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每晚一个离奇故事之惊悚夜[平装]
  • 共1个商家     14.90元~14.90
  • 作者:王雨辰(作者)
  • 出版社:中国画报出版社;第1版(2010年1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802206373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每晚一个离奇故事之惊悚夜》是悬疑天才王雨辰最新精华短篇集,希区柯克式的悬念,营造最深入人心的惊悚。
    《每晚一个离奇故事》系列是国内第一部点击率过亿的悬疑经典作品,雄踞全国新华书店、亚马逊网畅销榜,被誉为现代版《聊斋》、中国版《一千零一夜》。

    作者简介

    王雨辰,星座:活力四射的白羊,血型:内心丰富的A型,爱好:读书、看电影。
    已出版:《每晚一个离奇故事》系列(共四册)、《六根岛》、《每晚一个离奇故事之惊悚夜》
    编辑评价:悬恐高手。天生敏感,喜好天马行空的神游,满脑子稀奇古怪的想法。有着惊人的悬疑天赋,更有着生花的妙笔。擅长不露痕迹的编排,编织诡谲到令人窒息的氛围,然后在你意想不到的地方突然转身,惊起你一身冷汗!
    自我评价:典型八○后,中短篇悬疑故事为自己的最爱,希望可以不断地给读者惊喜。既然已经靠食文为生,就要做到最好,要以大师为目标,以勤奋为基石,相信终有一目,可以写出足够完美的小说。

    目录

    第一夜 雪屋
    第二夜 戒指
    第三夜 我的惠美
    第四夜 相似的脸
    第五夜 四人电梯
    第六夜 死神
    第七夜 裂缝
    第八夜 父子门
    第九夜 免费的商品门
    第十夜 录像带门
    第十一夜 换骨门
    第十二夜 祛病井门
    第十三夜 魔术师门
    第十四夜 医生与刽子手门
    第十五夜 搭错车门
    第十六夜 人间喜剧门
    第十七夜 货物
    第十八夜 复仇
    第十九夜 迟到的复仇
    第二十夜 13街区

