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鬼吹灯前传:魁星踢斗之夜帝王陵[平装]
  • 共1个商家     19.30元~19.30
  • 作者:糖衣古典(作者)
  • 出版社:鹭江出版社;第1版(2009年8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45901030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鬼吹灯前传:魁星踢斗之夜帝王陵》:一幅魁星踢斗图引发的江湖风波,七座七阴古墓筑就的古墓奇谈。
    魁星踢斗,新派盗墓奇侠水说开山之作!
    一百年前的盗墓传奇,一百年前的江湖风云。说不尽的恩恩怨怨,道不完的古谜局。搬山卸岭,分丘摸金,种种失传的千古奇术一一重现人间……

    作者简介

    糖衣古典,本名褚红生,男,天津人士。生于滔滔滚滚的大运河畔。自幼酷爱唐诗宋词。作者文风多变,写言情,则深情款款、纯爱无敌;写武侠,则江湖笑傲、豪气云天;写盗墓,则说神叙鬼、灵气逼人。其作品曾荣获腾讯榜分类榜第一,总榜点击榜第一。小说曾荣获全国梁斌小说奖二等奖。  作者在本书中添加了各种流行元素,诸如风水、玄学、盗墓、灵异、探险等,更将武侠小说的笔法融入其中,另辟蹊径,开创了新派盗墓奇侠小说的先河。

    目录

    引子
    第一卷 古塔镇尸篇
    第一章 人头
    第二章 七级浮屠
    第三章 镇尸塔
    第四章 鬼蝙蝠
    第五章 食人蜂
    第六章 消失的楼梯
    第七章 铁脚七
    第八章 伏击
    第九章 川南五义
    第十章 龙点穴
    第十一章 十一根手指
    第十二章 甬道
    第十三章 红棺黑棺白棺
    第十四章 黑白双煞
    第十五章 尸变
    第十六章 移魂秘法
    第十七章 惊变
    第十八章 追凶
    第十九章 亡命
    第二十章 梯云谷

    第二卷 魁星踢斗篇
    第一章 搬山门下
    第二章 少年连星
    第三章 茅山神术
    第四章 禁地
    第五章 地牢
    第六章 腐尸鳖
    第七章 绝处逢生
    第八章 相见欢
    第九章 移形换影
    第十章 乱世
    第十一章 钥匙
    第十二章 地图
    第十三章 密议
    第十四章 西行
    第十五章 白衣少女
    第十六章 赶尸
    第十七章 鬼城丰都
    第十八章 偶遇
    第十九章 森罗宝殿
    第二十章 牛头巨獒

    第三卷 丰都鬼城篇
    第一章 十八层地狱
    第二章 阎罗薨
    第三章 鬼婆婆
    第四章 鬼流星
    第五章 冤家聚首
    第六章 碧水寒谭
    第七章 鬼洞
    第八章 鬼王出现
    第九章 十万阴兵
    第十章 鬼火
    第十一章 半面鬼王
    第十二章 生死相博
    第十三章 斩鬼刀
    第十四章 离别在即
    第十五章 传功
    第十六章 孟婆汤
    第十七章 金顶
    第十八章 倾心
    第十九章 藏龙谷
    第二十章 千年佛灯

    第四卷 夜帝王陵篇
    第一章 舍身崖
    第二章 龙窍
    第三章 金鳞
    第四章 血池
    第五章 暗道
    第六章 回廊
    第七章 妖画
    第八章 鲛人
    第九章 人点烛
    第十章 元婴
    第十一章 死亡沙漏
    第十二章 摸金子弟
    第十三章 骨肉相残
    第十四章 逃出生天
    第十五章 赴死
    第十六章 棺中人
    第十七章 鬼吹灯
    第十八章 有所求
    第十九章 生门
    第二十章 夔龙
    第二十一章 有父如此 岂悲而也

