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杜拉拉大结局:与理想有关((柳传志、冯仑倾情推荐,中国白领必读的职场修炼小说))[平装]
  • 共1个商家     19.80元~19.80
  • 作者:李可(作者)
  • 出版社:湖南文艺出版社;第1版(2011年10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40451226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杜拉拉大结局:与理想有关》编辑推荐:“杜拉拉”系列继销量突破500万册后完美收官。中国白领必读的职场修炼小说。踏实行动,追随智慧,热爱生活,执著理想。从青涩白领到自由中产,不论黄金十年或二次探底,她属于这个时代。读“杜拉拉”系列,与杜拉拉一起成长。中国当代现实主义题材小说销量冠军,数十万读者感动书评。联想公司董事长柳传志、万通集团董事长冯仑诚挚推荐。亚马逊网持续87周位列文学书店、经管书店、励志书店销量第1名。《杜拉拉升职记》荣获2010年首都大学生读书节年度大学生最喜爱图书奖。《杜拉拉3我在这战斗的一年里》荣获亚马逊2010年度十大畅销书奖。

    作者简介

    李可,著有长篇小说“杜拉拉”系列,杂文《致北大学生的一封信》等。“杜拉拉”系列发表后引起广泛关注,《杜拉拉升职记》被改编成电影、电视剧和话剧,分别由徐静蕾、王珞丹和姚晨饰演杜拉拉。《杜拉拉2年华似水》和《杜拉拉3我在这战斗的一年里》亦已被买下电影和电视版权。

    目录

    SH人物表
    1.杜拉拉其人
    2.想维持现状也得竞争
    3.没有态度,就是一种态度
    4.先完成本职,再助人为乐
    5.鸿鹄飞魔都
    6.“脾气”没有“机会”大
    7.赏罚不分,干活的人伤心
    8.圈子就这么点儿大,没准哪天就碰上
    9.人生大事
    10.EX
    11.惶惑的同谋
    12.福兮祸兮
    13.不跟一个下属议论另一个下属
    14.放弃部分目标,还是另择时机
    15.不提供指导和支持,经理就成了监工
    16.妨碍幸福的是我们的心
    17.人在气头上,且冷处理为妙
    18.方法论
    19.矫情
    20.当务之急和亡羊补牢
    21.榜样的力量
    22.提供支持,可更重要的是鼓励承担
    23.小动作
    24.没资格做好人
    25.三种主义
    26.知己知彼
    27.疑神疑鬼
    28.天下无事
    29.新计划
    30.累人累心的集体活动
    31.就你绅士
    32.低眉顺眼
    33.菜鸟上路
    34.清单对人类亦有重要贡献
    35.平衡木
    36.各有盘算
    37.变故
    38.联盟
    39.解除了的社会关系
    40.良心
    41.志同道合
    42.令人意外的应聘者
    43.客气意味着提防
    44.融入与新鲜血液
    45.“接班人”的变迁
    46.投鼠忌器
    47.惹是生非
    48.位置决定观点
    49.关键在于“下一步”
    50.杀人游戏
    51.目的与方法
    52.面面俱到滴水不漏
    53.狼来了
    54.梦有所指
    55.美人救英雄
    56.泄密
    57.患得患失
    58.合则聚,不合则散
    59.没趣
    60.变数
    61.抉择
    62.要挟
    63.再见,职场
    64.按自己的意思活
    65.我的理想

