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抗战时期的延安鲁艺[平装]
  • 共1个商家     17.80元~17.80
  • 作者:王培元(作者)
  • 出版社: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第1版(1999年5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63328376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抗战时期的延安鲁艺》是由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的。
    这套丛书讨论的是中国现当代文学与现代教育的关系。作者都是国内学界学养渊厚并颇具思想深度的专家学者。他们从不同倾向,不同模式的大学典型展开研究,以某个视角揭示20世纪中国文学发展及其与大学教育的内在关系。大量资料尚属首次整理、发现。

    作者简介

    王培元,1955年生于青岛,1984年于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中国现代文学专业研究生班毕业,获文学硕士学位,此后一直供职于人民文学出版社。在刊物上发表中国现当代文学研究与批评文字数十万言。还担任中国当代文学研究会理事、《中国现代文学研究丛刊》编委等学术职务。

    目录

    序章 窑洞中的文艺学院
    第一章 校园风景线
    一 延安:“崇高名曲的开端”
    二 “文章 小米青春”
    三 延河边的黄昏

    第二章 开门·“关门”
    四 到“大观园”去
    五“四部合唱”

    第三章 土与洋
    六“歌咏城”中心
    七 “延安学派”
    八马蒂斯之争
    九 “思索沟”

    第四章 窑洞里的缪斯
    十 何其芳:“我为少男少女们歌唱”
    十一 小说家周立波的开端
    十二 毛泽东文艺思想的阐释者周扬
    十三 从这里起步的年轻作者们

    第五章 从剧场到广场
    十四 活跃的京剧与话剧活动
    十五 “鲁艺家”的秧歌和歌剧《白毛女》

    第六章 在政治的涡流中
    十六 激流旋涡
    十七 文艺批评风云录
    终章 告别延安
    附录1:年表(1935-1945)
    附录2:主要参考书目
    后记

    序言

    “二十世纪中国文学与大学文化”,讨论的是现代文学与现代教育的关系,这是一个新的研究课题。课题提出本身即是意味着现代文学研究的一个深入:早在80年代的“文化热”中,研究者就在最终决定文学发展的“社会经济状况”与“文学”之间发现了“文化”的中介作用;在90年代进一步的深入研究中,人们又从众多的文化因素中,提炼出了与文学的现代化关系最为密切的三大文化因素:大学文化、出版文化与政治文化,试图把二十世纪文学置于本世纪的历史中心课题——“实现全面现代化”的大背景下,考察“现代文学”与“现代教育”、“现代出版”和“现代政治”之间的互动关系。这或许会为我们通常所说的“文学外部关系的研究”打开一个新的思路。它与同时期许多研究者所进行的“二十世纪中国文学与地域文化”、“二十世纪中国文学与宗教文化”关系的研究,是互相配合的,表现了共同的(类似的)研究思路,都是90年代现代文学研究的新的开拓,可以期待,这样的研究将延续到下一个世纪。

    后记

    拿起笔来写后记的时候,按照中国的传统,正是牛年即逝、虎年将至之际。
    刚刚下过一场雪,紧接着又是一股寒流,塞外刮来的北风铺天盖地地呼啸着,白天的气温已降至零下10。。过年的气氛悄然浓厚起来,忙忙碌碌的人们,开始准备在节日期间放松一下紧张了一年的神经,以使自己疲惫的身心得到休息和调整。这本书终于写完了,我个人生命史上的一项劳作完成了,而我却似乎没有丝毫轻松之感。
    对于自己的这项学术劳作,说满意恐怕有些勉强,遗憾却留下了很多、很多。
    说句实话,到前年初接受写作此书的任务时为止,对于鲁艺,恐怕我只会比任何一个学习中国现代文学专业,但并未专门涉猎这个领域的同行了解得更少,而不是更多。所以,那时我心里是很茫然的。就这样,我茫茫然然地渐渐进入了角色:边搜集有关鲁艺的文字资料,边访问至今仍健在的鲁艺的领导人。

    文摘

    窑洞中的文艺学院
    两边是土黄色的山,一条河从中间逶迤流过。无数的窑洞参差错落地排列在山腰间,远远望去,就像是蜿蜒缠绕的长长的带子。沿着河流的东岸,建造有一片平房,这是城镇的中心。一条
    土路,从南城门穿过城中央的鼓楼,伸向北城门。道路两旁坐落着各种各样的商店、饭馆、铁匠铺和杂货摊。居民的谈笑声、商贩的叫卖声和驴马骡的嘶叫声,混合成嘈杂、喧闹的市声。
    这就是60年前的延安。
    冬天的太阳从窗户射进来的光线,洒在摆好了的油着红油漆的大圆木桌子和小方凳上。火盆里的炭烧得正红。在延安城里的机关合作社(相当于中国共产党中央的招待所)后院,东屋、西屋和北屋的家具摆设虽然简陋,但收拾擦拭得整齐干净。陕北的二月,依然寒气袭人,而这里都是一派融融暖意。