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鬼吹灯前传2:契丹神墓[平装]
  • 共2个商家     19.30元~23.80
  • 作者:糖衣古典(作者)
  • 出版社:鹭江出版社;第1版(2010年4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45901672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鬼吹灯前传2:契丹神墓》:神秘火狼誓死守陵,千年古尸神秘复活,一切都从一枚火狼肝开始……新派盗墓侠小说开山之作!

    作者简介

    糖衣古典,本名褚红生,男,天津人士,生于滔滔滚滚的大运河畔,自幼酷爱唐诗宋词。五千年的古风遗韵在笔端汪洋恣肆,文风多变。写言情,则深情款款,纯爱无敌:写武侠,则江湖笑傲,豪气云天:写盗墓,则说神叙鬼,灵气逼人。其作品曾荣获腾讯榜分类榜第一,总榜点击榜第一。小说曾荣获全国梁斌小说奖二等赞。
    作者在书中添加了各种流行元素,诸如风水,玄学,盗墓,灵异,探险等,更是将武侠小说的笔法融入其中,另辟蹊径,开创了新派盗墓奇侠小说的先河。

    目录

    引子
    第一卷 龙岗火狼篇
    第一章 火狼肝
    第二章 鬼屋
    第三章 蜘蛛王
    第四章 七宝雕龙琉璃盏
    第五章 与猪共舞
    第六章 千年参王
    第七章 战狼于野
    第八章 刺青
    第九章 复活

    第二卷 山村老尸篇
    第一章 万尸大会
    第二章 聚魂鼎
    第三章 义庄
    第四章 索命勾魂火
    第五章 木人巷
    第六章 闯关
    第七章 左三右七
    第八章 童子杀
    第九章 七阴绝煞
    第十章 不离不弃

    第三卷 剑冢幽魂篇
    第一章 剑冢
    第二章 石像武士
    第三章 父子情仇
    第四章 生死未卜
    第五章 断臂
    第六章 九尾龟
    第七章 惊魂
    第八章 起死回生
    第九章 九转定魂针

    第四卷 天池怪兽篇
    第一章 鬼点灯
    第二章 僵尸引路
    第三章 童子拜观音
    第四章 杀人的小鬼
    第五章 夔龙胆
    第六章 四大门派
    第七章 避水珠
    第八章 见龙在天
    第九章 斩龙
    第十章 水鬼

    第五卷 契丹神墓篇
    第一章 九龙罩玉莲
    第二章 别有洞天
    第三章 暗河
    第四章 朝阳神殿
    第五章 承天皇后与拍手童子
    第六章 石刻陀罗尼经幢
    第七章 饕餮
    第八章 禁忌
    第九章 铁骷髅
    第十章 障眼之法

    第六卷 洞里乾坤篇
    第一章 太极图
    第二章 绝路
    第三章 鱼眼
    第四章 水晶棺
    第五章 镇尸铜镜
    第六章 子母凶
    第七章 水晶球
    第八章 尸奴
    第九章 玉石神像
    第十章 幽冥之花

    第七卷 黯然销魂篇
    第一章 见血即开
    第二章 西北偏北
    第三章 龙窟
    第四章 双龙取水
    第五章 镇龙柱
    第六章 人龙大战
    第七章 水龙窍
    第八章 火山
    第九章 蝙蝠洞

    序言

    一百年前的盗墓传奇,一百年前的江湖风云,说不尽的恩恩怨怨……
    万王之王留下的一幅“魁星踢斗图”引发了多少江湖风波,那七阴古墓究竟藏于何处……
    为了那千年古墓中的稀世奇珍,盗墓人尔虞我诈,更引来了倒斗摸金的四大宗师一齐出动,搬山老祖、摸金王……
    少年大魁、连星和小龙女闯峨眉金顶、万丈深谷,解开千载佛灯之谜;远赴长白山天池,诛杀洪荒怪兽;二探兽王古墓,历尽千辛万险!而其间搬山卸岭,分丘摸金,移形换影,役鬼御魂,种种失传的千古奇术一一重现人间……
    传说中的阴兵,夜帝的魂魄,七座能令风云变幻的古墓,古墓中的珍宝……
    而藏于七阴古墓之外的又是一个怎样的惊天秘密呢?
    本书延续最火的盗墓小说《鬼吹灯》,以其背景为依据,推演出一幕幕更为惊险的探险历程。与以往盗墓题材不同的是,本书引入了大武侠概念,剑走偏锋,将盗墓小说引入另一个境界。
    喜欢武侠者可以从这本书中看到剑气纵横的豪气,喜欢爱情者可以从这本书中看到凄美动人的缠绵。
    近年来盗墓小说方兴未艾,大行其道。本书顺应潮流,顺时而动,书中更是添加了各种流行元素,诸如风水、玄学、盗墓、灵异、探险等等,而且将武侠小说的笔法融入其中,另辟蹊径,开创了新派盗墓奇侠小说的先河。

