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直言无悔:我的"右派"经历[平装]
  • 共1个商家     14.90元~14.90
  • 作者:徐孔(作者)
  • 出版社:新华出版社;第1版(2010年8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01193509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直言无悔:我的"右派"经历》是由新华出版社出版的。

    媒体推荐

    直言就是有一说一。作者这一代人,用青春和生命证明:有一说一不容易。我过去说过一句话,读过《直言无悔》,我想再说一遍:为什么我眼中常含着泪水,是因为这玩笑开得过分。
      ——刘震云
    作者为直言付出的代价是:二十一年右派,其中十年劳教,工资四去其三;十年返乡务农,工资全无。如此而无悔,良心价值几何?——读这本书,可以算出良心的底价。
      ——吴思

    作者简介

    徐孔,辽宁海城人,1927年出生。1945年参加革命,进入华北联大文艺学院文学系学习。1947年参加华北联大文艺学院文学戏剧创作组,同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48年参军入伍,任华北三兵团新华分社记者,1950年起任新华社驻华北军区记者,1951年任志愿军二十兵团记者,1957年任北京军区文化部干事,大尉军衔。
    1956年,徐孔同志为受到不公正对待的同志仗义执言,自己却遭受审查。他刚正不阿,迫使错误对待同志的上级当众检讨,1958年竟被打为“极右分子”,开除党籍,开除军籍,劳动教养,“文化大革命”中又被遣送回乡务农,遭受了长达20年的不公正对待。
    1979年,徐孔参与创办《中国农民报》,担任过总编室主任、经济部主任、编委。1984年任《中国食品报》总编辑,1988年离休。1991年后,徐孔参与创办《炎黄春秋))杂志,一直担任副社长、总经理等职务,长期负责((炎黄春秋》杂志的编辑和终审工作。2010年5月22日不幸在北京逝世,享年83岁。
    徐孔在朝鲜战场上就开始文学创作,曾在中国青年出版社出版长篇小说《朝鲜战事》。

    目录

    一 风暴来临之前(1)
    二 直言激怒当权领导(6)
    三 我成了肃反的审查重点(13)
    四 半年的隔离生活(27)
    五 一句话的小组会(33)
    六 回国后埋头写小说(49)
    七 反右的利剑悬到头上(57)
    八 不得不“低头认罪”(69)
    九 祸不单行,亲人连遭不幸(77)
    十 进入劳教农场(91)
    十一 文艺组的生活(101)
    十二 在大跃进和人民公社化高潮中(108)
    十三 右派分子当了人民教师(119)
    十四 慈母的眼泪(128)
    十五 女儿相见不相识(137)
    十六 工作问题受挫,写出小说不能出版(154)
    十七 无权参加“文化大革命”(162)
    十八 劳改盐场(183)
    十九 阔别三十三年之后重返家乡(191)
    二十 托钵上访(217)
    二十一 沉痛悼念人民的好总理(242)
    二十二 右派问题得到改正,工作问题困难重重(252)
    二十三 重操旧业、离休和发挥余热(261)
    二十四 暮年的反思(268)

    文摘

    插图:



    王宇提不出肯定的意见,他只是担心说:“韩部长整了你,现在你去求他解决工作问题,效果会怎么样?”我这人头脑简单,我说:“正因为韩部长整了我,我才去找他。解铃还需系铃人。我和韩部长并无个人恩怨,肃反运动中,因为徐逸人的问题和他发生了冲突,他没有整倒我,反而被迫向我道了歉,憋了一肚子火。反右中,他费尽心机,终于把我打成极右分子,达到了目的。事情已经过去多年,他肚里的火总该消了吧。现在我落到这步天地,连累一家老小,衣食艰难,他总该有点责任感吧。这个人心地是不够宽宏,但毕竟是革命多年的老同志,即使在工作问题上他不肯帮忙,但至少不会为一己私愤落井下石,做反面的工作,除了他,我确实想不出还有什么人找。”王宇说:“韩部长的为人我不了解,你愿去找也行,但一定要管住你自己的脾气,千万不要把话说僵了,否则,以后事情更难办。”
    我到王宇家的第二天,正好是星期六,估计韩部长会在家,早饭后我就去找韩部长。我进门的时候,韩部长正穿着背带裤(因为肚子大,结裤带困难,总是用背带)整理柜橱里的东西。相见之后,他的态度出乎意料的冷淡。我向他问好,他并未停止手里的活儿,用冷冷的声音说:“你怎么找我来了?坐下吧。”我在方桌旁的木椅子上坐下来,说:“我到贵定探亲回来,路过北京,顺便看看韩部长。”他关好柜橱,在裤子上擦擦手,在方桌的另一边坐下来,说:“没有事你不会到我这里来,想干什么,说吧。”这异乎寻常的冷漠态度,使我心里凉了半截,预感到不会有什么好的结果,可是既然来了,还是应该把事情说出来。我把这几年家里遇到的困难简单说了一下,我说:“按政策规定,解除劳教以后,由原送单位安排工作,可是我给军区政治部写过两封信,都没有回信。我刚回军区就被打成右派,政治部没有熟人,韩部长是老领导,希望能关心一下,和有关部门说说,给我安排个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