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乔家大院(修订版)[平装]
  • 共6个商家     20.80元~28.50
  • 作者:朱秀海(作者)
  • 出版社:南海出版公司;第1版(2007年12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44238229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2006年新年大片、四十五集电视连续剧《乔家大院(修订版)》将于元旦央视一套黄金档隆重播出!同名原创历史小说《乔家大院(修订版)》同步推出!小说讲述主人公乔致庸闯荡天下,开辟商路,追寻“汇通天下”理想的心路历程。以战火弥漫的晚清社会为背景,场面开阔大气,情节跌宕感人,文字亲切平实,充满乡土韵味,带给读者欲罢不能的阅读享受!这是一部讲述商界英雄故事的小说,主角是清末祁县著名商家乔家第三代乔致庸。这个故事非常精彩且极富现实意义,它弘扬了晋商诚信的商业文化,因此对于现在的中国商人很有启发。

    作者简介

    朱秀海,海军创作室创作员,一级作家,满族,1954年生于河南鹿邑,1972年12月入伍,曾先后在武汉军区、第二炮兵和海军服役,两次参加对越作战。1978年开始文学创作,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报告文学学会会员,河南省文学院院士。主要代表作品:长篇小说《痴情》,《穿越死亡》,《波涛汹涌》,《音乐会》;长篇纪实文学:《黑的土红的雪》,《赤土狂飙》,《东北抗联苦斗记》,《红四方面军征战纪实》;中篇小说《出征夜》;短篇小说集《在密密的森林中》等,有作品翻译到国外。电视剧作品有《百姓》、《波涛汹涌》、《军歌嘹亮》、《乔家大院》等。获奖情况:曾获第二届全国优秀报告文学奖;一、五、九、十一届中国人民解放军文艺奖;八五期间全国优秀长篇小说奖;第十届中国图书奖;第二届国家图书奖提名奖;全军长篇电视剧一等奖;中宣部五个一工程奖;第二届冯牧文学奖(2002)等。

    序言

    《乔家大院》第二版(修订版)付梓之际,写几句话在前面。
    此次修订的内容有二:
    第一,对本书第一版的错讹之处进行了校订;
    第二,补充了第二十六章的第五、六两节19000余字。此两节涉及主人公乔致庸去恰克图贩茶路上的遭遇以及在恰克图对票号的发现,在全书情节发展中起着重要的承前启后的作用,第一版时因为篇幅关系将其舍去,殊为可惜。现大致将其补全,读者朋友庶几可以一窥全豹。此处是全部修订中工作量最大之处。
    至于一些陌生朋友来信言及,书中情节“虽总体上与同名电视剧并无违谬,但其细节之处,常有不叶之处”,建议“尽可能改订之”,作者倒觉不一定非要如此。电视剧与书本属不同艺术门类,本书作者和电视剧的编剧(虽与本书作者为一人)、导演、制片、摄像、演员等片场同仁所思所想亦不会完全一致。譬如佛眼观花,同是一花,而姿态各异。留有“不叶之处”,令其各炫风姿,交相辉映以夺人眼目,岂不快哉!
    本书第一版面世之初,短短数月之间,加印十二次,印数近二十万,长期在各图书销售榜上名列前茅。而盗版者亦蜂起,仅被出版社及作者本人亲见或查到者就有十二种之多,以至于通都大邑,穷乡僻壤,街头巷尾,尽见盗版《乔家大院》,令人有汪洋恣肆、两渚崖之间不辨牛马之叹。更有网络盗客,干脆将本书一字不差放于网上,以牟蝇头微利。此亦作者近一年来所见之世间一大奇观也。亦有富商大贾,政界精英,将其大批购去,与电视剧一同馈赠同志、朋友及属下,以为“商战之蓝本,谋利之渊薮”。亦有学界硕儒,以本书及此剧为庖丁之牛,他山之石,解之攻之,引深阐远,宏论迭出,令人不觉或为之肃然改容,或为之遽然惊诧,或为之掩口胡卢而笑。更有无数纯情男女,感慨于书中男女主人公之身世际遇,爱恨情仇,临风洒泪,对景伤怀,至有逾月越年难以自解者。一本书有此奇遇,亦可已矣。
    近日报载:“五一”七天长假期间,到山西祁县民俗博物馆旅游之人达44.15万,乔家大院实现门票收入845万元,而与其同在一旅游圈内的山西晋中市和太原市“五一”期间旅游收入则分别达到7.76亿元和8.3872亿元。一年之中,一个“黄金周”即有如此收获,山西地方政府及旅游业人士其功甚大,而本书及同名电视剧亦有荣焉。
    不少朋友问余:乔致庸此人何人,乔致庸之心何心。余答曰:乔致庸中国人也,乔致庸之心即中国人之心也。乔致庸之所思所梦,皆所有中国人之所思所梦者也。而乔致庸之所为,则是所有中国人皆欲亲历而亲为之者也。此即为本书出版以来遭遇之正解。乔致庸一介儒生,本可埋头书斋,“究天人之际,通古今之变,成一家之言”(司马迁语),或者“学而优则仕”,走“正心诚意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旧途,不期家道中落,不得已退而从商,此时之乔致庸,亦一普通中国商人乔致庸也。一普通中国商人,仍是一中国人,有一颗中国人之心,于是以商救国,以商富民,非其可为与否,而是其不可不为者也,是时此一普通中国商人乔致庸,已入顶天立地不朽之中国人一流矣。
    或曰:乔致庸之心是天地之心。然则孟子云天地之心,民心也。是乔致庸之心,亦普天下亿万中国百姓之心也。
    作者
    2007年5月13日于京西升虚邑

