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20世纪中国文学研究丛书:中国抗战文学新论[平装]
  • 共1个商家     27.00元~27.00
  • 作者:房福贤(作者)
  • 出版社: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第1版(2012年6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16113417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中国抗战文学新论》是由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出版。

    作者简介

    房福贤,1957年生于山东临朐,文学博士,博士生导师。现任海南师范大学文学院中国语言文学一级学科带头人,海南省省级重点学科中国现当代文学学科责任教授。出版有《新时期中日战争小说论》、《中国抗日战争小说史论》、《中国现当代作家作品研究》、《齐鲁文化形象与百年山东叙事》、《新时期中国文学生成语境研究十六讲》、《中国现代文学家传记研究十六讲》等专著10余部,发表学术论文60余篇,各类随笔、散文等30余篇。近年来独立主持教育部、省社科等研究项目五项,获省社会科学研究成果奖、刘勰文艺研究奖等多项。

    目录

    “20世纪中国文学研究丛书”总序
    上篇 20世纪中国抗战文学综论
    抗日文学中的几个理论问题
    中日战争小说:世纪末的思考
    “二战”文学视野中的中国抗日战争文学
    风雨六十年:从文学抗日到抗日文学
    民族文学视野中的山东抗日文学
    中篇 战时中国抗战文学论
    战时中国抗日小说简论
    “七月派”国军抗战小说简论
    战时“大后方”乡土抗战小说简论
    茅盾的抗战小说
    《火》:巴金的最后一部“三部曲”
    老舍:从《火葬》到《四世同堂》
    姚雪垠对抗战文学的贡献
    抗战文学的精神价值
    下篇 新时期中国抗战文学论
    论新时期抗战史小说的史诗表现形式
    论新时期传统抗战小说的艺术更新
    论新时期抗战小说的命运主题
    论新时期抗战小说的爱国主义审美变奏
    论新时期抗战小说的审美表现艺术
    论新时期抗战小说的本体美学意识及其表现
    新国军抗战小说简论
    《长城万里图》与抗战小说的历史突破

    文摘

    版权页:



    作为20世纪中国独特的社会历史条件孕育出来的一个特殊的文学现象,抗日文学并非自抗战始。早在1901年,洪兴全就创作了反映中日甲午战争全程、表现反日爱国主题的《中东大战演义》,高太痴也以此战为背景创作了一篇名为《梦平倭虏记》的小说,以一场梦中的胜利表达了国人的无奈与悲哀。基于当时社会的种种现实,尤其是在国家现代化竞争中,中国不得不尴尬而无奈的求教于日本,因而在此后较长的一个时期里,抗日文学没有获得较大发展。“九一八”事变之后,东北作家群的穆木天、萧军、萧红、骆宾基、端木蕻良、舒群、白朗、罗烽等人创作的《别乡曲》、《八月的乡村》、《生死场》、《边境线上》、《大地的海》、《在故乡》等,都是非常鲜明地反日文学,在当时的文坛产生了较大影响。但是,由于国民政府对日本采取了不抵抗政策,由东北作家开创的这一文学热潮也未能持续。直到1937年抗日战争全面爆发之后,抗日文学才全面发展起来,涌现出了《第七连》(丘东平)、《一个连长的战斗遭遇》(丘东平)、《萧连长》(吴奚如)、《闸北打了起来》(阿垅)、《南京血祭》(阿垅)、《李勇大摆地雷阵》(邵子南)、《洋铁桶的故事》(柯蓝)、《吕梁英雄传》(马烽、西戎)、《山洪》(吴组缃)、《春雷》(陈瘦竹)、《眷恋土地的人》(王西彦)、《火》(巴金)、《春暖花开的时候》(姚雪垠)、《风砂之恋》(碧野)、《遥远的爱》(郁茹)、《雨季》(司马文森)、《潮》(田涛)等小说,以及艾青的《雪落在中国的土地上》、《北方》、《我爱这土地》、田间的《给战斗者》等诗篇。
    从严格意义上说,抗战时期的抗日文学还不是真正的“抗日文学”,而是一项“文学抗日”活动。从生成机制与功能价值上看,它首先是中国作家自觉的战斗参与,其次才是有意识的文学创作。因此,它至多是一种“前抗日文学”,是文学的抗日,而不是抗日的文学,是文学的战争化,而不是战争的文学化。作为中国全民抗战的有机组成部分,这时的文学是与战士手中的枪同样重要的一种武器。从文学走向战争,这不仅是中国抗日文学的个别行为,也是所有反侵略的民族战争文学的普遍现象。二战时期的欧美国家如此,苏联如此,即使日本也同样如此,臭名昭著的“笔部队。以笔服务侵华战争就是显例。既然此时的抗日文学是“文学抗日”,是一种“前抗日文学”,那么此时抗日文学的价值也主要体现于其在战争中所发挥的政治作用,虽然很多作品的文学生命短暂,但它们作为炮火中的生命之舞,却以其英勇的参与性而令后人永远感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