三夜 种子
    第八十四夜 魍魉
    第八十五夜 狼凝
    第八十六夜 插班生
    第八十七夜 露白
    第八十八夜 盗目
    第八十九夜 文身
    第九十夜 窥脑
    第九十一夜 相骨
    第九十二夜 活墓
    第九十三夜 名字
    第九十四夜 雪人
    异闻录 每晚一个离奇故事4
    第九十五夜 荷官
    第九十六夜 锁
    第九十七夜 过阴
    第九十八夜 饿
    第九十九夜 死当
    第一百夜 绑架
    第一百零一夜 蜂后
    后记

    后记

    我无意太高估外国友人对中国博大精深文化的理解水平,但据说在海外流传最广的中文小说似乎是《聊斋志异》,当然,这个说法可能有失偏颇,我个人认为看金庸先生小说的应该比看《聊斋志异》的人要多得多。不过作为一部问世三百余年的小说,仍然拥有如此庞大的受众群,仍然让那些影视投资者乐此不疲地翻拍来翻拍去,自然是说明它有着非常独特的魅力的。
    我个人也喜欢《聊斋志异》,但毕竟古文知识贫乏,读起来自然没有《三国演义》《水浒传》那般畅快淋漓,不免少许遗憾。鬼神之说在中国乃至全世界都有着众多的信徒,即便是那些高喊自然科学的人们,殊不知数百年前科学与巫术居然师承同祖,UF0和鬼怪都拥有海量的所谓的见证人和证据照片,但都不足以信服于世人,那为什么要说外星人就是科学真实存在,而灵异就一定是封建迷信呢?
    当然,我不想宣扬封建迷信,相反,有很多现代人看似愚昧落后的行为动作其实是我们民族宝贵的文化遗产。古怪的民风民俗,惊险恐怖的居住地理条件,让很多人和事披上了神秘的面纱,人是好奇心强的动物,与其道听途说,让一些原本真实的东西被弄得神神鬼鬼,还不如干脆掀起她们的盖头,让大家看个清清楚楚。
    于是我想到写一些故事,一些中短篇的故事,它们可以发生在荒村郊外,也可以隐然于闹市街头,每个故事里多多少少蕴含着一些浅显的道理,或者夹杂着一些几乎被我们遗忘却十分有趣的民族风俗习惯,或者是各行各业的规矩条例禁忌等等。当然,不能过于直白,那样就变成了枯燥的知识纪录片,所以我想到为他们披上一层外衣,以一些离奇而怪异的事件作为弓l子,让一些虚虚实实的人和事充当指明的蜡烛,照亮我们未曾触摸过的世界,他们神奇而美丽,虽然缥缈,却往往真实地存在着。
    其实在故事的开始,我未曾有这样的想法,只是希望写一些怪异的短篇小说,如同天方夜谭一样每天讲一个故事,以网络作为载体,吸引更多的朋友来讲述他们自己所经历的奇妙故事,所谓独乐乐不如众乐乐,这就是我的初衷。不过在接下去的写作中,我开始明白文以载道的意义,所以开始拼命地搜集资料,这个过程很痛苦但也很快乐,痛苦在于有很多事情我都是未曾接触过的,可是我至少要把它们描写得不至于过于虚假,小说可以是虚构的,但里面人物的言行举止起码要符合他们的身份,这是创作的最基本要求。而最困难的还不是这个,而是如何将源远流长的传统文化习俗和现代人喜爱的悬疑故事相结合,两边犹如一个天平的砝码,说理太多显得枯燥无味,叙事过重又让人觉得空洞虚假,平衡每个故事,成为我最头疼的问题。而快乐则是在查找资料的同时,我也学习到了很多知识,思路和眼界的开阔,将是我受益终生的财富。
    就这样,每次快要放弃的时候,每日的苦思冥想多少还是有些结果,于是我发现灵感并非冒出来的,而是逼出来的,当我最终写完这一百零一个故事时,我感到分外的放松,如同从肩头卸下一副沉重的担子,忽然感觉那些曾经熟悉的,和我日日夜夜脑海里睡梦中相聚的人物即将离我而去,又略觉伤感。虽然是短篇小说集,我却采用了固定人物主线串联的方式,让这些乍看似杂乱无章的故事有了一根长长的线索,这其中虽然有好处——使故事不至于脱节,但也有坏处——制约了某些单个故事的发展,所以在以后的作品中我还需要更加灵活成熟地运用小说结构的方式方法。
