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死亡循环[平装]
  • 共2个商家     18.30元~21.80
  • 作者:天下霸唱(作者)
  • 出版社:作家出版社;第1版(2010年6月28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06352000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死亡循环》唯一令好莱坞震惊的中国原创悬疑探险小说!《死亡循环》集中国神秘文化精髓于一书!《死亡循环》让你心脏窒息到停顿的阅读体验!
    《死亡循环》全球读者超过一亿的超级畅销书作家!《死亡循环》写作史上最具想象力、原创力的作家!
    全面媲美《鬼吹灯》的又一力作,完美吸取古典笔记小说的非凡想象力及语言节奏的新作。全面颠覆当下悬疑写作的一部作品。天下霸唱的每套系列都会有新的写作特点。《鬼吹灯》是他的原动力代表作;《贼猫》则吸收了章回小说精髓;《谜踪之国》系列集合了人类所有的神秘文化;《死亡循环》吸收了唐宋志怪和明清笔记小说的怪与奇、短小、精练、韵味悠长、语言简练的精华,其结构更是吸收了《十日谈》,却推陈出新,把极具现代意味的故事和古代神秘历史文化完美融合在一起,写出了令灯丝迷们又一次惊喜与震憾的《死亡循环》。《死亡循环》是一个大故事套许多故事,最后却发现所有散落的珠子都有一条线串起来编织了一个大网的典型的天下霸唱式悬疑小说,其非凡的想象力和天衣无缝的逻辑推理令阅读过程充满了令人窒息的快感。

    作者简介

    天下霸唱,本名张牧野,天津人。2006年,天下霸唱这个名字首先在网络上蹿红,随之出版的悬疑探险小说《鬼吹灯》系列成为读书界持续5年的畅销神话,天下霸唱从此成为国内最畅销最令人瞩目的作家之一。此后,《谜踪之国》系列与《贼猫》相继出版,又以他天才般的非凡想象力及驾御文字讲述故事的完美技巧与文字张力,持续畅销热销并受到海内外千万读者的追捧。
    自2009年在《南方都市报》开设了“牧野之章” 专栏,那是另一个闲笔随心也能讲述精彩传奇故事的既传统又超越时代的作家张牧野。
    《鬼吹灯》一出,天下读者无不拜服于作者雄奇诡想象力之下。长长八卷,数百万字,八本书均是各种畅销书排行榜上的常客,近5年来畅销不衰。当今中国的网络文学创作充斥着玄幻、穿越、剑侠、修真、言情、惊悚等多种类型小说,但大多从传统文学中脱胎而来,而《鬼吹灯》则独开一派,将盗墓寻宝、猎奇探险等崭新情节引入其中,更将惊悚、悬疑、神话、志异、科幻等元素精彩溶于一炉,不仅让读惯了以往网络文学作品的网友大呼过瘾,同时,也以故事架构的完整性,专业性极强的背景、细节设定,以及流畅精彩的行文,顺利突破网络文学与传统文学之间的隔阂,成为近三年来全国书市最受欢迎的原创文学作品。
    而《鬼吹灯》系列在书市上的畅销,相反又促进了一批古墓探险小说的创作和出版,一时间,2007年古墓探险小说横行无忌,《鬼吹灯》也因此成为古墓探险小说的开山鼻祖。
    《死亡循环》延续了他以往的风格,在叙事和构思上吸收了很多传统小说的特点,语言更加富有民间性,紧张刺激,跌宕起伏,令读者的阅读过程充满了令人窒息的快感。

    文摘

    第一卷 雨夜谈鬼事
    突降暴雨, 沪宁段高速路被临时关闭了,我们不得不开车绕道而行.说来也怪了,三月中旬竟然下这么大的雨,天色将晚,四周都被雨雾遮盖,能见度越来越低.看来我们今天无论如何是赶不回去了.
    臭鱼提意在路边找个地方过一夜,等天亮雨停了再走.阿豪也觉得路况太差,再开下去非出事不可.
