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涉外护理英语教师用书8[平装]
  • 共1个商家     18.30元~18.30
  • 作者:华仲乐(编者,丛书主编),聂文信(编者)
  • 出版社:高等教育出版社;第1版(2009年2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040194548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涉外护理英语教师用书8》为高等教育出版社出版发行。

    目录

    《涉外护理英语综合教程8》参考答案与译文
    《涉外护理英语综合教程》参考答案与译文说明
    PartⅠ Keys
    Unit One
    Unit Two
    Unit Three
    Unit Four
    Unit Five
    Unit Six
    Unit Seven
    Unit Eight
    Unit Nine
    Unit Ten
    Unit Eleven
    Unit Twelve
    Unit Thirteen
    Unit Fourteen
    Unit Fifteen

    Part Ⅱ Chinese Version
    第一单元
    第二单元
    第三单元
    第四单元
    第五单元
    第六单元
    第七单元
    第八单元
    第九单元
    第十单元
    第十一单元
    第十二单元
    第十三单元
    第十四单元
    第十五单元

    《涉外护理英语听说教程8》参考答案
    Unit 1 Emergency Medical Care
    Unit 2 Stress Relief
    Unit 3 Dental Problems
    Unit 4 Complementary and Alternative Medicine
    Unit 5 Genetic Engineering in Medicine
    Unit 6 0rthopedic Care
    Unit 7 0ncological Concerns
    Unit 8 Eye Diseases
    Unit 9 Left.handedness and Clinical Disorders
    Unit 10 Infectious Diseases
    Unit 11 Communication Disorders
    Unit 12 Cardiac Care
    Unit 13 Gynecological Diseases
    Unit 14 Pediatric Nursing
    Unit 15 Nursing as a Profession

    文摘

    你一定不能再把愤怒发泄到病人身上。你说,你累了,因而就发生了这样的事。既然你已为自己做了辩解,我就不需要再为你说什么了。
    想象一下你因为胸痛而去看医生。你在担忧心脏可能出了什么问题。胸痛是你的主诉。而恰巧你的医生因为有个胃溃疡出血的病人整夜未眠。他累了,这是你的医生的主诉。你告诉他,我胸痛;他说,我累了。
    尽管如此,我还得承认对你有几分同情;我知道疲劳是什么滋味。
    我给你说个故事:它发生在25年前的急诊室里。当时已是凌晨2点。整整的一天一夜,病人有被刀捅伤的,有心脏病发作的,有因交通事故而送来的。门口一阵骚动:一个人高马大的黑人在4个警察的簇拥下进入了急诊室。他手上戴着手铐。在门口,这个黑人使劲蹦跳,似乎想要挣脱紧紧按着他的手臂不让他暴跳的警察。他的前额有一条横贯的撕裂伤口,深及骨头。我无须探测,一望即知。他那黑黑的肌肉上的裂口,就像一把斧头在树干上砍出的一处白色的伤口。他不停地晃动着他的头和肩膀,朝前、朝后、蹦跳、咆哮。
    我不知道是什么击中他的眉毛处。我甚至说不清这是否因击打所致。你看到的眉毛伤口甚至可能是自然崩裂的,释放出内中过度的暴怒,流血让它回归宁静。也许,这是一个妒火中烧的情人所干的吧,还是打赌输了而拒绝付给他10美元的人干的?当然这也可能就是警察们自己干的。
    在急诊室,他被领到治疗区,被交到我手里。看起来,他是个挺有尊严的人,紧闭双唇,一言不发。他在想什么?我思忖着。警察推搡着把他弄上检查台,用力把他按下,用皮带扣住双臂,不让动弹。我检查伤口,心里一沉。伤口长达12厘米,不平整,呈锯齿状,而且,正如我已知道,深达颅骨。这活至少要2个小时。
    我很累,也已累到骨子里。但还不仅仅如此……让我坦白地说吧。他的样子让我感到恶心,露在外面的、未经处理的肉,以及他身上的那股野性,与其说他像人倒不如说更像凶狠的动物。我开始为他清洗、清创。但我一碰他,他就动,就呻吟。“好好躺着,”我告诉他。但他不听,反倒摇晃着头,使我无法上手。他还一次次地把臀部从台面上抬起,使劲朝着约束带用力,然后,重重地下落。他嘴里吼叫着什么,不像在说话。“别动!”我说,“你要动的话,我没法缝你额上的伤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