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谜踪之国2:楼兰妖耳[平装]
  • 共2个商家     16.80元~19.60
  • 作者:天下霸唱(作者)
  • 出版社:时代出版传媒股份有限公司,安徽文艺出版社;第1版(2009年10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39632773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谜踪之国2:楼兰妖耳》:揭开楼兰地下最大的谜团
    神鬼共泣的极渊中,埋藏着冷战时期的绝密潜地火箭,还是远古的巨型神庙?
    揭秘连考古学家都不敢公开的古楼兰神秘极渊
    文不奇不文,奇不极不怪;言怪必读《谜踪之国》!
    21世纪探险小说领军人物——《鬼吹灯》作者天下霸唱又一倾心力作,气魄直压《指环王》,精彩赶超《鬼吹灯》!最最神奇的运古文明、最最艰巨的探险任务、最最可怕的冷战机器,一切精彩尽在《楼兰妖耳》!

    作者简介

    天下霸唱,中国最具想象力的作家,其创作的《鬼吹灯》系列风靡华语世界,是继金庸等人的武侠作品以来,在华人间传播最广的小说。天下霸唱的创作将东方神秘文化与世界流行文化元素融为一体,为类型小说打下了深深的中国烙印。
    他的探险小说所关注的,永远是人在充满未知的环境中的思考与行动。跌宕起伏的故事,古老的传承,神秘的遗迹,兄弟间的情谊,生死无常,加之幽默精练的语言、丰富多彩的民间文化,使他的文字构建出了另外一处“江湖”。
    《谜踪之国》是继《鬼吹灯》之后推出的又一部长篇系列探险小说,它讲述一个名不见经传的主人公跟随一支肩负神秘使命的考古队深入地下世界,由此而展开了一段惊心动魄的死亡之旅。
    该书即将被改编成电影、游戏、漫画等。

    目录

    第一卷 晴空怒云

    第一话借声还魂
    第二话通讯中断
    第三话逃出野人山
    第四话流脑
    第五话鬼鼓
    第六话百年老鼠皮
    第七话伊尔
    第八话迫降在库姆塔格

    第二卷 蒸气流沙
    第一话三十四团屯垦农
    第二话电石灯
    第三话荒漠
    第四话壁画
    第五话王陵
    第六话失踪的克拉玛依
    第七话衰变
    第八话黑门
    第九话PithHelmet

    第三卷 黑暗物质
    第一话山窗
    第二话宝骨
    第三话地压
    第四话寒山之底阴泉之下
    第五话白化
    第六话龙印
    第七话到不了尽头的河
    第八话Aφ53磁石电话机

    第四卷 苏联制造
    第一话煤炭的森林
    第二话偶然因素
    第三话深空透视
    第四话中心测站
    第五话与鬼通话
    第六话白色线路
    第七话为了一个伟大原因作出的伟大牺牲
    第八话以前的时间
    第九话空洞的噩梦

    第五卷 距离地表一万米
    第一话钢铁巨鲸
    第二话冥古
    第三话穿过苍穹
    第四话沙海迷走
    第五话憋宝古籍
    第六话磁蛇
    第七话神铁
    第八话喀拉布兰
    第九话死了又死

    第六卷 时间匣子
    第一话匣子里的秘密
    第二话静止的信天翁
    第三话下一秒钟前往
    第四话死循环
    第五话短波发射机
    第六话二排左一
    第七话摄影鬼影
    第八话火洲
    第九话石破天惊
    附录