    在众多故事中,虽然不至于质量参差不齐,但多少也存在了我个人喜好的不同,“八尾猫”的温暖,“返魂香”悠远的历史,“老屋”的绝望,“平安夜”残酷的爱,“不穿鞋”中人与人之间脆弱的纽带等等故事,都让我经历着一次次迥然不同的生活体验。我相信自己倾注了思想和道义的作品,是一定可以让读者感受得到的,在字里行间所流溢出的东西,正是我想通过看似荒诞怪异的故事所要表达的真实的一面。在大部分故事里,我都是采用的第三者叙述的角度来交代故事的脉络走向,这或许会降低一部分的悬念,读者会知道无论发生什么事情,好歹主角是肯定没事的,但这正是我要告诉大家的:无论出现什么难以预料和残酷的现实,它都会过去,也一定会过去,眼睛永远是用来看前面的。痛苦的经历是财富,苦难的生活是资本,一时安逸未必一辈子安逸,所谓生于忧患死于安乐,故事里的鬼怪其实就是生活里的阴暗的一面,正如我一直遵循的理念,阳光可能会一时生锈,但要相信终有一日,它还是会照耀到你身上的。最后我想说,很感谢这两年来陪伴我一起走过来的读者和为拙作辛勤劳作的编辑朋友,甚至包括那些书中存在的虚拟人物,是你们给了我坚持下去的动力。为了这份期望我会继续努力,用自己的笔营造一份更加美丽而充满魅力的画卷,展示在大家面前。王雨辰 2008年8月29日

    文摘

    雪如松土一样,踩上去嘎吱作响,几乎没到大腿了,每走一步都要用手将脚十分费力地拔出来。陆建一摘下箍在额头的墨镜,喘着粗气转头看了看,四周都是一片惨白,漫天地压过来逼得眼睛睁不开,陆建一叹了口气,心里有些懊悔没有听从刚才那位猎人的话。
    “建一,到底走哪边啊”身后一个银铃般的声音响起,让陆建一觉得舒坦许多,被冻得冰冷的耳朵也觉得软绵绵的了。
    说话的是一名戴着黄色编织绒帽的少女,她手里拿着一根细长的铁棍做支撑,也娇喘连连,两人身边还有三个年轻人,他们都穿着厚重的棉袄,背着大号旅行袋,在这种天气里,一行五人走在这几乎荒无人烟的雪山上。
    “我早说不要这时候来,我爸说这段时间是山上最冷的时候,即使是动物也不会出来。”身材最高的男孩对着陆建一略带指责道。
    “龚平,如果在阳光灿烂的日子里的话,那就不是野外探险而是郊游了,那样又有什么意义和挑战?”陆建一反问道。
    “就是,龚平你除了开口就是你爸爸你妈妈,还有没有自己的主见啊,都二十几岁的人啦,别老像以前小时候似的。”一个语速极快如吐豆一般的女声响起,说话的是一位短发少女,她叫杨蔻,同样是陆建一的大学同学。
    “是啊,蔻蔻说得对,你说对吧,艾云?”先前那个戴着黄色绒帽的少女转头问身材最为矮小、穿着厚实羽绒服的少年,他叫艾云,比其他四人低了一个年级,艾云由于风声没有听到少女的问话,只是一个劲地看着前面的雪地发呆。
    “喂,文秀问你呢!”身材高大的龚平站在艾云面前简直悬殊极了,犹如巨人与侏儒一般,原来黄色绒帽少女叫文秀。
    “这里进山只有一条路。”艾云指了指前面,但说话却又像是自语一般。
    “差点忘记了,艾云是这里出生的,让他带路就好了。”杨蔻走过去摸了摸艾云的脑袋,那动作犹如抚摸自家的宠物一般。艾云没有躲闪,只是有些不自觉地缩了缩脖子。
    “那大家快点吧,现在离天黑只有两个小时了,我记得这里应该会有猎人修筑的供人居住的木屋,那里会有干柴和食物,大家加油!”陆建一很有风度地挥了挥手,接着戴上墨镜朝前走去。
    身后只剩下杨蔻一人唧唧喳喳,按照她好友文秀的说法,即便是将这个女人扔进恐怖的原始森林,她也会和那里的野兽交上朋友。
    倒是艾云依旧落在队伍的最后面,时不时地停下脚步望了望身后,眼睛里充满着难以捉摸的味道。
    两个小时后,一切照旧,唯一改变的就是他们的体力和逐渐暗淡的光线了,四周白色的雪仿佛要将他们淹没掉似的,逐渐昏暗的视野里,反倒是白色的雪地反光更加强烈,带着让人刺眼腻味的光芒。
    这个时候即便是杨蔻也无心说笑了,虽然大家不愿意承认,但是一丝丝难以察觉的不安夹杂在冷风中,袭进众人的骨髓里。
    “到底还要多久啊,艾云?”杨蔻用手勒着艾云的脖子,她身上的行李已经全部扔到艾云身上了,包括文秀的。一向如此,只要杨蔻要出去游玩,就一定带上艾云,什么跑腿拎包全是他做,而艾云似乎也很乐意做这些事情,有时候文秀也觉得过分。
