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亡者低语[平装]
  • 共3个商家     9.75元~19.75
  • 作者:那多(作者)
  • 出版社:新世界出版社;第1版(2010年11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10413544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亡者低语》:那多回归首作,被《Elle》杂志称为中国最具国际化潜力的作家!“那多手记”历时两年再续新篇,“阔别三载,那多归来”引领读者走进扣人心弦的层层迷雾中。本年度最好看的推理悬疑小说!
    听见否 风中的低诉
    无尽黑夜
    谁令你心怀温热
    也许下一刻世界毁灭
    所以这一刻要握着你的手

    目录


    ……书橱第二排上有一个大玻璃罐予,我盯着它多看了几眼。玻璃罐里的无色液体是福尔马林,泡着的褐色物就是民间俗称的太岁。传说中太岁是不死的,割掉一块会长回来,有日割一肉,永食不尽的说法。而今的生物学家对它研究不多,有的认为这是种罕见的茵类生命。……
    但我知道太岁究竟是什么东西。
    第一章
    科学的最前沿对常人而言,往往与妄想无异,但关于平行世界记忆中,我确实去过另一个世界,在七年前。那是和都江堰铁牛有关的另一段历险,那是一个和这个世间有九成相似的地方,也有一个我,一个已经结婚的我。……

    第二章
    或许有些逃犯因为大隐隐于市的道理,喜欢混杂在大都市中,可这是因为大都市人流大,关系错综复杂,不像小山村,家家户户彼此都知根知底,来个外乡人藏都藏不住。要说隐于荒野,现如今谁能做到?人毕竟是社会动物,时至今天,哪怕是穷凶极恶的杀人犯,没经过专业训练,真能在原野上生存下去?但对江文生这些不成立,因为他已经不是人了。……

    第三章
    他们的神情姿态突地变了,等我说出自行车地道的名字,那个一直睡着的汉子一骨碌跳了起来.而原本站着的汉子“啊”地大声惊叫,竞拔腿就跑,头也不回地奔进雨里。

    第四章
    梁应物向我做了个压低声量的手势。x机构的存在对公众来说是个秘密,他们内部肯定有类似禁止在公众场合谈论的条例,至少要屏蔽敏感词。

    第五章
    “天,你曾经被脑太岁控制过?”仿佛有电流在脊背上蔓延,我忍不住身体向后微微一仰,下意识要离林杰远一点。
    “是的,但这段经历并不在我的记忆里,也就是说,我的记忆是被篡改过的。我所写的那份报告,都是基于我被篡改过的记忆。里面有多少是真的,嘿嘿。”

    第六章
    太岁就仿佛是一个活生生的生物永动机,体内就像是有个生物核反应堆,如果能破解其中的奥秘,人类将会进化到一个难以想象的阶段。遗憾的是,尽管X机构的生物学家已经是这个领域走在最前沿的少数精英,但其水准依然离解开谜团很远很远。

    第七章
    我们对事件的记忆,是由一个个节点组成的。可是,如果林杰现在依然可以很清晰的记得节点所发生的一切,却对节点之间的连线想不起来,就很说明问题了。

    第八章
    死亡是人最大的恐惧。看见从死亡中归来的人,真真切切地站在面前,那一瞬间,巨大的惊骇让刘春城转身就逃。他逃得如此之快,以至于黑影的反击只是在他的胳膊上开了道口子。

    第九章
    梁应物已经查到,在刘小兵和竹竿失踪的当晚,失踪地道里可能还有一个流浪汉失踪了。刘小兵和竹竿应该属于适逢其会的“误伤”。抛开他们两个不谈,什么样的人会对流浪汉下手呢,流浪汉有什么价值呢?

    第十章
    没挖多久,大概是第六或第七铲的时候,一铲下去,还没拔起来下,一股黑流涌了出来,四下蔓延,更分出一股,顺着铲柄就往上爬。我的手电光照得清楚明白,那全都是被惊动的蚂蚁,大蚂蚁。几乎每一只都比我的小指甲盖还长,比火柴棍还粗,黑中透红,这成百上千只地涌出来,让我背上立刻就起了鸡皮疙瘩。我可从来没见过这么壮实的蚂蚁。