    文摘

    橡皮艇在雾中接连兜了几个圈子,动力渐渐耗尽,可四顾茫然,漆黑沉寂的水面毫无变化,深不可测的雾气也似乎没有尽头。
    在这片迷漫的冷雾中,乘坐在橡皮艇上的四个人,即使是面对面也看不清对方的脸。众人眼见迷失了方位,都不禁心下耸栗,正待再想些对策脱困,却听阿脆忽然说:“这里根本没有方向存在,因为浓雾已经是‘终点’了。”
    司马灰知道阿脆所说的“终点”,应该是指“死亡”之意,可这话究竟从何说起?莫非这无边无际的迷雾深处,就是占婆传说里屡次提到的“死者之国”?
    阿脆抓起手中的无线电步话机,递到司马灰面前:“从冲锋艇驶进浓雾开始,这部战术无线电就再次收到了来历不明的电波。”
    司马灰接过阿脆递来的步话机,又听她说了经过,才知道在众人第一次补充装备之时,玉飞燕从英国探险队的“黑蛇Ⅱ号特种运输机”中,找到了一部美国产PRS25/77型单兵战术无线电,虽然这东西在与世隔绝的地下洞窟里派不上什么用场,但考虑到逃出裂谷之后,还需要与外界取得联系寻求救援,否则以众人现在的状况,根本无法穿越无边无际的莽莽林海,所以不管处境如何艰险,这部战术无限电也始终带在身边。不过在沼气爆燃的时候,电台外壳也受到损坏,一直处于接通状态无法关闭,不知道电池还能维持多久。直至众人登上了冲锋艇,就将它卸下来放在了一旁。阿脆听到战术无线电里又有声音发出,并且无论如何变换频率,都会收到这段来自另一个世界的“噪音”,可能这部战术无线电被人故意改装过了。它并非为了用于正常通讯,而是只有唯一一个特殊的“幽灵频率”。
    阿脆想起在众人陷入裂谷最底部之际,不期被浓雾团团围困,也曾一度针迷舵失,当时被“绿色坟墓”以电波和灯光通讯,引入了蛇腹隧道,才得以暂时脱险。但司马灰等人与“绿色坟墓”接触时,发现对方并没有携带电台,而且也只是声称使用灯光通讯进行联络,现在回想起来,这个情况很不寻常。
    司马灰把步话机听筒放到耳边,就听那里边“呲呲啦啦”的都是噪音,其中混合着不太清晰的话语声,就好像是个漆黑的灵魂,徘徊在冷雾中自言自语。司马灰心觉奇怪,就问阿脆:“你能听出这里边在说什么?”
    阿脆担心地说:“我也听不大懂,对方可能是要告诉咱们,雾中没有方向……”她想了想,又说:“在没有雾的时候,通讯就会陷入完全静默状态,可一旦周围有雾气出现,噪杂的电波也会逐渐变得清晰,为什么会这样?”
    罗大舌头插言道:“这破电台跟着咱们连摔带颠,折腾得可着实不轻,说不定有什么零部件撞坏了,或者又是那无头的阴魂不散,反正它愿意响就让它自己响去,我看根本用不着搭理它,只要你心中是个爷,万事不孙子。”
    司马灰认为这电波虽然来得诡异,但应该不是“绿色坟墓”所发,因为“绿色坟墓”身边根本没有携带无线电,另外如果它能通过电波与众人联络,就绝不会冒着暴露身份的风险采取行动,或许“雾”中还有别的东西存在,而且未必是另一部“电台”。
    司马灰不敢掉以轻心,他让罗大舌头集中精神持枪警戒,控制住冲锋艇前的探照灯,注意四周动静,又同阿脆仔细辨听战术无线电里传来的声音。
    玉飞燕在旁问司马灰:“你说雾里还有别的东西存在,可那株产生地雾的忧昙婆罗,已被爆燃的沼气彻底焚毁,而且有水的地方应该不会有雾。为什么这附近的雾气却越来越浓?雾中的电波又是从何而来?”
    司马灰猜测说:“这是地下湖积水太深产生的湿气,应该与忧昙婆罗产生的浓雾不同。”司马灰以前也曾听夏铁东讲过一些通讯方面的事情。就对玉飞燕说:“我只知道美军在越战中使用的这种战术无线电性能出色、功率高,便于携带,并备有双率动磁共振装置,可以适应各种相对恶劣环境和地形。经过简单改装后,不仅地波天波之类的频率都能收发,甚至在某些特定条件下,它还能接收到一些……本来不该属于这个世界的声音。”
    玉飞燕对这种说法并不感到陌生,因为大地对电磁波的吸收能力很强,所以早在五六十年代,就有美国科学家尝试利用地波,与死者的幽灵进行勾通,不过最后成功没成功就不知道了。莫非这部战术无线电里收到的噪音,竟然真是雾中亡魂的低语?占婆王朝的“黄金蜘蛛城”,又是前往“死者之国”的通道,难道这片黑茫茫的迷雾,就是死神之翼下的阴影?
    司马灰知道占婆传说中的“死者之国”。大概与中国人传统观念里的“枉死城”同属一类,可那些幽冥之事。终究难说是否真有,所以他一时间也难以判断到底遇到了什么状况,只好仅做假设:“如果战术无线电收到的神秘通讯,确实是雾中幽灵借声还魂,那也只有先设法搞清楚对方所要传达的信息,才有可能知道咱们现在的处境。”
    罗大舌头腹内发空,心里就不免发慌,他一边按着探照灯向浓雾中巡视,一边唾沫星子四溅地发牢骚:“这水平不起波,人平不说话,连深山老林中的死鬼,都有满腹冤屈想要找人倾诉,提到处境那我也不得不说两句,要说这人生在世,活的不就比死的多口气儿吗?死了也就死了,又有什么可怕?反正物质不灭,我当初来缅甸就他妈根本没打算活着回去,可咱都多少天没见过正经伙食了?连鸡鸭鱼肉长什么样都快不认识了,真要死也不能空着肚子死啊。”