    文摘

    “就是,龚平你除了开口就是你爸爸你妈妈,还有没有自己的主见啊,都二十几岁的人啦,别老像以前小时候似的。”一个语速极快如吐豆一般的女声响起,说话的是一位短发少女,她叫杨蔻,同样是陆建一的大学同学。
    “是啊,蔻蔻说得对,你说对吧,艾云?”先前那个戴着黄色绒帽的少女转头问身材最为矮小、穿着厚实羽绒服的少年,他叫艾云,比其他四人低了一个年级,艾云由于风声没有听到少女的问话,只是一个劲地看着前面的雪地发呆。
    “喂,文秀问你呢!”身材高大的龚平站在艾云面前简直悬殊极了,犹如巨人与侏儒一般,原来黄色绒帽少女叫文秀。
    “这里进山只有一条路。”艾云指了指前面,但说话却又像是自语一般。
    “差点忘记了,艾云是这里出生的,让他带路就好了。”杨蔻走过去摸了摸艾云的脑袋,那动作犹如抚摸自家的宠物一般。艾云没有躲闪,只是有些不自觉地缩了缩脖子。
    “那大家快点吧,现在离天黑只有两个小时了,我记得这里应该会有猎人修筑的供人居住的木屋,那里会有干柴和食物,大家加油!”陆建一很有风度地挥了挥手,接着戴上墨镜朝前走去。
    身后只剩下杨蔻一人唧唧喳喳,按照她好友文秀的说法,即便是将这个女人扔进恐怖的原始森林,她也会和那里的野兽交上朋友。
    倒是艾云依旧落在队伍的最后面,时不时地停下脚步望了望身后,眼睛里充满着难以捉摸的味道。
    两个小时后,一切照旧,唯一改变的就是他们的体力和逐渐暗淡的光线了,四周白色的雪仿佛要将他们淹没掉似的,逐渐昏暗的视野里,反倒是白色的雪地反光更加强烈,带着让人刺眼腻味的光芒。
    这个时候即便是杨蔻也无心说笑了,虽然大家不愿意承认,但是一丝丝难以察觉的不安夹杂在冷风中,袭进众人的骨髓里。
    “到底还要多久啊,艾云?”杨蔻用手勒着艾云的脖子,她身上的行李已经全部扔到艾云身上了,包括文秀的。一向如此,只要杨蔻耍出去游玩,就一定带上艾云,什么跑腿拎包全是他做,而艾云似乎也很乐意做这些事情,有时候文秀也觉得过分。
    “你根本不知道,狗有权利拒绝主人么?”杨蔻冷冷地回答文秀,既然这样,一个愿打一个愿挨,文秀也就懒得管了。
    “艾云,我走不动了,你背着我走吧。”杨蔻将另外一只手钩住艾云的脖子,朝着艾云的脸吐出一口暖气,艾云觉得鼻尖一热,眼睛都有些花了。
    “够了,你想杀了他么?”陆建一转过脸,走过去将杨蔻的手从艾云脖子上拉扯下来。
    “别碰我!”杨蔻忽然用极其剌耳、尖锐的声音吼道。
    “对,你凭什么责怪蔻蔻,要不是你所谓的英明领导,我们会落到这份田地么?你总以为自己是对的、聪明的,从来不把别人的意见当回事,不听进山前的那个猎人说的话。”龚平也突然发难道。
    五个人围成一个圈,开始了争吵,但突如其来的激动终究也只是让神经兴奋了一下子而已,随之而来的是更大的疲惫和麻木。
    文秀有些懦弱地看着众人,只是拉扯着杨蔻说些无用的规劝的话,这也难怪,有陆建一这样强势的恋人,即便是有性格,也会慢慢磨平了。
    陆建一的确有过反省,龚平说得没错,这次的确是自己失算了,但错不在自己,在老天爷。
    他如何想到今年会发生几十年不遇的冰雪天气?
    而且大家坐的火车在这种穷乡僻壤的地方居然熄了火?
    自己又头脑发热地决定带着众人步行去城镇坐汽车回学校?
    这些都是连锁反应啊。
    还有刚才进山的那个猎人。
    对,他也是这一环中的一部分。
    三小时前。
    “进山?”
    “是的。”两个字地问,两个字地回答,这就是陆建一的风格,从不拖欠别人,但别人也别想占他便宜,他很看不起这种在城乡接合地带逛游的灰色人群,靠着从城市学来的或者说自己上过当的低劣手腕,忽悠比他更天真的人群,可此时没有办法,无疑眼前这个裹着廉价、尚未洗净带着些许霉味的军大衣的瘦削男人,对这一带如了解自家后院一般了如指掌。
    地图和对其他人的询问都很清楚,翻过这座小山就是城镇,那里有直接绕过雪灾区的公路直通学校,到了学校就好了,但是眼前的前提是必须先绕过这座小山。
    但即便是小的山,那也是相对而言,就好像最强壮的蚂蚁,也打不过最瘦弱的大象。
    虽然五人都是校内登山队的骨干,但毕竟没有准备和工具,贸然进山非常危险,也耽误时间。陆建一希望找个导游,之前他想过艾云,但是这小子推说自己离家太久,而且这里也从未下过如此大的雪,他这么说也不无道理,普通的山和雪山的确是两个概念,陆建一宁愿将指挥权让给别人,也不想给这个小子。
    几小时前,那人背着一杆看上去比他的年岁还大的木托双管猎枪,腰间插着一柄一尺长的猎刀,眯着眼睛叼着廉价的烟嘴,上下打量着陆建一和他身后的女孩,眼睛里露出轻蔑的眼神。
    “不可能,即便是我上去也要在白天,这年头猎物也不好打啊,都不肯出来觅食,装的铁夹两个礼拜连根兽毛也没有,我还正打算上去收拾屋子呢,自己都在犹豫到底去不去。”猎户虽然邋遢,却一脸的诚恳。陆建一皱了皱眉头,心想这山确实难以翻越了。
    “我劝你们在这里待一阵子,这雪说不定过几天就化了。”
    “那您看要多久,7”
    “不知道,说不定今天夜里,说不定一个礼拜。”猎户不像是开玩笑,陆建一叹了口气,转身走向旁边的四人,把猎户的话告诉了他们。
    “那怎么办,现在回火车上去,还是再找个小村子待上几天?”龚平问道。
    “火车上很冷,也没吃的。”陆建一否定了这个提议,“干脆我们和那个猎户一起上山,他说山上有个供迷路旅客过夜的木屋,有干柴可以生火。”
    “可是他不是说上山很困难么?”杨蔻问道。
    “没事,我们好歹也是半职业登山的,天黑之前爬到木屋不成问题。”陆建一之所以这么自信,是因为他向猎户打听到了木屋的详细地理位置和路线,虽然从来没来过这里,但他相信爬这样一座小山没问题。
    “我觉得还是回火车上吧,要是夜里还在雪山……我听阿爸说夜里还在雪山上会很危险,这里很少下雪,尤其这么大的。”艾云忽然低着头小声说。
    陆建一鄙夷地望着艾云,冷笑了一下。
    “这么说你来带队好了,我忘记了,你从小就住这里,是专家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