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好人恐怖分子[平装]
  • 共2个商家     19.30元~20.40
  • 作者:多丽丝莱辛(作者),王睿(译者)
  • 出版社:作家出版社;第1版(2010年5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06352253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好人恐怖分子》由作家出版社出版。

    媒体推荐

    “在《好人恐怖分子》中,我们看到了现代英国马克思主义小团体的亚文化……莱辛有一种智慧,一种愤慨,以及叙述的敏捷性,将左翼献祭者的形象收罗笔下……巨大的阅读享受。”
      ——尼古拉斯?施林普敦 《星期日泰晤士报》
    “多丽丝?莱辛对这个困惑中的小团体的描写具有熟练而一丝不苟的真实坦率。幽默,讽刺,尖锐。”
      ——《星期日邮报》
    “《好人恐怖分子》是一部集聚了敏锐的智慧,尖锐而引人注目的佳作……它体现了多丽丝?莱辛最成熟的写作水准。”
      ——彼得?坎普 《倾听者》
    “纯粹地积极地沉浸在当下……(该书的)影响难以压制。”
      ——劳纳?萨奇 《观察家报》

    作者简介

    作者:(美国)多丽丝莱辛 译者:王睿

    多丽丝?莱辛,(1919.10.22- )出生于伊朗,英国当代最重要的作家之一,被誉为继弗吉尼亚?伍尔芙之后最伟大的女性作家,多次获得诺贝尔文学奖提名及多个世界级文学奖项,2007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暨第十一个获得诺奖的女作家。代表作有《青草在歌唱》、“暴力的孩子们”五部曲(《玛莎?奎斯特》等)、《金色笔记》、《好人恐怖分子》等。
    作品:
    《青草在歌唱》(《野草在歌唱》)(1950)
    “暴力的孩子们”五部曲——《玛莎?奎斯特》(1952)
    《良缘》(1954)
    《风暴的余波》(1958)
    《被陆地围住的》(1965)
    《四门之城》(1969)
    《金色笔记》(1962)
    《简述下地狱》(1971)
    《黑暗前的夏天》(1973)
    《幸存者回忆录》(1974)
    《什卡斯塔》(1979)
    《第三、四、五区域间的联姻》(1980)
    《天狼星试验》(1981)
    《八号行星代表的产生》(1982)
    《简?萨默斯日记》(1984)
    《好人恐怖分子》(1985)
    莱辛主要获奖记录:
    诺贝尔文学奖 (2007年)
    阿斯图里亚斯王子奖 (2001年)
    洛杉矶时报图书奖(1995)
    史密斯文学奖(1986)
    德意志莎士比亚文学奖(1982)
    欧洲文学国家奖(1981)
    毛姆文学奖(1954)

