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鬼吹灯(典藏本)(套装共8册)[平装]
  • 共1个商家     242.70元~242.70
  • 作者:天下唱霸(作者)
  • 出版社:时代出版传媒股份有限公司,安徽文艺出版社;第1版(2010年5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39633534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鬼吹灯(典藏本)(套装共8册)》:源起:精绝国,最早见于《汉书·西域传》记载,是活跃在丝绸之路南道上的一个小王国,殷实富庶,位于塔克拉玛干沙漠的兹独河下游。时过五六百年,玄奘取经东归时看到的尼壤城(即精绝国),已是另一番景象了:『芦草荒茂,无复途径』。直到20世纪初英籍匈牙利人斯坦因初探遗迹,从此掳走7000多件出土怯卢文、汉文简牍、精美木雕之后,这座在沙海里掩埋千年的故城才又重新为人所知。

    作者简介

    天下霸唱,中国最具想象力的作家,其创作的《鬼吹灯》系列风靡华语世界,是继金庸等人的武侠作品以来,在华人中传播最广的小说。天下霸唱的创作将东方神秘文化与世界流行文化元素融为一体,为类型小说打上了深深的中国烙印。他的探险小说所关注的,永远是人在充满未知的环境中的思考与行动。跌宕起伏的故事,古老的传承,神秘的遗迹,兄弟间的情谊,生死无常,加之幽默精练的语言、丰富多彩的民间文化,使他的文字构建出了另外一处“江湖”。另有作品《迷航昆仑墟》、《贼猫》、《谜踪之国》系列。

    目录

    鬼吹灯之一精绝古城
    引子
    第一章 白纸人和鼠友
    第二章 《十六字阴阳风水秘术》
    第三章 大山里的古墓
    第四章 昆仑不冻泉
    第五章 火瓢虫
    第六章 九层妖楼
    第七章 霸王蝾螈
    第八章 地震
    第九章 重逢
    第十章 大金牙
    第十一章 黑风口野人沟
    第十二章 月沟
    第十三章 魁吹灯
    第十四章 红犼
    第十五章 关东军地下要塞
    ……

    鬼吹灯之二龙岭迷窟
    第一章 香鞋
    第二章 渡河
    第三章 传说
    第四章 筹划
    第五章 盘蛇坡
    第六章 鱼骨庙
    第七章 盗洞
    第八章 冥殴
    第九章 内藏皆
    第十章 脸
    第十一章 月牙缺口
    第十二章 冢魄
    第十三章 悬魂梯
    第十四章 失踪
    第十五章 人面黑睡盘
    第十六章 地下神宫
    第十七章 闻香玉
    ……

    鬼吹灯之三云南虫谷
    第一章 车祸
    第二章 彩云客栈
    第三章 蝴蝶行动
    第四章 倒悬
    第五章 水深十三米
    第六章 刀锋
    第七章 穿过高山越过河
    第八章 密林
    第九章 鬼信号
    第十章 打字机
    第十一章 指令为搜索
    第十二章 绛血
    第十三章 升官发财
    第十四章 绝对包围
    第十五章 镇陵谱
    第十六章 在蟾之口
    第十七章 禁断之线
    第十八章 九曲回环朝山岸
    ……

    鬼吹灯之四昆仑神宫
    第一章 死亡收藏者
    第二章 冰川水晶尸
    第三章 发丘印
    第四章 利涉大川
    第五章 古格银眼
    第六章 悬挂在天空的仙女之湖
    第七章 轮转佛窟
    第八章 夜探
    第九章 B计划
    第十章 本能的双艰
    第十一章 走进喀拉米尔
    第十二章 恐慌
    第十三章 雪山金身本乃伊
    第十四章 妖奴
    第十五章 灵燕的诅咒
    第十六章 先发制敌
    ……

