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清明幻河图[平装]
  • 共2个商家     8.50元~18.80
  • 作者:那多(作者)
  • 出版社:接力出版社;第1版(2009年10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44809351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清明幻河图》由著名原创悬疑推理小说作家那多创作。作者在该作品中继承了自《山海经》以来的东方想象传统,创造了一个和现实重叠的虚拟平行世界,是一部深刻探讨生命、心灵与自然界万物间相呼应,并在智慧的博弈中寻找答案的知识悬疑小说。
    小说的故事漩涡中心是上海的某条街道,小说主人公发现这条街道和北宋名画《清明上河图》中的长街存在着神秘的对应关系,由此在上海的街角弄堂间,现实世界不可思议的另一面缓缓浮出踪影。

    作者简介

    那多,青年作家,擅长将人文、科学、艺术、历史等诸多知识元素巧妙融入作品,以幻想映照现实、现实支撑幻想的手法构筑惟妙惟肖的艺术空间,轻巧机智地引领读者进入真实与虚幻交错纠缠的阅读之旅,使读者在轻松阅读的审美愉悦中获取独特审美感受和丰富知识。那多至今已出版27部作品,其中《纸婴》、《变形人》、《幽灵旗》、《返祖》、《亡者永生》等10部作品成功输出版权。那多和他的作品不仅受到了中国读者的喜爱,也得到了世界各地读者的追捧。

    目录

    一、煤球的选择
    二、咔嚓,咔嚓
    三、巨大的引力
    四、俞老大
    五、一门没落的技艺
    六、南街的秘密
    七、北宋的长街
    八、弥散的坟气
    九、没落年代的首次巫术试验
    十、假货的春天
    十一、死亡的前兆
    十二、夺宝奇兵
    十三、黑暗中的焰火
    尾声
    新编巫术词典

    文摘

    插图:


    男人穿着笔挺的保安制服,松松垮垮站在小楼门口,蔫着整张脸。他的眼眶青中带紫,紫中透黑,不时地用手揉着,似乎在做活血化淤的中医穴位按摩。嘴里小声嘟嘟囔囔。
    正是夏秋之交,比起往年稍凉爽些。对大多数人来说,这是和往日一样普通的下午。
    少年从门口进来的时候,青黑眼保安的目光尾随他直到进电梯。通常只有刚刚长成的水嫩少女才能得到大叔的这份待遇。
    少年的个头不高,身子单薄,脸庞清秀得有点稚嫩,略抿着嘴唇的神色会让许多欧巴桑忍不住要伸手摸摸他的头。保安大叔对长大的“正太”并没有特殊的兴趣,他只是奇怪,这样年纪的少年,现在的时间不正应该留着短发穿着校服在学校里上课吗?
    裘泽对别人诧异的目光十分敏感,他想自己应该试着习惯,但每次还是浑身不自在,脸皮也会迅速地烫起来。他的长发并不披散开,而是用弹绳松松扎着,垂在青色缎服的后襟上。
    所谓青色缎服是一件交领广袖的上装,可以明显看出汉服和澜服的痕迹。但除了袖口仍偏宽大外,其他部位都裁剪修身。也并不是及地的长袍式,过腰一尺多,腰里系一根粗犷的拧麻花草绳,不减飘逸。
    这仿佛是大设计师的手笔,上身的效果无可置疑,呃……你看,色保安大叔的目光不就被吸引了吗?
    裘泽闪躲着大叔的目光进了电梯,门缓缓关上,却被一只纤巧的手挡了一挡,又打开了。
    皮衣、皮裤、皮靴,火红的头发,性感的双唇,手里一根皮鞭。
    裘泽吓了一跳,往后退了半步,这才发现那是自己的错觉。这位火辣女郎只是穿着麂皮衬衫和牛仔热裤,披肩的卷曲长发是红色没错,手里拿的只是个LV包包而已。为什么恍惚间会有那样的错觉,是气质吗?瞥了眼她的容貌,对美女裘泽总是不太敢正视,看上去有点熟悉,不知在哪里见过。但这份气质……还是离她远一点好。
    紧随着又进来一大票人,裘泽向后退,直退到后背紧贴着轿厢内壁,成为沙丁鱼罐头的一员。早知道就走上去了,虽然要去的地方是顶楼。不过这幢小楼也就三层。
    电梯门再一次关起,显得有点艰难。
    裘泽忽然听到了一个奇怪的声音,轻而悠长。
    咻……
    然后他就觉得自己的后颈被舔了一下。
    轻柔。缓慢,温热。
    裘泽当然没有回头,他后面是金属的电梯内壁。他只是微微撇了撇嘴,耸了耸肩。
    那么多人挤在狭小的电梯空间里,空气立刻混浊起来。混浊之外,此时又多了另一种味道。
    “哦。”就站在裘泽旁边的皮鞭美女用鼻腔挤出一声,皱起眉,嫌恶地看裘泽。
    然后所有人都皱着眉向他看来。
    裘泽的脸立刻红了。
    “不……不是我。”他辩白的声音小得连自己都听不见。
    叮咚。三楼到了,一些人抢着离开电梯。
    裘泽最后一个走出电梯,轻轻叹了口气。不是所有的冤屈都有机会洗清的。
    他觉得今天的兆头不太好,或许别逃课乖乖去上学比较好。现在的时间,应该快上语文课了吧。此时刚开学不久,才上到第二课黑塞的《获得教养的途径》,那位老学究一定会摇头晃脑把古今中外做人的经义反复念,强力地凝固高二(2)班教室里的时间流,让这四十分钟流逝得异常缓慢。
    右边走廊前摆了一件四羊方尊,当然是仿制的,绿锈做得相当到位。尊身上向四方探出的四个羊头暗示了它为何被摆在这里。在上海方言里“旺”字就读“羊”,现在人们对谐音的敏感到了很高的程度,在裘泽看来,这喻示着内心力量的不断虚弱。
    “皮鞭女”在经过方尊的时候,屈指在尊颈的兽面纹上弹了一下。青铜尊铮然低响,直到裘泽走过时还余音未止,看来这件铜尊做得相当扎实。可是再扎实也是仿制品,裘泽有些好笑,放这方尊的人只想着生意兴隆要旺四方,却忘了这可是拍卖场的入口,放个假货……
    “哐!”一声炸响从走廊里传来,随即是嗡然回响。
    一个小男孩风一样从走廊里跑出来,呼地掠过裘泽身边,狠狠抽了抽鼻涕,嘴里“哐哐”叫着跑下楼梯。
    很有破坏力的口技。
    裘泽按了按耳朵,略有些耳鸣。
    走廊两侧用大块的汉画像石拼接,这可是真货。汉画像石现在应该算得上是古董里最不值钱的,徐州到处都是,恐怕收购的价钱还不一定比运到上海的路费高。用汉画像石装饰这条通向拍卖厅的走道,果然很别致。刚才裘泽是好笑,而现在是苦笑。徐州附近的郊野已经被洛阳铲打得像蜂窝煤,这东西都是盗墓人从墓里起出来的。汉代墓葬习惯在走道和墓室四周的大石板上做雕刻,让死者不孤单。也不知当初是哪个只顾装饰不懂古董的家伙,活生生把这里搞成了一条墓道。
    裘泽伸手轻抚一块汉画像石,指腹沿着一匹奔马的刻痕移动。慢慢地,一种异样的感觉顺着指尖和石头的接触面慢慢流人心中。这是两千多年时光累积而成的印痕,虽然这块石板从刻成到出土至今没有离奇曲折的经历,但只凭这悠长时间的累积,就足够让裘泽感觉到一些不同了。
    裘泽忙不迭松开手,那股在胸臆间滚动的厚重随之消散。这是他的一个秘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但或许这个少年的秘密更特别。
    他庆幸自己缩手快,就在那匹马的马嘴上,悬荡着一坨青黄色的黏稠物,是好新鲜的鼻涕。
    拍卖大厅就在走道的那一端,门口有免费领取的拍品介绍材料。铜版纸印刷得十分精美。大多数人都已经来看过预展,但既然是免费品不拿白不拿,哪怕过了一小时就扔掉。裘泽也准备上去拿一份,他并没有看过预展,今天会来这里,是因为一个特别得有点荒诞的原因。
    快走到门前,裘泽放缓了脚步。他意外地发现,身边居然有个人在写生。