    序言

    在怨毒的咒骂之后,爱丽丝带着她的雅斯培离开了寄居四年的母亲的家。现在,他们站在一栋年久失修的老房子前。闻着从楼上传来的气味,想来她可以大显一番身手了。
    爱丽丝出身于她所鄙夷的“虚伪的中产阶级”家庭,父亲的生意收入稳定,母亲的社交生活丰富多彩。那个被称为“家”的大房子里永远人流如织,高朋满座;而小爱丽丝常常被忽视,像是一只随时会被客人的大脚不小心踩到的可怜小动物。成年后的爱丽丝成为了激进组织的成员。她自认是一个坚定而尽责的革命者,而她的生活,除了贴标语、游行这些令人激动的“大事”之外,更多的仍然是处理日常琐事、与查封非法居住屋的官员们周旋、通水布电、除脏去污、以及烧一锅美味的汤。母亲痛恨爱丽丝没有成为体面的职业女性,而是像自己一样围着家庭——爱丽丝的集体“大家庭”——打转。激进组织的其他成员对爱丽丝“中产阶级”的生活方式不以为然,认为她关心“正事”程度不及她关注窗帘样式的一半。但是,没有一个人会拒绝她精打细算购回食材、烹制出来的美味浓汤——其中就有她的雅斯培。他们一边鄙夷着,一边享受着她的奉献。
    作为“一个中产阶级的好女儿”,爱丽丝知道如何装出乖女孩的样子与政府机构的官僚们打交道。她整理家务,井井有条。她像一位母亲,一位大姐,照顾激进组织的所有成员。爱丽丝善良、勤劳、热心。但是,组织的内讧最终使她身不由己卷入了一场炸弹袭击的恐怖事件中。令人惊恐的计划正在她所守护的这栋房子里酝酿着,再也无法回头……
    《好人恐怖分子》出版于一九八五年,评论界认为它是莱辛在创作了一系列科幻题材的小说后重新回归早期现实主义写作风格的代表作,同时亦是其女性主题小说的延续和升华。莱辛的笔触涉及到个人理想主义与团体行为的抗衡,以及对革命的冲动遭遇业余行为的风险,但她更多关注的并不是对恐怖主义行为的溯源和剖析,而是对女性自身的认识:她们的心理状态,她们的工作与政治生活,她们与男性及孩子的关系,还有她们随着年龄增长对社会认识的改变。
    在这本书创作的酝酿过程中,伦敦哈罗兹百货的爆炸案激发了多丽丝?莱辛的灵感,同时也成为这个故事的起点。“我知道一些和爱丽丝类似的人。她们有母亲般的爱心,为鲸鱼、海豹和环境问题而担心,但是同时又说着这样的话,‘你不可能不打破鸡蛋而得到煎蛋。’她们还可能毫不犹豫地杀死一大群人。”在接受媒体访问时,莱辛曾经透露过《好人恐怖分子》的构思创作经历。“我想得越多,故事就越有意思。我熟悉像她男朋友一样的那类人物,而我想要各种各样的角色,于是又产生了同性恋姊妹花。我脑子里有一个我所要创作的人物表。而在我写作的过程中,很可能会有一两个古怪的家伙突然冒出来。”
    多丽丝?莱辛于一九一九年十月二十二日出生于伊朗,父母均为英国人。年幼的莱辛是一个“神经质”的女孩,14岁时,她由于眼疾而辍学,在孤独之中与十九世纪的文学大师们结下了不解之缘。在经历了职业变动和两次婚变后,她于1949年携幼子和第一部小说《青草在歌唱》(一作《野草在歌唱》)的手稿移居伦敦,进入全面创作时期。莱辛善于刻画社会边缘人的角色和矛盾冲突。《青草在歌唱》通过讲述一个白人农场主妻子及其黑人佣人之间的关系,探讨人种之间不可逾越的鸿沟。这部令人耳目一新的处女作在一九五〇年出版后获得极大成功。此后,莱辛历经十七载,陆续创作出“暴力的孩子们”五部曲——从一九五二年的《玛莎?奎斯特》到一九六九年的《四门之城》。一九六二年出版的《金色笔记》达到她创作生涯的巅峰,这部作品也成为当年风起云涌的女权主义运动的奠基石,被全球数百万女性奉为女性独立的教科书。二十世纪七十年代以来,莱辛陆续推出一系列 “太空小说”,如《什卡斯塔》、《天狼星试验》等,以科幻小说的形式表达对人类历史和命运的忧思。
    二〇〇七年,八十八岁高龄的多丽丝?莱辛因“激情饱满、想象力丰富、力量型预言与史诗般的女性视角及深刻的怀疑精神”而获得当年的诺贝尔文学奖,并成为第十一个获得诺奖的女作家。作为数次获诺贝尔文学奖提名及多个世界级文学奖项的获得者,多丽丝?莱辛是英国当代文坛又一个熠熠生辉的名字。然而她的光芒不仅在于那一长串的奖项,更在于她那博大敏感的心灵。
    感悟莱辛,从作品开始。
    译者 王睿

