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盗墓密码之水墓蓬莱[平装]
  • 共1个商家     21.50元~21.50
  • 作者:冬雪晚晴(作者)
  • 出版社:天津人民出版社;第1版(2013年1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201077499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盗墓密码之水墓蓬莱》是盗墓领略人冬雪晚晴继《鬼打墙》后,再续盗墓传奇,《盗墓密码之水墓蓬莱》力拼《南海归墟》,再欣海底盗墓传奇!传说中的寿华城是蓬莱仙境还是魑魅鬼蜮,神秘的红衣女童是鬼是人,潜伏在尸奴又在守护谁?水墓蓬莱,上古寿华,藏着不死之谜——末世来临,你还等什么?

    作者简介

    冬雪晚晴,出生于江南小镇某个冬天的夜晚,伴雪而生,第二天傍晚初晴,有残阳铺于西侧河水,瑟瑟余辉,青砖瓦房,门前千杆翠竹掩映苍茫,因此取名“冬雪晚晴”。无甚特别爱好,唯喜看书,十来岁便沉迷于武侠小说,纵横于江湖豪情中不可自拔,而后眼界渐阔,但仅限于各种小说,在虚幻与现实中徘徊,以至于青春虚度,岁月蹉跎,老大无成。2005年的夏天,误闯起点,从此开始默默写手生涯,自得其乐!

    目录

    第一章美人迟暮
    第二章石头里的呻吟
    第三章一场大火
    第四章剖石
    第五章溺死
    第六章伽蓝寺
    第七章玉玑子
    第八章海斗
    第九章失踪
    第十章枯井
    第十一章水怪
    第十二章再见黑石头
    第十三章寄生
    第十四章尸茧
    第十五章九窍十八洞
    第十六章黑暗
    第十七章兰香浸
    第十八章兰草、银灯、井祭
    第十九章再见朵朵
    第二十章蛇梁
    第二十一章水鬼
    第二十二章殉葬的玉女
    第二十三章寄生
    第二十四章墓奴
    第二十五章尸甲虫
    第二十六章地狱图
    第二十七章白狐。背影
    第二十八章寿华城
    第二十九章幻符
    第三十章鬼药灵芝
    第三十一章亲戚
    第三十二章往事
    第三十三章云华
    第三十四章祭祀
    第三十五章朵朵的来历
    第三十六章罗盘。尘封的记忆
    第三十七章永恒之谜

    文摘

    版权页:



    第一章 美人迟暮
    隔着宽大的玻璃墙,我看着躺在里面日渐消瘦的嫣然,心中不由升起一股苍凉的挫败感……
    嫣然是我的女朋友,和我从小一起长大,她性子温和,人也长得水灵漂亮,今年二十一岁,正是如花一般的年龄。
    可如今,这个花朵还没有来得及开放,就宛如被严霜打过一样,渐渐地枯萎了。但问题是,嫣然病得毫无预兆,甚至可以说是病得毫无理由。
    我自己是一名医生,父亲和爷爷都是学中医的,我自幼也跟着学。上学的时候,也是学了中医,等到毕业就顺便接过父亲开的一家中医小诊所,虽然收入不高,但也足够养家糊口。
    我记得很是清楚,嫣然第一次发病的时候,是在夏天,夏天的午后,人本来就容易犯困。那一天,她正好在我的诊所帮忙,我当时有几个病人在,也就没有在意,以为她只是单纯累了。
    但是,接下来的几个月,嫣然一直都无精打采的,我依然没有重视,只是劝她好生休息,如果感觉累,就别来诊所帮忙了。
    嫣然没有听,依然天天来我的诊所帮忙,直到三个月后的某一天,她毫无预兆地,直挺挺地晕倒在了诊所里面,才引起我的重视。
    我给嫣然把脉,却发现她脉象正常,只是比普通人略微地弱了一点儿,我一方面开药给她调理,一方面带着她去大医院,做了一次全身检查,检查的结果也是出乎我的意料。甚至给她做检查的医生还问了一句,你就是例行健康检查吧?你的身体很好的。
    嫣然听了这样的答复,很是开心。但是,她依然常常会犯困,甚至有时候,如果没有人使劲地摇醒她,她自己就不会醒过来。
    我心中知道不妙,不断地请教同行,但却没有人知道这种怪病,无奈之下,我除了自己摸索着给她调理身体,按摩穴位,让她活血化瘀,也实在找不出什么法子了。
    但是,我的努力见效甚微,嫣然没有丝毫好转,反而更加严重了,然后她开始日渐消瘦,就如同花儿缺少水分一样,逐渐枯萎。
    冬天的一个早晨,她就再也没有醒来过——我摇她,叫喊着她的名字,她依然昏睡如死。如今的嫣然,就依靠各种营养液和氧气,维持着一线的生机。
    我给她把脉,发现她的脉搏已经渐渐萎靡,如同是风中的残烛,随时都可以熄灭,就连着她的心跳,都已经缓慢无比。
    她的手已经瘦得只剩下骨头,眼眶也深深地陷了进去,整张脸不复原本的鲜活,死气沉沉。
    我伸手贴在玻璃墙上,心中默默地念叨着:“嫣然,你一定要努力地活下去……一定要……小迟已经去请关老夫子了,很快就会来。”
    关老夫子是爷爷生前的至交好友,平日里听得爷爷说起这个人来,都会竖起大拇指,一来这人医术精湛,二来他也够义气、够胆识——听爷爷说,抗战那会子,人家可是战地英雄,可不单单是一个普通的大夫这么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