    鬼吹灯之五黄皮子坟
    引子
    第一章 赶冬荒
    第二章 黄皮子坟
    第三章 夜擒
    第四章 熊的传说
    第五章 剁掌剜胆
    第六章 鬼衙门
    第七章 老吊爷
    第八章 绞绳
    第九章 削坟砖
    第十章 来自草原的一封信
    第十一章 禁区
    第十二章 夜幕下的克伦左旗
    第十三章 牛虻
    第十四章 失踪
    第十五章 蚰蜒
    第十六章 鱼汤
    第十七章 百眼窟
    ……

    鬼吹灯之六南海归墟
    鬼吹灯之七怒晴湘西
    鬼吹灯之八巫峡棺山

    序言

    天下第一奇书——风水残卷《十六字阴阳风水秘术》,是清代摸金校尉所创,其中囊括风水阴阳之术。《十六字阴阳风水秘术》虽然名为十六字,可确切地说应该是十六卷,每卷以周天古卦中的一个字为代表,共计一十六字,所以称为“十六字”。
    这十六字分别是:天、地、人、鬼、神、佛、魔、畜、慑、镇、遁、物、化、阴、阳、空。这部主要记载阴阳风水学的古籍,可谓无所不包。不仅有风水术和阴阳术,又因为它是由摸金校尉的高手所著.所以里面还涵盖了大量各朝各代古墓形制、结构、布局的描述,以及摸金校尉们在倒斗之时遇到过的各种疑难艰险。
    可以说《十六字阴阳风水秘术》是一部货真价实的《摸金倒斗指南》。不过这本书只是残本,阴阳术的部分并没有流传下来,仅有风水术的十六字。十六字风水分别对应的内容如下:
    天:这一卷主要是星学,也就是在风水术中占很大比重的天星风水。地分吉凶,星有善恶,看风水寻龙脉讲的就是上观天星、下审地脉。
    地:风水术的主体是相形度地,大道龙行自有真,星峰磊落是龙身。通过解读大地上山川河流的走向形势,判断龙脉的来去止伏,观取“龙、砂、穴、水”,这就是地字篇的内容。
    人:风水有阴阳宅之说。阴宅是墓地,是为死者准备的,而阳宅是活人的居所。对于阳宅的选择,一样也有极深的风水理论,又称“八宅明镜”之术。
    鬼:顾名思义,幽冥之说为鬼。这一卷主要是讲解古墓主人的情况,例如尸首和棺椁的摆放,殉葬者与陪葬品的位置,长明灯、长生烛的象征性等等。凡是墓中与死者有直接关联的,多在此卷之中。
    神:自古以来,渴望死后成仙,并沉迷此道之人不可胜数。尸解成仙的事情在风水中多有记载,同形势理气息息相关,如何在神仙穴中尸解羽化是这一篇的主要内容,不过就如同是“屠龙之术”,在大多数的情况下,“神仙穴中羽化眠”只是一套不切实际的空虚理论而已。
    佛:风水理论体系庞大繁杂,摸金校尉所擅长的风水秘术,都是以《易》为总纲,属于道家一脉,而其余的各个宗教也都有各自的风水理论,当然也许在那些宗教中并不称其为风水,但是其本质都是一样的,佛字一卷记载的是禅宗风水。
    魔:吉星之下无不吉,凶星之下凶所存。况是凶龙不入穴,只是闲行引身过。魔字篇中的内容,主说地脉天星之噩兆,使人远避地劫天祸,这是专门讲风水中凶恶征兆的一篇。
    畜:圣人有云:禽兽之流,不可以与之为伍。山川地貌都是大自然的鬼斧神工。有些奇山异石,自然造化生成百兽形态,这在风水中也大有名堂。举个例子来说,比如山体似牛,便有卧牛、眠牛、耕牛、屠牛、望月牛之分,姿态形势不同,吉凶各异,这一篇主要说的是风水形成的畜形。
    慑:分金定穴的精要内容,此术古称“观盘辨局之术”,不需要罗盘和金针的配合,便可精准无误地确认风水中的龙、砂、穴、水,是寻找古墓方位最重要的环节。
    镇:风水一道,其中最忌“煞”形,镇字卷主要记载着如何镇煞、避煞。不过镇字篇中,讲得最多的反而是“避”,而非“镇”,也不失为明哲保身之道。
    遁:古墓中的机关布局。殉葬沟的位置,可以通过地面封土、明楼之类的结构,推算出古墓地宫的轮廓方位等细节。最主要的当然是讲解机关埋伏,有很深的易理蕴藏在里边,如不精通五行生克的变化,也难以窥得其中门径。
    物:古有天气地运、天运地气之说。地运有推移,而天气从之;天运有旋转,而地气应之。自然环境的变化,导致风水形势的改变,在山川之中的一切灵性之物,会由于风水善恶的巨大转变,而产生异变。如果清浊阴阳混淆将产生一些非常可怕的事物,不合常理者,谓之妖。物字篇是描述因为风水而产生的妖异现象。
    化:化者乃变化之化,地师们眼中最艰难的改风水,小者改门户,大者变格局。古风水一道中,不主张人为“改动”风水形势。宇宙有大关’合,山川有真性情,其气其运,安可妄动?“化”字卷是被摸金校尉视为禁忌的一卷,但面对一些通过改变格局营造风水宝地的古墓,“化”字卷便是它的克星。
    阴:看得到的为阳,世人不见之形为阴,何为不见之形?一座山一条河的地形,所蕴涵着的气与运,以及这种气与运呈现出的势态,这都是直接用肉眼看不到的精神气质,阴字卷是讲“势”的一卷。
    阳:此阴阳非阴阳术之阴阳,单纯从风水角度来说的阴阳,实际上就是“形势”,看得到的为阳,看不到的为阴。在风水一道中,什么是看得到的?一座山一条河呈现出的地形,便是看得到的,阳字卷是讲“形”的一卷。
    空:大象无形,大音稀声,风水秘术的最高境界,没有任何一个字的一篇。循序渐进研习到最后,大道已证,自然能领悟“空”之卷“造化之内、天人合一”的究极奥妙所在。
    摸金秘术,自古相传,几番起落沉浮,到得今时今日,又如何施展作为?请看《鬼吹灯II之四巫峡棺山》。