    臭鱼和我是同乡,他本名于胜兵,长得黑头黑脑粗手大脚,活脱脱便似是黑鱼精转世,所以我们都称其为臭鱼.阿豪是广东人,为人精细能说会道,他的名字很有粤派特点“赖丘豪”.我们三个人在两年前合伙开了一家小规模的药材公司,兄弟齐心,再加上天时地利和不错的经商人脉,生意做得很火,这日出去谈事,没成想回来的时候赶上这么大一场雨,天黑路滑,无奈之下只得就近找个地方过夜.
    这时雨越下越大,根本辨不清方向,只能顺着路乱开,好不容易发现前边不远隐隐约约有几处聚在一起的灯光,把车开到近处一看,是几间平房.三人大喜,这下不用在车里过夜了,管他是旅店饭馆还是民宅,好逮也要付些钱借宿一夜.
    我们冒着雨从车上下来,看见大门前挂着一块牌子:慈济堂老号药铺.臭鱼大喜:”这家还是咱们的同行.这么说来跟咱哥们儿多少有些香火之情,肯定能接待咱们住上一夜.”
    阿豪过去敲门,只听里面有人答应一声把门打开,是一位老者携着一个幼童.阿豪说明来意,问可否行个方便,留我们哥儿仨过夜.
    老者请我们进了客厅,他自称姓陈,陈老对我们说道:”在家千日好,出门万事难.今天这鬼天气十属罕见.既然你们到了这里,也是有缘.若不嫌弃,就在此间将就一夜.只是我这里只有我爷孙二人居住,没有多余的客房和床铺.三位只能在客厅里面过夜.”
    我想这种情况下能有间房子不用挨淋受冻,哪里还敢奢求被褥铺盖.便对陈老说:这样就足够了,我们也不睡觉,在屋里坐上一宿就好,只求烧一壶开水解渴.
    陈老给我们烧了一壶开水,泡了茶,便把我们留在客厅自己领着孙子进里屋睡觉.
    前面有一大间是药房,层层叠叠尽是药柜,客厅在药店后面,面积不大,但是摆设装饰颇为清雅别致,我们三人坐在客厅的红木靠椅上喝茶聊天,臭鱼说起前两天看来的新闻,美军的阿帕契武装直升机在伊拉克被农民用步枪打了下来,大赞人民战争的厉害之处。
    阿豪颇不以为然,说道:“一架阿帕契的火力,相当于第三世界国家整整一个反坦克旅团,但是这种高精尖的设备,有一丝一毫的操作保养失误就会酿成重大事故,倒也不见得是伊拉克民兵有多厉害,只是瞎猫撞上死老鼠而已。”
    我们就此问题展开了热烈讨论,后来扯来扯去也没分出个高下。阿豪觉得无聊,便说要讲个恐怖的古代案件给我们听。
    我对阿豪说:“你要是讲那瞎编乱造的,还是趁早打住,咱们这里又没有小妞儿,我和臭鱼两个大男人,听鬼故事也不觉得害怕。”
    臭鱼也在旁随声符合:“就是的,你还不如讲几个荤段子来解解闷。”
    阿豪说:“你们别这么说,我讲的这个事是我以前从古代公案小说里看来的,虽然未必确有其事。但是十分离奇,反正长夜漫漫,咱们又没法睡觉,讲给你们听听,也好打发时间。”
    我同臭鱼听他说十分离奇,便有三分感兴趣了,我说:“平日里听的鬼故事以及看的恐怖电影多半没什么意思,只是一味的卖弄吓人,不是电视里爬出个女鬼就是从床下伸出只黑手,要不就是吃包子吃出个死人手指,简直就是无聊透顶。你要是讲吓唬人的,我便不爱听,如果离奇怪异的,尽管讲来听听。”
    阿豪点上一支烟,又把我们面前的茶杯倒满茶。吸了两口烟,想了一会儿,讲了一个故事。
    第一个故事:人头
    有一个家庭,父亲早亡,只剩下母亲王氏带着十七八岁年纪的儿子。王氏靠给人缝逢洗洗赚些微薄的工钱供儿子读书,虽然日子过得寒酸,但是母慈子孝,母亲勤劳贤德,儿子用功读书,倒也苦中有乐。
    王氏为了便于儿子进京赶考,便在京郊租了一所房子。里外两间,外带一个小院。
    住了约有半月,这日夜里天气闷热,母子二人坐在院子里,王氏缝衣服,书生借着月光读书。忽然从大门外冲一个男人,身穿大红色的袍服,面上蒙一块油布,进得门来,一言不发,抢过儿子正在读的书本就冲进里屋。
    母子俩大惊失色,以为有歹人抢劫,但是家贫如洗,哪有值得抢的东西?但是那红袍人进了里屋久久也不出来,只得硬着头皮进屋观看。
    但是屋里空荡荡的一个人也没有,家里只有里外两间小房,并无后门窗户。王氏发现里屋床下露出一角红布,那人莫非躲在床下不成?