    第十一章
    当时被抢婴儿的爷爷正推着婴儿车逛街,忽然一辆车停在他面前,跳下来个女的一下子就抢过四个月大的孩子跳上车跑了。女劫匪手里有刀,威胁他别跟过来,所以他只能眼睁睁看着孩子被抢走。
    尾声
    出事那天,她随身带着一份遗书。即便没有崔强的袭击,她也不打算活着回来,挖出地下的白骨后,她计划当场自尽。
    后记
    那一天,我、梁应物、何夕聚在一起,谈起智蚁科技的恶行。梁应物叹息着说,能毁灭人类的只有人类啊。
    何夕却冷冷地说:你发挥过头了,这个世界上,能毁灭人类的东西,太多太多。

    后记

    我总是避免回想这段经历,因为有太多情绪沉淀其中。
    但确实还有一些事情没有说出来,那就是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发生的。
    张岩和刘小兵的悲剧,源自裘均一愚昧的人肉喂养蚂蚁计划,但蚂蚁变异是事实,蚁粉效果好也是事实,如果不是人肉造成的,会是什么原因呢?
    我下面要说的这些,全都只是猜测。但我想这并没有关系,因为我们本就是靠着猜测来一点一点认识这个奇妙的世界的。
    对蚁粉的检测表明,其中主要是高浓度的蛋白质。但是蛋白质和蛋白质之间区别巨大,这种蚁粉的蛋白质类型不仅和其它蚁粉大不一样,而且其中核糖体、核酸等的排列是前所未见的,更含有几种很罕见的酶,甚至还有一种此前从未发现过的病毒变体。在对白鼠的生物实验里,吃了蚁粉的小白鼠免疫力和神经反应速度明显提高,生命周期也大大延长。

    文摘

    醒来的时候,手机一边响一边震,在床头柜上缓慢移动。接听前我看了眼时间,十点二十。
    是部主任宗而。
    “那多啊,钓鱼案的事情,你说我们是不是跟进一下?”他用商量的口气问我。
    近几年,上海最最著名的社会事件,除了倒楼案外,就得数这次的钓鱼案了。城管部门放倒勾假装乘客吊黑车,在我这个跑老了社会新闻的记者来看,算是司空见惯毫不令人吃惊的手段了。如果不是这一次被勾上的司机觉得太冤断指明志,传到网上举国哗然,恐怕又要像从前那样不了了之。
    政府是个庞然大物,要推动任何一个角落的改革,都需要强大的力量。就如多年前孙志刚之死促使收容制度改革一样。事实上,现在民众呼吁的停止“钓鱼”还压根称不上什么改革,莫说那些好心让路人搭便车的无辜司机被强行拔车钥匙罚款,就算真是无证运营的黑车司机,依法都是不能用放倒勾的方式取证的。不过这个世界上,应该怎样和现实怎样,常常都有很大的差距。
    这些天来,因为钓鱼案,全国大大小小媒体的社会口记者,全汇集到了上海。不过相对来说,本地媒体都比较“克制”,上海的新闻审查是著了名的“周到”,管不了别地的媒体来采访,本地的媒体还是管得住的。其实不单上海,就算是以尖锐闻名的《南方周末》,在报道本地的负面新闻时都不免束手束脚。
    所以听见宗而这么说,我有些吃惊。
    宗而当然知道我在想什么,电话那头苦笑道:“这么大的新闻,多少媒体都在报道,市里再怎么捂也是白搭,这两天口气已经松动了。你看吧,过不了几天上海那几张大报也得开始跟进深度报道了,我们小报,要动得比他们快一点。还有啊,你是社会版的主笔,也不能总不写时评,就写个钓鱼案的评论吧,尺度……你是老记者,知道的啰。”
    有一阵平媒都兴首席记者首席编辑,现在又多了个主笔衔,都是差不多的意思,属于给个名誉更可劲地用你,奖金是一分不多的。我总是懒得写什么评论,挂了主笔帽子几个月,一篇都没写过,看来这次逃不过去了。这头一开,以后又要多堆活。
    我起来开了电脑,打算查查整个事件现在各方报道的进度。趁系统启动的时候,我给何夕去了个电话。她听上去已经好了,正工作中,三言两语就把我打发了。我能想像她一边夹着手机讲电话,一边拿解剖刀剖尸体的情形。恢复就好,至于那个秘密,还是找一个比现在更合适的场合沟通吧。
    等到上网查了一遍关于钓鱼案的重要新闻,我不由得苦笑。昨天早晨,上百名被钓鱼执法的车主聚集在浦东城管执法队大门口,要求退回罚款,许多媒体都作了大幅报道。这就是最新的后续新闻了,从新闻本身看,已经算是深度报道,要是没有新的大事件,这新闻的生命就到头了。现在再想起来去跟进报道,汤都怕喝不着,只剩下脚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