    对着汉画像石写生的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一身合体的休闲装束,都是顶级品牌,可惜,全是仿冒品。用行话说,这些假货都是“超A货”,做工道地,买起来价格不见得比国内的品牌便宜,但却没能瞒过裘泽的眼睛。毕竟能自己设计制作出身上这件衣服的人,看衣服的眼光又怎么可能不毒辣。
    可是穿着这身假名牌的人,神情风度却仿佛一个真正的贵族。对真正的贵族来说名牌只是生活中自然而普通的一部分,根本用不着去在乎。人不因衣而显贵,只是有些精彩的设计更能把本人的气质衬托出来罢了。有这样气度的人或许会穿一件地摊货,但怎么会穿着一身假货?
    这位穿假货的贵公子面容俊朗又带着些懒散,正从容地对着一块画像石写生。他用的是一支钢笔,画在自己摊开的左掌上。
    他只画了片刻,大多数人都没有注意到他这个有些奇怪的举动。就在裘泽注目的时候,他已经收起笔握起左掌,裘泽不知道他临摹的是什么。不过他很快就知道了。
    贵公子走到拍品介绍的领取处,握起的左掌悄悄张开,轻轻印在一个人的后背。
    那个中年人穿了件白色的长袖棉T恤,回头察看,左近有好些人,也不知是哪个碰了他。贵公子连一丝促狭的笑容都没有露出,好像根本和他无关似的,从中年人身侧挤过去取了本介绍册子,往一边的厕所走去。大概是去洗手间了吧。
    中年人的后背多了幅执戈武士图,效果不错,好像原本就印在那里似的。
    裘泽瞪大了眼睛,抿起了嘴,忍住不笑出声来。
    还真是很妙的恶作剧啊!
    “小宝!”一个刚从厕所里急匆匆出来的少妇喊。
    “是个爱喊叫的小男孩?”贵公子拍了拍她。
    “对对。”
    “往那边跑了。”
    少妇从裘泽身边小跑而过,裘泽看了看她的肩膀,嗯,二次拓印的结果是个不太清晰的武士轮廓,还算容易洗。
    裘泽拿了本介绍册,进门取了拍卖号牌,找到自己的座位坐下,打开册子翻看今天的拍品。
    这是个小型的拍卖会,拍品不多,只有二三十件,全是金石书画。粗粗翻看,都有一定价值,其中更是有几件吸引了他的注意。
    可是光靠图片,有许多东西是看不出来的。裘泽预展的时候没来,他怎么能从图上判断出这些东西是不是真货呢?拍卖会总保证说自己的拍品全都是真的,可实际上……特别是这种小型拍卖会,更是要靠自己的眼力。
    裘泽的手指在自己的耳轮上滑动着。他的耳轮和别人的不太一样,差不多是螺旋式的,可以顺着从最外圈转到最里面的耳孔。每当他出神的时候总是情不自禁托着腮,竖起手指在自己奇怪的耳轮上滑动。他都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养成的这个习惯,应该是那个夜晚之后吧,因为从那时起他的生活就全变了。
    参加这个拍卖会,却连拍品的真假都没机会弄清,就算从介绍册上看中了哪个,也不敢举牌叫价呀。裘泽皱起眉,他也不知道今天来这里干什么,不由伸手摸了摸后颈。
    于是他的手指又被舔了一下。
    一页一页地往后翻拍品介绍,拍卖会还有几分钟就该开始了,这些精美的图片足够打发掉现在的空余时间。
    一方苏宣的“我思古人实获我心”印让裘泽多看了一会儿。苏宣是明朝的篆刻大家,此印布局严正,气势雄壮。上面的八字印文出自《诗经》中“我思古人,实获我心”,裘泽估计这是苏宣博览秦汉玺印后的真实感触。相比之下,另一方汉朝的龟钮“偏将军”印,虽然等一会儿的拍价肯定大大超过“我思古人实获我心”印,但那是因为它全用纯金打造,比起艺术价值,就大大逊色了。当然,这样的判断是建立在两者都是真货的基础上的。
    翻到最后一页,通常在这样的位置,会放上整个拍卖会中价值数一数二的珍品作为压轴。
    这是一幅长两米零七的卷轴,上面一派市井繁华景象。下面的拍品介绍上写着“宋金浅设色作品。作者不详”。写着“宋金”,说明绘画年代只能判断个大概,而后面又写了作者不详。这样一幅画能放在压轴的位置。只因后面加的那句话。
    “疑为北宋张择端所作《清明上河图》被截去的后半部分。”
    看到这里,裘泽轻抚耳轮的小动作都不禁停了下来。
    假的吧,应该是假的吧!《清明上河图》真的有被截去的后半部分。还出现在这种小拍卖会上?裘泽心里这么说着,眼睛却死死盯在图片上,好似要通过这精美的彩印看出画的真假。
    “那我们的拍卖会就正式开始了。”裘泽听见台上一个声音说。
    “对不起,借光。”旁边一个人对他打招呼。裘泽身边有一个位子空着,看来是主人来了。
    裘泽把坐着的身子向后撤了撤,同时抬头看了一眼,竟然是那位搞恶作剧的年轻人。等他坐好,裘泽悄悄把屁股挪远了一点点。尽量和他保持距离。虽然刚才看他的把戏很有趣,但要是一不小心回家发现自己的衣服上也有那么个玩意儿……
    主持人继续开场白:“今天我们很荣幸请到了俞绛老师来为每一件拍品作简单的鉴定和介绍。熟悉古玩收藏的朋友对俞小姐肯定不会陌生,俞小姐在这方面的权威性……”
    裘泽听到俞绛的名字,注意力立刻就从身边转移到了台上。他这才知道为什么会觉得那位“皮鞭女”这么眼熟,现在应主持人之话而从第一排站起来和大家打了个招呼的人,可不就是她嘛。嘴角一动一动的。似乎还在嚼着口香糖。
    俞绛的名字,正如主持人所说,就算是一般的古玩爱好者多半都有耳闻,更不用说裘泽这个在古玩收藏研究方面已经登堂入室的人了。他对俞绛的了解,可比主持人介绍的丰富得多。这几年,可以说她是在业界传闻最多的人之一了,本来人长得漂亮就引人注目,而以俞绛的性格脾气,更不是个省事的人。小道上的八卦传得一箩筐,哪些真哪些假,就不是裘泽分得清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