    书生抄起做为门栓用的木棍,和母亲合力把床揭开,床下却不见有人,露出的那一角红布原来是埋在床底的地下。王氏用手一探埋有红布的地面,发现仅有一层浮土,便命儿子把土刨开,看看那红布究竟是何事物。
    书生只挖了片刻就挖出一个红布包裹的大木箱子,箱子被一把铜锁牢牢锁住,无法开启。书生年轻性急,用锤子把锁砸开,箱子里面金光闪闪,竟是满满一大箱金元宝。
    母亲王氏大喜,认为这是上天可怜她母子二人孤苦,赐下这一大桩富贵来。只是这笔财太大太横,母子二人都不免心惊肉跳。王氏生来迷信,便从箱中拿出一锭元宝,让儿子去城里买上一个猪头,作为供品祭祀天地祖先。又把箱子按原样埋回床下。
    如此折腾了一夜,此时天已将明,城门刚开,书生拿了金子,便去城里买猪头。到了城内马屠户的肉铺,见刚好宰杀了一口大肥猪,血淋淋的猪头挂在肉案钩子上。儿子拿出金元宝交于马屠户说要买猪头祭祖。
    马屠户见这么一个穿着破旧的年轻书生拿出好大一锭元宝,觉得十分古怪。但是古代人认为: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读书人纵然穷酸落迫,但是到哪里仍然都被劳动阶层高看一眼。马屠户虽然奇怪,但是并没有认为他这钱来路不正。便把猪头摘下来递给他。
    书生出来得匆忙,并未带东西包猪头,血淋淋的不知如何下手。马屠户见他束手无策,觉得好笑,便拿了自家用的一块油布把猪头包上。书生谢过屠户,抱了猪头便往家里赶。
    那京城重地,做公的最多,有几名公差起得早,要去衙门里戍职,见一个穷秀才抱着一个血淋淋的油布包,神色慌张,急匆匆的在街上行走。
    公人眼毒,一看此人就有事。于是过去将他拦住,喝问:“这天刚蒙蒙亮,你这么着急要去哪里?”
    书生昨夜得了一大桩富贵,正自心惊,被公差一问,顿时惊得呆了,吱吱呜呜的说是赶早进城买个猪头回家祭祖。
    公差见是如此老实年轻的读书人,就想放他走路。书生正要离去,一个年老的公差突然说道:“你这包裹里既然是猪头,不妨打开来让我等看看。”
    书生心想猪头有什么好看,你们既然要看,就打开给你们看好了,未成想打开油布,却哪里有什么猪头,里面包的是血肉模糊的一颗人头。
    一众公差大怒,稍微有些大意,险些被这厮骗过了。不由分说,将书生锁了带回俯衙。
    京畿俯伊得知情由,向书生取了口供。把卖肉的马屠户和王氏都抓来讯问。
    马屠户一口咬定,从未见过这个年轻书生,而且今日身体不适准备休市一日,不曾杀猪开张。
    又差人把书生家中床下埋的箱子取出来,里面也没有什么金珠宝贝,上面满满的装着很多烧给死人用的纸钱纸元宝,在箱子底下是一具身穿红袍的无头男尸,男尸手中紧握一本书,正是昨晚书生在院子里读的那本。
    经杵作勘验,无头男尸同书生所抱的人头系同一人。死者口鼻中满是黑血,应为中毒而死。
    俯尹见此案蹊跷异常,便反复验证口供,察言观色,发现那王氏母子并不似奸诈说谎之徒,反而马屠户看似神闲气定,置身事外,却隐隐显得紧张焦急。
    俯尹按口供述,盘问马屠户:“书生说用一锭金元宝向你买猪头,你说早上刚开市,没有散碎银两找钱。于是他便把金元宝留在你处,约定过两日来取买猪头剩于的银两。可有此事?”
