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暗影三十八万[平装]
  • 共2个商家     6.30元~14.30
  • 作者:那多(作者)
  • 出版社:北方联合出版传媒(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万卷出版公司;第1版(2009年7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47000038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暗影三十八万》由万卷出版公司出版。讲述了:密室杀人事件?还是隔空取物、神秘的月球车被送上月球,其背后目的何车?在三十八万里外的月球上,究竟隐藏着什么秘密?

    作者简介

    那多,曾经是一名国家公务员,后来因为对睡懒觉的迫切生理需要,跳槽到了媒体,成为一名记者,终于等到懒觉睡厌的时候,开始对记者这项最自由的工作感到不自由,而后辞职在家一心写作。由于向来想象力丰富,夜晚穿梭在梦境与梦境之间,一切真实在那多脑中都会形成奇幻的映射,而新闻记者写文章却必须以事实为依据,一丝不苟,剧烈的反差终于在某一天找到突破口,火山般喷发出来,结成一个个的故事。新奇的幻境在那多脑中不断形成,有的荒诞而搞笑,于是有了《三国事件簿》;有的神秘而诡异,于是有了《那多手记》;有的在宿命中有着令人回肠的爱情,于是有了《星座爱情小说》,那多变幻着角色,在各个幻境间跳跃,不亦乐乎。对许多辈子只有一两次风格突变甚至一个风格到老的作家来说,是不可思议的,而对那多,却是天赋本能,信手拈来。那多对自己的作品有一个要求——好看,无心追求在文学史上有何建树,对他来说,只要读者觉得好看,就已经足够。

    目录

    Chapter 01 改变命运的夜晚
    Chapter 02 兄弟姐妹一起冲
    Chapter 03 凑上来的神秘妹妹
    Chapter 04 被揭下的通缉令
    Chapter 05 迷雾之鹰
    Chapter 06 湮灭的密钥
    Chapter 07 杀人者是谁
    Chapter 08 三十八万公里的两端
    Chapter 09 最强的神偷
    Chapter 10 思感锁定和超距实验
    Chapter 11 寇家村异常事件
    Chapter 12 向龙巢前进
    Chapter 13 震撼
    Chapter 14 尾声

    序言

    其实书的封面上该是“那多灵异手记”,但我还是习惯把这个系列称为“那多手记”。“灵异”二字是从接力出版社出版《幽灵旗》开始,和我商量着加上去的。这一次万卷出版公司重出,编辑也觉得要加,否则新的读者也许会搞不清楚这是些什么小说,没准是纪实文学呢,哈哈哈。好吧,为了再多卖出几本,就加上这两个字,有什么办法,哈哈。
    但我总觉得不如“那多手记”来得干净利索,同时我也喜欢它的平淡无奇。就如这个系列小说的格局一样,由一个平淡的新闻引出,往往开篇不紧不慢地叙述,在某个地方忽然一转,就此被水底急流卷去了。我一直想着,生活就是这个样子,仿佛平凡得很,你可以数十年就在某个小圈子里打转,直到死去。但它又经不起琢磨,经不起观察,经不起追问。否则,就要闹出大动静来,很可怖的。
    这次重新出版是一次梳理,手记系列最早在南海出版公司出过三本,分别是《坏种子》《凶心人》和《铁牛重现》,现在几乎见不到了。后一本本该叫《铁牛重临》的,无端端被他们改了,如今改回。而后,自《幽灵旗》始,就在接力出版社了。

