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朱元璋(套装共2册)[平装]
  • 共1个商家     30.00元~30.00
  • 作者:朱苏进(作者)
  • 出版社:上海书店出版社;第1版(2010年1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45801675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朱元璋(套装共2册)》是著名作家、编剧朱苏进历时3年的长篇历史巨作,相对于明史专家吴晗站在纯粹的学术立场上对这个农民皇帝功过是非的评述,朱苏进笔下的朱元璋更为感性———他表现了朱元璋既凶狠又不乏可爱的形象,描述了朱元璋从放牛娃到行僧、从义军马夫到首领、从吴王到大明开国皇帝的艰难历程,分析破译其人生成功之密码,同时生动展现了他在权力与谋略、官场与民生、亲情与法理、良知与残暴面前的内心痛苦挣扎。中国历史上唯一一个从乞丐到皇帝的人。

    作者简介

    朱苏进,1953年生于江苏涟水,国家一级作家、著名编剧。现任南京军区创作室主任,江苏作协副主席,中国作家协会理事。上世纪八十年代以《射天狼》、《接近于无限透明》、《绝望中诞生》等军旅题材小说立足文坛,先后出版长篇小说《炮群》、《醉太平》等。 上世纪九十年代末开始涉足影视,成为职业编剧,先后创作了《鸦片战争》(电影)、《康熙王朝》、《江山风雨情》、《郑和下西洋》、《朱元璋》、《我的兄弟叫顺溜》、《新三国演义》(新版,高希希导演)等剧本。其作品曾获第3届“全国优秀中篇小说奖”、“金鸡奖”最佳电影奖、文化部优秀电影奖,另数十次获得全国、全军其它文学、艺术、散文类奖项。

    目录

    上册
    宣武崇文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第十三章
    第十四章
    第十五章
    第十六章
    第十七章
    第十八章
    第十九章
    第二十章
    第二十一章

    下册
    宏基伟业
    第二十二章
    第二十三章
    第二十四章
    第二十五章
    第二十六章
    第二十七章
    第二十八章
    第二十九章
    第三十章
    第三十一章
    第三十二章
    第三十三章
    第三十四章
    第三十五章
    第三十六章
    第三十七章
    第三十八章
    第三十九章
    第四十章
    后记