    马屠户把头连连摇头:“绝无此事,自昨晚以来小人一直在家睡觉,小人老婆可以作证。”
    俯尹命办差官前去马屠家里仔细搜查,在其家肉铺中搜出一枚纸元宝。俯尹再问,马屠户无言以对,只是摇头,连呼:“冤枉”
    当日办差官又从王氏家不远的河边找到一柄屠刀,杵作检验死尸,确认人头就是用此刀割下,经马屠户邻里辨认,确为马屠户所有。俯尹命给马屠户施以酷刑,马屠户承受不住,只得招认:
    一月前,马屠户去城郊采购生猪,因为回来得晚了,城门关了进不了城,只得与一山西客商共同借宿于一处空宅之中。马屠户见财其意,便下毒谋害了山西客商,又用杀猪刀割下了山西客商的人头,把死尸埋在屋里床下,凶器与人头扔在房后河中。他自以为做得天衣无缝,冥冥中却有天网恢恢。
    臭鱼说:“这事也真是有趣,相当于死者自己想办法报案,而且自己还给自己准备了多半箱子纸钱。以前看过京剧《乌盆记》,也是说谋财害命,受害者的尸体被碾碎做成了瓦盆,瓦盆中的冤魂求人带他去找包公告状。跟阿豪讲的故事差不多。”
    我说:“这个案子我好象以前也听过,是在包公案的评书里讲的,和阿豪所说的大同小异,只不过是包公最后用阴阳枕审问了受害者的亡魂,才查得水落石出。其实这种公案故事多半是后人演义出来的,为的是突出官员的英明,宣扬因果报应,好让老百姓不办坏事,也是政府愚民的一种手段,当不得真的。”
    阿豪问什么是阴阳枕,我说:“传说包龙图日断阳,夜断阴。晚上睡觉枕在阴阳枕上,就可以到阴曹地俯断案了。如果真是这样,能让死人开口说话,这世上也就没有悬案了。”
    阿豪说:“这种奇案还是有的,只是古代办案技术手段落后,有些案件无法自圆其说。所以扯上些神鬼显灵的事,以便服众。在当时怨魂显灵也是一种重要的呈堂证供。”
    臭鱼说:“我听老一辈的人讲,凡是命案,不管过多少年,没有破不了的。”
    阿豪总喜欢和臭鱼开玩笑,从不放过任何贬低臭鱼见识的机会,连忙说:“那倒也是屁话,我还是那个观点,这些都是为了让人们不要杀人,在道德上把人约束住了。不过从古到今也不知道发生了几千万起凶杀案,看来这些与人为善价值观对人类的影响不大。人性的原则在财色的诱惑面前是不堪一击的。没有结果的凶杀案多了,更有些恶人光明正大的乱杀无辜,也没见他们有什么报应。”
    臭鱼问我的观点,我说:“杀了人不一定有报应的,不过我很愿意相信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世人如果没有了道德观念的束缚,连因果报应都不能相信,那这社会和地狱就没什么区别了,那就该人吃人了。”
    臭鱼点头说:“听你们这么讲,我也突然想起以前曾经看过一件悬案的记载,悬案就是没有结果的命案,这件公案在清代野史笔记中多有记载,看来绝对是确有其事,不然不会流传这么广,这比阿豪那演绎小说里出来的案件真实得多,我讲给你们听听”
    第二个故事:疑案
    清朝的时候在山左县有个妇人,不知其名姓。有一日从娘家回来,丈夫因为有事在身,便使其弟去接嫂子。
    妇人骑了一匹黑驴,弟步行在后。路过一处深山老林,妇人尿急,命弟牵驴,自己走到树林里去解手,没走几步,发现几株老松树和怪异磷峋的岩石环绕着一处荒坟,很是僻静。
    妇人憋不住了,就在坟边小解,溺后束衣,发现里面穿的红裤衩没了,可是在解手时明明还在啊。
    妇人大惊,在周围找了半天也没找到。(阿豪听了大笑:“清朝女人穿内裤吗?”臭鱼解释说:“我也不知女人内衣在古代怎么说,反正你们知道就行了,别太较真了。”我说:“古代人穿的那个好象叫肚兜。”阿豪臭鱼都连连点头称是。)