    司马灰摇头说现在要食物可没有,但我这有个偏方,关东那边有句老话:“炕是一盘磨,睡着了就不饿。”
    罗大舌头精神不振:“那你赶紧给想法找个炕来,我打来缅甸就没睡过半个囫囵觉,正困得要命,老话说得好啊——宁愿三岁没娘,也不愿五更离床……”
    这时阿脆对众人“嘘”了一声,她将听筒捂在耳朵上说:“战术无线电里收到的声音越来越清楚了……”
    玉飞燕提醒阿脆:“你先问清对方到底是谁,现在具体位于什么区域?”
    阿脆正想按玉飞燕的意思与对方取得联络,但突然从听筒里听到了什么可怕的动静,吓得真魂都冒了,触电似的将无线电步话机扔在一旁,低声惊呼道:“真有鬼!就在这艘冲锋艇上,咱们说的话它都能听到!”
    这话说得众人全身一阵发冷,橡皮艇上哪里还有别人,看来这雾中果然有些不干净的东西。但却无影无形,只有使用战术无线电,才可以捕捉到这段“幽灵频率”,否则即使那雾中亡魂近在眼前,也根本无法察觉到它的存在。
    司马灰示意阿脆不要惊恐,先设法听清幽灵电波的全部内容,才能确定冲锋艇上是不是有鬼,所谓“妖由人兴,信始有之”,绝大多数情况下,怪事都是由人琢磨出来的,你不相信就不会觉得有多可怕了。
    阿脆虽然外柔内刚,却最是惧鬼,但她见司马灰还算从容镇定,而且其余三人都坐在自己身边,胆子便壮了几分,她深吸了一口气,重新拿起战术无线电的听筒,竭力分辨这段噪杂纷乱的声音。
    这个无影无形,仅能出现在电波噪音中的“幽灵”,似乎是想告诉众人:英国在印缅实行殖民统治时期,曾用了数十年的时间搜寻这座“黄金蜘蛛城”,直到四十年代中期,才逐渐有了些头绪,并获得了一条重要线索:“地下有忧昙婆罗产生的浓雾,只有飞蛇才能进入雾中”,但此时缅甸宣告独立,英军已开始陆续撤出,先前取得的一切相关情报,就全部落在了与军方有秘密往来的“绿色坟墓”手中。
    “绿色坟墓”派人驾驶英国皇家空军提供的蚊式特种运输机,搭载着一枚装填有固态化学落叶剂的重型“地震炸弹”,在恶劣的天候下冒死进入野人山大裂谷,想以此摧毁覆盖在谷底的植物,但这次行动准备不足,最后以失败告终。
    “绿色坟墓”并未死心,又使出威逼利诱的手段软硬兼施,网罗了几位考古和生物化学专家,组成了一支科学考察队,长期在外围对野人山裂谷内的情况展开秘密调查,终于有越来越多的谜团被逐步揭开。大约在一千年前,野人山群塔矗立,气象巍峨,只有偶尔飞过山巅的苍鹰,才能云开雾散时,一睹“四百万宝塔之城”的全貌。直至山体塌陷,占婆王从裂谷底部,发现了一座内部犹如蚁穴地宫般的漆黑岩山,其外形酷似八脚蜘蛛。而在占婆的古代传说中,位于地底的死者之国呈塔形结构,周围盘伏着一条四手四足的巨蟒,人死之后肉体被其吞噬,而亡魂都要从蟒腹通道穿过坠入轮回,所以蟒蛇盘绕古塔的图腾,就意味着终结与死亡的恐怖之相。
    这座地底岩山的内部,留有人类居住过的痕迹,时间远在占婆王朝之前,但历史上没有留下任何相关记载,只推测是由于山洪灌入地下,是导致其最终消亡地主要原因。依照占婆旧时观念,“城陷地下,是阴吞阳,主天下将屠”,是个很不详的征兆,加之占婆王在“地市”般的奇光异雾中,亲眼看到自己将会死在藏有骸骨的洞窟前,就在古城中广植忧昙婆罗,妄图用难以逾越的浓雾,将这个秘密彻底埋葬。
    忧昙婆罗是种千年一现的植物,它所产生的浓雾,是其自身微生物聚集形成,绝大多数时候仅呈现枯化状态,然而黄金蜘蛛城里的忧昙婆罗,却能够无休无止的盛放,究其原因,是由于占婆王发现的“地宫”,并非只是一座岩山,而是距今四亿年的泥盆纪晚期,遗留在地下的一种特殊物质,它半似矿物,半似生物,具有强烈的生物热剩磁性,与地磁相互冲突,在周围形成了许多个大小不等的“盲谷”。
    这些近似死亡陷阱般的“盲谷”,不是寻常地质学意义上“没有出口的暗河”,而是指磁极冲突给人体造成强烈影响的“旋涡”。一旦进入“盲谷”,罗盘指南针以及电子定位仪器都会受到严重干扰,人类自身的方向感和直觉将变得异常混乱,就如同人被蒙住双眼走不了直线一样,只有布置足够长的“导向线”,才有可能确保探洞者安全穿越“盲谷”。
    这支科学考察队将黄金蜘蛛城内部的“地宫”,命名为“泥盆纪遗物”,并且在为“绿色坟墓”逐步探明裂谷情况的过程中,意外地发现该组织的真正目标,根本不是失落无踪的占婆王财宝。
    如果按照古代传说,将这座黄金蜘蛛城形容为一条“连接着真实与虚无的通道”,生者存在于真实,死者坠落于虚无。那么“绿色坟墓”妄图接触的真正秘密,则是一个生前被占婆王杀害,沉沦在虚无深渊中千年之久的“亡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