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天机》合订本(全4册)[平装]
  • 共1个商家     0.00元~0.00
  • 作者:蔡骏(作者)
  • 出版社:陕西师范大学出版社;第1版(2009年8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61340578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天机(合订本共4册)》:末日审判,缍降临!
    无数悬疑即将揭晓——
    最后一夜,我们推开第三扇门,×在黑色中微笑,你在白色中哭泣,谁在黑白中对局,每个人都将走上舞台,在聚光灯下接受审判,叶萧的终极命运?天机的世界永不停息……

    作者简介

    蔡骏,生于上海,摩羯座。中国作家协会会员。至今已在海内外出版《地狱的第19层》《荒村公寓》《旋转门》《蝴蝶公墓》等长篇小说十三部。2007年8月,划时代的中国悬疑史诗《天机》四季始发……截至2008年5月,蔡骏作品在中国大陆累计发行超过280万册,连续四年保持中国悬疑小说畅销纪录。
    蔡骏主要作品一览:
    长篇小说:《病毒》、《诅咒》、《猫眼》、《神在看着你》、《夜半笛声》、《幽灵客栈》、《荒村公寓》《地狱的第19层》、《荒村归来》、《玛格丽特的秘密》、《旋转门》、《蝴蝶公墓》、《天机》。
    影视改编:《诅咒》被改编拍摄为电视连续剧《魂断楼兰》;《荒村》被改编拍摄为电影《荒村客栈》;
    《地狱的第19层》被改编拍摄为电影《第十九层空间》(港名《地狱第19层》),2007年8月28日全国院线公路。

    目录

    第一章 黑衣人
    第二章 ×
    第三章 太平间
    第四章 记忆补丁
    第五章 人生最大的恐惧
    第六章 审判
    第七章 惊人的发现
    第八章 斯蒂芬?金
    第九章 秘密基地
    第十章 最后的罗刹公主
    第十一章 崩溃
    第十二章 第三扇门

    文摘

    第一章?黑衣人
    14:11
    2006年9月30日。
    沉睡之城。
    在警察局旁边的一条死胡同里,我们旅行团的司机“死而复生”,背靠在一堵坚固的高墙之下,瑟瑟发抖地面对愤怒的叶萧。
    “告诉我!这一切是怎么回事?”
    司机怯懦地低下头,用简单的汉语回答:“对不起,对不起。”
    “说!”
    “我不是故意的,全是因为——”
    就当司机要说出什么话时,突然响起一声清脆的爆破声,紧接着他的额头上绽开了一朵花,许多鲜艳的花汁喷射出来,飞溅到与他面对面的叶萧脸上。
    终于,对方就像被捕的犯人,将双手老实地抱到脑后,缓缓地转过身来面对着叶萧。
    阳光下的杀手——虽然戴着墨镜看不清楚,但毫无疑问是一张中国人的脸。
    “把墨镜摘了!”
    在叶萧的再次命令下,黑衣人乖乖摘掉了墨镜,露出一双狼似的冷酷眼睛。
    他看起来三十多岁,身材修长而健美,样貌长得平淡无奇,只是表情出奇地冷漠。尽管面对叶萧的枪口,却似乎永远都不知什么是恐惧。
    但是,叶萧有一种奇怪的感觉,眼前的这张脸竞似曾相识,像在什么地方见过。
    黑衣人?
    叶萧来不及动脑去回想了,只感到一阵轻微的头晕,赶紧大声问道:“刚才是你杀了司机?”
    黑衣人依然面无表情,好像聋子一样没有反应。
    “回答我!”叶萧将枪对准了他的脑门,“YESorNO?”
    “是。”
    黑衣人用中文回答了,这个字简单而明确,一如他射出的子弹。
    “为什么?”他用枪口顶了顶黑衣人的脑门,就像刚才那发打破司机脑袋的子弹,“你是谁?”
    “我是我。”
    这句废话更让叶萧勃然大怒。作为警官不能容忍犯人如此无礼,他必须要让这个家伙开口——尽管他连小枝的一句真话都套不出来。
    突然,黑衣人原本没有表情的脸上,露出一丝奇特的神色,目光投向了叶萧的背后。
    但这种小伎俩如何能骗得了人?叶萧明白自己只要稍微一分神,那家伙就会迅即夺枪反抗。
    可让叶萧意想不到的是,自己身后真的有人。
    她是小枝。
    “放他走!”
    小枝悄悄走到叶萧身后,说出了这句令人难以置信的话。
    “什么?”