    其弟在外边催促,妇人无奈只得放弃寻找,幸好衣服很长,不至于露了庐山真面目。出了树林骑上黑驴,匆匆而返。
    回到家后,私下里把此事告诉她的丈夫,丈夫吓得面如土色对她说:“这件事你知我知,切不可再对其他人讲起。”
    妇人不敢再说,但是始终不解其中缘故。
    到了晚上熄灯睡觉,二人躺在床上,丈夫很快就进入了梦乡,鼾声如雷。妇人想起白天的遭遇,非常害怕,翻来覆去难以入睡。
    忽然听到屋顶有物震响,声音很大,好象是一块大石落下。妇人害怕万分,连忙呼唤丈夫起来查看,但是连喊带推,丈夫始终一动不动。妇人点上灯烛观看,发现一把锋利如霜的刀插在其夫胸口,刀插得很深,拔都拔不出来。
    妇人大惊,嚎淘大哭。家里人闻声赶至,发现房间门窗关闭得完好无损,都怀疑是妇人谋害亲夫。于是抓住妇人到官俯告状。
    官俯讯问妇人,那妇人一时受惊过度,不能开口讲话。直到第二天才略微镇静了一些。妇人便把在林中丢失内裤一事凛告官俯。
    官俯命令验看那处荒坟,只见磊磊高冢,封树俨然,没有任何挖开过的迹象。
    把墓主招来质问,墓主说坟里埋的是家中的一个小女儿,年仅十一,因患病不治而亡,埋在此处已经十五年了。家里只是每年春秋时节派人来扫墓,其余的事则一概不知。
    官俯告之墓主人案情经过,要求挖坟开棺查看。
    墓主坚决不肯,官俯无奈,只得强行动手挖坟。
    几名衙役杵作一起动手,把棺材挖了出来,打开一看,众人无不愕然。
    那棺里并没有少女遗体,却有个少年和尚,赤身裸体躺在其中,头上正盖着妇女遗失的红色内裤。胸口上插了一柄锋利匕首,血迹殷然如新。
    详细走访的周围的寺庙,都说没有这个和尚,也无人报官有失踪的少年僧人。
    案情重重疑难怨苦,官俯多次勘察无果,只能悬为疑案。
    我正听得投入,没想到就这么没头没脑的完了。
    阿豪心细,问臭鱼:“你中间说,丈夫听了他老婆讲丢失红裤衩的事之后非常害怕,晚上就被杀死了,会不会这个丈夫就是杀和尚的凶手?”
    臭鱼说:“这我就不知道了,我看过的几本书上都没有结果,不过妇人的丈夫听了在坟边丢失内裤的事之后确实吓得面无人色,这是书上的原文,我记得很清楚,至于他为什么不觉得奇怪或者愤怒,而偏偏是吓得面如土色,这其中很值得推敲。”
    我怕他推敲起来没完,连忙把臭鱼的话打断:“你们俩讲的这两件事,一个是小说演义,一个是野史志异,虽然内容离奇,却没什么新鲜的。”
    阿豪问道:“那么依你说什么才算新鲜的?”
    我也点了支烟,一边抽烟一边说:“我从前经历过一件极可怕的事,从来没对别人讲过,我知道即使我说了也不会有人信。就连事后我自己回忆起来也觉得象是做了一场噩梦一样。咱们兄弟都不是外人,今夜我就给你们哥儿俩说说这件事,我以我的人格担保,每一句话都是真实可靠的。比你们俩讲的那些捕风捉影的事真实得多,毕竟我这是真人真事。”
    臭鱼说:“我也不管你是真是假,先讲来听听,我们都不是小孩子,自己还分不出真假么?”
    阿豪知道我一向沉着老练,轻易不讲大话,听我这么说很是好奇:“以前听故事都是道听途说,今天总算能听一件真人真事了,别卖关子,快讲块讲。”
    我说:“好,既然如此,那我就讲讲,嗯……该从哪里说起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