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魔戒第1部:魔戒再现[平装]
  • 共1个商家     30.00元~30.00
  • 作者:托尔金(Tolkien.J.R.R.)(作者),郭少波(合著者),丁棣(译者)
  • 出版社:凤凰出版传媒集团,译林出版社;第1版(2008年9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44710374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魔戒第1部:魔戒再现》:译林名著精选。

    作者简介

    作者:(英国)托尔金(Tolkien.J.R.R.) 译者:丁棣 合著者:郭少波

    目录

    译序
    再版前言
    楔子
    上篇
    第一章 生日庆典
    第二章 昔日阴影
    第三章 三人成行
    第四章 欲速不达
    第五章 情谊眷眷
    第六章 老林迷踪
    第七章 汤姆夫妇
    第八章 古冢的雾
    第九章 跃马客栈
    第十章 怪客大步
    第十一章 夤夜剑光
    第十二章 逃亡津渡

    下篇
    第一章 朋友相会
    第二章 林谷会议
    第三章 魔戒南去
    第四章 黑暗之旅
    第五章 地狱之门
    第六章 萝林春芳
    第七章 夫人之镜
    第八章 情深谊长
    第九章 大河滔滔
    第十章 分道扬镳

    序言

    本故事随着讲述而扩展开去,直至演绎成一部“魔戒大战”史。其中还多次涉及到更古远的时代。在一九三七年《霍比特人》一书杀青,尚未付梓之前,我就开始写作续篇,但中途一度搁笔,原因是我想先将上古时代的神话与传说收集完整,并理出头绪来,那几年里这些神话传说已渐具眉目。我本来只是出于自己的爱好而从事这项工作的,不甚指望别人会对此产生兴趣,更何况其灵感基本来自语言学,是为了给精灵语言提供必要的“历史”背景。
    为此我请教了别人,他们的意见使我的不甚指望变成了毫不指望;只是读者们想知道更多的有关霍比特人及其历险的故事,受此鼓励,我又书归正传,提笔续写。但一落笔就不由自主地将故事带到更古老的世界,尚未提及它的起源与发展,就讲述其结局与消亡了。这一过程在写作《霍比特人》时就已见端倪。在那本书里,已有几处提到更古老的事物,如埃尔隆德、冈多林、高种精灵,还略微提到了一些半路冒出来的人与物,他们比表面看上去更鲜明,或更幽深,或更隐秘,比如杜林、莫利亚、刚多尔夫、索隆、魔戒。发现这些人和物的内在意义及其与古代历史的关系,便揭示了第三纪及其高潮——“魔戒大战”。
    想多了解一些霍比特人有关情况的读者们终于如愿以偿,但那是等待许久之后了。因为《魔戒》自一九三六年动笔后,断断续续一直写到一九四九年才脱稿。在此期间,我有许多不敢疏略的职责。作为一名学者与教师,我还有其他的兴趣所在。一九三九年大战爆发后,自然更加耽误了写作进程。那年年底,第一卷还没写完。尽管接下来的五年风雨如晦,我不曾完全放弃写作,大多是在夜里奋笔疾书,直到我站在莫利亚的巴林墓旁。在此停驻良久,差不多一年后我才继续动笔,于一九四一年底写到了洛丝萝林和大河边。次年完成了第三卷的初稿,第五卷的第一、三两章也起了个头,那正是阿诺里恩狼烟四起,塞奥顿来到哈罗谷地之际。我又一次搁笔,原先的思路行不通了,一时又无暇重起炉灶。
    到了一九四四年,我抛开书中那场硝烟未尽的纷乱战争——我本该导演,或者至少报导这场战争——迫使自己去处理弗拉多前去莫都的行程。这几章后来构成了第四卷,陆续寄给了我儿子克利斯朵夫,当时他随皇家空军派驻南非。然后又花了五年时间,故事才写到了目前的这个结尾。在那段岁月里,我搬了家,调了大学,换了职位。尽管不再风雨飘摇,但艰辛依旧。故事终于结了尾,还得重新修改一遍,而实际上是从后往前大部分重新写一遍。书稿须打字,还要打第二遍。都得我自己来,因为我请不起专业打字员。