    序言

    自序
    对普罗大众而言,不论情愿还是不情愿,竞争总是无所不在。竞争通常由两种情形造成:资源不足造成的竞争,以及为维持现状而进行的竞争。
    来看看我们面临哪些自觉不自觉的竞争。
    大多数人倾向于拥有一份压力不大的工作,高薪,工作内容有意思,那么其实现概率如何呢?时光倒退20年,在中国的很多城市,高考录取率大概是8%——当年的大学生因此被冠名以天之骄子——而现在,这个数字被放大了10倍。数字是最客观的,80%的高考升学率的背后有两个事实——高校已经营成了庞大的产业,以及与之成反向的竞争激烈、不容乐观的应届生就业形势。
    想象一下,当面对一份陌生的简历,HR首先会检视应聘者的相关工作经历、技能、学历等,这些都合适后,HR才会试图在面试中探寻应聘者的智商、性格、价值观——这几点构成了一个人的基本特质。根据近年来在一线招聘网站投放招聘广告的经验,一个较好的职位能收到200份申请,从书面资料来看,其中合资格的大约是20份,那么无论如何,1∶20的竞争在所难免了。当一个人是新手的时候,这种竞争轻易地就被放大了10倍。
    世界每天都在变,2007年《杜拉拉》第一部刚出版的时候,无数人都在致力于尽情分享黄金十年的盛宴。时至今日,当经济学家们争论着是经济将要二次探底还是经济正在二次探底的时候,人们——尤以日益消融的中产阶级为甚——殚精竭虑的是如何在通货膨胀中使个人资产免于贬值。
    对于是否拥有自己的房产,一个人也许能相当的随遇而安,然而涨价的不仅是房价,还有房租,房租同样能够轻易地将人逐出市区,于是他(她)开始承受交通的折磨,日复一日地辗转跋涉所带来的疲乏足以动摇乃至破坏一个人的理想,使得淡泊名利的超凡脱俗成为形同鸡肋的想象。
    简而言之,盲目的乐观于事无补,就未来几年的情形而言,最乐观的职场人恐怕也难以回避三种类型的压力:饭碗引起的压力,包括工作和就业;通货膨胀带来的压力,资产不断缩水,使人进退两难;环境带来的压力,以拥挤阻塞的上下班交通为典型。现实主义者倾向于未雨绸缪防患未然,悲观主义者更是极度渴望安全感,这两部分人群通常会把眼光稍微放远一点,那么还得加上对教育、养老和医疗的考量。
    说到底,真正做到置身世外、独善其身,需要不菲的资本作为前提。每个人都是时代的动物,我们身不由己卷入竞争和竞争带来的压力。
    在这样的情形下,仅仅靠追随喊口号式的励志或者鄙视厚黑并不解决问题,对于现实给予的种种难题,解决之道从来都不是那些玄而又虚的传销式煽动或者批评一切的愤世嫉俗,你喜欢也罢厌烦也罢,踏实加逻辑总是比较靠谱的路径,而源于智慧提炼和规律总结的职场规则,其作用正是为了让这条路走得更加容易而有效。
    杜拉拉的特质中有不理想的地方,不够达观,宽容不足,但起码,从青涩到练达,她一直都是一个认真思考、坚忍不拔的理想主义者,杜拉拉式的职场哲学信奉的是踏实、唯物、努力并且适当忍耐,前提是理想和逻辑。
    《杜拉拉大结局》讲述的是拉拉在SH的职场经历。在SH的头一年对拉拉而言充满压力,上司不体恤,下属不得力,本职工作不熟悉,公司制度不完备,当总监的奢望三年两载她顾不上想,只求能坐稳C&B经理的位置。然而,李卫东争当先进,偏偏麦大卫又不容后进,拉拉被动地和李卫东展开竞争。千头万绪之中,拉拉选择了做什么放弃什么,站稳了脚跟。然而,她发现自己夹在各有立场各怀心思的头头们之间。为了平衡好各方关系和公司的整体利益,拉拉在积极想办法解决问题的同时,谨慎地选择自己的位置——所谓做事又做人。拉拉在职场中忍耐,也在职场中成长,一步一步为自己的职业理想积累,她在时刻准备着。
    在西式的职场词典中,说到理想,人们首先联想到的英文单词就是ASPIRATION(渴望,志向,抱负)和AMBITIOUS(野心勃勃的,雄心勃勃的),尤其是在谈到个人职业发展的时候,这两个单词频频出现,它们名下的内容经常抱负高远、激动人心,但有时候也颇为平和实在,而紧随其后的,必定是非常具体的行动计划,用以确保和组织目标结合了的个人愿望得以实现。
    看看中式说文解字:所谓理想,是人们对未来事物的想象或希望(多指有根据的、合理的,跟空想、幻想不同),是人们在实践中形成的、有可能实现的、对未来社会和自身发展的向往与追求。
    折中东西方的说法,理想未必非得光辉高大,完全可以是某个平和的愿望,但是,离开了踏踏实实的行动,就谈不上什么理想,只是空想和幻想罢了。
    《杜拉拉》第一部出版至今已有四年,在《杜拉拉大结局》出版的今天,我想说,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再见,职场小说!再见了,杜拉拉!她属于这个时代。
    曾尝试为杜拉拉写过一首歌词,允许我以此结尾,算是对我心目中的杜拉拉的一个注释。
    我不是他们以为的那样。
    有理想,
    爱自由,
    我喜欢聪明地努力。
    升职没有那么简单,
    爱情没有那么容易。
    真话惹事,
    假话没劲,
    我笑而不语。
    沉默了那么久,有你欣赏。
    努力了那么久,自我激励。
    你给了我所有的快乐,
    有你,我感到幸福。
    也许有一天,
    抛下传说,
    走遍万里,
    看遍风情,
    尽在我心。
    我来过。我分享了。
    从来就没有救世主,也不靠神仙皇帝,要创造人类的幸福,全靠我们自己。
    谢谢!大家保重。