    文摘

    轻柔春日的午后,万物萌动。画布一样的云彩,新抽出的枝叶,阳光下的草坪;当爱丽丝回到街上的时候,到处都是小孩子、猫和整理花园的人。郊区宁静富足的生活触发了她心底的嘲弄——这对她所见的一切都是秘密威胁;而另一股感情的潮水也涌动着,那是渴望与向往。
    爱丽丝在人行道上停下来。从她们房子的顶楼正倾泻下一股黄色的脏水落在花园的垃圾上。在她身边的篱笆后面,隔壁房子前,一个女人正用泥铲挖着树苗,树根上还抓着松散的黑土。她看着那栋令人厌恶的房子,咒骂着,“真是讨厌,我已经给委员会打过电话了!”
    “哦,不,”爱丽丝叫道,“不要……”但是看到那女人冷酷的表情,她只好说,“我刚从委员会回来。一切都会好的。我们刚刚谈过。”
    “那些垃圾怎么办?”女人质问道。她转身背对着爱丽丝,又开始拾掇她的花园。
    爱丽丝怒气冲冲走到门前,那股混浊的水流是谁干的?——雅斯培?他们真的需要立刻开始整修工作了。
    她推了推门,门没开。她再也克制不住炽热的怒火,猛拍着门大叫道,“你们怎么敢,你们怎么敢把我锁在外面?”她眼角的余光撇到隔壁那个女人正透过修剪整齐的灌木盯着这一幕。
    她克制住心里的怒火,告诉自己:你必须做点什么,快!必须把她争取到我们这边。
    她向那女人露出安抚的笑容,挥了挥手,而不是像犯错的狗儿那样摇尾乞怜。但她的这个邻居只看了一眼,便转身走开了。
    房子的前门突然打开,雅斯培走出来抓住她的手,脸上带着冰冷的笑容,她知道那是因为恐惧。为什么?
    他把爱丽丝拉进屋。她大叫道,“放开我,别做傻事。”
    “你去哪了?”
    “你以为呢?”
    “你这一整天都去哪儿了?”
    “别说了,”爱丽丝抽回自己的手,发现门厅里还站着五个人:吉姆、帕特、贝特,还有两个年轻女子,穿着一模一样的纯棉蓝布裙和白色羊毛开衫,肩靠着肩,一脸严肃地望着她。
    “我们得把门堵起来,防止警察进来,”贝特一脸焦急地说。爱丽丝想,好了,现在不用麻烦他了。“今天早上我们来的时候还没锁门。警察是不会现在来的,对不对?”她说这些纯粹是没话找话;她知道自己刚才在门外的失态。
    五个人都看着她,风灯昏暗的烛光在他们脸上留下深深的阴影。她的口气一如往常,“我去过房屋委员会。一切都平安了。”
    “你是什么意思?没事了?”贝特问道。
    “既然所有人都在,那我得宣布一下,就现在吧。”
    “有人反对吗?”雅斯培开心地说着,护着爱丽丝。七个人回到客厅里,那里依然满室阳光。
    爱丽丝有些担忧地看着那两个陌生女子。两人似乎有些不情愿似的倚靠在破旧椅子的扶手边,共同分享一支烟。其中一个女孩面容姣好,卷曲的头发梳成马尾辫。另一个是妇人模样,身材强壮,目光锐利,紧紧盯着爱丽丝,似乎在打量着什么。她开口了,指了指旁边的女孩,“这是菲尔,我叫罗贝塔。”
    她说她们是“一对儿”。爱丽丝已经看出来了。
    “我叫爱丽丝,爱丽丝?梅灵斯。”
    “你好,爱丽丝,不要浪费时间了,我们都想先讨论这事儿。”
    “是啊,”菲尔说。她说话有伦敦口音,泼辣又迷人。爱丽丝立刻明白,所有人都接受她俩。爱丽丝看着这个可爱的伦敦女孩说笑着,有点不相信自己已经回来了。
    这种注视似乎令菲尔不太习惯,罗贝塔立刻插话道,“我们该怎么办呢,爱丽丝?”
    “哦,”爱丽丝说,“我明白了。你们正在躲警察。”
    罗贝塔开心地笑出来,“你说对了,我们现在得低调行事。”
    “我也是,”菲尔说,“我们刚刚在克拉彭引起了安全部门的注意。不过现在最好不要谈这些。”她调皮地晃着脑袋。
    “知道的越少就越安全。”罗贝塔说。
    “不要问问题,就不会被欺骗。”菲尔戏谑道。
    “真相可比小说更离奇。”罗贝塔说。
    “说得好。”菲尔笑道。
    俩人的表演令所有人都哈哈大笑。像是在演滑稽剧一样:菲尔一口伦敦土腔,是个不错的捧哏。罗贝塔是北方口音,语气柔和亲切。她是北方人?不对,应该是装出来的。
    “这就是我不希望让警察现在冲进来的原因,”贝特开口了。“很高兴爱丽丝能从房屋委员会拿到授权书。”
    贝特的声音也变了。爱丽丝能不时听出他用的是公学学生的那种贵族腔,但是明显太刻意了。真糟糕,他自己就露了馅。
    爱丽丝简短讲了讲下午发生的事。(她的口音还来自北伦敦的女子学校,是典型的BBC的发音,有些无趣。她曾试图纠正父亲的北方口音,但没成功。)她没有提给父母打电话的事,不过说到她能很快弄到五十英镑。然后她简略描述了自己在委员会的经历,还有她观察到的一些细节:玛丽?威廉姆斯的表情告诉她,他们可以保住这栋房子。不过爱丽丝说到这些时仍然很谨慎,只是提到,“她很不错,她站在我们这边,她是个好人。”
    “你是说,你拿到了什么文件可以给警察看?”吉姆问。爱丽丝递过去一个黄色信封,吉姆把信纸抽出来,仔细读着。爱丽丝能看出来,他是那种总是被一张纸、一份报告或是政府文件决定命运的人。吉姆的口音也是正宗伦敦腔。
    “你被限制行动了吗?”爱丽丝突然问。
    吉姆的表情变得很诧异,充满戒备和苦涩。他那像小男孩一样柔软的面孔一时暗淡下来,“怎么了?”
    “没什么。”爱丽丝说着,看看菲尔和罗贝塔。两人的目光说明,她们是被限制行动的。或者更糟。是的,可能更糟。是的,当然更糟。需要逃跑吗?
    “我的限制令最近才取消,”贝特说。
    “我也是,”雅斯培立刻说,似乎不甘落后。雅斯培是中部小城一个律师的儿子,他的父亲在他还在学校时就破产了。他用奖学金完成学业。雅斯培很聪明,但他从来都把奖学金当成一种施舍。他对父亲充满憎意——因为他愚蠢的投资才导致了这一切。雅斯培的中产阶级口音跟贝特一样粗糙,当跟劳工阶层在一起的时候也能很快地融入。
    帕特突然说,“天黑了。”她站起身来,燃起火柴点着了两根蜡烛,放在铜烛台中,摆到壁炉上。但烛光却暗淡。残存的阳光从窗外斜照进来。在这宽敞阴冷的房间里,七个人默默坐在柔软的暮色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