    文摘

    第一章火狼肝
    一个月后,直隶新昌县连家堡前,来了四个风尘仆仆的年轻人,两男两女。
    其中一个眉目如画的青年男子指着连家堡村前那两棵歪歪斜斜的大柳树,对身边另一个虎头虎脑的青年男子道:“大魁,你看,应该就是这里了。”
    这四人正是远道从四川峨眉来的连星、小龙女、何阮君、大魁四人。
    大魁点点头。连星看着面前这个稀稀落落的小村庄,心里感到一股莫名的亲切。
    连星思亲心切,招呼众人,纵马向山坡上驰去。
    四人驰到山坡之上。只见山坡上只有七八户人家。几个孩子正在屋前玩耍。
    连星翻身下马,走到一个孩子跟前,问道:“小孩,你知道连城家在哪里吗?”
    小孩约摸有七八岁年纪,听见连星问他,一双大眼睛骨碌碌转了转,摇摇头道:“没听说过。”
    连星有些失望,站起身来。忽然不远处一户人家“吱”的一声开了门,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妇女走了出来。
    小孩跑过去,叫道:“姆妈,姆妈,这个人找一个叫连城的人,咱们村谁叫连城啊。”
    中年妇女听见有人找连城,浑身一震,问道:“是谁找连城?”
    小孩指了指连星。
    中年妇女盯着连星,上上下下地打量一番,道:“你找连城?”
    连星点点头。
    中年妇女看着他,问:“你是她什么人?”
    连星心里一阵心潮澎湃,忍不住就要脱口而出:“我是她儿子。”这句话到了唇边,硬生生地咽了回去,对那中年妇女道:“她见了我自然会知道。”
    那中年妇女冷冷地道:“你见不到她了。”
    连星看那中年妇女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样子,心里有气,但转念一想,见母亲要紧,没必要和她治气,于是耐着性子道:“她怎么了?”
    中年妇女冷冷道:“连城死了。”
    连星闻听此言,眼前突然一阵晕眩,颤声道:“你说连城……连城她怎么了?”
    中年妇女看连星一瞬间脸色白得像纸一样,心里奇怪,但还是冷冷地道:“连城死了,你们还是回去吧,不用再费心机了。”
    中年妇女转身就要回去,忽听后面“咕咚”一声,回头一看,连星已经晕倒在地。
    旁边那两个年轻女子急忙下马,手忙脚乱地把他扶了起来。
    另一个虎头虎脑的青年走了过来,问道:“大婶,你刚才说什么?”
    中年妇女道:“我说连城已经死了,你们还是回去吧。”
    大魁对小龙女喊道:“龙姑娘,这位大婶说连星他娘已经死了,咱们怎么办?”
    中年妇女闻听此言,浑身一震,上前拦住大魁,颤声道:“你刚才说什么?你说他叫连星?连城是他妈?”
    大魁点点头,道:“是啊,我们千里迢迢就是来这里看他娘的。”
    中年妇女颤声道:“是谁让你们来的?”
    一夜,可以吗?”
    老者似乎没有听清,侧着头道:“你说什么?”
    连星看老者年纪已大,听觉不甚灵敏,便俯在老者耳边大声道:“老人家,我们是远道而来的客人,想在您这里借宿一夜,可以吗?”
    老者这次似乎听明白了,点点头,道:“可以啊。这出门在外,哪儿有背着房子的,是不是啊小伙子?外面风大,快进来吧。”
    众人看老者通情达理,只是听觉不好,不禁莞尔一笑,随着老者走进棚屋。
    棚屋内非常简陋,只有一些简单的生活用具。唯一让众人感到惊奇的是板壁上挂着的一张巨大的白老虎皮。
    大魁看着那张白老虎皮,啧啧称奇。寻常虎皮已是极为珍贵,白老虎皮更是稀世奇珍。相传当年云南王吴三桂就有这么一张白虎皮,被康熙知道后,认为吴三桂大不敬,有不臣之心。吴三桂从而丢了性命。谁都没有想到在这荒僻的山村小屋中竟然有这么一张珍贵的白虎皮!众人不禁暗暗惊讶。