    叶萧仍然紧紧盯着黑衣人,黑洞洞的枪口不敢松懈,唯恐被那家伙钻了空子。
    “我说——放他走。”
    “为什么?你疯了?他刚才杀死了我们的司机,也许他就是这里最大的阴谋。”
    他不敢回头和小枝说话,只能继续用枪指着黑衣人。
    “放他走——”女孩走到叶萧的身边,平静而干脆地说,“你那么快就忘记了吗?两个多小时前,你发誓要为我完成三件事情。”
    叶萧当然不会忘记,他已指天发誓绝不反悔,无论如何要为小枝完成三件事——第一件事就是再吻她一次,至于后面两件事连小枝自己都不知道。
    “这就是你要我做的第二件事?”
    “没错,你必须履行你的誓言。”
    他依旧举着枪,面对黑衣人苦笑了一声:“你让我做的第二件事情,就是要我把这个杀手放走?”
    “是的。”
    “要我把这个刚刚杀死了一个人,又差点把我杀死的家伙白白放走?而他一定知道很多重大的秘密!”
    叶萧的枪口在微微颤抖,牙齿几乎咬破了嘴唇。而黑衣人依旧面无表情,看起来并无突然反抗的迹象。
    “是的,把他放走!”小枝还是回答得斩钉截铁,“我是说真的!难道你要违背自己的誓言?”
    “不——”
    叶萧痛苦地后退几步,与黑衣人拉开了两米的距离,但枪口依然对准他的脑门。
    “放他走!”
    小枝就像念经一样在他耳边念叨,让叶萧的精神几乎崩溃。他不敢再看黑衣人的双眼,他明白那双杀人的眼睛里,隐藏着对他的轻蔑与嘲笑。
    终于,他闭上眼晴,扣下了手枪扳机。
    又一发子弹呼啸而出。
    小枝也闭起眼睛蒙住耳朵。
    两秒钟后,当枪声还回荡在沉睡之城,小枝和叶萧再度睁开眼睛时,黑衣人却还好端端地站在眼前。
    原来,叶萧刚才的那一枪,是朝着天空打出的。
    黑衣人依然是那副平静的表情,随后对叶萧点了点头,不知是致谢还是蔑视。而叶萧的枪口已经垂下,无力的双手被地心引力控制着。
    “再见。”
    终于,黑衣人说出了第二句话,转头向街角飞快地跑去。
    小枝也松了一口气,把手攀到叶萧的肩膀上。
    半分钟后,当叶萧再度举起手枪时,黑衣人早已消失在十字路口了。
    沉睡之城的烈日下,警察局门口的街道再度陷于寂静。叶萧长长地吁出一口气,冷冷地盯着小枝的眼睛。
    “告诉我——为什么?”
    沉睡之城,南明医院。
    有的人永远沉睡,有的人刚刚被惊醒。
    法国人亨利.丕平,慵懒地斜卧在医院大楼脚下,炙热的阳光洒在扭曲的四肢上,黑色的血依然在地面流淌,渐渐蔓延到童建国的鞋底。
    他再也不会醒来了。
    是的,童建国确认他已经死了。这个可怜的法国人亨利,从四层楼顶摔下来头部着地,当场脑浆迸裂而亡。
    颤抖着放下死者的头,自从四天前亨利神秘失踪,童建国一直都没能找到他,没想到重逢竟是亲手送他下了地狱。
    这几天法国人去了哪里?为何要悄悄逃离大家?又为何此刻出现在南明医院?他身上一定埋藏着许多秘密,或许比小枝身上的谜还要多,却随着坠楼而永远尘封于地下。
    童建国单腿跪在地上,死死地盯着亨利的尸体。虽然,他曾在战场上杀死过不少人,但眼前的这个死人,却让他内心万分惊恐,好像已完全超出自己的掌控,落入另一个深不见底的陷阱。
    也许,自已并不是猎人,而是别人的猎物。
    他摇着头后退了好几步,不知该如何处理死去的亨利,索性跑回医院大楼里,躲避那利箭般的阳光。
    在阴暗的走廊里,童建国低头冷静了几分钟,这才想起来这次的目的——寻找消除鱼毒的血清,以解救命悬一线的孙子楚。
    他赶快又跑上二楼,依次检查了每一个房间,打开每一个藏着药品的柜子,又拿出每一瓶药,还有类似血清的包装,放到灯光下仔细查看上面的文字,花了二十多分钟却一无所获。他心急如焚地猛踹墙壁,再看时间已将近两点半了,不知道孙子楚是否还活着?
    童建国飞快地冲上三楼,不放弃任何的机会。在查看了四五个房间后,他发现一块门牌上写着“医学实验室”。
    实验室里有一台大冰柜,藏着很多血清和生物制剂。他兴奋地把这些东西都拿了出来,眯起眼睛看着每一个标签。终于在第二十个瓶子上,看到了一行文字“Constantine血清(抗黑水鱼毒)”。
    “Constantine?”
    他别扭地读出了这行英文——没错,就是“Constantine”!