    文摘

    Chapter 01 改变命运的夜晚
    甲板上风很大,我的衣角在黑夜里飘扬,猎猎作响。
    深深地吸了口气,我想镇定一下。空气里弥散的腥味从鼻腔直贯入胃里,刚吃过的晚餐,特别是那些新鲜的八爪鱼,好像从胃中的肉糜堆里复活,一涌一涌地折腾着,要从我的嗓子眼里翻出去。
    那不是海水的腥味,而是浓浓的,正满溢流淌着的血腥!
    急促的脚步声从身后传来。
    我转过身,两个保安模样的人从船舱方向疾步走过来。
    “什么事?”一个人说着,手里倒提着的强力手电往我这亘照过来。
    “啊!”两个人几乎同时大叫~声,前进的步伐停顿了两秒钟,然后向我箭步冲来。
    奔跑中手电光柱在我和旁边靠在船舷上老人的脸上来回晃动。两张失色的脸,一张发白,一张泛青,一个生,一个死。
    “我……”我刚说了~个字,手臂上一阵温热。我惊讶地低头看自己的右手,那儿有一把正在滴血的匕首。大股大股的红色液体从旁边魁梧老人的胸口喷射出来,溅满了我的右半边身体,又顺着我裸露的手臂,分叉成几条溪流,在手掌处汇合,流过匕首锋刃上狰狞的血槽,几乎不间断地密密滴成一道血线,砸在甲板上。
    我张大了嘴,虚握的匕首锵然掉落。
    还没等我有进一步的反应,两个人携着冲力扑在我身上。他们明显学过简单的擒拿格斗,而我此时心神失措,无意反抗,转眼间就被他们摁倒在地上,双手双脚都被他们拼了命地压制住,关节处的剧痛让我怀疑是不是已经被扭到脱臼。
    砰!
    原先软软倚着船舷的老人身躯被一个保安的腿碰了一下,失去平衡后狠狠摔在甲板上,老人的头离我侧着的脸不足一米,我清楚地看见他腮帮子上的肌肉和略有弹性的复合木甲板撞击后的可怕震动。他圆睁的双眼此时仍没有闭上,脸已经被地上大摊的血弄污了,手电的余光里,他像个恶鬼。
    这是2006年的5月。我所在的这艘豪华邮轮,名为太平洋翡翠号。
    这是中国第一条真正意义上的远洋豪华邮轮,今年三月刚刚下水。经营这艘六万吨级巨轮的上海怡乐邮轮公司手眼通天,安排妥当了自上海出发,沿途停靠菲律宾、印尼、马来西亚、泰国、越南的东南亚旅游航线。
    由于在此前,中国只有前往单一目的地的邮轮,而类似其他国家那种一次经多个国家的邮轮航线,因为入境手续复杂,始终没有哪个旅行社或旅游公司能办下来,怡乐公司的东南亚航线是头一遭,可见这家有外资背景的客运公司实力是何等强劲。再加上太平洋翡翠号设施极其豪华,水上乐园、天光泳池、电影院及各种娱乐场所一应俱全,想不轰动都难。
    5月1日,借着五一长假,太平洋翡翠号开始了为期十六天的首航。怡乐公司遍邀上海各大媒体的记者,免费搭乘太平洋翡翠号旅游观光,听说今后还要开辟欧洲航线,怡乐公司显然希望能和媒体打好交道,今后多多宣传。而我就是晨星报社被邀请的记者。
    其实,参加首航的游客里面,有相当一部分是像我们这些记者一样,由怡乐公司大手笔买单,免费搭乘的。全船七百六十一名游客里,镜头前频繁出现的文娱明星就有不少,还有一批著名的学者和科学家,这些人聚在一起,可谓又有眼球,又有内涵。这全都是活广告啊,其中的好些人,正经八百地请来拍个广告可得花费不少,这样算起来,怡乐公司还是赚的。
    除了社会名流,剩下自掏腰包参加首航的大多也是商界精英,据说最贵的一个舱位,费用高达18000美金。
    5月1日早九点,太平洋翡翠号从上海外高桥码头缓缓驶出,不多会儿就把长江口抛在后面,以二十九节的速度,航向东南。海面上薄风微浪,对这艘巨轮庞然的身躯毫无影响。
    我第一次乘坐这样等级的邮轮,仅次于此的经验就只有七岁的时候坐过一艘干吨级的海轮由上海去舟山群岛,除了站在甲板上望出去都是无边的大海之外,两者之间完全没有可堪比较之处。
    我和《新闻晨报》的记者同住一间,虽然不是最高等级的舱房,但也足以与五星级酒店的标准房相比,就是空间略小一些。船上所有的设施都免费开放,我最喜欢的还是游泳,顶上蓝天,四周碧海,椭圆形的天光泳池池水随着邮轮的破浪前进而泛着微波,这种别致的感受是寻常市内泳池,甚至海滨浴场都不可能有的。