    序言

    一百年前的盗墓传奇,一百年前的江湖风云,说不尽的恩恩怨怨……
    万王之王留下的一幅“魁星踢斗图”引发了多少江湖风波,那七阴古墓究竟藏于何处……
    为了那千年古墓中的稀世奇珍,盗墓人尔虞我诈,更引来了倒斗金的四大宗师一齐出动,搬山老祖、摸金王……
    少年大魁、连星和小龙女闯峨眉金顶、万丈深谷,解开千载佛灯之谜;远赴长白山天池,诛杀洪荒怪兽;二探兽王古墓,历尽千辛万险!而其间搬山卸岭,分丘摸金,移形换影,役鬼御魂,种种失传的千古奇术一重现人间……
    传说中的阴兵,夜帝的魂魄,七座能令风云变幻的古墓,古墓中的珍宝……
    而藏于七阴古墓之外的又是一个怎样的惊天秘密呢?
    本书延续最火的盗墓小说《鬼吹灯》,以其背景为依据,推演出一幕幕更为惊险的探险历程。与以往盗墓题材不同的是,本书引入了大武侠概念,剑走偏锋,将盗墓小说引入另一个境界。
    喜欢武侠者可以从这本书中看到剑气纵横的豪气,喜欢爱情者可以从这本书中看到凄美动人的缠绵。
    近年来盗墓小说方兴未艾,大行其道。本书顺应潮流,顺时而动,书中更是添加了各种流行元素,诸如风水、玄学、盗墓、灵异、探险等等,而且将武侠小说的笔法融入其中,另辟蹊径,开创了新派盗墓奇侠小说的先河。

