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华尔街风水师2[平装]
  • 共3个商家     13.44元~16.00
  • 作者:红尘(作者)
  • 出版社:重庆出版集团,重庆出版社;第1版(2009年4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229004965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华尔街风水师》是一部普及商业风水常识的超级畅销小说。想学商业风水?先读《华尔街风水师》!郭台铭、马云、潘石屹、任正非、王石、陈天桥、江南春、柳传志、宗庆后、人手一册!这是一个华尔街处在全球聚光灯下却依旧不为人知的秘密:100多年来,一股来自中国的神秘力量,用人类最古老的哲学——风水术,深刻地影响着现代商业社会的统治者们。

    媒体推荐

    一起发生在华尔街120号的神秘谋杀案件,将安良卷入了一场围绕风水的商业战争。随着真相的逐步揭开,安良发现这起神秘案件背后,竟然隐藏着众多不同流派或组织的风水师:日本风水师、马来西亚风水师、黑道风水师……这些风水师背后,究竟隐藏着怎样的商业风水秘密?! 我到中国来的时候要租用中国的房子,我就要请风水师帮我看过我才敢用。不光中国,我在世界任何一个地方要开微软公司的分公司的时候,选择住房都要请风水师看,风水师不看过我不敢用这样的房子。      ——微软公司创始人、世界首富 比尔·盖茨
    我一生笃信风水,在盖我的香港总部长江集团中心的时候,我听从我的风水师的建议,“长江集团中心要高过旁边的汇丰总行(179米),但要矮过另一旁的中银大厦(367米)。”如果在中国银行及汇丰总行的最高点画一条斜线,长江集团中心就在这条斜线之下。
      ——香港长江集团董事局主席 李嘉诚
    别人和我讲科学,我却相信风水,而且我迷信风水。阿里巴巴设立七个分公司就是出于风水的考虑。我们在香港第一次租办公室的时候,我跑进去一看,我说不行,这个办公室位置很高,我说这个风水不好,前面那个公司一定关门了。一查前面关了6家公司,千万不要去。所以你搬公司的时候,你要查一下前面那家公司是不是不好。还有就是在任何城市,如果你在当地说我要建一个当地最高的大楼,这种公司都要倒霉,我统计了一下,这个企业的大楼是最高的,他一定是倒霉的。纽约的9·11是一个典型。  
      ——阿里巴巴集团创始人、董事局主席兼CEO 马云
    你信风水和不信风水是不一样的,过去一直很“顺”的人,他一般是不信的,遭遇过波折,感觉无法把握自己命运的他就相信。我现在肯定属于很信风水的人。  
      ——巨人网络董事会主席兼CEO 史玉柱
    在我办公室的众多陈设中,我最钟爱这座大理石浮球——风水轮我不仅相信风水,我还相信测字。“娃哈哈”三个字其实就暗藏玄机:这个女字旁,说明娃哈哈公司里的女人多;土字多,是说公司的根扎得很深不会倒;然后娃哈哈三个字都是9笔,为至尊之数,因此在中国是最大的,也是最强的。当然,口字比较多,娃哈哈受到的是非评论也多,甚至娃哈哈和达能公开决裂,官司全球开打。  
      ——娃哈哈集团主席 宗庆后

    作者简介

    红尘,男,现居纽约的中国顶级风水师,主营风水地理、命理研究、配合大型商业地产的设计工作及城乡规划。2008年在海外华语论坛发表长篇风水小说《华尔街风水师》,立即引发全球数百万“中国风水迷”的狂热追捧。《华尔街风水师》被誉为“一部普及商业风水常识的超级畅销小说”。

    目录

    第一章 风水师潜入日本
    第二章 东京地下风水战争
    第三章 神奇的风水营救
    第四章 可怕的风水原力
    第五章 风水师与神秘组织
    第六章 使徒会的隐秘风水
    第七章 风水诅咒
    第八章 风水煞局
    第九章 风水师的必杀技
    第十章 中日风水师大战
    第十一章 神秘风水口诀
    第十二章 一次不为人知的全球风水调查
    第十三章 绝望的风水师
    第十四章 华尔街风水布局
    第十五章 风水易卦
    第十六章 立方体风水迷阵
    第十七章 华尔街终极风水迷局