    在那晚之前,这场略带工作性质的豪奢旅游让我十分快活,唯一的一次不太愉快的遭遇发生在离开马尼拉的当日下午,就在天光泳池。
    事情的发生莫名其妙。中午吃得很饱,我游了~会儿,就爬到了浮椅上,四仰八叉一躺,困意很快袭来,闭着眼睛回味着上午匆匆逛过的西班牙王城。走在这座位于马尼拉市中心的城中城时感觉就像在欧洲的古老小镇,短短不到半天的时间,并不能领略这世上保存最好的中世纪城市,在脑海中把那些影像意境重新建构起来时,犹自觉得很遗憾。
    我想象自己躺在一个巨大的水床上面,就让我堕落在这样舒适的生活里吧,我对水床是向往很久了,不过太贵买不起,现在对这免费的要赶紧享受。起起伏伏,像摇篮一样,睡眠能力快要超过猪的我,很快就迷糊了。不幸的事情就在这时候发生,半梦半醒之间,我隐约觉得身体下面一沉一浮的垫子晃动的频率猛地增大,然后我右腿迎面骨被什么东西重重砸了一下,整个人也连带着被打翻进水里。
    我挣扎着从水里站起来,期间还呛了一口,就看见一个上了年纪的男人皱着眉捂着手怒视我。
    他看上去至少有六十岁,身材很魁梧,肌肉并不算松弛,在这样的年纪颇难得了。他没戴游泳镜,我猜测他自由泳的时候把眼睛闭上了,这才撞上我。我腿上挨了一下,他的手应该更难受。
    有的人被吵醒会暴跳如雷,我没这么好的应急机制,这时候我处于头脑一片空白的无助期。
    “怎么,没什么表示吗?”他对我说。
    我还没能反应过来。那个……我正在被质问吗?
    “嘿,现在的人。”他摇了摇头。
    “是您撞的我啊。”我回过神来,忍不住说。
    他两道黑眉毛一拧: “我看了这方向没人才游的,你没事把这东西当船划来划去,招我撞啊。”
    我一下就火了,没想到在这儿碰上这么不讲理的,我刚才还做着美梦呢,梦中的美妙和眼前这讨厌的老头形成鲜明的对比: “大爷,我躺上面睡觉呢,谁划来划去了?你自个儿看走眼了吧?”
    “怎么和长辈说话的?没人教过你吗?”老头挥舞起粗壮的胳膊,更愤怒了。
    “没人跟你论辈分,你这是想动手吗?”
    这时候我们的争执已经引起其他人的注意,我想这样下去很难收拾,还是不和这老头憋气了,于是摇了摇头就准备回身上岸。
    “揍你这小子怎么啦?”那老人伸手抓住我的手腕。
    我头也不回,用力一挣,把他带得一个趔趄,又栽进水里。
    “别让我再看见你这小子。”他爬起来的时候我已经出了池子,他只能在后面跳脚大骂。
    后来回头想想,这场小风波起因可能是风把我的浮椅吹偏了,或者是他闭着眼睛游不知不觉偏离了原先的方向。后者的可能性显然要大得多。
    不管怎么说,这老头的脾气可真是差得很,我原本以为他是个家族式管理的大老板,平曰里颐指气使,没想到室友《新闻晨报》的李建很八卦地打听了一圈后告诉我,这位叫杨宏民的老人居然是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航天科技集团的高级工程师,登月计划顾问组成员。
    航天科技集团的前身是中国航天部,二十世纪九十年代航天部取消,代之以航天工业总公司,前两年又分裂成航天科技集团和航天科工集团。虽然我一直没搞明白,连美国都是太空总署,中国为什么要把这个部门改成公司,但毫无疑问,航天科技集团依然有着浓厚的官方背景,国家拨款预算动辄以千亿计。杨宏民是这个集团公司的高工,又是正当红的登月计划顾问,显然在中国航天界,纵然不能算是首屈一指,也绝对是重量级的科学家。
    看来就像作家的文学水平和他的道德水平没有必然联系一样,大科学家在日常生活里也不一定都讲理。
    太平洋翡翠号虽大,总还是免不了有偶然碰面的机会,后来的几天里我和这位杨宏民又碰见两回,好在他没真的像在游泳池里说的那样跳上来和我干架,只是很不友好地看了我几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