    文摘

    第一卷 古塔镇尸篇
    第一章 人头
    时值岁暮,天寒地冻。北风怒号,刮得整个天际一片昏黄。
    这一年是大清光绪二十六年。
    直隶北部一个人烟稀少的小村落内,蹄声得得,驶出一辆破旧的驴车。驴车上坐着两个人,一男一女。男的五十多岁,白须白发,衣衫褴褛。那青年女子二十一二岁年纪,浓眉大眼,看样子是这老者的女儿。
    驴车上驮着一个硕大的木桶,木桶有一人多高,箍着铁皮,甚是结实。看样子是来盛水之用。原来这里土地贫瘠,又时值大旱。不仅土地颗粒无收,抑且连百姓的日常饮水都成了问题。村里的居民喝水就要去附近镇上的水坊去买水。
    赶车的老汉姓连,叫连义,是这村上的猎户,使得一手好枪法。坐在后面的是他的女儿连城。这一天父女俩人去镇上买水。小村离镇上只有五六里地,父女俩人说说笑笑,不一刻就到了镇上的水坊。
    买了水,老汉又给闺女买了一双新鞋,然后不敢多耽,急忙往回敢。家里养的那只狗大黑这两天就要下崽了,回家要看着。驴车驶到中途,一座密林之前,突然前面远远的尘头大起,连老汉急忙把车停在道边,和女儿下车避在一旁,过得片刻,十余匹马疾驰而来。马上人一个个都做道人打扮,身后背着一把稀奇古怪的东西,似铲非铲,说不好是什么兵器。
    马上众人驶到近前,为首一人一拉马缰,那匹马一声长嘶,停了下来。身后诸人也都停下马步。只见为首那人极瘦极高,一张马脸拉得老长。马脸人怪眼一翻,上上下下的打量了一下。厉声喝问道:“喂,老汉,看见一个受伤的小伙子没有?那个小伙子脸上有一个刀疤?”
    连老汉看这众人言语无礼,心里有气:“没有看见。”
    马脸人刚要发作,后面一个精壮汉子劝道:“七哥,咱们办正事要紧,耽误了功夫,抓不到姓吴的,老爷子怪罪下来,谁也担待不起。”
    马脸人哼了一声,看了看连老汉,又看了看连城。骂道:“妈的,乡下丫头,长得倒挺周正。可惜了,这张脸,咱们走。”
    连城急忙低下头,连老汉心里大怒,左手伸进怀中,握住自己自制的火枪。
    马脸人率领众人一声唿哨,又疾驰而去。
    连老汉重重的吐了一口唾沫:“什么东西。”坐上驴车,“得,”的一声,赶着驴车往家驶去。
    片刻工夫,到了自家门前。小村依山傍水,稀稀落落的只有那么几户人家。连家就坐落在山坡之上。连老汉下了车,准备进屋找水瓢舀水。突然,听见连城一声尖叫。
    转过身来,只见连城满脸惊恐之色,手指颤抖,指着驴车上的那个盛水的大铁皮桶!
    水桶的盖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打开,一只血淋淋的手臂伸了出来搭在桶沿。
    连老汉也是一惊,只见那个血淋淋的手臂一动不动。
    连老汉掏出自制的火枪,定了定神,慢慢走了过去。只见水桶中一个二十三四的青年男子浮在水面。五官清秀,脸色惨白, 脸上一道长长的刀疤甚是骇人。
    老汉一手举枪,一手慢慢的伸了过去,食指在那人的鼻端试了一试,好像微有呼吸。
    ——是活人!一颗心这才定了下来。只是有些纳闷,不知道这个小子是什么时候钻进这个木桶的。看来这个人就是刚才那几个出言不逊的小子所要找的那个人。那几个小子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它们要找的人应该不是什么坏人。
    老汉招呼女儿过来把那人拉出来。两个人费尽力气才把那个人拉了出来。桶里的水已经被那个刀疤青年身上的血染的血红血红的。已经不能饮用。老汉心里很是惋惜。但救人要紧。老汉和女儿连城把那个刀疤青年急忙抬进里屋炕上。老汉让连城烧 了一锅开水。然后把刀疤青年衣裳脱掉,只见刀疤青年左胸上一个深深的伤口。右臂也被砍了一刀。老汉用热水慢慢的清洗伤口,那刀疤青年依旧昏迷不醒。,
    连城关切地问:‘爹,这个人还能救的活吗?“
    连老汉深深地叹了口气。摇了摇头。“看他的命了。”
    第二天,老汉去山上采了几味草药,捣成泥,敷在刀疤青年的伤口,许是命不该绝,青年的伤在老汉和女儿的悉心照料下慢慢的就好了。
    在连老汉家里养伤的这段时间,从刀疤青年的口中慢慢得知青年姓吴,叫吴真。是四川成都人,少年时随父亲经商辗转来到北京,父亲病故以后,自己年少不慎,生意场上得罪了一些黑道上的 朋友,那些追杀他的就是以前曾经得罪过的那些道上的朋友。一路逃命到此,还是被那些人追上了,自己杀了两个人, 拼死闯了出来。看见停在路边的连老汉的水车,乘老汉不注意的时候,爬了进去。这才逃得一命。
    说完,刀疤青年跪在地上,向连老汉重重的磕了三个响头。感谢老汉的救命之恩。
    老汉急忙把他搀了起来。
    从那以后,吴真就在连老汉家住了下来。养好伤以后,吴真也不说走,每日里和老汉上山打猎,干些农活。时间一长,连城的一缕情愫慢慢的就拴在了吴真身上。
    吴真似乎也很喜欢连城,连老汉看在眼里,喜在心里。过完年,也就给二人办了婚事。转眼又到了夏天,连城的肚子一天天的大了起来,行动越来越是不便。连老汉和吴真商量决定在自家后面那间小园里挖个水窖,好存些雨水,以备不时之需。
    二人当即动手,老汉拿了两把掘地用的大镐,从小园中掘了起来。
    二人手脚都甚是麻利,片刻工夫,水窖已经挖到一丈多深,铁镐忽然碰到一件硬硬的东西。当的一声。老汉一皱眉,放下铁镐,用手一摸,圆圆的。使劲一拽,拉了出来。老汉啊的一声大叫,一屁股坐在地上。