    大魁忍不住问:“老爷子,您这张白老虎皮从哪里得来的?能不能卖给我?”
    老者侧着头,道:“你说什么?”
    大魁咽了咽唾沫,凑到老者耳边,大声道:“我说,您这张老虎皮能不能卖给我?”
    老者这才明白,连连摆手,道:“这个可不能卖。这是我儿子的,我儿子上山打猎还没回来呢。他回来看见老虎皮没了,准跟我没完。不卖,不卖。”
    大魁白了他一眼,走到一边。
    老者对连星道:“小伙子,我老伴儿身体不好,在里屋养病呢,你们千万不能打搅我们休息,知道吗?”
    连星点点头,大声说:“这个您老放心,我们就在这里借宿一夜,明天一早就启程。”,老者用浑浊的眼睛扫了众人一眼,点点头,慢慢地走进里屋,“咔”的一声,把里屋的板门关上了。
    外屋有一个火盆,连星招呼大家去外面捡一些干树枝回来,升起了火,小屋里顿时暖洋洋的,不似先前那么冰冷。
    已经听不见小黑和小自的叫声,似乎去别处觅食了。
    小龙女靠在连星身边,望着火盆中不断往上升腾的火焰,希望时间停在这一刻。
    老者似乎没有听清,侧着头道:“你说什么?”
    连星看老者年纪已大,听觉不甚灵敏,便俯在老者耳边大声道:“老人家,我们是远道而来的客人,想在您这里借宿一夜,可以吗?”
    老者这次似乎听明白了,点点头,道:“可以啊。这出门在外,哪儿有背着房子的,是不是啊小伙子?外面风大,快进来吧。”
    众人看老者通情达理,只是听觉不好,不禁莞尔一笑,随着老者走进棚屋。
    棚屋内非常简陋,只有一些简单的生活用具。唯一让众人感到惊奇的是板壁上挂着的一张巨大的白老虎皮。
    大魁看着那张白老虎皮,啧啧称奇。寻常虎皮已是极为珍贵,白老虎皮更是稀世奇珍。相传当年云南王吴三桂就有这么一张白虎皮,被康熙知道后,认为吴三桂大不敬,有不臣之心。吴三桂从而丢了性命。谁都没有想到在这荒僻的山村小屋中竟然有这么一张珍贵的白虎皮!众人不禁暗暗惊讶。
    大魁忍不住问:“老爷子,您这张白老虎皮从哪里得来的?能不能卖给我?”
    老者侧着头,道:“你说什么?”
    大魁咽了咽唾沫,凑到老者耳边,大声道:“我说,您这张老虎皮能不能卖给我?”
    老者这才明白,连连摆手,道:“这个可不能卖。这是我儿子的,我儿子上山打猎还没回来呢。他回来看见老虎皮没了,准跟我没完。不卖,不卖。”
    大魁白了他一眼,走到一边。
    老者对连星道:“小伙子,我老伴儿身体不好,在里屋养病呢,你们千万不能打搅我们休息,知道吗?”
    连星点点头,大声说:“这个您老放心,我们就在这里借宿一夜,明天一早就启程。”,老者用浑浊的眼睛扫了众人一眼,点点头,慢慢地走进里屋,“咔”的一声,把里屋的板门关上了。
    外屋有一个火盆,连星招呼大家去外面捡一些干树枝回来,升起了火,小屋里顿时暖洋洋的,不似先前那么冰冷。
    已经听不见小黑和小自的叫声,似乎去别处觅食了。
    小龙女靠在连星身边,望着火盆中不断往上升腾的火焰,希望时间停在这一刻。
    老者似乎没有听清,侧着头道:“你说什么?”
    连星看老者年纪已大,听觉不甚灵敏,便俯在老者耳边大声道:“老人家,我们是远道而来的客人,想在您这里借宿一夜,可以吗?”
    老者这次似乎听明白了,点点头,道:“可以啊。这出门在外,哪儿有背着房子的,是不是啊小伙子?外面风大,快进来吧。”
    众人看老者通情达理,只是听觉不好,不禁莞尔一笑,随着老者走进棚屋。
    棚屋内非常简陋,只有一些简单的生活用具。唯一让众人感到惊奇的是板壁上挂着的一张巨大的白老虎皮。
