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大虬(修订版)[平装]
  • 共1个商家     45.50元~45.50
  • 作者:韩怀仁(作者)
  • 出版社:陕西出版集团,太白文艺出版社;第1版(2009年7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806807170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大虬(修订版)》张扬硬汉雄风展示人性大美,反思民族命运抒写历史风云。

    作者简介

    韩怀仁,陕西蓝田人,1953年生,1972年参军,1981年底毕业于青海师大中文系。现为西安第二炮兵工程大学教授,文职二级。曾获“国家级教学成果”一等奖、“军队院校育才奖”金奖。荣立三等功3次,二等功1次。陕西省作家协会会员。已出版著作有:短篇小说集《今夜又是月圆时》、中篇小说集《朝霞红晚霞红》、小说散文集《一路走一路唱》等6部。其作品获国家及省部级奖励20余项次。喜唱秦腔,多次获奖,有演唱专辑出版。

    目录

    (上册)
    再版前言
    楔子 老翁辞世村寨传奇 省长上坟众人瞩目
    第一章 美少女憧憬真男人 俊小伙扮演假女婿
    第二章 赴县城真情救人命 回竹寨暴雨搭鹊桥
    第三章 冯天时榻上忆旧事 陈大虬床前接重托
    第四章 义子明志披肝沥胆 干妈顾家觅计寻谋
    第五章 香泉镇玉锁传心事 暖窑屋红灯耀柔情
    第六章 捉奸无获小人失望 看戏受惊老妪中风
    第七章 心毒计狠族叔捣鬼 义正辞严大舅安神
    第八章 冯成海竹寨播谣言 陈大虬麦场溅热血
    第九章 白家院天欢暗调唆 碧竹林莲仙惨受辱
    第十章 星耀南山大虬脱险 月照坟地莲仙诉情
    第十一章 连长贪财水潭上钩 大虬报仇竹寨除害
    第十二章 成刀客大虬暗含悲 做北宫莲仙甘忍情
    第十三章 王老七计谋启懵懂 冯天喜叔嫂成夫妻
    第十四章 践承诺大虬舍亲子 酬旧情谷雨救恩公
    第十五章 陈大虬费心救伤员 冯天欢落魄归故里
    第十六章 新媳妇窑屋遇难堪 老朋友竹寨偿夙愿
    第十七章 云月夜色狼诡作案 艳阳天社长冤蒙羞
    (下册)
    第十八章 霾消雾散木根落网 水落石出暄璋离婚
    第十九章 护竹林大虬成右倾 拾玉米莲仙做典型
    第二十章 炒面救命存根承恩 竹笼捞鱼天喜遇难
    第二十一章 天边福来乐中添喜 意外祸降雪上加霜
    第二十二章 赴省城断鸿勾旧事 寻旅社秋夜沐春风
    第二十三章 陈大虬巧制介绍信 毕莲仙哀怜忠贞郎
    第二十四章 毕莲仙日梦花蝴蝶 陈大虬夜惊野鸳鸯
    第二十五章 山重水复暄璋探亲 柳暗花明莲仙出院
    第二十六章 阴风暗吹鹊桥路阻 暖流轻涌鸿影屏开
    第二十七章 探表哥春来得怪病 撕工票存根惹灾星
    第二十八章 事出有因强壮脱颖 情迫无奈存根低头
    第二十九章 心灰意冷存根喝药 众叛亲离强壮装□
    第三十章 善良女人坦荡舍己 刚猛铁汉沉着应敌
    第三十一章 慰苦念大虬探义子 哭成分莲仙辞尘寰
    第三十二章 经磨历难暄璋投水 入死出生大虬救人
    第三十三章 陈存根探路入虎穴 冯强盛劫狱布奇兵
    尾声 天翻地覆沧桑巨变 谜破疑解真相大白
    跋(初版)
    再版后记
    附录?评论摘要

    文摘

    版权页:



    插图:




    滋川县境内,有个村子叫碧竹寨。
    一九九二年夏天,阴历六月初九,碧竹寨死了一个人——一个八十三岁的老男人。
    这个人的死亡引起了许多人的关注:有人难过,有人惋惜,更多的人则是惊奇。
    世界上每天都在死人,而且死人的数量辄以万计,碧竹寨死一个已经八十三岁的老汉,有什么好惊奇的呢?
    一位伟人说过:“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当然,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惋惜与惊奇。人们之所以惊奇,一是老汉的生平经历颇具传奇色彩,二是老汉死的时间与方式,很有些出人意外。
    老汉有个外号,叫“刀客”。
    在中国人的观念里,“刀客”一般都和杀戮血腥有关。
    这老汉确实杀过人。碧竹寨的老辈人都知道:他为了自己心爱的女人,曾经杀过两个军官——一个排长,一个连长。
    照常理,欠债的应该还钱,杀人的就该偿命,可是他杀了人之后不但没有偿命,反而有了三大收获:一是和自己心爱的女人住到一起时再无所顾忌;二是有些人对他从此心生恐惧,只要想起被他所杀的那两个人的面目,自己身上的肉就有发紧发颤的感觉;三是赢得了更多的同龄人乃至后生们对他的仰慕与敬重。
    他活着的时候,其经历给人们提供了许多茶余饭后谈论的生动材料,没想到他死的时候,竟然还留下了一个更加与众不同的传奇故事。
    以老汉的体质而论,虽然平日里偶尔也会有个头疼脑热,但身体的“大零件”——五脏六腑躯干腿脚——都还是相当结实的,说他“八十多的人看起来比六十岁的人还年轻”绝不是夸张之词。以老汉的胸怀性格而论,虽然也有生闷气发怒火的时候,但总体看他是十分乐观非常坚强的,平生常说的一句话就是:“只要天不杀咱,咱就绝对不死!”根据他的生理与心理状态,一位医道颇深的医生曾下过这样的断语:没有意外伤害的话,老汉活到二十一世纪是绝对没有问题的。
    然而,在距二十一世纪还有八年的时候,老汉死了。
    他没有得病,肯定不是病死的;被他杀死的两个军官都没有后人,所以也不存在其子孙为先祖复仇而杀死他的可能;同时,也没有遇到任何意外的天灾人祸。
    好端端的,老汉怎么就死了呢?
    老汉是被一个年轻媳妇在一个墓坑里发现的。
    关于发现老汉的经过,方圆几十里流传了好几个不同的版本。
    第一种版本——
    那天吃过晌午饭工夫不大,很多人都躺在家中的凉席上“下晌”呢,有个勤快的媳妇想多于点活,就右手牵着两只羊,左臂挎着个准备盛青草的竹笼,从碧竹寨后头的竹林边上顺着一段上坡路来到了一个叫背洼地的地方。这地方有大约十余亩土地,由于不能灌溉,所以土地承包者在收了麦子以后就没有“安”玉米高梁之类的秋庄稼,为的是让土地歇够了劲,下一年更好地长麦子。偏巧麦收后连着下了几场好雨,“歇着”的白地里一下子竟长满了青草。于是这片草地就成了养羊户放羊和割草的好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