    童建国一眼就认了出来。二十年前在金三角,他从曼谷请来一位德国医生,就是用这种“Constantine”血清,救活了深中鱼毒的老板儿子的命。
    当年他亲手抄写过这串英文,所以脑中还有些模糊的记忆,再加上标签括号里“抗黑水鱼毒”几个字,让他更坚信了自己的判断。
    尽管搭上了一条亨利的人命,但若能将鬼门关中的孙子楚救活,童建国也算是积下了阴德。
    不过,冰柜虽然正在工作,但之前已停电一年,不知这瓶血清是否还有效?还好贮藏的地方阴暗潮湿,估计温度也不会高到哪儿去。他兴奋地抱起血清,找了一些废纸将其包裹起来,小心地塞在自己衣服里。
    在带着血清离开实验室前,童建国突然神经质地一哆嗦,打开窗户将头伸出去,想要再看看楼下法国人的尸体。
    没有尸体。
    他一下子还没反应过来,使劲眨了眨眼睛再往下看,楼底下一片阳光灿烂,却没有任何尸体的迹象。
    瞳孔刹那间放大了许多,后背的冷汗全冒出来了,他扒着窗口紧盯楼下——毫无疑问,就是大楼的这一边,对面的停车场还有绿化带,他都记得清清楚楚,就是不见了刚才的尸体!
    他面色煞白地将头缩回来,用力敲了敲自己的脑门——不!绝对不可能记错的!就在不到半个钟头前,他亲眼看到亨利摔死在地上,千真万确不会有假!
    深呼吸了几下,童建国揣着救命的血清,飞奔下医院的三层楼,急匆匆地冲到大楼外面。
    偌大的一片空地,白晃晃的阳光照射着一切,不要说一具大人的尸体,就连死苍蝇都不见半个。
    他低头仔细查看地面,居然连那一大滩血迹都不见了!
    半个钟头前,在法国人亨利的尸体底下,明明流出了很多可怕的黑血,现在连人带血都在阳光下蒸发了。
    童建国感觉这是比杀人更大的恐惧,浑身颤抖着后退半步——难道刚才的一切都是幻觉?自己根本就没遇到什么人,也没发生大楼外墙和天台上的追逐,更没有那致命的一枪,当然也不会有摔死在楼底的亨利!
    不,这不可能!
    一切都可以怀疑,但童建国绝不会怀疑自己!他确信自己的记忆不会错,三十分钟前经历的那些事情,全部都是真实存在的,亨利的确摔死在了楼下。
    如果一定要拿出什么证据的话,他抬起自己的鞋子,果然在鞋底发现了残留血迹——刚才他站在这里,鞋底沾到了亨利流淌出的鲜血。
    至少鞋子不会撒谎!
    童建国总算吁出一口气,确定不是什么幻觉了,亨利百分之百是死在了这里。根据他多年的战地经验,是不可能把活人死人判断错误的一无论是动脉呼吸还是瞳孔,童建国都可以替代医生宣布亨利的死亡。
    可是。为什么尸体不见了呢?
    一朵乌云缓缓地飘过天际,暂时遮挡住了太阳,童建国的脸藏在阴影里,牙关颤抖着。
    难道在天机的世界里。真的任何事情都可能发生?法国人亨利也可以死而复生?
    14:30
    太阳被一朵乌云遮盖,阴影掠过小枝无情的脸庞,在叶萧眼底已失去了所有颜色。
    “告诉我——为什么?”
    几分钟前,黑衣人彻底消失在沉睡之城的街道尽头。而不远处的小巷,还躺着旅行团的司机的尸体。叶萧端着一把手枪,脸上残留着不少鲜血,仿佛刚从杀戮战场归来,骇人地盯着小枝的眼睛。
    “你只需要完成。”小枝仍没有任何表情,就与刚才冷酷的黑衣人相同,“完成我要你做的事就可以了,我可没说过我必须要告诉你理由。”
    “是的,我绝不会违背我的承诺,但你也不能这样利用我的承诺!你知道那个家伙刚刚干了什么?”
    他将小枝拖到旁边的小巷,径直走到那堵高墙下面。司机正躺在血泊之中,额头绽开一个大洞,苍蝇们聚拢在尸体上会餐,它们很快就将产下蛆卵。二十岁的女孩捂住嘴巴,不敢再看这血腥的一幕。
    “这就是我们旅行团的司机!我本来以为他早就被炸死了,却重新出现在这里,让我看到了逃生的希望。就在他要说出所有秘密时,却被藏在警察局楼上的黑衣人一枪打死了!”
    “我明白。”
    小枝厌恶地皱着眉头,却又假装轻描淡写地回答,接着转头避开叶萧的目光。
    “看着我!”他一把将小枝扭了回来,威胁似的举起手枪,紧盯着她那看似无辜的双眼,“你究竟是什么目的?你跟那个黑衣人是什么关系?你是不是本来就认识他?是不是怕他泄露了你们的秘密,所以要我把他放走?”
