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王的墓藏(长篇盗墓小说)[平装]
  • 共2个商家     16.80元~24.00
  • 作者:褚炎君(作者)
  • 出版社:中国华侨出版社;第1版(2012年1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11318060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王的墓藏(长篇盗墓小说)》由褚炎君编著。1969年的春天,我们南阳市魏营中学高二(二)班的同学,几乎都下乡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被分到桐柏县古墓冲生产队的只有我和苏丽两个人。当天下午公社派老王赶着一架牛车送我们到生产队。走之前公社专管知青的李领导给古墓冲生产队摇了一个电话,可是半天接线员也没能接通。

    作者简介

    褚炎君,现供职于南阳新普电机公司销售部。喜欢新锐的文字作品,每期《收获》必读。喜欢在午夜的时候一个人看电影。热衷于构思结构复杂和内在逻辑严密的故事文本。风格偏重于悬疑、推理、恐怖、黑色幽默和对卑微小人物的树碑立传。最大愿望是让普天下人吃饱饭睡好觉,有一个健康的心理,过快乐的自由自在的生活。信条;人得有敬畏感。可以卑微地活着,但一定要保持一个强大自由的内心。

    目录

    第一章古墓冲
    第二章隐形
    第三章上山下乡
    第四章幻象
    第五章鬼附身
    第六章鬼的分别
    第七章坟墓
    第八章冢头
    第九章惊变
    第十章寻鬼
    第十一章遁地
    第十二章生死之间
    第十三章迷失
    第十四章尸骸
    第十五章我们是谁
    第十六章迷踪
    第十七章残片
    第十八章天坑
    第十九章斯文·赫定
    第二十章道观
    第二十一章鬼门关
    第二十二章情色
    第二十三章迷雾魅影
    第二十四章忧伤的狐狸
    第二十五章收尸人
    第二十六章枯井
    第二十七章密室
    第二十八章死活人
    第二十九章轮回
    第三十章原点
    第三十一章社戏
    第三十二章巫
    第三十三章揣测
    第三十四章回家
    第三十五章死寂
    第三十六章废墟
    第三十七章离
    第三十八章噩梦
    第三十九章灵车
    第四十章迷途
    第四十一章失踪
    第四十二章劫狱
    第四十三章暗夜
    第四十四章上古诅咒
    第四十五章洪荒
    第四十六章祭奠者
    第四十七章天才或白痴
    第四十八章凶兆
    第四十九章乞丐长老
    第五十章神蚁
    第五十一章精神家园
    第五十二章西域
    第五十三章天谴
    第五十四章出棺
    第五十五章交易
    第五十六章化蝶
    第五十七章终始

    文摘

    版权页:



    1969年的春天,我们南阳市魏营中学高二(二)班的同学,几乎都下乡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被分到桐柏县古墓冲生产队的只有我和苏丽两个人。
    当天下午公社派老王赶着一架牛车送我们到生产队。走之前公社专管知青的李领导给古墓冲生产队摇了一个电话,可是半天接线员也没能接通。
    李领导只好叮嘱老王把我们一定要送到。他说山区地形复杂,悬崖峭壁随处都有,除了注意行路安全之外,千万别让两个孩子迷了路。
    李领导表情真挚、态度和蔼,对我们俩十分关心,一点儿也没有趾高气扬的领导架势,这让我和苏丽都是心头一热。坐在牛车上,望着崎岖山路上初春美轮美奂的景色,想家的心情渐渐淡了一些。
    赶车的老王是一个沉默寡言的人,脸上如刀削斧砍的褶皱显出悲苦的神色。我和苏丽私下嘀咕,这不应该是社会主义的表情,怎么看他都像生活在黑暗的万劫不复的旧社会。
    快到古墓冲生产队的时候,牛车在狭窄的弯道处发生意外,一只轮子发生倾斜之后突然从车轴套上脱离,颠狂地往前奔出两三米,来了一个相当漂亮的向上跳跃之后,滚下山涧里面去了。
    我和苏丽还有老王眼睁睁瞅着调皮的车轮,撒着欢义无反顾地往下冲,无能为力。
    终于在山涧的最低处,它气喘吁吁地停下来,左右摇晃几下,倒在光秃秃的碎石间,一动不动了。
    老王蹲在山道边,瞧了半天,愁眉苦脸地说:“只有下去,把它弄上来,不然咱们就困在这儿了。”之后,他用期待的眼神望着我。
    我非常明白他的意思。一个人的力量不容易把车轮弄上来,老王想让我和他一起下去,好搭把手。
    我和老王顺着坡度,攀着凸起的山石,慢慢往山涧里下。还好,我穿着一双老妈花五块钱买的回力鞋,尽管有些大(老妈故意买大的,心细的她考虑到我还在长个子),却非常适合山区行走。
    终于下到山涧底部,我刚要伸手去扶起车轮,脚下突然发出一声清脆的声响,应声望去,一根长长的黄白色的东西被我无意间踩断了。
    “这是什么?”我问老王。老王推着车轮,瞟了一眼,说:“骨头。”
    “骨头是什么东西?……”我突然醒悟,惊叫着跳起来,落地时叉踩在另外一根骨头上。
    这时候,我才发现山涧内散落着不少浅黄色的尸骨,藏匿在碎石与浅浅的绿草之内。
    “放心,只是些牛马的骨头,过去这条道上经常有马帮托运货物进出,山道又险,发生意外是常有的事儿。”老王一副无动于衷的样子,似乎什么事情也激不起他的兴致,包括这些骨头。
    我可不这样想,心惊肉跳地四处张望,觉得这里简直是一个露天的坟场。
    不远处,一只残缺不全的人骷髅从碎石中半露出来,三只红黑相间的蜈蚣从它黑洞洞的眼眶内爬进爬出。骷髅的眼睛像在咕咕地冒鲜血。
    “老……老王,我看到有人骷髅。”我发现自己整个人都在哆嗦。
    我不敢停留,随在老王后面往上爬,并且迅速超越了吃力地推着车轮的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