    “你根本不知道,狗有权利拒绝主人么?”杨蔻冷冷地回答文秀,既然这样,一个愿打一个愿挨,文秀也就懒得管了。
    “艾云,我走不动了,你背着我走吧。”杨蔻将另外一只手钩住艾云的脖子,朝着艾云的脸吐出一口暖气,艾云觉得鼻尖一热,眼睛都有些花了。
    “够了,你想杀了他么?”陆建一转过脸,走过去将杨蔻的手从艾云脖子上拉扯下来。
    “别碰我!”杨蔻忽然用极其刺耳、尖锐的声音吼道。
    “对,你凭什么责怪蔻蔻,要不是你所谓的英明领导,我们会落到这份田地么?你总以为自己是对的、聪明的,从来不把别人的意见当回事,不听进山前的那个猎人说的话。”龚平也突然发难道。
    五个人围成一个圈,开始了争吵,但突如其来的激动终究也只是让神经兴奋了一下子而已,随之而来的是更大的疲惫和麻木。
    文秀有些懦弱地看着众人,只是拉扯着杨蔻说些无用的规劝的话,这也难怪,有陆建一这样强势的恋人,即便是有性格,也会慢慢磨平了。
    陆建一的确有过反省,龚平说得没错,这次的确是自己失算了,但错不在自己,在老天爷。
    他如何想到今年会发生几十年不遇的冰雪天气?
    而且大家坐的火车在这种穷乡僻壤的地方居然熄了火?
    自己又头脑发热地决定带着众人步行去城镇坐汽车回学校?
    这些都是连锁反应啊。
    还有刚才进山的那个猎人。
    对,他也是这一环中的一部分。
    三小时前。
    “进山?”
    “是的。”两个字地问,两个字地回答,这就是陆建一的风格,从不拖欠别人,但别人也别想占他便宜,他很看不起这种在城乡接合地带逛游的灰色人群,靠着从城市学来的或者说自己上过当的低劣手腕,忽悠比他更天真的人群,可此时没有办法,无疑眼前这个裹着廉价、尚未洗净带着些许霉味的军大衣的瘦削男人,对这一带如了解自家后院~般了如指掌。
    地图和对其他人的询问都很清楚,翻过这座小山就是城镇,那里有直接绕过雪灾区的公路直通学校,到了学校就好了,但是眼前的前提是必须先绕过这座小山。
    但即便是小的山,那也是相对而言,就好像最强壮的蚂蚁,也打不过最瘦弱的大象。
    虽然五人都是校内登山队的骨干,但毕竟没有准备和工具,贸然进山非常危险,也耽误时间。陆建一希望找个导游,之前他想过艾云,但是这小子推说自己离家太久,而且这里也从未下过如此大的雪,他这么说也不无道理,普通的山和雪山的确是两个概念,陆建一宁愿将指挥权让给别人,也不想给这个小子。
    几小时前,那人背着一杆看上去比他的年岁还大的木托双管猎枪,腰间插着一柄一尺长的猎刀,眯着眼睛叼着廉价的烟嘴,上下打量着陆建一和他身后的女孩,眼睛里露出轻蔑的眼神。
    “不可能,即便是我上去也要在白天,这年头猎物也不好打啊,都不肯出来觅食,装的铁夹两个礼拜连根兽毛也没有,我还正打算上去收拾屋子呢,自己都在犹豫到底去不去。”猎户虽然邋遢,却一脸的诚恳。陆建一皱了皱眉头,心想这山确实难以翻越了。
    “我劝你们在这里待一阵子,这雪说不定过几天就化了。”
    “那您看要多久?”
    “不知道,说不定今天夜里,说不定一个礼拜。”猎户不像是开玩笑,陆建一叹了口气,转身走向旁边的四人,把猎户的话告诉了他们。
    “那怎么办,现在回火车上去,还是再找个小村子待上几天?”龚平问道。
    “火车上很冷,也没吃的。”陆建一否定了这个提议,“干脆我们和那个猎户一起上山,他说山上有个供迷路旅客过夜的木屋,有干柴可以生火。”
    “可是他不是说上山很困难么?”杨蔻问道。
    “没事,我们好歹也是半职业登山的,天黑之前爬到木屋不成问题。”陆建一之所以这么自信,是因为他向猎户打听到了木屋的详细地理位置和路线,虽然从来没来过这里,但他相信爬这样一座小山没问题。
    “我觉得还是回火车上吧,要是夜里还在雪山……我听阿爸说夜里还在雪山上会很危险,这里很少下雪,尤其这么大的。”艾云忽然低着头小声说。
    陆建一鄙夷地望着艾云,冷笑了一下。P4-7《每晚一个离奇故事之惊悚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