    她摇着头走出躺着尸体的小巷:“我不需要回答你这些愚蠢的问题。还有——当心你的手枪走火!”
    “你太让我失望了。”
    叶萧把手枪塞回腰间,嘴唇颤抖着喃喃自语——他想起昨天傍晚的旋转木马,在城市主题乐园诡异的灯光下,紧紧抱住这美丽女孩时的情景,好像她就是自己的洛丽塔,那不可抗拒的生命之火、欲念之光、命运之唇……还有当所有人都怀疑她时,却是他不顾一切来保护她,放弃了警官的理智和尊严,甚至与童建国以命相搏……今天早晨那惊心动魄的逃亡,让平日抓惯了贼的叶萧警官,第一次感受到了被人追捕的滋味,还几次三番险些葬送了性命……
    该死的!这一切都是为了什么?为了眼前这个“欧阳小枝”?天知道她究竟是什么人?天知道她干吗要跑到这里来?几个小时前的心跳和温柔,此刻正渐渐地飘散到空气中,仿佛一个好端端的花瓶,瞬间被砸得粉碎,化作尘土。
    胸中像被什么抽空了,这感觉竟是撕心裂腑,叶萧痛苦地摇着头,不敢再看小枝的双眼,似乎只要看一看就会中毒,坠入万劫不复的魔法深渊。
    小枝也真切地感到了他的情绪,像做错事的小孩锁起眉头,低声细语道:“对不起,对不起。”
    “我不需要你的道歉!”
    他刚刚想发泄出一腔怒火,可怒火却又被强行塞回肚子里。
    郁积的苦闷在心底反复酝酿,化做自我毁灭的惆怅,声音转而变得低沉缓慢:“我只要知道你的原因,为什么要我放走黑衣人?”
    “不——”小枝无法回避他的目光,神情变得有些憔悴,带着些许的歉意和忐忑,“我不能告诉你,至少现在不能。”
    叶萧无奈地仰天叹了一声,“也许,我真的看错你了。”
    “别,请别这么说。”
    她的语气里也带着酸楚,好像藏着许多难言之隐,但此刻再也无法让人相信了。
    “我以为我可以信任你,我甚至觉得我可以——”
    但他再也无法说出那个想法了,他觉得自己是那么的幼稚,不像本该成熟的二十九岁的男人。
    “喜欢我——并且——爱我!”
    小枝代替他说出了他心底无法说出口的想法。
    叶萧却为她的大胆所害怕,尴尬地后退了几步,转头回到了警察局大楼里。
    空旷的警局大厅,仍弥漫着灰尘和腐烂的卷宗气味,他找了一张还算干净的椅子坐下,看着小枝缓缓走到他身边。
    “不要再和我说这种话了!”
    他挤出厌恶的表情,随后难过地低下了头。
    不要再有那些愚蠢的想法了,叶萧为自己的幻想而悲哀,怎么会输在这个二十岁的女孩手上?或许她真是一帖美丽的毒药,一旦中毒就再也无药可救,只能等待毒发身亡同归于尽的那一刻。
    还是想想自己现在的处境吧,从进入天机的世界起到今天,仅仅只过去了六天而已,但算上死而复生再度复死的司机,旅行团已经死去了十个人——超过半数的人已葬身于沉睡之城,活着的只剩下九个人,他们的生命还余下几天?抑或多少个小时呢?
    思绪又回到刚刚惨死的司机身上,明明在五天之前的9月25日,他就已经在加油站被炸成碎片了,为何又再度完好无损地出现了?
    但有一点叶萧可以肯定——幽灵不会再死第二次!
    所以,被黑衣人一枪击毙的司机,肯定逃过了五天前加油站的大爆炸,或者那根本就是一出设计好了的骗局?
    脑中如大幅的电影屏幕一般,反复播放着加油站爆炸前的瞬间——当时叶萧和钱莫争、孙子楚还有司机,四个人坐大巴来到加油站,发现杨谋和唐小甜夫妻俩也跟了过来。很快唐小甜发现小巷里有个人影,后来证明那个人影就是小枝。孙子楚与钱莫争也被吸引出了加油站,当他们五个人向小巷追去,叶萧即将看到小枝之时,加油站突然发生了爆炸……当时只有司机一个人还在加油站里。
    叶萧又一次开始职业性的推理——司机很可能使了什么小手段,比如引线之类的东西,趁着其他人在马路对面不注意的时候,就偷偷躲到很远的地方,然后再引爆了加油站。
    当旅行团的大巴被炸上了天,整个加油站以及附近的建筑,全都化为灰烬的时候,没有人会怀疑司机已被炸成了肉酱!
    何况天上又掉下来一只断手,自然会被认定是倒霉的司机的手,叶萧还把那只断手带回了旅行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