    文摘

    听说这些破房屋中还藏着不少避难的野兽,叶亦心等几个胆子小的人,都有些紧张,安力满也担心躲在破城墙后边的骆驼们,他要冒着沙暴出去.把骆驼们拴住。看来这场大沙暴一时半会儿也不会停,还不知道要在这间大屋中耗上多久,于是我让胖子与楚健两人也和他一起出去,顺便把吃的东西和燃料睡袋都搬进来。
    他们三个戴上风镜,用头巾裹住口鼻耳朵,从屋顶上的破洞翻了出去。过了两根香烟的工夫,他们仨就回来了,身上全是沙土,胖子把头巾和风镜扯掉,一屁股坐倒在地:“这风刮的,要不是我们三个人互相拉着。都能给我们刮到天上去了。不过那老爷子没蒙咱,我们路过一堵破墙的时候,那后边藏着六七只黄羊,等会儿风小点,我拿枪去打两只,咱们吃顿新鲜肉,这几天都是肉干,吃得也烦了。”
    安力满闻听此言,表示坚决不同意:“不可以不可以,你一开枪的嘛.那个枪声嘛,就把藏在城里的野兽嘛,都吓跑了,它们跑出去,就会被活活埋在魔鬼的黑沙暴里的嘛。咱们和那些动物一样的嘛,都是胡大开恩.才能来这里躲藏嘛,你不可以这么样的。”
    胖子说:“得了得了,您赶紧打住,我不就这么一说吗,招出您这么多话来,我接着吃肉干行不行?不会连肉干都不让咱吃吧?”说罢从包里取出肉干和罐头、白酒,分给众人吃喝。
    在大沙漠中亡命奔逃了多半日,现在被沙暴困在这无名古城的废墟中,除了胖子和安力满老汉之外,其余的人都没心情吃东西。我关心陈教授,就属他岁数大,在沙漠里缺医少药,可别出点什么意外才好。我拿着装白酒的皮囊。走到陈教授身边,劝他喝两口酒解解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