    《魔戒》问世后,已有许多人读过。我收到过或读到过不少有关的信件与文章,对本书的写作动机与内涵提出种种看法与猜测。对此我想说几句。本书的写作动机是,一个讲故事的人想用一部真正的长篇故事来吸引读者的注意力,取悦他们,也许还能时不时令他们兴奋,叩打他们的心扉。如何取悦人或感动人,我惟有靠自己的感觉作为向导,而在许多时候,这个向导往往成为误导。一些读过本书或对本书做过评论的人会认为故事很乏味、荒唐甚至不堪卒读,对此我毫无怨言,因为我对他们的作品,或对他们特别喜欢的作品也会有同感。即便是在许多喜欢本书故事的人眼里,也会觉得其中有不少不敢恭维之处。或许一部长篇故事没法处处令大家喜欢,但同样也不会处处让各位生厌。在我收到的来信中,对同样的段落与章节,有人认为是妙笔生花,另一些人却大加数落。最挑剔的读者莫过于我自己,现在我确实也发现了大大小小的许多缺陷。幸运的是,我既无义务撰写书评,也不必重新操刀,因此不如默不作声,悄悄放过自己一马。不过有一点我倒是想提一下,有人说,这书太短了。
    至于说要在本书潜藏什么蕴意或“信息”,本人并无此用意。本书并非寓言讽喻,亦非时事话题。随着故事的展开,它往下生根(深入过去),不料节外生枝,但它的主题在一开始就已经确定了:不可避免地选择魔戒来连接本书与《霍比特人》。《昔日阴影》这一关键章节是故事的最早组成部分之一。在一九三九年的“阴影”变成了一场无法避免的大劫难之前很久,它已经落笔写成。即便这场大劫难得以幸免,故事情节依然是基于同样的思路而展开的。其源头早在我心头形成,而且不少已经成文,几乎不受一九三九年爆发的战争及其演变的影响。
    无论就过程还是就结果而言,那场真实的战争与传奇的战争都是各不相同的。如果说,那场真实的战争激发了创作灵感,并指导传奇战争的发展的话,那么,魔戒必然会被夺走,并用来对付索隆,但他也不会被消灭,而是被奴役;黑塔楼也不会被摧毁,而是被占领。要是如此,无法拥有魔戒的萨茹曼,便会在混沌乱世里,搜寻魔戒的传说,并在莫都发现失落的线索,无须多时就可以造出他自己的魔戒来,以此向那个自封的中洲盟主挑战。而在那场冲突中,双方都会对霍比特人既仇恨又鄙视:他们即便沦为奴隶,也难免一死。
    本来,我可以根据那些喜欢寓言与讽喻的人的口味来结构故事,但我从心底里讨厌一切寓言式的写法,随着年事渐长,我越发小心地防备在故事里出现这类寓言式的表现形式。我偏好历史,无论其真假,它对读者的观点与经验会产生各种各样的影响。我认为许多人将“影响”与“寓意”混为一谈,但前者取决于读者,后者是作者有意灌输给读者的。
    当然,一位作家不可能不受他的经验的影响,但故事的种子是如何在经验的土壤里发芽的?这是个极其复杂的过程,若想弄清楚它,充其量是基于暧昧不清,证据不足之上的猜测而已。即便评论者与作者的经验彼此重合,他们共同经历的社会思潮与历史事件对他们有着决定性的影响,要弄清其过程仍然难免谬误,尽管看上去颇值得一试。确实,一个人须亲身经历了战争的阴影才会充分感受其残酷,但时间往往使人健忘。我年轻时经历的那场从一九一四年开始的战争其恐怖程度绝对不亚于一九三九年及其以后的几年。到了一九一八年,我所有的知交除了一人均死于非命。我还可以举一个不那么沉重的例子:有人认为,《霞尔平乱》的那段故事反映了本书杀青时英国的局势,其实不然。《霞尔平乱》是整个故事核心部分,从一开始构思时就确定了的。当然,随着故事中萨茹曼这个人物的演变,其情节有所变动。但需要指出的是,其演变并非出于微言大义或暗喻当代政治或其他什么。不过,它同本人的经历还是有些关系的,但并不多(因为经济水平已有天壤之别),而且这段经历也要早得多。我童年居住的乡间在我十岁之前就惨遭毁坏,当时汽车还是稀罕玩意儿(我压根儿没见过),市郊铁路刚在修建。最近,我在报上看到一张照片:水塘边那座曾生意兴隆的磨坊的最后衰圮。它对我来说曾是如此地重要。我从来不喜欢那位年轻磨坊主的模样,但喜欢他父亲,那位蓄着黑胡子的老磨坊主,不过他的名字并不叫山迪曼。
    现在,《魔戒》出了新版,我也利用这一机会做了修订,纠正了原版中存在的一些错误与矛盾之处,并对一些专注的读者提出的问题尽力提供了信息。我已考虑了他们所有的评论与询问,若有疏漏敬请雅谅,那是因为我没将笔记整理完备所致。许多询问只能通过附录予以答复,或者是视情单独出一附录,将我未收入原版的众多材料,特别是更详尽的读者信息一并纳入。新版增加了本前言,对楔子部分做了增补,加了一些注释与一份人名地名索引。该索引列出了全部条目,但不提供参考材料。这主要是为了压缩篇幅。完备的索引将充分利用N.史密斯夫人为我准备的材料,更适合于单独成书。