    后记

    2006年,乔家大院民俗博物馆喜讯频传,令人振奋。
    首先,45集电视琏续剧《乔家大院》已经由中央电视台面向全国播出;其次,与电视剧同名的小说也将出版发行;又恰逢民俗博物馆建馆二十华诞,真可谓“三喜临门”。
    “皇家看故宫,民宅看乔家”——乔家大院历经几百年风雨沧桑,以一种独特的风貌屹立晋中大地。而同名电视连续剧由一级作家朱秀海先生担纲编剧,导演则是曾执导《雍正王朝》、《汉武大帝》的当代名家胡玫女士,可谓强强联手。同名小说则在电视剧本的基础上,给予了进一步的演绎与挖掘。作为熟知乔家大院历史的我,在看电视剧样片与小说文稿的时候,还是忍不住常常会发出惊叹,或展颜会心大笑,或一掬同情之泪。
    两百多年前,乔贵发这个乔家第一代创业者白手起家,艰苦奋斗,从小本经营逐步成为包头商业的大财东。他的孙子乔致庸继承他的事业,主持“在中堂”家业,使乔家的事业发展到“黄金时代”。乔致庸一生的经历是晋商鼎盛和辉煌的缩影。《乔家大院》电视剧及小说基本上反映了从1850年代到1910年代,以乔致庸为代表的晋商是如何“行走”在这个急剧变化的历史舞台的。当然,无论是电视连续剧,还是小说,都是属于艺术创作,艺术创作与历史研究不同。历史研究求真求实,论从史出。艺术创作是一种形象思维,可以推理,允许虚构。《乔家大院》电视剧及小说也不例外,但在此基础上,令我惊叹的是电视剧与小说在注重戏剧性与艺术性的同时,丝毫没有放弃对以乔致庸为代表的晋商历史本身的探索。
    可以说,就《乔家大院》电视剧与小说本身而言,也有诸多不同之处,除了某些情节设置与人物性格展开不同以外,前者注重戏剧张力,后者注重人文思考,但两者对于历史本原的探索却是殊途同归的,对于人文历史、商业伦理的探讨也是息息相通的,以乔致庸为代表的晋商个人际遇与家国之思,在电视剧与小说中得到了更深意义的体现。电视剧通过声画影像的辉煌呈现,小说通过“内心”文字的淋漓展现,共同建造了《乔家大院》的独特晋商历史。虚与实,浓与淡,白描与重彩,影像与笔墨,如同对乔家大院这一古老建筑多面视角的交融与互补,从而使乔家大院更为立体丰饶。作为祁县民俗博物馆(乔家大院)馆长,我忍不住想说,大气磅礴的《乔家大院》电视剧与厚重悲悯的《乔家大院》小说,再加上占地8700平方米,以其独特的建筑语言立足晋中的乔家大院群落,共同对百年晋商以义制利、诚信不失、人心不偏、公道长存的独特商业道德与商业伦理,对百年晋商和以直、健以稳、文而质、博而精、大而弥德、久而弥新的文化与历史给予了崭新的诠释。
    在这里必须提到《乔家大院》制片人孟凡耀先生,他是一位敬业而优秀的影视工作者,曾经荣获全国十佳制片人称号。在电视连续剧《乔家大院》拍摄过程中,他深深感到以乔致庸为代表的晋商能够纵横天下数百年之久,有其特定的、深刻的道理;晋商之所以衰败,也有其深层的具体原因。。认真吸取晋商兴衰成败的经验与教训,对于我们今天都具有重大的现实意义。为此,他在筹拍电视剧的同时,又筹谋策划将长达45集的《乔家大院》电视剧本改编为小说,并多次南下上海,在上海辞书出版社张晓敏社长、唐克敏副总编以及新闻出版界包明廉、周蓓等人的关一心和支持下,这部小说终于在电视连续剧《乔家大院》播出之日顺利出版。可以说,祁县民俗博物馆(乔家大院)的收藏从此又添“双璧”——乔家大院同名电视剧及小说,因此,我必须对玉成此事的以上诸位表示衷心谢意!
    本书付梓前,孟凡耀、朱秀海邀请我写篇“后记”,小子何德何能敢膺此任?然而其毕竟是反映乔家大院的事,不好推诿,只好班门弄斧,略述感言,献丑之处,敬望读者原宥。
    本书以及电视剧本创作,承蒙乔氏后裔乔燕和女士、当地耆老多方提供素材,在此一并致谢!
    山西省祁县民俗博物馆馆长王正前2005年12月