    文摘

    第一章 风水师潜入日本
    “因为事情严重,我用了比梅花易数更复杂的文王卦,你们的第一推断目标在日本,我也有这样的想法;另一方面无妄卦上九爻有变化,而上九爻的纳甲地支是‘戌’,戌的类像是帝都和形胜之地,所以地点上可以精确到首都东京和天皇的皇宫附近。”
    南方新能源开发有限公司的总部在中国北京,几个人正在公司总裁室里围着一台电脑,一只叫扣扣的史纳莎小狗正对着办公室的大门,伏在地毯上用爪子垫着耷拉的脑袋。
    电脑屏幕上反复播放着一段作战录像。录像中一片漆黑,只听到激烈的格斗声和枪声,偶尔听到一声圆润的女声疾喝发力,安良很容易听出这是他的母亲——纽约风水宗师安芸的声音。
    过了不久,画面中出现一只手,从倒在地上的黑衣人头上取下一副夜视镜。
    安良按下回车键定住屏幕,侧过头对妹妹安婧说:“看到没有,这是军用夜视镜,对方完全是以军事要求配备的特工。”
    安婧穿着黑色职业套装,披着整齐的长发,盘着手站在安良身后,她旁边站着刘中堂和盛卫国两个大个子男人。安婧站在他们中间显得特别娇小,她的长相精灵俏皮,就像小朋友喜欢的儿童节目主持人,这和她一身黑沉的衣服很不协调,可是作为一个修女,职业套装已经是穿衣的底线。
    录像继续播放下去,在镜头慢慢摇过四周的山林陡坡时,他们听到一段对话。
    安芸用英文和日文分别呼叫:“长与先生?是长与先生吗?”
    从耳机里传出充满磁性的中年男人声音,他用日文对安芸说:“我是长与连太郎,安大师,初次见面,请多指教。”
    “你能说英文吗?我不太会讲日文。”
    “好的,刚才多有得罪,其实我只是想向前辈请教一下。”
    安芸笑了两声:“你的道术和风水术都很好,长与又郎是你父亲吗?”
    “他是我爷爷。”
    “他老人家还好吗?”
    “谢谢关心,爷爷已经去世了。安大师,我派了人来接你,请不要拒绝。”
    双方的话音刚落,就响起一片喷气式引擎的轰鸣声。随着镜头的急转,画面中出现一个浮在空中的黑衣少女。她背着单人喷射飞行器,她的身边围绕着七个浮空的小盘子,这七个小盘子一瞬间向镜头扑来,画面戛然而止。
    长得高大雄壮的盛卫国穿着得体的西装,这让他显得很有一言九鼎的气势,他是南方新能源开发公司的总裁,安芸多年的老朋友。在这个世界上,新能源行业是永远的朝阳行业,他的公司有自己的研发力量和产品,近年一直在迅猛发展中,不过他认为其中不能缺少风水师安芸的功劳,一个好风水局可以让企业如虎添翼,何况他对安芸还有一种特殊的好感。
    盛卫国在沙发上坐下来喝一口茶说:“这就是我们看到的飞碟,用碟形产生飞行动力并不难,可是做成茶杯碟那么小,还可以操控得这么灵活,就已经比现在的科技提前了五年。”
    安良反复地看最后的镜头,他转过头对大家说:“这些小飞碟和女人在空中的动态配合得像手脚跑步一样协调,好像是由那个女孩操作的……没有遥控,一个人操作七个飞碟,而且飞碟一过来盛总的人马就全都昏倒了,这些东西比现在的科技起码提前了十年。”
    盛卫国在当天接到安芸的求救电话,马上带了公司的保安队赶到北京西郊翠微岭,可是在接应到安芸之后,由三十个荷枪实弹的优秀退伍军人组成的大部队,竟然在刹那间不战而败,全军昏倒在山上睡到天亮。盛卫国醒来后发现安芸已经失踪,手上只有一台安芸在见面时交给他的手机。
    凭着这个手机,盛卫国找到了安良和安婧,同时也带来了美国华人组织的秘书——忠义耿直的洪门白纸扇刘中堂。
    他们通过安芸留下的对话,已经知道安芸的失踪一定和日本人有关,现在一切资料都已经发送到世界上最好的电脑骇客达尼尔手上。达尼尔因为电脑犯罪被判刑,出狱后成了安良的风水事务所的特殊职员,每天坐在安良的位置上帮安良操作基金,毕竟炒作资本市场才是达尼尔的老本行,安良不会浪费人才。安良打开和达尼尔对话的视频,这个骇客即将向他交出答案。
    屏幕上现出黑麻麻一坨人影,安良对达尼尔抱怨说:“达达,你能不能把办公室的灯调亮一点,我根本看不到你的样子,你黑得像个鬼……”