    ——捧在手心的原来是个人头! !!
    第二章 七级浮屠
    连老汉猛的一惊,那颗人头骨碌碌滚在地上。定睛一看,却原来是一个石头刻成的头颅,石头头颅上依稀的可以看出眉眼口鼻。石头颈下是一个斜斜的断口,似乎并非人为所致。
    再看水窖中,只见刚才拔出石头头颅的那个地方,显出一个碗口大的黑洞。洞里漆黑一片,深不见底。
    连老汉和吴真面面相觑。吴真捡起一块石子,扔了进去。只听石子骨碌碌往下滚动,声音越来越轻,最后终于消失不见。
    吴真看了看连老汉:“爹,这里是什么东西?怎么还有个洞?咱们还挖不挖?”
    连老汉摇摇头,道:“我在这住了五十年了,从来没有看过这个洞。”看着那黑黢黢的洞口,过得片刻,好奇之心终于占了上风,咬了咬牙:“挖。咱们看看这洞里究竟有什么。”
    二人铁镐上下翻飞,不一刻功夫,那个洞口已经被挖开 一丈见方的一个大洞,洞口下面好像是一个空荡荡的房间。
    二人商量片刻,决定还是下去一探究竟。
    连老汉抓住一只公鸡,鸡腿上拴了一根绳子,把那只鸡扔了下去,过了有一盏茶的时间把那只鸡提了上来。那只鸡依旧欢蹦乱跳。
    吴真回屋取了一个袋子出来,从袋子中取出一些东西,有一根蜡烛,有火折子,火刀火石,一个黑黑的绳索,一把说不上名字的铁器。一个黑驴蹄子,一小袋糯米,两个圆筒。又从里面掏出两个挂件。自己戴了一个,又把另一个递给连老汉。其余的东西又装入袋子。
    老汉看那挂件似木非木,模样稀奇古怪,上面刻着一个恶鬼一样的人形,右手持剑,作势欲砍, 左脚抬腿欲蹄。形貌狰狞古怪。很是奇怪,自己从前可从来没有看过吴真有这个东西。心中疑惑问道:“这是什么?”
    吴真道:“爹,这是辟邪的,你戴上一个,万一在这洞里碰到什么,也能挡一挡。”
    连老汉半信半疑,犹豫了一下,还是戴上。
    吴真点亮火折,和连老汉二人一前一后越入洞中。
    脚一落地,尘土四处飞扬。二人急忙伸手捂住口鼻。过得片刻,尘土慢慢回落。二人仔细打量,只见这里好像是一个塔楼的顶层。空间不大,左手有一个楼梯盘旋而下。右面靠墙地上斜斜的靠着一具白骨骷髅。
    连老汉吓了一跳。只见那具骷髅身上的衣衫早已褴褛不堪。头上戴着一个道冠,脸上的肌肉也早已被虫蚁吃的干干净净。地上斜斜的散落着一些古旧的经书。经书纸页发黄,似乎年深日久。火光映照之下,骷髅旁边的墙壁之上似乎刻的有字。
    吴真幌亮火折,走了过去。只见墙上自上而下,密密麻麻的刻满了字。吴真一行行看了过去,越看越是激动。握着火折子的手情不自禁的微微颤抖。连老汉心下疑惑,走到跟前,只见墙上最顶端一行大字写到:
    某家号称万王之王,然竟死于此地,时也,运也,命也,夫复何言?字迹苍劲古朴,凝重有力,但其中满腔愤顢之意也似要破壁而出。
    下面一行小字:某家杨天鼎生于乱世,厕身草莽,,不求而得龙虎之术。纵横四海六十余载,未曾一败,古稀之年又得奇书青乌经,乃始发觉人生于世,不解之谜,在所多有,风水之说,亦非缪谈。余深陷其中,经年不辍。后乃发下宏愿,走遍九州寻龙点穴,发天下之深 山古墓瀚海明楼,又历十载探得天下七阴七绝之古墓,得天地之灵秀,乾坤之精华,墓中所藏之奇珍异宝,数不胜数。乃绘图描形,书于羊皮纸上,余友振玄先生又于其上绘魁星踢斗之式,乃名之魁星踢斗图,藏于七阴珠中,恐我辈中人萌生邪念,盗古墓于地下,起珍宝于暗夜,乃自留一珠,将其余六珠分赠余同门中人,而开珠之密钥亦藏于余身上。得珠之人有珠无图,当不会毁千年古墓于今时今日。余九泉之下当不愧对列祖列宗。
    余自幼苦练黄白之术,于此塔中竟尔突发大患,毒蛇反噬,毙命于斯,亦命数也,此塔为佛家之七级浮屠,第一层绝不可入,切记,切记。
    下面似乎并未写完。吴真走到那具骷髅跟前,只见骷髅骨质发黑,白骨之上,隐隐的透出一股黑气。骷髅双手紧握,似乎手里拿着什么东西。吴真双目发光,呼吸渐渐急促。迈步走了过去。
    吴真走到骷髅跟前,火光映照下,果然,从骷髅的左手指骨间露出一点隐约的红光。吴真把火把交到左手,右手掰开骷髅的指骨,一块红润光泽的宝玉赫然呈现眼前。只见那宝玉通体晶莹透明,从外到内,红色越来越深。深到宝玉的中心,竟然色作紫檀。
    吴真再掰开骷髅的右手,一颗黑沉沉的珠子落到地上。
    吴真伸手把那红玉和黑珠拿了起来。
    连老汉也看呆了。但见吴真拿起那宝玉黑珠,咳嗽一声:“真儿,这不太好吧。”
    吴真目光看着红玉黑珠,缓缓道:“爹,你不知道,这位杨天鼎前辈也是我们一派的。”
    连老汉皱皱眉:“你们一派?”
    吴真抬起头,看着连老汉:“爹,实不相瞒,我是摸金校尉。这位万王之王是我摸金门中的同道中人,今日来此也是一种缘份。拿走宝玉,这位前辈当不会怪责。”
    连老汉道:“摸金校尉?哼,说得好听,是盗墓的吧。”言下甚是不悦。
    吴真点点头:“ 不错。事已如此,我也不想多言。但我还是会孝敬您老,照顾好连城。”
    连老汉哼了一声。没有说话。
    吴真把那块宝玉和那黑珠揣入怀中,伸手摸索骷髅的衣衫,骷髅衣衫一触即烂,从头摸到脚,这次却是一无所获。脸上微感失望。吴真道:“爹,咱们去下一层。”
    连老汉点点头。吴真 在前,连老汉在后,二人顺着楼梯往下一层走去。刚出楼梯转角,只见屋子尽头处一个黑乎乎的东西伏在那里,一双眼睛闪着碧幽幽的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