    文摘

    基于一贯的运气平平和非人韧劲,悲观主义者杜拉拉在加入SH前就为跳槽的苦日子作好了思想准备,可是,这次的考验似乎超出了她的耐受。这是一种不讲游戏规则的辛苦,它让人没有盼头,白白苦闷,而苦闷不但是一种了无生趣的游戏,还是一种潜伏着危险的状态。
    让拉拉这么想的导火索是微波炉事件,有一回在使用微波炉的时候,因为过度疲劳精神不集中,拉拉没有关上炉门就按下了“开始”键。当然,有保护设置,炉门没有关上是不会“开始”的。可拉拉还是吓出一身冷汗,她呆呆地想,如果她的手没有从炉子里拿出来,如果微波炉没有保护设置,那么当时她的手是否会被“高火”烤成乳猪爪呢?
    拉拉受此一吓,情不自禁地问了自己一个问题:我这都是为了什么呀?
    她想参考一下王伟的成长历程,问王伟:“在你的人生中,是否有过这样的时候,你问你自己,‘我这是为了什么?’”
    王伟正在电脑前忙着,嘴里哼哼哈哈地应付着拉拉。拉拉等了一会儿,王伟还是不知所云,拉拉对他的敷衍大为不满,礼貌而郑重地请求道:“能否请您在百忙中抽出一小会儿时间专心跟我讲话呢?”拉拉把“您”和“一小会儿”咬得特别清晰,意在提醒王伟注意。
    这么着重的强调,王伟当然不会听不出来,为了把吵架的苗头扼杀在萌芽状态,他及时而明智地转过头,回答得倒挺干脆:“有,有过!不过我不是问‘我这是为了什么’,而是问了一个类似的问题:‘这种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
    拉拉本来并不指望像王伟那号乐观主义者真能考虑过如此忧郁的哲学问题,她以为王伟至少得先花上十秒钟想一想,然后才能编造出点什么打发自己。王伟却出人意料地给了个如此干脆的回答,似乎没编瞎话。
    拉拉有些惊讶:“发生在什么时候?”
    王伟说:“是在上海的时候。”
    拉拉又追问:“具体点,你那时候到上海多久了?”
    王伟想了想说:“没多久,好像我到上海的第一年就这么问自己了。”
    拉拉说:“我倒!你还真早熟。”
    王伟笑道:“我早熟吗?”
    拉拉歪着头想了想,修正自己的说法:“不完全的早熟,比如你在两性关系上就晚熟,但是你在生意上似乎一直很敏感。”
    王伟说:“不敏感不行呀,每次只要我讲一句错话,或者做错一个动作,客人可能立马就会给颜色,所有的错误都会以真金白银的形式让我付出代价。”
    拉拉喃喃地说:“也是,做销售的不敏感,要么是新手要么是笨蛋。”她穿着王伟的一件白色棉布衬衫,两只袖管挽起老高,光着两条腿晃晃悠悠地在客厅里来回打转,一副魂不守舍心事重重的模样。
    那是2007年,行政出身的拉拉,当时的职业目标就是做一个有中国特色的学贯中西的牛逼的HR,这一点她倒是在DB的时候就反复对王伟表明过。因此,到SH当一个负责C&B的HR经理,可谓是她职业发展的里程碑,拉拉自己说其重要性堪比一个忍耐多时的通房大丫鬟终于被扶正。王伟也毫不怀疑,只要拉拉能在SH熬过一年,她的下一次跳槽将会容易很多,这是拉拉历经千难万险也要将这次匪夷所思难以置信的跳槽进行到底的原因之一吧。
    问题是,一个HR可以是一个HR专员,也可以是一个HR经理,而一个牛逼的HR,王伟猜怎么着也得是一个HR总监吧,甚至是一个HR副总裁也难说。这中间的差别就大了去了。
    一般情况下,王伟有着基本的好奇心,但他能克制自己,朋友心里有事儿愿意说两句,他就听着,不想说他绝不会强人所难,更不会去套对方的话。打个比方,即使王伟非常清楚地听说对方正为情所困,只要人家自己不说出口,他就绝不正面宽慰,更不会不知趣地盘问诸如你到底是不是跟人有一腿?在王伟看来,窥探他人内心隐私,特别是在毫无苦衷的情况下的窥探,是人类最猥琐的恶习之一。