    “明天天亮我就上法庭告你种族歧视,黑鬼这个词已经被立法确定为岐视用语……”
    达尼尔看也不看安良,一边操作另一台电脑一边和安良斗嘴皮子:“还有你的办公室灯光不足,我还要告你虐待员工,我认为办公室的灯光应该亮到可以看清纯种黑人的脸。”
    “Shit……”安良无声地骂了一句。
    这时桌面的电话响起,盛卫国一听是技术部打来的电话,马上打开了免提功能,让全办公室的人可以听到技术部的汇报。
    原来安良把李孝贤在马来西亚古木村基地作战时交给他的“小闹钟”带到北京,一个给盛卫国马上拆件研究,扣扣叼回来那个速递纽约,交到达尼尔手上,他相信有中、美两方的强大技术力量支持,一定可以揭开这件神秘兵器的谜底。
    据技术部汇报,这是超强功率的辐射发射器,近距离使用会使人类脑部严重受损,远距离使用可以使脑部神经知觉钝化,最直接的症状就是昏迷。要做到这样并不需要很高科技,可是技术部看不懂的是在发射器里有超乎寻常的遥控微调装置,也就是说这是可以针对某个特定波频进行攻击的辐射器。
    安良拿起茶杯碟子遮在自己头上说:“大卫就是这样死的。在二十三楼会议室的天花板上扣着这个辐射器,同时在二十二楼的装修单位屋顶再安装一个,把大卫的座位一上一下地夹住,在开会时向大卫发出和他的脑电波同频的攻击波,一起开会的其他人不会受影响,可是他却会脑部受到严重冲击造成脑溢血……议员的死也是同样道理。”
    安婧说道:“可是议员是脑水肿然后发狂死去的,和大卫的情况不同呀!”
    盛卫国说:“这可能是杀手不知道议员会固定坐在什么地方,于是用了另一个更宽幅的频率强行攻击,所以做得更残忍。”
    屏幕那边达尼尔呼叫安良:“YOHO,良,我查到长与连太郎的背景了。他爷爷是长与又郎,1934年曾任东京大学校长;父亲是长与敏新,是东京大学著名的哲学学者;他和东京大学也有很深的关系,十年前曾经主持过工学系研究所,后来辞职失踪了。”
    安良翻查着达尼尔发过来的资料,一张长与连太郎的小相片出现在屏幕上,这是一张年轻干练的脸,一头刺猬短发给人精力极为充沛的感觉。安良对达尼尔说:“我要找到他,我要知道他的家庭情况、地址、父母的位置,你能不能黑进日本警视厅?”
    “噢……”达尼尔惨叫起来,“日本人写的程序有一半是日文,那是给日本人看的东西。你别开玩笑了,就算进了数据库,看着满天日文我也不知道用什么去查。”
    “废物……”
    “什么?”
    “我说你是废物。我的钱怎么样了?”
    安良把自己全部私房钱交给达尼尔在金融市场上操作,达尼尔很快把他那一点点资金连翻五倍,让安良乐不可支,现在他看到达尼尔就像看到大把的美元。
    “英镑暴跌……”
    “啊?”安良马上觉得口干舌燥。可是达尼尔却邪恶地笑起来,视频上只看到一个大黑影在不停地抖。
    达尼尔得意洋洋地说:“我反手做空了,现在又赢利五倍。不过还没有平仓,所以这只是账面利润。哦!不过我是一块废物,不会计算平仓价位,良,你有时间自己看看盘吧……”
    “不!”安良立刻制止达尼尔这种自卑的心态,他真诚地说,“你是黑色的钻石,亲爱的达达,你是最好的操盘手,你不是废物。”
    “我不是废物?”
    安良哀求讨好地说:“对,我的兄弟,你喜欢什么中国礼物吗?我给你带一份。”
    哄过达尼尔,安良马上对安婧说:“婧修女,因为现在日本人还没有和我们联系,估计他不是要向我们勒索,他的目标就是芸姐,所以我们等下去是没用了。现在我们要主动出击,所以又到了你发挥的时候,起个卦算算芸姐的下落吧。”
    母亲的安危至关重要,安婧不敢随意起卦,她带了纸笔自己走进一个小会议室,关上门后闭目向上帝祷告。祷告的作用相当于中国古代焚香沐浴的效果,可以让自己的精神高度集中,保证卦象准确。
    过了一会儿,她拿着纸走出来,大家一看,纸上写着“无妄之随”。
    安良和刘中堂一看卦象异口同声地说:“日本?”
    安婧说道:“日本东京,在皇宫附近的西北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