    文摘

    “是的。明摆着的事,只要有可能,谁都会去做的。我早就在努力了,终于见到了他。”
    “那么,毕尔博逃走之后,他怎样了?你知道吗?”
    “这不太清楚。我刚才跟你讲的就是古鲁姆愿意告诉我的事情。当然他的说法与我所讲的不一样。古鲁姆满口谎言,他的话得先筛选一下。比如,他称那枚戒指是他的‘生日礼物’,并一口咬定,说是他祖母给他的,像这类宝物她祖母应有尽有。这就是弥天大谎。我毫不怀疑斯美阿戈尔的祖母是位德高望重的女族长,但要说她拥有许多精灵戒指,而且拿它送人,那便是无稽之谈了。但谎言中还是有些许实情的。
    “谋杀迭阿戈尔一事成了他无法治愈的心病。于是他编造了一套托辞。当他躲在黑暗中受到良心谴责时,不厌其烦,一遍又一遍地对他的‘宝贝’诉说,戒指是他的生日礼物,直到后来,他自己也差不多相信这话是真的了。那天是他的生日,迭阿戈尔本该把这东西给他,它之所以冒出来就是用来做礼物的,这是他的生日礼物。等等,等等。
    “我耐着性子听他的胡说八道,但事实真相是至关重要的,最后我不得不跟他动真格的。他怕火,我就用点火威胁他,总算从他嘴里一点一点地挤出真实情况。他一会儿痛哭流涕,一会儿暴跳如雷。他认为自己被误解了,还遭到虐待。他讲了他的身世,但在说到猜谜游戏与毕尔博逃走的事后,再也不肯往下说了,只是闪烁其词。看来他对某样东西的害怕程度超过对我的用火威胁的害怕。他一会儿咕哝要夺回失落了东西,一会儿又说要让大家看看,自己会不会再让别人拳打脚踢,赶进黑洞里并遭抢劫。如今他古鲁姆有朋友相帮,那都是些绝对厉害的哥儿们,会替他两肋插刀,有巴金斯好瞧的了。他就是这么想的。他对毕尔博恨之入骨,不停地诅咒他。更何况,他还知道毕尔博家在哪里。”
    “他怎么知道的?”弗拉多问。
    “说到名字,那是毕尔博自己告诉他的,真是蠢到极点。知道了名字,一旦古鲁姆走出了洞穴,就不难打听到他的家乡。哦,对了,他已出了洞穴。事实证明,他对戒指的渴望胜过对奥克斯甚或对光亮的恐惧。一两年后离开山里时,他开始恢复些许人气。尽管他对戒指还是梦绕魂牵,但戒指不再侵蚀他的身心,当他感到老之将至,身心俱衰,且饥肠辘辘,但不再那么怕见人了。
    “无论阳光还是月华,他依然又怕又恨,我想这一点他永远无法改变了。但他并不傻,他发现有办法躲避阳光与月光。他趁月黑之夜,凭着他那双冷酷的浅色眼睛,悄然无声地追捕那些惊慌失措或麻痹大意的小动物。新鲜食物与新鲜空气使他体格日益强壮,也更胆大妄为。就像所能预料的那样,他奔进了黑林子。”
    “你在黑林子里找到他的吗?”弗拉多问。
    “我是在那里见到他的。”刚多尔夫答道,“在此之前,他已经跑了许多路了,寻找毕尔博的踪迹。很难弄清他说话的确切意思,因为他的话语中不时夹杂着诅咒与威胁。他说:‘口袋里能有什么玩意儿?没什么稀罕玩意儿。骗子!问得没道理!一开头就是圈套,没错。违反了规则。我本该把它夺回来,没错,宝贝!我会的,宝贝!’
    “他就是这么说话的。我想不用多给你举例子了。那些天我可听得累坏了。从一大堆胡言乱语里,我总算弄清楚:他后来走到了埃斯格罗斯,甚至去了黛里街上,探头探脑地到处窥听。在荒野,所有的大事情都会传得沸沸扬扬。许多人都知道毕尔博其人其事,也知道他是何方人士。他从东方历险归来的事情是众所周知的事情。古鲁姆的耳朵尖得很,很快就会知道他想了解的一切。”
    “那他为什么不继续追踪毕尔博呢?”弗拉多问,“他为什么不来霞尔?”
    “我正要谈到这一点。”刚多尔夫说,“我认为古鲁姆试过。他动身出发回西方,一直走到大河边,但又改变了方向。我可以肯定,并不是因路途遥远使他气馁,而是别的事情使他分心。我的朋友们也这样认为,他们帮我找到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