    基于上述价值观,但凡拉拉不愿意深谈的烦心事,王伟向来不轻易去探寻。但是2007年拉拉跳槽后健康便每况愈下,她灰头土脸地乘坐在SH这样一驾发足狂奔的战车上,令王伟没法儿不担心,于是王伟感到需要具体地去探寻她的个人野心究竟是什么。
    那个阶段两人之间其实有很多具体事情需要讨论,小到诸如何时领结婚证,何时拜访双方家长,要不要在北京和杭州各办一次婚礼,大到是不是该要个孩子,未来去哪个城市定居,要不要换个大点的房子,自从王伟的母亲陆教授因高血压住院,又添了一件得抓紧考虑的,以后是否和陆教授同住?
    但是这些王伟全都说不出口——SH非同一般的工作压力让拉拉饱受失眠之苦,她经常处于焦虑和烦躁中,这使得王伟不忍心让她再打起精神来逐一思考那些伤神费脑的事情。琢磨了半天,王伟自己也认为,除了啥时候去领结婚证,没一样省心。
    关于个人前途和职场艰辛,在拉拉大彻大悟地说过IT NEVER ENDS(永无止境)以后,王伟意识到不能不严肃认真地对待了。据王伟看来,IT NEVER ENDS是一个非常模棱两可首鼠两端的理念:它既像是三字经,一本正经地劝人该收手时就收手;又像是一副迷魂汤一味兴奋剂,让人以为活着就该没完没了地扑向更高更远的目标才算有劲。
    王伟开始考虑在不得已的时候向拉拉施加影响,虽然他原本是很不愿意干涉拉拉的个人志向的,他自知这也是拉拉喜欢他的一个原因。
    拉拉还在客厅里慢悠悠地来回晃荡,王伟发现她的眼皮有些浮肿,这使她显得目光迷离。王伟感到,人一定是到了极度茫然的状态,才会问自己什么时候是个头、我到底是为了什么之类的。犹豫了一下,王伟还是正面问了拉拉一个讨人嫌的问题:“拉拉,你准备在SH干到什么程度收手?”
    “什么意思?”拉拉果然马上警惕地反问。
    见她反应激烈,王伟赶紧做了个息事宁人的手势道:“哎,不要这么不友好嘛,我就是顺嘴一问,完全没有干涉你志向的意思,只要你的身体吃得消。但是要让我说真心话,总监有什么好当的呢?虽然我们不是大富大贵,起码我们的实力高于平均水平,不需要为钱痛苦。”
    拉拉站着不动,似乎在咀嚼王伟的话,过了一会儿她说:“我有我的理想。”
    王伟说:“你的理想是什么?”
    拉拉鼓了鼓腮帮子说:“反正不是当总监。那只能算是职业目标,谈不上什么个人理想。”
    王伟听了这话有些哭笑不得,劝拉拉道:“既然只是个职业目标,那咱更犯不着这么拼命了,你看你天天累得都睡不着觉,不值当。”
    拉拉认真地说:“我的理想是做一个自由职业者,专职分享职场经验。我不喜欢同时忙乱地做很多的事情,我希望专心致志地做好一两件事情,用我的一生去做好。为了理想,现在我需要一些HR的积累打底。你认为我的理想如何?”
    王伟点点头:“太棒了!这就让人放心了。”他是真觉得放心不少,他就怕拉拉非要跟人家去拼个总监回来当当,连小命都不要。
    拉拉没明白过来,她警惕地睁圆了眼睛,想辨别王伟是否企图给她下套。王伟摸摸拉拉那颗勤快的脑袋:“你看你,我是真觉得这理想不错。”
    这天晚上,理想这个词让拉拉心中透进一缕久违的灿烂,她是个为理想而活的人。
    拉拉在黑暗中默默回味着自己告诉王伟的那句关于理想的话:“我不喜欢同时忙乱地做很多的事情,我希望专心致志地做好一两件事情,用我的一生去做好。”
    拉拉忽然想明白了一件事情,为什么当年在DB那么多加班她都能顶得住,现在却受不了SH的辛苦。因为过去拉拉是工作节奏的主人,她决定在什么时间做什么事情;现在却不是这样了,比如有些事儿她本来很乐意做,但是她的打算是半年后或者一年后一件一件地做,现在却被迫同时把五花八门的目标一股脑地装进任务篮。至于是什么原因导致了这种被迫,就说来话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