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惊魂记2:画尸人之传说再启[平装]
  • 共2个商家     14.84元~19.90
  • 作者:偏离维度(作者)
  • 出版社:中国画报出版社;第1版(2012年7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14604689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惊魂记2:画尸人之传说再启》将这个恐怖题材发挥得淋漓尽致,在抹去死者脸上怨气的同时,人性的丑恶亦展露无遗。《惊魂记2:画尸人之传说再启》由红娘子、上官午夜惊悚推荐,比《咒怨》更尖叫,比《午夜凶铃》更战栗!继“赶尸”,“盗墓”之后,揭秘不为人知的尸体化妆师!
    《画尸人》系列不是单纯的离奇故事,也不是为了追求刺激而单纯地展示恐惧,其最终的目的还是为了揭示人性。通过“画尸人”这一“死亡”行业来表达人性的残忍与人性的悲悯。
    《惊魂记2:画尸人之传说再启》是《画尸人》系列第二季,是一部写尸体化妆师的惊悚灵异小说。延续第一季中没有解释清楚的惊天秘密,天授画尸人又开始他们惊险神奇的尸体美容之旅。

    媒体推荐

    情节有趣,诙谐而不失紧张,最重要的是,两个主角都很帅!
    ——惊悚小说名家 苏京
    人世间最可怕的事,莫过于以尸作画。《画尸人》将这个恐怖题材发挥得淋漓尽致,在抹去死者脸上怨气的同时,人性的丑恶亦展露无遗。
    ——悬疑小说名家 求无欲
    古有画皮,今有画尸。以鬼喻人,尸睁眼,人停手,偏离纬度向您展示一个不为外界所知的画尸人的故事。
    ——恐怖小说名家 王雨辰
    本以为画尸人是单纯的离奇故事,阅读过后惊喜叠加,里面大量东方灵异元素与剧情很好地衔接在一起,情节跌宕起伏,赞!
    ——悬疑小说名家 庄秦

    作者简介

    偏离纬度,一个不愿透露真名的神秘人,曾在太平间做过入殓工作,后因压力太大被迫放弃。心有块垒不吐不快,遂根据老一辈人口耳相传的入殓真实事件进行资料整理,编撰成了《画尸人》一书,并以专业观点提醒大家,“千万不要靠近尸体,因为这样会沾上他们的味道。”

    目录

    第一章 女尸复活
    第二章 大厦惊魂
    第三章 笔仙游戏
    第四章 请你入土
    第五章 咄!安静点
    第六章 寻找雌刀
    第七章 步步惊魂
    第八章 送魔上天
    第九章 借刀给我
    第十章 不要开枪
    第十一章 再见,鲁海
    第十二章 酒店斗法
    第十三章 传说再启
    第十四章 决战西山
    后记 这只是个传说

    文摘

    版权页:



    她害怕地试图逃脱,却惊惧地发现自己已经不再是一个漂浮的意识,而是身临其境地站在了坑边,旁边便是那个穿着雨衣的男人。
    下一刻,那被半埋在土里的女子突然一动,竟然摇摇晃晃地自土里站了起来!
    翡月倒吸一口凉气,虽然还能知道这只是一个梦,可还是禁不住屏住呼吸。她紧张地注视着那个女子,只见她微微地低着头,被一头黑发挡住脸孔,浑身泥泞不堪,衣服也有些破烂,可露在外面的肌肤却是洁白如玉,不知生前是怎样一副仙子面容!
    那女子摇摇晃晃地迈出土坑,似是没有看到翡月,也不顾那挖她出来的男子,僵直地向远处一处别墅走去……
    翡月感到自己迷迷糊糊地也迈开脚步,跟着那女子走去,意识毫无力量地挣扎了一下,却变得更加地不由自主了。
    突然,一只冰冷的手紧紧地抓住了她的手腕,让她一震,意识倒是清醒了不少。她缓缓低下头,看到了那只露在雨衣外的手。然后,她回过头,迎面看到的却是一张狐狸的脸隐没在雨衣帽里。她只觉得一种异常荒谬的感觉油然而生,看着那狐狸像人_样狡邪的眼光与尖尖的嘴,她再也忍不住地凉叫出来“啊——”
    随着那声惊叫,她的意识猛然地抽离了梦境,喘着坐起,看着标准间里大同小异的摆设,被春风吹起,在确信自己终于自噩梦中醒来之后,方自松了一口气,然后整个人栽倒进枕头里——竟然做了这样一个讨厌的梦!
    翡月洗了把脸,拿出一个小型炸弹,威力不大,但足可以将那洞口封住。这申公豹还是永远地呆在湖底吧!
    与此同时,在北京的孟久正坐在沙发上?盯着茶几上的一个小药丸,他是满脸的困惑。直到雨灵将—杯白开水放在他的面前,他才抬起眼皮,却忍不住怀疑道:“真的要吃吗?”
    “当然。”雨灵坚定地说,“杜亦羽说过,如果你想找回使用修罗刀的力量,就要每天吃下这种药丸。”
    “可是……”孟久神情古怪地看着那药丸道,“这难道不是牛黄解毒丸吗?”
    “孟总,有客人找。”秘书敲门而入,递过一张名片道,“有个人说您曾经给过他名片,让他有事来找您。”
    孟久接过自己的名片,看到纸边有些毛,纸面上还粘了.一些灰,看样子,似乎是曾经被当做毫无用处的东西扔在角落。他愣了愣,一时还真想不起来对方是什么人。
    “他说姓牛,是在火车上认识您的。”秘书看到孟久询问的目光解释道。 “是他!”孟久恍然,一弹那张名片,想起从山头村回来的火车上,那个卖八卦镜的骗子。他摇头一笑,对秘书道,“请他进来吧。”
    秘书出去后雨灵好奇地问:“谁?”
    “一个骗子……”
    “啊?”
    牛章权整个人都显得比在火车上的时候更瘦了,神情上虽然略显紧张和疲惫,却多了一些原先没有的阴狠之色。他的双手紧紧地互握在一起,一条腿不停地颤动着,显示着内心的紧张。
    孟久没有去催他开口说话,这个男人全身都被秽气纠缠着,若不是命硬,怕是早就完蛋了。
    牛章权深吸一口气,终于开口道:“孟总,上次在火车上您曾说我邪气入侵,说来惭愧,当时我并不信的。”
    孟久“哼”了—声:“你只怕是以为我那是在讽刺你,是不是?”
    牛章权勉强一笑道:“您也知道,我卖那假镜子让您识破了’心里有鬼,理解的也就有偏差。”
    孟久挥了挥手道:“直接说问题吧。”
    “是,是。”牛章权点着头,又下意识地搓了搓手道,“我妈是下乡的知青,和我爸结婚后就留在了当地。那地方又穷又冷,而且很是偏僻,还有一些……奇怪的风俗。”
    牛章权就这样抖着一条腿,冒着冷汗,带着一种阴狠与惊悚的神情开始讲述……
    “落棺了!”洪亮而悲怆的声音划过空旷而阴森的坟地,惊起一群不知名的鸟,黑色的羽翼掩住了西边最后一丝日光。
    六个青壮年用杆子和绳子抬起棺木,向挖好的坑里缓缓地沉下去。可就在这时,棺中传来一阵急促的拍打声和隐隐的哭喊声。
    8岁的牛章权眼泪“刷”地流了下来,他突然用力挣脱父亲的手臂,可立刻便被旁边的两个男人抓住。父亲神色惊惧地便要去捂他的嘴,可还是晚了一步,一声凄厉的喊叫已经自他那稚嫩的喉间挤出:“妈!”
    六个壮年汉子手一抖,险些便将棺木摔落进坑。喊落棺的那男人脸色一变,急色道:“快!赶紧落棺,沉土!”说完,便神色凝重地自旁边的地上取出四个木头橛子,用一把铁锤死死地砸入棺材面上的四个角。
    铁锤与木桩发出的“砰砰”声,渐渐地,竟与棺材里传出的敲打声融合到一起,听起来是那样的诡异,令人的心也随之沉入地下一般。
    父亲此时已经死死地捂住了牛章权的嘴,一行浑浊的泪水和着脸上的灰土流下,嘴唇蠕动,痛苦地对自己的儿子低语:“孩啊,闯祸了啊,不要叫啦,让你妈安心去吧!”
    牛章权又挣了几次,才鼻涕眼泪一起流下,他放弃了抵抗,却将眼前的一幕深深地烙入了幼小的心灵。
    “你不知道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折磨,到现在,我还经常半夜被巨大的‘砰砰’声砸醒,一身冷汗,也分不清是我妈自棺材里砸出来的,还是那砸木橛子的声音。”牛章权说到这里,伸出手来摸了把脸,这才发现手心已经满是冷汗。
    孟久沉默了半晌,吐出一口气道:“是活葬的习俗?”
    牛章权似乎还沉浸在痛苦的回忆里,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
    孟久下意识地揉了揉太阳穴,却揉不开紧锁的眉头:“现在,还在用这习俗吗?”
    牛章权摇头,眼中透出一种愤恨道:“我不知道,我妈被埋了之后,我就被我爸带到外面很远的地方,遗弃在路边。”
    “你恨你爸?”
    牛章权头不动,却挑起眼珠,阴冷地看着孟久道:“你说呢?”
    孟久叹了口气,靠在转椅背上,道:“你实在不该怪你爸的。”
    牛章权冷笑,孟久有些怜悯地看着牛章权,淡淡道:“牛章权,我只是要告诉你一个事实。”
    “哦?”
    “你破坏了规矩,被扔出来是自作自受!”
    “你!”牛章权豁然站起,愤怒地盯着孟久,冷冷地说道,“别以为我只是一个小商贩!告诉你,我现在什么都做得出来!”
    孟久也是冷笑:“如果你不愿意接受事实,那么就请从这里出去。”
    牛章权喘着粗气,盯着孟久,许久,颓然坐回到沙发中,哑着嗓子道:“对不起,我太激动了。”
    孟久皱了皱眉,这男人的性格变化太快,又如此能忍善变,绝非善类。
    短暂的沉默后,牛章权似乎平静了^一些,这才继续他的叙述。
    8岁的孩子已经记事了,可母亲的死对他的震撼太大,以至于他完全忽略了父亲对他说的话。所以,当牛章权被父亲遗弃之后,心里剩下的,只有恨!
    从街头乞讨,到小偷小摸,再到骗钱赌博,他就这样,为了让自己活下去而做着一切能赚钱的事情。当他慢慢学会赌博的伎俩,琢磨到骗钱的手法,尝到了女人和金钱的妙处之后,他渐渐地将小时候的痛苦记忆掩埋在记忆深处,毕竟,他根本不记得回村的路,就算想复仇,也无处下手。
    与此同时,他的性格也变得越来越偏激,他执著于欺骗岁数大的女人,执著于与有夫之妇欢好。在他的心底,也许他将那些被戴了绿帽子的男人当做了自己的父亲,用这种方法来品尝报复的快感。
    直到有一次,他遇到卜个女人,和他来自一个村子的女人。相似的遭遇,共同的背景,使他真的爱上了这个比他大20岁的女人。
    然而,就在他18岁生目的那天,他们被捉奸在床。女人的丈夫气急败坏之下将女人狠狠地推了一把,撞在桌角。一个人的生命有时竟是如此脆弱,只是一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