    大魁看着那张白老虎皮,啧啧称奇。寻常虎皮已是极为珍贵,白老虎皮更是稀世奇珍。相传当年云南王吴三桂就有这么一张白虎皮,被康熙知道后,认为吴三桂大不敬,有不臣之心。吴三桂从而丢了性命。谁都没有想到在这荒僻的山村小屋中竟然有这么一张珍贵的白虎皮!众人不禁暗暗惊讶。
    大魁忍不住问:“老爷子,您这张白老虎皮从哪里得来的?能不能卖给我?”
    老者侧着头,道:“你说什么?”
    大魁咽了咽唾沫,凑到老者耳边,大声道:“我说,您这张老虎皮能不能卖给我?”
    老者这才明白,连连摆手,道:“这个可不能卖。这是我儿子的,我儿子上山打猎还没回来呢。他回来看见老虎皮没了,准跟我没完。不卖,不卖。”
    大魁白了他一眼,走到一边。
    老者对连星道:“小伙子,我老伴儿身体不好,在里屋养病呢,你们千万不能打搅我们休息,知道吗?”
    连星点点头,大声说:“这个您老放心,我们就在这里借宿一夜,明天一早就启程。”,老者用浑浊的眼睛扫了众人一眼,点点头,慢慢地走进里屋,“咔”的一声,把里屋的板门关上了。
    外屋有一个火盆,连星招呼大家去外面捡一些干树枝回来,升起了火,小屋里顿时暖洋洋的,不似先前那么冰冷。
    已经听不见小黑和小自的叫声,似乎去别处觅食了。
    小龙女靠在连星身边,望着火盆中不断往上升腾的火焰,希望时间停在这一刻。
    老者似乎没有听清,侧着头道:“你说什么?”
    连星看老者年纪已大,听觉不甚灵敏,便俯在老者耳边大声道:“老人家,我们是远道而来的客人,想在您这里借宿一夜,可以吗?”
    老者这次似乎听明白了,点点头,道:“可以啊。这出门在外,哪儿有背着房子的,是不是啊小伙子?外面风大,快进来吧。”
    众人看老者通情达理,只是听觉不好,不禁莞尔一笑,随着老者走进棚屋。
    棚屋内非常简陋,只有一些简单的生活用具。唯一让众人感到惊奇的是板壁上挂着的一张巨大的白老虎皮。
    大魁看着那张白老虎皮,啧啧称奇。寻常虎皮已是极为珍贵,白老虎皮更是稀世奇珍。相传当年云南王吴三桂就有这么一张白虎皮,被康熙知道后,认为吴三桂大不敬,有不臣之心。吴三桂从而丢了性命。谁都没有想到在这荒僻的山村小屋中竟然有这么一张珍贵的白虎皮!众人不禁暗暗惊讶。
    大魁忍不住问:“老爷子,您这张白老虎皮从哪里得来的?能不能卖给我?”
    老者侧着头,道:“你说什么?”
    大魁咽了咽唾沫,凑到老者耳边,大声道:“我说,您这张老虎皮能不能卖给我?”
    老者这才明白,连连摆手,道:“这个可不能卖。这是我儿子的,我儿子上山打猎还没回来呢。他回来看见老虎皮没了,准跟我没完。不卖,不卖。”
    大魁白了他一眼,走到一边。
    老者对连星道:“小伙子,我老伴儿身体不好,在里屋养病呢,你们千万不能打搅我们休息,知道吗?”
    连星点点头,大声说:“这个您老放心,我们就在这里借宿一夜,明天一早就启程。”,老者用浑浊的眼睛扫了众人一眼,点点头,慢慢地走进里屋,“咔”的一声,把里屋的板门关上了。
    外屋有一个火盆,连星招呼大家去外面捡一些干树枝回来,升起了火,小屋里顿时暖洋洋的,不似先前那么冰冷。
    已经听不见小黑和小自的叫声,似乎去别处觅食了。
    小龙女靠在连星身边,望着火盆中不断往上升腾的火焰,希望时间停在这一刻。
    老者似乎没有听清,侧着头道:“你说什么?”
    连星看老者年纪已大,听觉不甚灵敏,便俯在老者耳边大声道:“老人家,我们是远道而来的客人,想在您这里借宿一夜,可以吗?”
    老者这次似乎听明白了,点点头,道:“可以啊。这出门在外,哪儿有背着房子的,是不是啊小伙子?外面风大,快进来吧。”