    文摘

    烈日暴晒下的无边的荒野!
    所有的树干都被剥去了树皮,露出白花花的树干——树皮显然是被人剥净充饥了。
    干涸的河道里一滴水也没有,风吹沙起,河底竟然显露出一具人的骸骨。
    极度干涸的农田已经裂出两寸宽的口子,残余的庄稼奄奄待毙。放眼望去,皆是大旱之状……
    深山中突然传来一阵小伙伴喧闹声:“上朝喽!上朝喽!”
    土坡上,一群放牛娃正朝一座大青石冲去。
    大青石顶端坐着一个七八岁顽童,他气势巍然,庄严地盯着众伙伴冲近。等他们来到面前,他抬手示意,并威严地“嗯”了一声。顿时,所有的伙伴屏息静声,呆呆地看着他。
    顽童气昂昂道:“众将听旨。日头横天过,皇帝轮流坐。今儿黄道吉日,该我朱重八当皇上啦!”
    伙伴们七嘴八舌地嚷着:
    “是啊是啊,该咱重八哥当一回皇上了!”“重八哥好久没当皇上了,馋得慌呀!”“重八你就当吧,咱们拜你!”
    朱重八又威严地“嗯”了一声,众伙伴立刻安静下来。
    朱重八高声:“徐达,取朕的平天冠来!”
    小徐达赶紧从旁边抓过一顶用树枝编成的破烂草帽,双手呈给朱重八:“奉皇上平天冠!”
    朱重八接过草帽戴到自己头上,又道:“汤和,取朕的天子剑来!”
    小汤和从自己腰间抽出那枝放牛鞭,双手呈给朱重八:“奉皇上天子剑!”
    小伙伴们都拼命忍住笑,但朱重八始终气势庄严,毫无异色。他接过放牛鞭,威严地捧在胸前:“朕——朱重八,上承天道,下顺人心,即位开元,敕封天下。众将听旨!”
    伙伴们一迭声呼应:“接旨喽。”
    朱重八朝身下的大青石啪地一击:“朕,将这片大青石,封做丹陛玉阶。”
    伙伴们笑哈哈地齐应:“丹陛玉阶!”
    朱重八扬鞭指天:“朕,把头上这片苍天,封做朕的龙辇伞盖。”
    伙伴们齐廊:“龙辇伞盖!”
    朱重八再指面前的两座大山:“那两座东岭西岭,就是朕的左右护卫!”
    伙伴们循其手势望去,大赞道:“哈哈……好大的护卫啊!”
    朱重八再遥指天边:“面前五百里平川,就是朕的龙宫宝殿。”
    伙伴们循其声望去:“龙宫宝殿!”
    却有一个伙伴怪声怪气:“哎呀重八哥,这宫殿看得见摸不着,岂不跟没有一样啊?”
    朱重八朝那伙伴怒斥:“放肆!天子无虚言。朕说有,那就是有!”
    那伙伴赶紧道:“是是,有有!”
    朱重八再指远处松林:“那片松柏林子,就是朕的将军元帅。天底下所有的飞禽走兽,都是朕的水陆三军!”
    伙伴们哈哈大笑,叫道:“封得好,封得好啊!”
    朱重八更加得意:“朕还要赏赐列位兄弟哪。徐达听旨。”
    小徐达上前跪地道:“末将在。”
    朱重八正声道:“朕把刘财主家的大闺女,赏给你做诰命夫人。”
    小徐达哈哈大笑,说道:“末将谢恩。”
    朱重八正声道:“汤和听旨。”
    小汤和上前跪地道:“末将在。”
    朱重八:“朕把县太爷家的二闺女,赏给你做如夫人!”
    众伙伴笑得直不起腰。只见小汤和为难地笑道:“重八哥哎,俺娘给俺说过媳妇了。”
    朱重八斥道:“傻蛋哪你!多几个媳妇不好吗?媳妇越多,说明你本事越大!”
    伙伴们一迭声笑道:
    “就是就是。媳妇越多越好!”“听咱娘说,县里头那个老太爷,有大大小小九房媳妇哪,你才俩!”“汤和,还不快给皇上谢恩?!”
    汤和笑道:“末将给皇上谢恩!”
    小徐达问:“重八哥,你光给咱们赏媳妇,你自个儿哪?”
    众伙伴乱嚷:“对啊,既然做皇上,总得有个皇后啊!”
    朱重八骄傲地说:“朕不要媳妇,也不要皇后。朕是什么人?朕是皇上!朕有这片天下就足够了。”
    其他伙伴乱嚷:
    “重八哥,那我们哪?”“赏我们什么宝贝?”“我们还没媳妇哪!”
    朱重八:“别急别急,咱没赏完哪……”
    伙伴们安静下来。
    重八挥着双手示意:“你们听着,咱如果当了皇上,每天赏你们两个面馍,三个大饼!”
    伙伴们顿时呆定,他们情不自禁地喃喃:“面馍啊?大饼啊!……天哪!”
    重八颤声:“面馍你们知道不?你们见过没?!面馍可不是糠菜馍子,它每个都有大半斤!每个都是用当年的新麦子磨出来的,又松又软,又香又甜,咬一口,撑死你!大饼子你们知道不?你们见过没?大饼子个个都是使香油烙出来的,每个饼子都介锅盖那么大,烙得是又焦又黄,又香又脆!大饼里面还带馅儿哪,有肉末馅、有芝麻馅、有蜜糖馅,任谁咬一口,甜得把肠子都要化喽!咱舅爷说过:人一辈子只要吃上一个大饼,这辈子就活得值喽!”
    伙伴们个个满面神往,呆呆地看,呆呆地听。几个人的口角竟然直往下掉口水。
    重八继续道:“告诉你们吧,什么叫皇上?呃?皇上每天都吃大饼!大饼吃腻喽,再吃面馍。皇上上朝的时候,左边——搁着大饼!右边——搁着面馍!皇上吃撑喽,就躺在龙座上晒太阳。晒呀晒呀,直到饿了,再接着吃大饼,再接着吃面馍。……知道了吧?这——就是皇上!”
    突然静场!只见所有小伙伴都在屏息静气,大张着口,眼里闪着羡慕的光彩,长串口水从嘴边滑落。他们如痴如醉,沉浸在美好向往中。简直全都听傻了。
    老年朱元璋沉重的内心独白:“那年月,全村一开春就断粮了,男女老少天天
    都饿得眼睛发绿啊。那时候咱觉得,做皇帝真好啊,能天天吃上大饼、面馍,撑得肚
    皮溜圆!”
    朱重八突然挥鞭朝大青石狠狠一击,大叫一声:“退朝!”
    小伙伴们这才猛然醒过神来,嘻嘻哈哈地扭到一起,撕扯着,打闹着,渐渐远去。
    重八呆呆地看自己的小兄弟,看着看着,开心地笑了……
    这时突然响起一声牛叫“哞……”朱重八循声望去,只见几头瘦骨嶙峋的牛正在啃食草茎与树皮,其中有一头小牛犊。
    一阵锣声急敲,“哐哐哐!”两个元兵护送着一辆马车驰入村庄。马车上堆着麻袋,麻袋上坐着一个官吏模样的人,他袖着双手,闭着老眼打瞌睡。车前,执锣元兵一面敲锣一面嘶声叫喊:“上税喽,上税喽!都到村口上税来喽!”
    至村口老树下,锣停,车止。那老官吏睁眼跳下车,右手一闪,掌中就出现一只大算盘。他把算盘举到头顶,将算盘珠子摇得哗哗直响,懒声道:“各家各户听真切喽!钟离(今凤阳)县丞传朝廷旨意,为庆贺皇后娘娘千寿之喜,提前收取至正三十八年税赋,着每亩地纳粮三斗,每户人家进贡银二分……”
    话音未落,只听各家各户哐哐地关上了门窗,如避蛇蝎。
    那执锣元兵朝老吏笑道:“韩爷您瞧,老百姓见了咱们就跟见了虎狼似的。”
    老吏阴沉地说道:“虎狼就虎狼,总比耗子好!百姓们怕官府——这就对了。反过来说,他们要是见了咱们不怕,那咱们可就完了!难道不是么?”
    元兵为难地道:“爷说得是。可百姓们都躲起来了,娘娘千寿节的孝敬,咱们怎么收哇?”
    老吏:“这有什么难的!他关了门,你就砸门;他关了窗,你就砸窗!天底下没有收不上来的税赋,只有……只有你这号不会收税的蠢才!”
    元兵陪笑道:“是是。”P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