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商会法律制度研究:以商会自治为视角[平装]
  • 共1个商家     22.50元~22.50
  • 作者:魏静(作者)
  • 出版社:法律出版社;第1版(2012年10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11838407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商会法律制度研究:以商会自治为视角》由法律出版社出版。

    作者简介

    魏静,女,副教授,1975年5月出生。1993年起至2007年,先后在西南政法学院、浙江大学和西南政法大学学习,获法学学士、硕士和博士学位。现任教于浙江理工大学法政学院。主要研究方向为商法、环境法。曾于《法学评论》等刊物发表学术论文二十余篇。

    目录

    引言
    一、本书研究缘起及视角
    二、几个基本概念的澄清
    第一章 商会性质及功能研判
    一、商会是什么
    (一)其他学科关于商会性质的界说
    (二)商会的法律性质界定
    二、商会产生和存在的理论背景
    (一)市场失灵、政府失灵与“第三条道路”
    (二)国家与社会关系理论
    三、商会的功能
    (一)商会的经济功能
    (二)商会的民主功能
    (三)商会的法律创制功能
    小结
    第二章 商会法律制度之历史考察
    一、西方国家商会法律制度之历史考察
    (一)行会时期
    (二)商会时期
    (三)西方国家商会制度历史演变的启示
    二、我国商会法律制度之历史考察
    (一)我国商会组织的历史演变
    (二)年以前我国的商会法律制度
    (三)我国商会制度历史演变的启示
    小结
    第三章 商会自治权探究
    一、商会自治的内涵及其合理性
    (一)商会自治的内涵
    (二)商会自治的合理性
    二、商会自治权的性质
    (一)商会自治权是一种消极自由权
    (二)商会自治权是一种社会权力
    三、商会自治权的主要内容
    (一)规章制定权
    (二)管理权
    (三)惩罚权
    (四)争端解决权
    四、商会自治权的效力
    (一)商会自治权的效力基础
    (二)商会自治权的效力范围
    小结
    第四章 商会内部治理之法律规制
    一、商会内部治理结构模式
    (一)非营利法人内部治理结构的特征
    (二)商会内部治理结构模式
    二、商会内部治理的依据:商会法与商会章程
    (一)法律的介入及其边界
    (二)商会章程的制定、内容及修改
    三、商会的组织机关
    (一)商会机关的设置原则——事本主义原则
    (二)商会的权力机关——会员大会
    (三)商会的管理机关——理事会
    (四)商会的监督机关——监事会
    四、商会的激励机制和监督机制
    (一)商会的激励机制
    (二)商会的监督机制
    小结
    第五章 商会监督与管理制度透视
    一、商会监管的必要性
    (一)商会自治的局限性
    (二)商会自律机制的实现需要他律作为保障
    二、商会监管的基础——商会与国家的关系
    (一)多元主义
    (二)法团主义
    (三)评价及选择——多元主义与法团主义的调和
    三、商会监管的途径
    (一)立法监督
    (二)行政监督
    (三)司法监督
    小结
    第六章 我国商会法律制度之建构
    一、我国商会及其立法的现状及反思
    (一)我国商会的发展现状及问题
    (二)我国商会立法的现状及缺失
    (三)对我国商会及其立法的反思
    二、我国商会立法应当解决的问题
    (一)我国商会立法的模式选择
    (二)商会的法律性质
    (三)商会与政府的关系
    小结
    结语 自治是商会法律制度的灵魂
    附录
    法国工商会法
    关于商会组织法及商会会员和商事裁判员选举法(法国)
    德国工商会法
    日本商工会议所法
    韩国商工会议所法
    俄罗斯联邦工商会法
    俄罗斯联邦最高苏维埃关于实施《俄罗斯联邦工商会法》的决定
    参考文献
    后记

    文摘

    版权页:



    如果说生产力水平的提高,工商业的复苏、繁荣是中世纪欧洲行会组织形成的主要因素和动力,那么,中世纪欧洲的自治城市则是孕育行会等中介组织的土壤。以商人为首的城市居民为争取城市的自由,同封建领主展开了不同形式的斗争,最终达成妥协:通过承认封建领主的世袭权力、向其承担服役义务和缴纳赋税,取得封建领主通过颁发特许状而确定的自治权,成为一个自治团体,实行自我统治和管理。因商人行会会员与市民身份的高度重合,一般一个城市只有一个商人行会。商人行会从诞生之日起,即对其所在城市的商业活动拥有垄断权,对城市工商业负有管理和监督之职。商人行会拥有的经济特权具有强烈的封建垄断性和平均主义的倾向,严格限制一切竞争。作为一个社会经济组织,商人行会除了管理监督城市的工商业活动外,还负有一定的政治职能、宗教职能和司法职能。商人行会在发展过程中逐渐形成了一套较为完善的管理制度和工作程序。商人行会的最高权力一般掌握在会长手中,会长下设执事和理事会。这种会长一执事一理事会的管理体系保证了商人行会能够有效地行使职权,并成为一个内部关系较为紧密的社团组织。
    随着小商品经济的进一步发展,从13世纪下半叶开始,各手工业的行业从业人数增加、势力壮大,商人行会的控制力量日渐削弱,进而名存实亡。手工业者纷纷按行业组建行会,原来掌握在商人行会手中的管理权,逐渐被若干个独立的、平等的手工业行会组织所瓜分。手工业行会作为行会的第二个发展阶段,与商人行会在各方面体现出强烈的连续性,二者在经济、政治、宗教和司法职能以及组织管理结构等方面都大体相似。但相比较而言,商人行会是一个全面监督和管理城市工商业活动的机构,而手工业行会的经济职能明显复杂化和多元化,管理措施渗入手工业生产领域。
    随着资本主义生产关系的萌芽和发展,手工业行会解体,一种新型的商人组织——商会出现。但同时,手工业行会的解体并非是行会的末日,商会的出现也并没有完全取代行会。行会通过自身的调整演变为商会——行会的第三发展阶段。一方面,商会与手工业行会之间有着直接的“血缘”关系,其经济、政治、司法和社会救济职能以及内部结构、管理体系等方面都与商人行会、手工业行会一脉相承;另一方面,商会内部的经济活动由于手工业行会的合并而大为改观,开始具有资本主义商品生产的性质,直至18世纪才退出历史舞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