    众人看老者通情达理,只是听觉不好,不禁莞尔一笑,随着老者走进棚屋。
    棚屋内非常简陋,只有一些简单的生活用具。唯一让众人感到惊奇的是板壁上挂着的一张巨大的白老虎皮。
    大魁看着那张白老虎皮,啧啧称奇。寻常虎皮已是极为珍贵,白老虎皮更是稀世奇珍。相传当年云南王吴三桂就有这么一张白虎皮,被康熙知道后,认为吴三桂大不敬,有不臣之心。吴三桂从而丢了性命。谁都没有想到在这荒僻的山村小屋中竟然有这么一张珍贵的白虎皮!众人不禁暗暗惊讶。
    大魁忍不住问:“老爷子,您这张白老虎皮从哪里得来的?能不能卖给我?”
    老者侧着头,道:“你说什么?”
    大魁咽了咽唾沫,凑到老者耳边,大声道:“我说,您这张老虎皮能不能卖给我?”
    老者这才明白,连连摆手,道:“这个可不能卖。这是我儿子的,我儿子上山打猎还没回来呢。他回来看见老虎皮没了,准跟我没完。不卖,不卖。”
    大魁白了他一眼,走到一边。
    老者对连星道:“小伙子,我老伴儿身体不好,在里屋养病呢,你们千万不能打搅我们休息,知道吗?”
    连星点点头,大声说:“这个您老放心,我们就在这里借宿一夜,明天一早就启程。”,老者用浑浊的眼睛扫了众人一眼,点点头,慢慢地走进里屋,“咔”的一声,把里屋的板门关上了。
    外屋有一个火盆,连星招呼大家去外面捡一些干树枝回来,升起了火,小屋里顿时暖洋洋的,不似先前那么冰冷。
    已经听不见小黑和小自的叫声,似乎去别处觅食了。
    小龙女靠在连星身边,望着火盆中不断往上升腾的火焰,希望时间停在这一刻。
    老者似乎没有听清,侧着头道:“你说什么?”
    连星看老者年纪已大,听觉不甚灵敏,便俯在老者耳边大声道:“老人家,我们是远道而来的客人,想在您这里借宿一夜,可以吗?”
    老者这次似乎听明白了,点点头,道:“可以啊。这出门在外,哪儿有背着房子的,是不是啊小伙子?外面风大,快进来吧。”
    众人看老者通情达理,只是听觉不好,不禁莞尔一笑,随着老者走进棚屋。
    棚屋内非常简陋,只有一些简单的生活用具。唯一让众人感到惊奇的是板壁上挂着的一张巨大的白老虎皮。
    大魁看着那张白老虎皮,啧啧称奇。寻常虎皮已是极为珍贵,白老虎皮更是稀世奇珍。相传当年云南王吴三桂就有这么一张白虎皮,被康熙知道后,认为吴三桂大不敬,有不臣之心。吴三桂从而丢了性命。谁都没有想到在这荒僻的山村小屋中竟然有这么一张珍贵的白虎皮!众人不禁暗暗惊讶。
    大魁忍不住问:“老爷子,您这张白老虎皮从哪里得来的?能不能卖给我?”
    老者侧着头,道:“你说什么?”
    大魁咽了咽唾沫,凑到老者耳边,大声道:“我说,您这张老虎皮能不能卖给我?”
    老者这才明白,连连摆手,道:“这个可不能卖。这是我儿子的,我儿子上山打猎还没回来呢。他回来看见老虎皮没了,准跟我没完。不卖,不卖。”
    大魁白了他一眼,走到一边。
    老者对连星道:“小伙子,我老伴儿身体不好,在里屋养病呢,你们千万不能打搅我们休息,知道吗?”
    连星点点头,大声说:“这个您老放心,我们就在这里借宿一夜,明天一早就启程。”,老者用浑浊的眼睛扫了众人一眼,点点头,慢慢地走进里屋,“咔”的一声,把里屋的板门关上了。
    外屋有一个火盆,连星招呼大家去外面捡一些干树枝回来,升起了火,小屋里顿时暖洋洋的,不似先前那么冰冷。
    已经听不见小黑和小自的叫声,似乎去别处觅食了。
    小龙女靠在连星身边,望着火盆中不断往上升腾的火焰,希望时间停在这一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