    文摘

    第一章

    咸丰三年,杀虎口税关。
    长长的商队,包括粮车队、盐车队、驼队都被堵在关口。车队和驼队上插着的各镖局的镖旗和各字号的号旗迎着风猎猎作响,和着牲口的嘶鸣,为这杀虎口平添了一份萧索之气。与之相伴的是一长队灾民,扶老携幼,被堵在另一个通道口。一个留着小胡须的中年税官向商队大声喊道:“粮货二十文,盐货五十文,茶货五十文,排好队,别挤!别挤!”另一个年轻壮实的税官则向灾民声嘶力竭地吼道:“别挤!别挤!男人一文,女人孩子两人一文!快交钱,交了钱就放你们过去!”
    商队通道处一个掌柜模样的男人策着马往前挤了挤喊道:“官爷,怎么又涨了,粮货前天还是五文,怎么这么快就变成二十文了?”税官朝他翻了翻白眼:“没见识的主,而今南方长毛作乱,丝茶路断绝,光剩下你们这些粮货、油货、盐货的商贾和这堆到口外逃难的灾民,皇上要养兵打长毛,不找你们要找谁要去?”正说着,灾民队那边有个老太太,从垃圾布片似的衣裳里摸出珍藏的一枚制钱,正犹豫着,后面的灾民突然一哄而上,关口顿时乱作一团。那个税官虽壮实可也差点顶不住,赶紧扬起鞭子一气乱抽:“不准顶!不准挤!都给我站好!否则谁也别想过去。”
    关前野店内,一名老乞丐细眯着失神的眼睛怔怔地望着这一切,突然嘎嘎唱道:“走西口啊,走西口……”旁边的老板娘被吓了一大跳,不过她没有喝骂老乞丐,反而怜悯地看了他一眼,接着也向关口望去。只见一个通四海信局的信使手举局旗,飞马而过,不但人马皆疲,且上下尽湿;更让人惊讶的是,那信使在拐向这边官道的时候,突然连人带马一头栽了下去。
    众人“哄”的一声响,齐喊:“怎么了?怎么了?”老乞丐也停了唱,伸头望去。两个手脚快的盐车把式冲了过去,把信使从马下拉出扶到了野店。老板娘也不犹豫,赶紧将一瓢水熟练地灌进了信使的嘴里。这个信使已年过三十,一副干练的样子,但发辫飞散,胡子拉碴,唇边一溜大泡,很是憔悴。一瓢水灌下后,他悠悠醒转,立刻惊喊道:“这是哪里?我的信袋呢?”那位扶他过来的盐车把式将信袋拿了过来,瞄了一眼然后念道:“信寄山西太原府祁县乔家堡乔东家致广老先生收启,十万火急,限三日到。信资两百文,快跑费白银五十两。”
    “五十两白银?!”在野店围观的众人又“哄”的一声响,接着乱纷纷七嘴八舌议论起来。那盐车把式将信袋交给了信使,并且道:“这位大哥,怎么急成这个样?瞧你的马都累死了!”信使颤着手接过信,起身就想走,可身子哪里听使唤,一站起来就“哎呀”一声又摔了下去。“天呀,这可怎么办?”他紧紧将信抱在怀里,忍不住带着哭腔说道。旁边一个老者问道:“信上写的乔家,莫非就是‘先有复盛公,后有包头城’的那个乔家?他们在包头声名赫赫,有复字号十一处生意,是不是?”那信使迟疑了一下,抹了把眼泪点头道:“就是,就是这个乔家,出大事了!”说着他仍挣扎着要起身:“我要走,我就是爬,也要爬到祁县去!”可他刚勉强站起,接着又一跤跌了下去。老板娘赶紧将他扶起,众人七嘴八舌地说:“你这个人,腿摔成这样,还要走?怎么走?”那个递億过来酌盐车把式沉吟起来,又问道:“哎,大哥,什么信呀这么急,用得着花五十两白银雇你跑这一趟?眼下这年头,二十两白银能买一个大姑娘呢!”信使只是抹泪,并不回答,继而喃喃地说:“什么事,要命的事啊,也说不得呀……”众人面面相觑,最后老板娘开了腔:“哎,我说这位大哥,你光在这里抹眼泪也没用,你的腿坏了,一时间也走不了,不如请这位盐车大哥帮个忙,我租给他一匹快马,请他帮着把信送到山西祁县乔家堡。”盐车把式一愣神:“我?”信使一听这话,“扑通”一声跪了下去:“大哥,我求你了,我给你十两银子,不,给你二十两,只要你能在后天天黑前把信送到!”盐车把式动心起来,旁人见状又开始了七嘴八舌的议论。
    一直缩坐在茶铺门口的那个老乞丐突然又嘎嘎唱了起来:“哥哥走西口,小妹也难留,止不住那伤心泪蛋蛋一道一道往下流……”他苍凉沙哑的歌声虽不怎么响,但似乎飘荡在繁乱却仍旧显得荒凉的杀虎口,落在每一个人的耳朵里,沉甸甸的,又好像带着点刺痛,渐渐地野店里的声音也低了下去,一种莫名的乡愁悄悄地笼罩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